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薛羽眉做什么去了
    于是,我开始装醉,软塌塌的靠着副驾驶座。

    丁琼问我道:“你怎么了呢。”

    我说:“感觉好久没喝酒了,有点喝多了。”

    丁琼说:“你才喝了几杯呢。”

    我说:“几杯也是酒,唉,好久没喝了,有些喝多了呢。”

    然后我假装睡着了。

    不一会儿,车停了,应该是到了酒店停车场。

    我眯着眼看,到了酒店门口。

    丁琼叫了叫我,然后我嗯嗯啊啊的假装稀里糊涂应着。

    丁琼下了车,然后关了她那边门,过来开门,拉着我下车。

    我假装半醉半醒,下车,摇摇晃晃,丁琼急忙扶住了我,我马上搭在了她肩膀上,紧紧抱着了她:“这到哪里了啊。到家了啊。”

    丁琼说:“到酒店了。”

    我说:“哦,到酒店,有酒喝了。”

    丁琼扶着我,关了车门,然后半背着我进去酒店:“没有酒喝了。你怎么呢,以前酒量没有那么差的。”

    我说:“我,我也搞不懂啊。”

    丁琼扶着我上去,很吃力。

    然后进去后,直接上电梯。

    我奇怪的问道:“都不用拿房卡了吗?”

    丁琼说道:“手机预定付款,然后酒店发门牌号和密码过来,用密码开门就可以开了。”

    然后丁琼问:“你不是喝醉了么。”

    我说:“我是身体醉了,但是意识还有些清醒的。”

    丁琼说:“什么呢。”

    上去了上面,她扶着我出电梯,我紧紧贴着她,太舒服。

    到了房门前,她输入密码,然后告诉我出去进来要用密码,过会儿她把密码发我手机上。

    我说好好好。

    扶着我进去,一间很大的双人房。

    丁琼说:“单人间没有了,就订了双人的。”

    我说道:“那你回去干嘛,一起睡吧。”

    丁琼说:“不行呢,我还有事,回去用家里的电脑。”

    我问:“什么,什么事。”

    丁琼说:“工作上的事。”

    她扶着我到了床前,我直接用力拉着她一起倒在了床上,然后,我紧紧的压住了她,她动弹不得。

    她趴在床上,我半趴在她身上。

    感受着她的温柔,温暖。

    丁琼说:“你起来,让我起来呢。”

    我说:“我不起来了。”

    丁琼说:“你这无赖。你装醉。”

    我说:“我没有无赖,我醉了。”

    然后把她用力一翻过来,就亲她,她唔唔的使劲把头偏开,我不管。

    然后她用力一推我,然后她站了起来,跳到了墙角那边,说:“你这样我真生气了!”

    我看了看她,说:“反正我喝醉了,睡觉。”

    我趴在了床上,闭上眼。

    心里挺失望的,她并不是很乐意。

    好吧,那就算了,君子不强人所难。

    她没说什么,走了,听到脚步声出去,然后门关上了。

    我的手机刚好响了,我接了电话。

    是王普打来了,我看着时间,也不是很晚,是不是找我喝酒呢,我这喝了几杯,刚好酒瘾犯了。

    我问道:“什么事,要喝酒吗。”

    王普说:“找你只能喝酒了,聊点不开心的事。”

    我说:“行,今天我也不开心,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今晚都说出来,也让我开心开心。”

    王普问:“在哪。”

    我说:“酒店,就是在,在,好像经过何园这边。”

    王普说:“等会儿发地址给我,发微信我手机上。”

    我问:“怎么发。”

    王普说:“定位地址,你他妈的土鳖啊,这都不会。”

    我说:“是真不会。”

    王普问:“那我过去了,我们去哪里喝。”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在酒店里呢。”

    王普问:“你怎么会在酒店里。”

    我说:“刚才过来找个女性朋友喝酒,然后,明天和她去办点事,就在这里开了房。”

    王普说:“那你和你女性的朋友,喝酒去开房了,我去那里做什么,给你们拍现场直播吗。”

    我说:“她走了。”

    王普问:“她走了?为什么。”

    我说:“唉,我来找她是有事的,但好久不见,看她穿得性感漂亮,就想着今晚把她给什么了,然后刚才就装醉,她扶着我上来,进来了,我都把她压在了床上了,可是亲着还是让她跑了。”

    王普说:“靠,一个男的力气那么大,怎么还会让她跑了,你是不好意思吧。”

    我说:“是我技术不熟练吧,反正她就是跑了。太可惜了。”

    王普问:“你肯定不喜欢人家,不然的话,听你说都没什么感觉一样的。”

    我说:“还好吧,对她就是一般感觉,就像吃快餐一样,不是很想吃很怀念,但是饿了就想吃。”

    王普说:“好了好了,我过去,我们去哪里喝。”

    我说:“我懒得下去了,你买吃的喝的上来,在酒店里面喝。”

    王普说:“也好,我看这外面打雷,可能要下雨了,我买吃的上去,你别睡着了,发地址给我。”

    我说:“好。”

    然后我发地址给王普,在手机微信上摆弄着许久,也可以啊,我也会发嘛。

    按着按着,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我看见,丁琼走过来。

    我奇怪问:“你不是走了吗。”

    丁琼说:“我上了洗手间,刚才你和你朋友说话,我都听到了。”

    我尴尬的看着她:“不是,我真喝醉了,刚才说的话,你不要介意,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她问我:“我是快餐?”

