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7章 贺芷灵的烦恼
    我和陈逊跟着下去送走了彩姐。

    然后,彩姐上车走后,我对陈逊说叫他跟我出去办点事,陈逊说先去拿充电的手机,他去拿手机。

    我站在饭店门口,抽着烟。

    梁语文,在前台穿着旗袍的梁语文走过来,用手指点了点我的手臂:“哎。”

    我看看梁语文,问道:“什么事呢。”

    梁语文问我道:“那是谁呢。”

    我说:“你不是一直说我是老板吗。看到刚才那个吗,那才是真正的老板。”

    梁语文说:“她是老板呀。”

    我说:“要不我们怎么毕恭毕敬的送她走啊。”

    梁语文说:“我们都不知道呢。”

    我说:“知道不知道没关系,反正她不会炒了你,炒了你的话,也会让我们炒的,如果她要炒了你,我们肯定,把你炒了。”

    梁语文说:“就知道没良心。”

    我说:“哈哈是吧。”

    梁语文问我:“好些天都没见你了,你忙什么呢。”

    我说:“不知道,很忙,也不知道到底忙什麽,反正就是很忙,一转眼,一天过去了,然后一看日历,怎么时间那么快。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用。”

    梁语文撇撇嘴,说:“全世界就你最忙。”

    我笑笑说道:“好吧,全世界就我最忙。”

    她一扭头:“我去忙了。”

    我挥挥手,和她拜拜。

    她去了前台,继续做事了。

    这是个心地善良的漂亮女孩,心地的确是非常的善良,身材也挺好啊。

    脸有点圆圆的,看起来挺旺夫。

    正看着,陈逊过来了:“走吧。”

    陈逊开车,问我去哪。

    我说:“我倒是忘了打电话了,我先打电话。”

    说着,我掏出手机,给文涛打电话,那厮上次为了见李珊娜,和我斗得不亦乐乎,结果我在黑珍珠和我们黑衣帮的人的帮助下,打得他都怀疑人生。

    唉,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文涛你又何必一往情深。

    接到我的电话,他显然很意外:“找我有事?”

    我说:“有事找你谈,不过你放心,不是为了打架。”

    他说:“我可没空。”

    我说:“我也没空,我也不喜欢见到你,可是这个事,必须要见你的。”

    他说:“你是在求我和你见面。”

    我说:“可以说求,也可以说逼着。”

    文涛说:“求,用什么来交换。逼着,你有那个本事吗?”

    我说:“有没有那个本事,你说呢。”

    文涛说道:“你别以为上次让你占了便宜,就以为我怕了你!”

    我说:“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想让我去你家去堵你了?哦我忘了一个事,我记得我曾经在沙镇酒店拍过你找小妞的视频,后来我给了贺芷灵,结果贺芷灵和你吵架,对吧。”

    他咬牙切齿骂道:“贱!小人!”

    我说:“那视频我还备份有,这样子吧,今晚你不出来见我,我明天查你单位,扔你们单位的邮箱和上级邮箱里。”

    他骂道:“草泥马!”

    我说:“滚出来,别废话!”

    他只好同意。

    我还是突然想得起来我还有这些视频的,包括可以把康云弄得滚出去监狱的视频,只可惜,贺芷灵不同意。

    在约好的江边,我和文涛见面了。

    他自己开车来,我看到他的车来了,就下了车。

    走过去,他也下了车,也过来。

    两人靠着江边的栏杆,我抽着烟。

    他自己也点了一支烟,看看我,问:“你带了人来?”

    我说:“对。”

    他说道:“怎么着,怕我干掉你吗?”

    我说:“嘿嘿,单挑我还是不怕你的,也怕你带人。”

    他说:“如果我带人呢。”

    我说:“那就看看谁打的过谁了。”

    他说:“你那些什么人?上次那帮。”

    我说:“有些东西,你明明知道的。”

    他说:“一个监狱小职员,还跟黑社会搭上关系,你有本事啊你。”

    我说:“得了,废话少说了,我今晚找你,是有事找你的。”

    他说:“什么事。”

    我抽了一口烟,扔掉烟头说道:“关于贺芷灵的。我表姐的事。”

    文涛说道:“你那算哪门子的表姐,少扯了,当我蠢的。”

    我说:“好吧,这个不要紧,我想问你的是,她最近很不高兴,我不知道她怎么了,能否告诉我。”

    文涛说道:“告诉你又有什么鬼用?”

    我马上问:“她出事了?怎么了。”

    文涛说:“告诉你,你又能帮得了她么,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我说:“说!”

