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 找不到薛羽眉
    和丁琼下来后,上了车子。

    丁琼问我:“现在去哪里。”

    我说道:“送我回去吧,我去监狱里问问其他人。”

    丁琼说道:“干嘛那么急。”

    我说:“那你要带我去干嘛,请我吃快餐吗。”

    丁琼说:“喝茶。你再提快餐,我和你急。”

    我说:“好了好了不提了。”

    丁琼说:“我经常去一家咖啡店喝咖啡,要不要去。”

    我说:“走呗。”

    开车回市区,在那个她说的咖啡店那里门口,停车,上楼,二楼阳台,坐着喝咖啡。

    我问丁琼道:“她到底怎么出来的,你真不知道吗。”

    丁琼说:“她都不和我说,我都和你说了我所有知道的。”

    我说:“好吧。”

    丁琼搅动着杯中的咖啡,问我道:“张河哥哥,你告诉我,你喜欢过她么。”

    我问:“薛羽眉吗。”

    丁琼点点头,看着我。

    我叹气,说道:“感觉肯定是有一些的,但不是爱啊。”

    丁琼问我:“是快餐吗。”

    我说:“当然不是!好了你别老是说什么快餐快餐的了。”

    丁琼说:“你自己这么比喻的。”

    我说:“我可没这么想,当时在监狱里,她和我挺玩得来的,她还和我开玩笑说,如果能出去,嫁给我。我当时开玩笑说,好啊。”

    丁琼说:“是玩笑吗。”

    我说:“当然是玩笑,因为那时候,她还有好几年才能出来呢,她都说等她出来了,都三十几了,最好的青春都没了,还有什么用。”

    丁琼说:“那现在她出来了,如果她不是玩笑呢。”

    我说:“我当时也心想,薛羽眉这样的大美女,有才华,学位又高,脑子又好的人,出去了外面,出来了外面,她还不是游龙得水啊。到时候,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说她还看上我这家伙吗,在监狱里,那不一样,她没得选择,女人也是有那需要,你懂得。”

    丁琼脸一红,说:“那出来了又怎么样呢。”

    我说:“出来了后,例如你,肯定很多帅哥追求,有钱有地位,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更别说薛羽眉那样的大美女了。”

    丁琼说:“那如果心里还有你呢。”

    我说:“那也不现实了,丁琼,别说那么远,就说你吧,你现在这样的身份,我感觉我自己和你相差都很远了。就算我也和你一样,有那么多钱,可是感觉都不同了。就说薛羽眉,那性格,说真的,我在监狱里都经常和她吵架,她要是出来了,她一定很厉害,很有钱,有很多追求者,我和她性格不会合得来。尽管我也曾幻想过要是能娶到薛羽眉多好,但那不过是幻想。我们是不可能的。”

    丁琼说:“如果真的相爱,性格不过是一点小小的问题吧,大家互相迁就一下不就可以吗。”

    我说:“对,那应该是不够爱吧。你看她,都那么气我,离开了,都不和我说一声。性格那么执拗古怪,我如何和她相处。”

    丁琼说:“也许人家吃你的醋才这样子。”

    我说:“得了吧她吃谁醋呢。要我说,是她出来了,有广阔的天空和海洋让她翱翔了,反正她那人,迟早都是飞黄腾达的,她不想被我这种人拖累了不理我才是。”

    丁琼反驳道:“薛姐姐不会是那样的人!”

    我说:“不是才怪,你看吧,把你的两百万骗走了,然后飞黄腾达了,到时候,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富婆,谁管你什么丁琼,更别说我一个小管教还欺负过她了。这些痛苦不堪的回忆,她是不想回来再看到再接触了。”

    丁琼呸的道:“薛姐姐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

    我说:“行啊,那为什么不找我啊。”

    丁琼说:“她一定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办。”

    我问:“什么事,回家看望父母家人吗,那也够时间了啊,难道还用一百万,去杀了她仇人不成。”

    我这么一说,心突然一沉。

    妈的,薛羽眉就是被她前男友害进去的监狱,结果她被判那么多年有期徒刑,而她男朋友想要谋杀薛羽眉,却只判了三年,早就出来了,该不是,薛羽眉去复仇了?

