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薛羽眉不见了
    据说,薛羽眉任职于某证券公司。后来因和证券公司副总经理樊某谈恋爱,即将结婚发现樊某出轨并要求撤婚,不甘的薛羽眉苦苦挽回,樊某怀疑薛羽眉手上有其在公司贪污的证据,伙同其情人一起将薛羽眉下药勒死毁尸灭迹。

    樊某情人蒋某负责买药给樊某,樊某亲自煮汤放药,不知其情的薛羽眉以为未婚夫回心转意,那晚还喝下了樊某煮的汤,庆幸蒋某买到的药是假的,薛羽眉发现未婚夫脸色不对,高声质问下未婚夫露出马脚,蒋某从衣柜中冲出来叫樊某一起杀薛羽眉,樊某在厨房寻找刀具之时,薛羽眉拿起水果刀便刺死蒋某。眼看蒋某已倒下,惊恐万分樊某跑出屋外大声呼喊,薛羽眉追上去把樊某捅成重伤,邻居随之报警。

    樊某在金钱的作用下,故意杀人罪未遂仅被判三年。

    薛羽眉被判了过失杀人罪和伤害罪,被判十年。

    我问徐男:“这有什么漏洞。”

    徐男说:“这种案子,能判过失杀人罪和伤害吗?”

    我说:“这我怎么知道,反正都已经判了。”

    徐男说:“对,现在她在外面的人的帮助下,已经出去了。”

    我问:“什么原因。”

    徐男说:“说了,申诉成功。”

    我仔细问了徐男。

    已经坐牢了,如果有三种条件之一,可以申请再审,原审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原审违反法定程序,对案件公正性的影响。

    从刑事诉讼法的角度来说,薛羽眉判了十年的刑期的结果,它不是的问题的关键所在。准确地说,这个程序不叫翻案,这是案子走到生效判决后的一个处置方法,法律术语叫申诉。只要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以前的判决的依据是错误的,那么申诉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很大,申诉成功的表现形式或无罪,或减刑,相反会很小。

    而薛羽眉,就是有人在外面,帮她申诉成功了。

    具体,徐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徐男说,检查部门的某检察官,因为当年涉及此案的贪f,被查了。

    薛羽眉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让外面的人为自己翻案了。

    而且还把检察官给弄垮了,这多大的本事啊。

    究竟谁呢?

    我想到了她,丁琼。

    很大的可能,就是丁琼。

    只是,这么大个事,我怎么一丁点都不知道,真的是太忙碌,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柳智慧和外面的事情上,所以,对薛羽眉这边,我真的是一无所知。

    那薛羽眉会不会怪我。

    唉,真是,也是怪自己,太不把她放在心上,一转眼过去那么久,我从来没去看过她。

    上次见她她还责怪我没找过她,她还救过我,而我在心里只装着柳智慧之后,看到薛羽眉不过是瞥一眼而已,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热情。

    心细如发的女孩子,肯定感受得到我的转变,我想,薛羽眉不仅会怪我,而且还会恼我。

    下班后,我出去,马上去给丁琼打了电话,丁琼接到我的电话,有些喜出望外,我约了她一起吃火锅。

    打车过去的路上,的士没有开空调,风从窗外呼呼吹进来,都是热风,这才几月份怎么就那么热了。

    而我想到的是,我靠,我竟然约了丁琼吃火锅。

    不管了,过去再说。

    丁琼在那边等我了,我两一起进了四川火锅店。

    辣。

    好在有包厢,开了冷气,也没觉得热。

    不过,吃火锅都是有味道的,我说道:“天气太热,不吃火锅,吃川菜就行了。”

    丁琼从来都只向着我。

    我看着丁琼,她真的是越变越让我认不出来,一件小碎花裙,利落大风,美丽高雅。

    不过一件小碎花裙而已。

    竟然能把她打扮得如初出凡脱俗。

    我说道:“越来越漂亮了。”

    丁琼说道:“你才发现呀。”

    我说:“对呀,我才发现啊,平时都很难见到你。”

    丁琼说:“找你你都忙。”

    我说:“那我是真的忙,每天忙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忙,也不见更加有钱了,反正就知道每天忙不完的一大堆事情。”