    他极度不爽我的态度,可又没办法,说道:“她爸被人背后放枪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进医院了?死了没有?”

    他说道:“我说的放枪,是被人放暗箭,就是被人偷偷的搞了,懂不懂,你蠢啊。”

    我说:“被人怎么放枪?”

    他说:“他一个手下,实名,告他,说他贪,腐,等等问题。”

    我问:“然后呢。”

    文涛说:“然后上面就查。”

    我说:“这个,那怎么样了啊。”

    文涛说:“现在不就是在查着嘛。”

    我说:“那你们,特别是你,就好意思这么看着啊。”

    文涛说:“谁不是这么看着,我们还能做什么啊。”

    我说:“妈的你们不是号称自己是市里的什么什么人,跺脚整个市都抖三抖吗!你他妈的不懂得找人帮忙啊。”

    文涛说:“贺芷灵不比我有本事吗,她找也没用啊,这些是上面直接下来查,谁找人也没用,人家铁面无私油盐不进。”

    我问:“那怎么办。”

    文涛说:“什么怎么办,只能等了,还能怎么办。”

    我说:“那她爸到底有没有那个?”

    文涛问:“哪个。”

    我说:“犯法什么的。”

    文涛说:“这些东西谁说得清,说你有你也有,说你没有就没有。”

    我问:“什么意思。”

    文涛问道:“我问你,你也在单位干事的,有人送你一条烟,这算不算?送你一瓶酒,请你吃饭,给你红包,有没有?”

    我说:“这些肯定是有啊,人情往来嘛。我说的是更多的数目。达到犯法违法的。”

    文涛说道:“那假如送你烟的人说那条烟几万呢?一瓶酒十几万呢?”

    我说:“还可以这样吗。”

    文涛说:“就看他得罪了什么人,而且那些人怎么对付他,还有他到底收了人家什么,有没有犯事。反正啊,都不经查,一查,什么都出来。人家可能送你一副画,你挂起来了,当时觉得没什么,可出事后,人家说那幅画上百万,实际上你自己都不知道这幅画那么值钱。你明白我意思吗。”

    我说:“明白了,这东西,不查就算了,要是查,什么鸡毛蒜皮都出来。”

    文涛说:“关键还是看他自己,如果真的一身清白,怎么查,都没用。如果没有,而且对手还真的有证据,那没办法了。”

    我问道:“那人实名举报他什么呢。”

    文涛说:“很多。上面下来查的,也是需要时间,一项一项的来。现在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不过,这玩意,不被查还好,一被查,基本等于出事。”

    文涛也郁闷的点了一支烟。

    我说道:“妈的还说你们家和他们家好呢,你怎么不帮啊!”

    文涛说:“靠你神经病啊,这样子谁敢去帮啊,想引火烧身啊,你懂不懂这规矩!不懂滚远点!”

    我问:“那怎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父亲倒下去?”

    文涛说:“我说了,要是清白,对手没有证据抓到,那就没事。如果是自身有屎,那没办法。”

    我说:“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了。”

    文涛说:“唉,也不会吧,看看吧。”

    我说:“说这话,还是看着,怕引火烧身,你自己也有问题吧。”

    文涛说:“你闭嘴!我警告你别乱来,你要玩我,我也让你不得好过。”

    我说:“他妈的少吓唬我!尼玛的,看到你自己亲爱的女人都这么惨了,你还到处躲着,你是不是个男人。”

    文涛说:“我是男人又有什么用!这时候,明哲保身你懂不懂。万一她父亲真的有事,只能等着过去了后,再在其他方面对她好弥补她了。”

    我说:“艹,瞎扯。现在都不帮,还相信你那时候会帮。那时候帮,也是为了其他目的了。”

    文涛说:“对,其他目的,我就是为了得到她。你别告诉我你做了那么多,还不是一样的为了得到她。”

    我说道:“呵呵,我没你想象中的龌龊,对不起,我想的更多的是,帮得到她,她虽然不是我表姐,我却把她当成了表姐看,她对我是真的很好,所以。”

    文涛直接打断我的话:“所以个毛所以,你就是把你夸到天上去,你能帮得到她什么呢?”

    我愣住。

    文涛连问三遍:“告诉我,你能帮到她什么,能帮得到她什么。能帮得到吗!”

    我无语。

    文涛问完了,说道:“小人物,好好过好小人物的生活,别整天看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贺芷灵就算不跟我,也不会跟你!”

    我说:“我心里只想着如何帮到她。”

    文涛说:“要是能帮,我早就帮了,我还他妈的和你唧唧歪歪这话题吗。”

    我说:“告诉我,用什么办法,能帮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