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贺芷灵父亲遭到枪击
    文涛说道:“省省吧,没办法。我们谁都帮不了她,除非你认识很大权利的人物。但是这不可能。”

    我沉默了。

    文涛说道:“走了,回去了。”

    我靠着栏杆,看着江面。

    五颜六色对面的灯光汇成一片倒影在江面,风吹波浪,茫然一片乱七八糟的耀眼。

    文涛走了几步,又走了回来,对我说道:“把我那视频给回我。”

    我说:“不行。”

    文涛说:“你想用它来要挟我!”

    我说:“算是吧。”

    文涛说:“出个价。”

    我看着他。

    他又骂道:“靠,我为什么要买,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就算卖给我,你也还是会备份的。”

    我没说话。

    他说道:“警告你,如果你整死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说:“放心,没到那地步,我不会这么做,因为整死你对我没好处,只让我多了一个敌人而已。”

    他说:“知道就好。”

    他走去上车,发动车子,先滚了。

    我默默地走回了车上,然后叫陈逊开车回去了。

    帮得了贺芷灵吗,帮不了,说真的,帮不了。

    没办法帮。

    只能为她家人祈祷了。

    当晚回去了监狱。

    第二天,上班。

    天气热了,晚上睡得不好,尤其是在监狱里。

    感觉到处不舒服。

    在办公室里,晕晕乎乎的。

    沈月敲门进来了,我无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喝了一口水,说道:“什么事呢。”

    沈月对我说道:“你知道狱政科的李英被查了吗。就是那个老是带队和我们打架的狱政科的那个小领导。”

    我心里还高兴呢:“靠,她被查了,那是好事啊。”

    沈月说道:“她骗取女犯人跟家属的钱,现在被立案调查了,看来,她要完蛋了。”

    我心想,这家伙莫不是因为不愿意听康云的话来和我们干架,被康云告了吧。

    估计多半如此。

    康云啊康云,你怎么生得如此狠心。

    不过也好,像李英那种无耻的为非作歹的人,早日抓走也好。

    李英被抓,倒也不会是什么大事,而是,康云还会赶着谁来对付我们。

    莫非直接是狱政科科长?

    呵呵。

    应该不会吧。

    不过,也可能会,她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

    今天,照例去找朱华华,然后,签字字条,去找柳智慧。

    去找柳智慧,其实也就是为了能见到她,和聊天,纯聊天而已。

    我现在是一天见不到她,心里都觉得不舒服,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嘛,怎么让人都那么难受。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便是如此了。

    见到了柳智慧后,两人随便聊了几句。

    柳智慧便说道:“你心里有事。”

    我说:“对,有事。”

    柳智慧说:“嗯,这次进来,眼睛不再是像上次一样都在我身上停留。”

    我说:“遇到了一个挺不高兴的事。”

    柳智慧说:“说出来听听。”

    我说:“本来就想来找你说的。我在监狱里的一个很大的领导,上司,罩着我,但是她的领导,一个在市里很大的领导,被下属实名咬了,感觉可能要受不住,被拖下来。我心里压抑啊,他要是完蛋,我上司也罩不住我,我还在这里怎么混下去。”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柳智慧说道:“你领导的领导,那是很大的领导了,那你也无法帮忙了。”

    我说:“除非,我认识天大的领导。”

    柳智慧说:“认识也未必有人愿意出手相帮。这样的事情,是最敏感的,谁会在这时候,自己往火上攀。我记得我爸被查的时候,平时家门口车水马龙来访的人络绎不绝,到了那时,一夜间,没人到我家,所有的人都急着撇清关系,这才真正的体会到世态炎凉,势力在人情在,势力不在人情算瞎扯。找谁,谁都躲着我们一家人。”

    我同情柳智慧,她也有过这么绝望的时候,我问道:“那遇到这种情况,只能等了吗。”

    柳智慧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我说道:“如果他没有做任何的犯法的事呢?”

    柳智慧说:“别傻了,那么高的位置,拿人家几条烟,吃人家几顿饭,拿人家一点人情,谁没有过?要是互相斗,谁被扒出来,谁身上是干净?”

    我问:“那是什么意思。”

    柳智慧说道:“你没看过历史宫廷的斗争吗?”

