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势力在人情在
    正往贺芷灵的家里开着车呢,又来了一个来电。

    贺芷灵看了一眼显示屏,然后按了接听:“徐叔叔。”

    那边一个声音道:“灵灵,你在哪。”

    贺芷灵说:“我在往家里赶,我爸不是出来了吗,你呢。”

    那边说道:“你爸是出来了,我去接回来的,可是刚才出去买菜,在楼下被人开枪打伤了现在送去医院!”

    那边的声音很急。

    贺芷灵一下子愣住。

    我急忙提醒:“打方向盘过来,别过那边去,那边有车,有车,看路!”

    贺芷灵急忙打方向盘,然后牙齿有点颤,问道:“他,现在怎么样。”

    那边说道:“你来三医院,我们送他来这里,快点!”

    电话挂了。

    贺芷灵挂了电话后,想了想,马上拨通自己父亲的手机,无人接听状态。

    她急忙开往三医院。

    靠,这都什么事啊。

    我问贺芷灵:“徐叔叔,谁啊。”

    贺芷灵说:“我爸其中一个司机。”

    我说:“你爸厉害啊,还有很多个司机啊。”

    贺芷灵说:“别和我说话!”

    我不敢说了。

    车子飞速到了医院,然后,贺芷灵赶紧给那个徐叔叔打了电话,然后找到了抢救室。

    贺芷灵到了那里,只有一个徐叔叔在。

    贺芷灵急忙问:“我爸怎么样了!”

    那人说:“他,他还在里面。”

    过来了几个警察。

    那徐叔叔说道:“当时我开车送你爸出去买菜的,他说今天要亲自下厨,出去了后,在菜市场门口刚下车,有人冲过来把枪抵在他的背上就开枪了,然后马上跑。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跑远了。我急忙带电话叫救护车,报警。就来这里了。”

    看来,司机还没从刚才的危险中缓解回来。

    贺芷灵说:“谁,谁干的。”

    司机摇着头。

    贺芷灵问:“那我爸,他,他现在。”

    司机说:“在里面抢救。”

    贺芷灵一下子软塌塌的坐在了凳子上。

    几个警察过来,说要录一下口供,贺芷灵马上问他们是哪个公安局的哪个所的。

    然后贺芷灵自己拿出手机,给她那个什么堂哥还是表哥的打了电话。

    接着,那边给这里的几个警察打了电话,那边的说过来亲自查。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

    贺芷灵急忙迎上去:“医生,里面病人,我爸,怎么样。”

    医生说:“子弹从腰部打进去,从胸腔前穿出来,幸运的是,没有打到内脏。”

    贺芷灵问:“他不会有事?对吗!”

    医生说:“不会有事,放心了。”

    贺芷灵松了一口气。

    医生继续去忙了。

    不一会儿,贺芷灵的那什么堂哥啊什么的都是她的人脉的人都过来了,来看望她爸的,来查案的什么的。

    一个一个的关切备至,还有贺芷灵父亲的一帮上下级同事,都来了。

    知道贺芷灵父亲没事,这帮人,自然会继续来捧着。

    文涛也来了,安慰着贺芷灵,然后帮着贺芷灵,收礼啊,应付客人啊什么的。

    我被挤到了角落,看着手提着大小盒子的这帮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已经很晚了,来的人却没有少,有市内各个单位的大小干部,亲戚朋友,很多很多。

    好吧,看着她那么忙,这么晚了而且医生也说了他爸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主要看着文涛搂着贺芷灵,然后对众人道谢收礼的这副样子,我心里不舒服。

    回去了监狱里宿舍睡觉。

    心里想着很多事,虽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他们那行都用上枪了,也太夸张了。

    这跟我们这些又有什么去别。

    次日,在大热天中,上了一天班,然后下班后,纠结了好久,还是买东西,去看贺芷灵。

    谁知到了那里,护士却说病人已经出院了。

    我急忙问,好了?

    护士说病人家属和病人都要求必须出院,回家疗养。

    或许,是担心遭受再次伤害吧。

    好吧,我离开了。

    我往楼梯口走,到了楼梯口,有人叫住了我:“张河!”

    是文涛。

    我一回头,看着他:“什么事。”

    文涛看着我手里的礼品盒,说道:“你和灵灵的父亲很熟?”