    我说:“什么快餐啊。呵呵,没有的事。我朋友说送快餐给我吃呢,你要不要。”

    丁琼直接扭头走人,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这次,这个声音,才是真正的关酒店门的声音,而刚才,是洗手间的门的声音。

    我过去看,洗手间的门,哪算门啊,就是一个雕刻精致的门,但是上面都关不合,进去还有一道,左边有门进去是浴缸的小间,右边冲凉的一个小间,中间是厕所,还有洗脸池。

    这他妈的个洗手间都搞得那么高大上,却连屏蔽声音都做不到,太无耻了酒店。

    完了,全让丁琼听去了。

    她是快餐。

    无语了。

    王普来的时候,我一开门,他拿着烧烤啊一大堆吃的,还让服务员帮忙扛着一件啤酒上来了。

    进来后,我看着一桌都摆满了,问:“吃得完吗。”

    他说:“努力。”

    然后打开来,先吃炒粉,我则是郁闷的开了啤酒。

    我跟王普说了刚才挂电话后发生的事,王普笑得差点没噎住了。

    我说道:“这就是我今天不开心的事情,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也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王普说:“妈的别提了,今天被一个女人扇了两巴掌。”

    我问:“什么情况。”

    王普说:“就是被一个女人扇了两个巴掌。”

    我问:“没还手?”

    王普说:“我敢还手吗,人家七八个男的围着我。”

    我说:“那么嚣张啊,你为什么被人家打啊。”

    王普说:“今天我去环城那边送货,进了一个超市,刚好遇到前段时间一个女性朋友。反正就差不多吧,和她有过关系。然后她刚好在超市买东西,见到我,就追出来,问我为什么不理她。其实那个女人,我真的是很烦,自私,多嘴,每天在微信里发自己照片,发七八次,自恋,然后什么事都不干,就管那些追求她的男人要钱,包括也跟我要。我当时就想着反正一夜嘛,又不是什么,结果了那个之后,她就一直烦着我。后来我才知道,她一脚踏几条船,还跟几十个男人在微信里暧昧,我见她在微信里叫亲爱的都叫了十七八个,什么亲爱的今天我买衣服,给我发红包,我打麻将输了给我发红包,我去逛街没钱打车给我发红包,她就靠人家发红包给她活下去了,事情都不干。而且你知道她多大吗,三十三了!靠。然后我就骂她。结果她就撒泼,在超市门口打滚,我靠,真恶心死我了。”

    我笑着说道:“漂亮吗。”

    王普说:“长得还不错,但那人品和性格,真的是,不想说了。”

    我说:“你该不是看人家年纪大才嫌弃的吧。”

    王普说:“她也是这么说的,说我年纪大,嫌弃她,开房了就翻脸不认人,在超市叫的,好多人都围着看着。我就开骂,然后她死活抱着我不让我走,结果啊,人家围着都说我抛弃了她,说我不是人啊,我靠,我无语啊。再后来,我就用力的踹了她两脚踹开她走人。没想到,这时候迎面出来一个女的,直接正手反手两巴掌啪啪给我,一下子就把我打懵了。我疼啊,捂着脸,一抬头,看还是很漂亮的一个大美女,真的是太漂亮了,穿着又很性感,还戴着墨镜,耳环,时髦。”

    我插嘴道:“然后你爱上了她。”

    王普说:“不是我爱上了她,是我当时就直接举起手要打回去,气死老子了,要多管闲事。结果她身后站出来了七八个男的,像混混那种。我当时就不敢动了。”

    我心想,这遇到的是不是彩姐啊,那么厉害啊,但是彩姐跑环城那边干嘛去啊。

    王普说:“那女人骂我道,欺负女人,不是好东西,人渣。然后她过去扶起那个女的,跟和我吵架的那个女的聊了一下,然后我趁这个时候马上跑。结果,她让她的人追上了我,在我送货的车子边,又过来对我说,以后环城这边的啤酒,让我不要送了,不然的话,见一次,打一次,车子掀翻,不信可以试。好嚣张啊!”

    我说:“听起来好像很爽。”

    王普说:“你不知道她有多嚣张,好像环城那里地盘是她罩着的一样。”

    我说:“这就是你的报应,玩完人家甩了,有报应了。”

    王普说:“我也没逼她跟我干嘛好吧,是她自己乐意的,而且她自己就是个玩家,怎么不说她玩了我呢,她就是为了想跟我要钱。”

    我说:“好吧,然后呢。”

    王普说:“然后,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戴墨镜的,很嚣张的女的,叫我不要送货去那里了。我有点不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