    我问:“什么意思。”

    柳智慧说道:“就例如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监区小队长,但你有讨厌的人,也有很多讨厌你的人。你讨厌别人,别人也会讨厌你,你打击别人,别人也会打击你。无论你在哪个位置,都应该把各种力量集团拉拢到自己的门下,应该把尽可能多的敌人改造成死党。只有争取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才能平平安安的登上领导者的位置。即便当上领导者,也要做到圆而神。把方方面面的人脉都打通,把犄角旮旯的敌人都同化掉,才不至于闹出乱子。你看那些因贪锒铛入狱的,大多都是被人搞垮的。不是因为贪而被办,而是因为得罪人而被整倒。例如你,你没有靠山,你敢说你还能在这里混得下来吗?小老鼠整死大象,蚊子整死狮子,这不是谣传。大人物经常会被小人物整死,这是职场千古不变的规则。所谓的查办,是清理门户的一种手段,是解决争斗的一种方式,惩贪不是目的,借机收拾人才是目的。”

    我彻底膜拜:“你,你真是太强大了。”

    柳智慧说:“如果他身上真的没有任何的犯罪的东西,而且,对手不至于强大到把他给拖下来,那么,他又可能逃过这一劫。”

    我说道:“照你这么说,只能听天由命了。”

    柳智慧说:“你能争取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等着吧。”

    我叹气。

    然后,我说道:“是不是如果他一倒下,就跟你一样的,你父亲倒了,你跟着受牵连。”

    柳智慧说:“何止我一个,我父亲的亲兵,跟我父亲一个边的,基本一个都没落下。这叫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和柳智慧聊完了后,心情更是差。

    柳智慧对我说道:“你对她的感觉不一样。”

    我问:“谁。”

    柳智慧说:“还有谁。”

    我恩了一声,说:“她一直对我很好,虽然经常骂我剥削我敲诈我,但在我困难,危险的时候,她一直都很帮助我。”

    柳智慧嗯了一声,没说话了。

    门被敲了,外面的防暴队的人提醒时间到了。

    我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先走了。”

    柳智慧点了点头。

    下班的时候,我去停车场等着。

    我等贺芷灵。

    贺芷灵果然来上班了,下班后,走过来,看到我。

    我和她打招呼,她看也不看我,径直往她车上走。

    我跟了上去。

    她站住,看看我,说道:“跟着我干什么!”

    我说:“没,能不能载我一程。我想出去。”

    贺芷灵上了车,我跟着上了副驾驶座。

    她开车出去了。

    在外面,我看着她,她一副淡定的样子。

    我说道:“你爸的事,我听说了。”

    她的手指微微一抖:“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我去问了文涛。”

    她说道:“又是他!”

    我说:“你爸不会有事的。你是好人,他也会是个好人的。”

    贺芷灵说:“他本来就不会有事,不过是被查,什么都没查出来。”

    我说:“好的,那就好。”

    正说着,她手机响了,手机连了车上的蓝牙,贺芷灵一看蓝牙显示的号码,激动的接了:“爸!”

    咦?出来了?

    只听到一个男性的声音:“女儿。”

    贺芷灵问道:“爸,你出来了!”

    那边说道:“对,出来了。”

    贺芷灵问道:“你没事了你,你在哪!”

    她爸爸说道:“刚回来没多久。”

    贺芷灵眼圈一红,说道:“在家是吗。”

    她爸爸说道:“对呢,在家,回来吧,一起吃饭。”

    她父亲极为淡定啊。

    贺芷灵说道:“好,就去。”

    说着,她挂了电话,然后踩油门飞速往前。

    我说道:“小心点吧,别那么急。”

    贺芷灵欣喜的眼泪挂在眼角,我拿着纸巾想要帮她擦,她一手拍开我的手:“别碰我。”

    我说道:“我好心没好报啊。恭喜了,没事就好。”

    贺芷灵看看我,然后看看路,说道:“你跟我干嘛,下车!”

    我说:“我,我是看你不高兴,想要开导开导你的。看来现在,不需要了。”

    贺芷灵说道:“我不需要,永远不需要!”

    我说:“哦,知道你坚强,刚强,有韧性了,厉害了,可以了吗。”

    贺芷灵减速,我急忙说道:“你该不是要把我扔在这里吧,哎哎,这里是环城线,我坐不到车的,麻烦你先带着我进城再说啊!”

    贺芷灵下了环城线,往市里面走,往她家的方向,她心里高兴了。

    唉,这下好了,要不然,我心里也堵着慌。

    我问道:“你爸究竟什么情况,可以和我说说吗?”

    她冷冰冰道:“没空。”

    我说:“你现在不是有空嘛?”

    她都懒得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