    我说:“不熟,怎么呢。”

    文涛说:“哦,没什么,我来帮忙办出院手续的。”

    他很得意的样子,仿佛他就是贺芷灵家里的一员。

    我说道:“哦,那能帮我拿这个给她么。”

    文涛说:“不用,他们用不上这东西,也不会吃,你看这什么啊,什么壮骨颗粒?谁吃这玩意。”

    我说:“这好歹是我一片心意。”

    文涛说道:“得了,你的心意,我替他们表示感谢了。”

    这家伙,搞得自己好像已经是贺芷灵的老公一样了。

    我说:“好的。”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反感。

    可是,我还是想问几个问题。

    我转身回来:“可以问你几个事吗。”

    文涛说道:“说吧,我们家的事,我知道的方便说的,我会说。”

    我说“你们家?人家承认你了吗,你别那么恬不知耻。”

    文涛说道:“我恬不知耻?她爸都承认我了,我怎么还恬不知耻!”

    我说:“是吗。”

    文涛说:“她家人承认我了,你说是不是!”

    我说:“哦,那就算是吧。不过贺芷灵不承认你,你再怎么自作多情犯贱也没用。”

    文涛说:“嘿嘿,这个就不劳你担心了。有什么事,快点问,我还要回去灵灵家里。”

    我看着他得意的掏出上百块钱的一包烟,说道:“能不能给我一根。”

    他掏出来,扔给了我一根,说道:“拿去抽。”

    我接过来,点了烟。

    这贵的烟,确实比便宜的抽着舒服多了啊。

    我说道:“贺芷灵她爸爸,没事了?是吗。”

    文涛说:“你说的是他身体吗。”

    我说:“身体,还有被查的。”

    文涛说:“身体是没事了,休养就好了,被查也没什么,上面什么也查不出来,只能放人。”

    我说:“所以,你们这群白眼狼还赶紧的跑回去舔人家啊。”

    文涛说道:“你他妈讲话别那么难听。换做是你,你也会离开远远的,你不懂!别瞎说。”

    我呵呵一笑,说:“嗯。好,我不懂。”

    文涛说:“这是规则,我们只能等机会。”

    我说:“是,人家无罪放出来了,赶紧来放鞭炮庆祝,人家万一完蛋了,假装可怜一下,帮点小忙。说尽力了对吧。”

    文涛说:“无谓牺牲,你知道这个词儿吗。”

    我说:“我知道,不用你解释。那我可以问你,他被谁开枪打的吗。”

    文涛说:“他属下。那个想要扳倒他,实名告他,却告不下他的人。”

    我说:“哦。这样子。”

    文涛说:“那人也没有好下场,灵灵爸爸给上面提供了那家伙的一些报账目录还有金额,他有上百次公款游玩的记录,还有一些违规接待报销,甚至一瓶酒十几万人民币,严重违纪,被查了。”

    我呵呵的点点头,说:“好的,没事就好了。”

    回去了监狱后,我好些天都在监狱里好好呆着了,没办法,得罪了康云和霸王龙,我知道那最严重的下场和后果是什么,万一被他们抓去了,可不是一般闹着玩的。

    这天,我下监区去转悠。

    在放风场那里,看着女犯们都不愿意出来晒太阳了,因为太热了,她们都躲在屋檐下,三五成群的坐着盘着聊天。

    我也在屋檐下,看着她们。

    好些没见薛羽眉了,我让人过来,让她把薛羽眉叫来。

    谁知道她和我说:“薛羽眉已经出去了。”

    我愣了一下,说道:“你刚才说什么?薛羽眉出去了?”

    她说:“对。”

    我说:“出去哪里?去玩啊。”

    她说:“已经出狱了。”

    我愣住,然后说:“不对啊,虽然她减刑了,可是她还是没到出狱的时间啊。”

    她说:“申诉成功减刑了。”

    我问道:“这什么嘛,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她说:“具体我也不清楚,要问问她们监室的人。”

    我急忙说道:“你过去,把她们监区的人给我叫来。”

    然后,她过去把薛羽眉监区的人叫来了,结果一问她们,她们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靠,这么大个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是因为我这段时间,都在忙其他事儿,所以没管这里,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了。

    我赶紧去找了徐男。

    我问了徐男,徐男说她知道啊。

    我说:“那你怎么不和我说。”

    徐男说:“你和薛羽眉关系那么好,她没有和你说吗。”

    我说道:“说个屁啊,我都好些时日没见她了,她怎么和我说啊。”

    徐男说:“因为你没下过监室了。”

    我说:“我都忙着其他事,哪有空管这些啊。她到底怎么出去的。”

    徐男说:“申诉成功了。”

    我说:“她自己申诉的?”

    徐男说:“有人帮助了她,应该是这样,外面有人帮请了律师,花了应该不少钱。薛羽眉这案子,本身判定就是有问题的。明显的有很多漏洞,只是薛羽眉自己没有把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