    丁琼说:“要是有心找我,才不会连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我说:“好了好了,是我错。话说回来,我以前夸你,你都害羞,现在啊,是不是谈恋爱了,对花言巧语免疫力都提高了,夸你你都面不改色的了。”

    丁琼说:“谈也不告诉你。”

    我说:“嘿嘿,好吧。好妹子,干脆认你做我妹妹得了。我缺少个妹妹。”

    丁琼说:“谁有你这样的哥哥啊,我不认。”

    我心里笑着,她嘴上虽然这样,但她心里,对我比哥哥还好。

    我问道:“最近怎么样了啊,忙什麽啊。”

    丁琼说:“公司的事,每天上班下班,周末去玩,放假去旅游,就是这样。”

    我说:“挺好的。”

    丁琼说:“我让你自己成立个小公司,挂靠我们公司,让你自己做点业务,你又不愿意。事少钱多,离家近,多好呢。你非要跑去监狱里受苦。”

    我说:“唉,没办法啊,扎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一大堆子的事。”

    丁琼说:“死了才放得开了。”

    我说:“死了也放不开。哟,才一段时间没见,发现你伶牙利嘴啊。”

    丁琼说:“是你自己说话都很针对人的。”

    我说:“好吧,来,我给你夹菜。”

    夹了一块回锅肉给她,她马上夹回来给了我:“不吃呢我减肥。你多吃点呢。”

    然后她又夹了几块辣子鸡丁给我。

    我看看她,我说:“就你这样子,还减肥?减骨头给我看吗。”

    她说:“我胖了好几斤呢过年的时候。”

    我说:“呵呵,好吧,减肥是女人永远的话题。”

    喝了两杯酒后,我问道:“丁琼啊,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去见过薛羽眉,薛姐呢?”

    丁琼说:“我基本每个月都去呀。”

    我说:“嗯,然后呢。”

    她问我道:“然后,然后怎么呢。”

    我看着她的目光,说道:“然后最近呢。”

    她说:“最近怎么呀,最近也是那样呢。”

    我说:“你就直接说吧,她让你帮她做什么了,她出来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丁琼说:“薛姐出来了你不知道吗?”

    我说:“我,我,我是知道的。”

    丁琼问:“你什么时候知道。”

    我脸红了:“今,今天。”

    丁琼说:“你那时说什么在里面,帮我好好照顾薛姐的,这就是你帮我好好照顾啊!”

    她责怪着我。

    我尴尬的说道:“丁琼妹子,你别骂我,我其实是有苦衷的。”

    丁琼说:“你有什么苦衷啊你,每天都那么多事是么。你有空去看别的女孩子,你又没有空去看薛姐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真的对不起,丁琼,唉,都怪我,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

    丁琼说:“本来就是怪你!你说她原本有什么事,应该和你这么好的朋友说的,结果你呢,她找你你都不理她,你也不找过她。”

    我说:“我哪有不理她,我有啊。”

    丁琼说:“就没有,你和她说话都不耐烦了,她还敢找你么。”

    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是,和薛羽眉说话,我有时候的确是有点不耐烦的。

    我说道:“唉,丁琼啊,你不知道,我心里苦啊,每天装着很多人很多事,都忙得我头都大了。”

    丁琼说:“是,你装着很多人很多事,就没有薛姐和薛姐的事。”

    我说:“好了好了,你别骂我了,我见了她,我自己跟她好好道歉,可以吧,我负荆请罪,我请她吃饭,吃大餐,我赔礼道歉。”

    丁琼说:“不行。”

    我说:“难道要我跪下磕头认错啊。那可不行。”

    丁琼说:“她已经决定不理你了。”

    我说:“有那么严重吗。”

    丁琼说:“那你说呢。”

    我说:“好,好,那你先和我说,她是怎么出来的。”

    丁琼说:“我也不知道详细的情况。”

    我问:“难道不是你帮助她的么。”

    丁琼说:“我也只帮了她一些,帮她给了人家一些钱。”

    我问:“多少。”

    丁琼说:“一百万。”

    我说:“然后呢。”

    丁琼说:“就这样啊。”

    我问:“就这样?”

    丁琼说:“是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