    丁琼说道:“你别乱想了,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到时我和她说吧。”

    我把我刚才的想法和丁琼一说,丁琼也担心了起来,要是薛羽眉真的这么做,那这辈子,就真的毁掉了。

    丁琼问我道:“那怎么办呢。”

    我说:“那男人,是她一辈子最恨的人。”

    丁琼说:“她也和我说过,说有一天她要复仇。”

    我说:“靠,我怀疑她就干这个事去了。”

    丁琼说:“张河哥,找她,去阻止她吧。”

    我说:“复仇的方式有很多种,难道她非要选择同归于尽的办法?我不太相信薛羽眉那么蠢。”

    丁琼说:“可是人都会冲动的。”

    我说:“对,人都是会冲动的,谁知道那么多年的愤恨和压抑,会不会出来的时候就爆发出来,拿着一百万去弄死了她前男友。”

    丁琼一把拉住我的手:“张河哥,你要阻止她。”

    我说:“但是,也不太会吧,我觉得薛羽眉那么理智的人,应该不会这样子。这么多年监狱的磨砺时间,让她懂得什么叫克制和隐忍,忍耐比杀人更加难得。她不会那么蠢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去找找她。”

    丁琼问:“怎么找呢。”

    我说:“我先去监狱问问她的几个好朋友,看看她有没有和她监狱的朋友说什么。或许就能拿到线索。好了,说做就做,该走了。”

    丁琼说:“送你回去。”

    我说:“你下午没事哦。”

    丁琼说:“没事。”

    丁琼送我回去了镇上。

    然后我在镇上逗留了一下,去了监狱里面。

    接着,在监区里面,我让沈月把薛羽眉的室友,朋友,都一一叫来问话。

    结果,她们虽然都知道薛羽眉在申诉什么的,但是对过程都一无所知,而且,薛羽眉也没有和她们说出去后要做什么,薛羽眉是她们的大姐大,她不说,她们也不敢问。

    就连走的那一天,薛羽眉也没有和她们打招呼,她们只知道薛羽眉被管教叫出去,后来才知道,她申诉成功,出去了。

    她们祝福薛羽眉,唯有而已。

    看来,从这边,是没办法找到薛羽眉了。

    那么,从另外一边呢?

    另外一边,就是薛羽眉曾经的男朋友。

    只要调出资料,就知道他什么名字,然后去男子监狱一查,应该知道他的地址,如果幸运的话,找到他,那就好了。

    不过,即便是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不能怎么样吧。

    不管了,先找再说。

    然后找了谢丹阳,让她调取资料给我。

    结果,却搞不到。

    谢丹阳说:“最近狱政科管得严,只有上面批示后,科长才能拿资料。”

    我说:“偷偷去看一眼也不行?”

    谢丹阳表示没办法。

    我也无奈了。

    但愿,老天保佑薛羽眉了。

    只是,我心里安静不下来啊,感觉薛羽眉总要闹出事。

    因为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安静的人。

    这天,我出去,林小慧给我打了电话,说她父亲的工地又出现问题了。

    我就问出现什么问题。

    我心想,就你父亲的工地问题真多。

    林小慧说,有一群混混一样的人,来工地上闹事,说这里拉的建材材料,土石方,石渣,什么的,要跟他们的石场要,否则的话,就别开工了。

    而且,那群人还去砸了别人的石场,别家的石场也不敢供应给林小慧父亲的工地了。

    我说道:“靠,又什么人那么嚣张啊。”

    林小慧说她也不知道,让我帮忙问问。

    我只好给龙王打电话,龙王也搞不懂,就让手下去问,去查。

    然后,龙王给我打来了电话:“你先过来,我和你谈谈,事情有点不简单。”

    我打的过去,路上,我就在想,多大点事,不就是石场的生意人在和同行打斗打闹抢生意嘛,还说什么不简单,直接拉人过去打了他们一顿,让他们别嚣张了不就是了吗。

    到了西城,龙王的饭店。

    我进去了。

    龙王一脸严肃。

    好久没见过的严肃。

    我进去,坐下,问道:“怎么了龙王哥,那么紧张的样子。”

    龙王说:“你刚才让我查,我一查我发现出现了大问题。”

    我说:“嗯,什么问题呢。”

    龙王说:“有别的地盘的人,生意做到我们这里来。饭店,酒店,甚至别的。”

    我说:“这很正常啊,我们那里也有你们的人做的啊。”

    龙王说:“这帮人,要垄断西城的整个建材市场。不论钢筋水泥,石材土方,包括运输这些。”

    我问:“哪个帮的人,那么嚣张啊,霸王龙?”

    龙王说:“环城。”

    环城,不就是圆村过去的环城,王普就是在那里被打的。

    我说:“环城都没开发多少,那里不都是工业区工厂,小帮派,还能打到这里来不成?”

    龙王说:“他们那里有建材城,有石场,有水泥厂,运输公司,这些都是他们做的,靠这个,也赚不少钱。”

    我说:“那是正经的生意啊,有什么奇怪的。”

    龙王说:“可是用暴力去打砸同行竞争对手,强迫客户要客户进自己公司的货,大搞暴力垄断,这正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