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仁慈要人命
    到了东趣酒吧,黑珍珠大踏步上去。

    妈的,感觉她这个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啊。

    只因她有可以仰仗的资本,一身的好武艺。

    上去了酒吧后,她直接走到后台,后台很多人,甚至有些模特准备走秀的在换衣服。

    她也不管,她过去问一个服务员模样的人道:“你们酒吧的管事的呢。”

    服务员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谁啊。”

    有人打趣道:“是不是被我们经理刚甩的找上来了啊。”

    我看了那个人一眼,只见一张凳子被踢飞了过去,直接打中那人的脸,他一个后翻摔倒,捂着脸直叫疼。

    黑珍珠对瞠目结舌的服务员说道:“你们管事的呢?”

    服务员急忙手指了指着里面:“他在里面,那里面有总经理办公室。”

    黑珍珠一膝盖,顶在服务员的要害处,那家伙叫都没叫,捂着倒下。

    我跟着黑珍珠走进去里面经理办公室。

    在最里面,写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前,黑珍珠一脚踹开了门。

    没想到,里面一男一女,男的坐在沙发上,女的坐在他大腿上,扯着他领带,貌似在**。

    看到我们这对不速之客突然的破门而入,两人急忙站了起来,那总经理问:“你们,谁,谁!”

    黑珍珠问我道:“这是他们老板?”

    我说:“不是。”

    黑珍珠走过去:“叫你们老板来一下。”

    那人问:“你谁啊。我们老板你想见就见吗。”

    那个女的应该是刚才的那群走秀模特中的一员,因为她的身材,身着服饰,那一套泳衣,都跟外面那群化妆的走秀模特一样,看来是忙里偷情来了,她急忙的跑出去了。

    黑珍珠过去总经理面前,也不废话,直接啪啪啪啪左右开弓四个响亮的巴掌。

    那总经理明显被打懵了,还没回过神:“为什么打我啊。”

    黑珍珠扯着他领导,到了办公桌前:“给你们老板打电话!”

    这家伙还想反抗,一拳头冷不防的向黑珍珠脸上打来,黑珍珠迅速拍开他的拳头,然后抓住他脖子,把他的头按磕在桌面上,砰砰砰砰的,撞得桌子上的东西纷纷往地上掉。

    再这么敲下去,非死不可。

    我急忙过去制止了:“再敲就死了!”

    黑珍珠停止了,说道:“敢反抗。”

    我看着这家伙,额头上都是血。

    被打得懵了。

    当黑珍珠问他的时候,放开了他,他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呼吸很重。

    我过去看了看:“不会死吧。”

    那家伙急忙用双手挡住脸:“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看来死不了。

    一群人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我们抬头往门外看。

    是谁的脚步声?

    正是东趣酒吧的老板,我看看他的手,被陈逊烧过的手。

    我说道:“旧伤未好,又想添新伤了。”

    他看着我们两个:“两人也敢来这里闹!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说道:“伤口的包扎还没除掉,皮又痒了。”

    东趣老板说道:“别以为你们能打人多,我们就没有。”

    我看了一下,说道:“哦,看起来是挺多人的,这都是去傍上了靠山吧。傍着黑衣帮的。”

    他们的人很多,我靠,就凭着黑珍珠一人,怎么打出去啊。

    我偷偷问黑珍珠:“起码有三十四人,怎么办啊。”

    黑珍珠说:“不怎么办。”

    我说:“你的人呢,埋伏在哪里,还不快叫他们献身!”

    黑珍珠说:“我一个人就够了。”

    黑珍珠上前一步,问道:“你知道对面的珍珠酒店吗。”

    东趣老板说道:“怎么,西莱把酒店转让了?还是改名着玩玩。我不管她改名了,还是转让了,你们的酒吧抢我们的生意,我们就是让你们做不下去!”

    这家伙是不是还不知道刚才他委托的黑衣帮去闹事,落下很大的惨败啊。

    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我真替他感到担忧。

    如同井底之蛙一样的一只傻青蛙。

    黑珍珠问道:“所以找了黑衣帮的人去我们那里闹事,对吧。”

    东趣老板说:“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说是的话,你有证据吗。就算是我做的,你们能奈我何,我这刚找来的人,就专门对付你们酒店,我还不信打不过你们了!关门吧,别抵抗。”

    黑珍珠说:“好大的口气。”

    东趣老板问道:“就是你吗?接手了西莱酒店?看不出来啊。”

    黑珍珠说:“是,你想怎么处理?你是想自己关门走人,还是我帮你关门走人?”

    东趣老板说道:“哈哈哈,笑话,你又有什么能耐!就你?什么东西。”

    说着,东趣老板就走过来,伸手过来要抓住黑珍珠:“你给我过来!我好好跟你谈条件。”

    黑珍珠迅速的抓住他的食指,反手一转,东趣老板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哎哟哎哟,断了断了!”

    他们的人看见自己老板被制住,当即要冲上来解救。

    黑珍珠掏出一颗类似手雷一样的东西,但却比看到的电影上的手雷小很多,我一看,大喊:“不要啊!”

    黑珍珠把手雷扔过去。

    那群人一看,吓得都往后面跑:“炸弹!炸弹!”

    我急忙趴倒在地,只听到轰的不大的一声,外面弥漫着一片雾,过道里的他们,咳嗽声此起彼伏。

    黑珍珠一只手拉着东趣老板的头发,然后拉着东趣老板往办公室侧门走。

    我赶紧跟着过去。

    出了侧门,到旁边的一个办公室,外面是锁着的,黑珍珠掏出一把小匕首,在门匙上用力划拉几下撬了一下,整个门匙都被弄下来了,可想而知,匕首有多么的锋利。

    这个门开了后,她拉着东趣老板出去后,就往逃生通道走。

    我和她下去。

    没几下,到了停车场,然后就拉到了珍珠酒店那边去。

    在珍珠酒店的一个办公室里,黑珍珠放开了东趣老板的头发,然后吹掉自己手上的东趣老板掉落的头发。

    我说道:“真的是太厉害了你。”

    东趣老板疼得直摸着头。

    我对东趣老板说道:“这下谁都救不了你了。”

    东趣老板一下子跪下来,左右开弓对自己打巴掌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事怪我,我有眼不识泰山,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找上门来的是他们啊,是他们找我,我才答应和他们合作啊。”

    我问:“他们,就是黑衣帮了。他们说什么。”

    东趣老板交代,黑衣帮找了他,知道他和西莱酒店向来有瓜葛,就和他商讨着一起先来西莱酒店闹事,黑衣帮也想报仇,东趣老板也想报仇,就握手而合,马上找人来这里闹事。

    他们是想着闹得西莱酒店都开不下去,然后大家一起出人出钱出力,把西莱酒店给占了。

    野心倒是不小,最后再把我们赶出去。

    说真的,如果光靠陈逊的人,很难接招,但他们碰到的是黑珍珠,这个不是人的对手,那他们真的是鸡蛋撞石头。

    他们也绝对没想到,西莱酒店的新老板,如此的恐怖。

    黑珍珠听完后,喝了一杯水,说道:“想怎么解决。”

    东趣老板急忙说道:“我们赔礼道歉!赔礼道歉!”

    黑珍珠说道:“不需要赔礼道歉。”

    东趣老板说道:“啊,为什么啊。”

    黑珍珠说道:“关门,滚蛋!”

    东趣老板急忙求情。

    黑珍珠说道:“明晚继续开,砍一只手指,开十晚,砍完手指砍脚趾。砍完了脚趾砍耳朵鼻子,没有手脚趾和耳朵鼻子,你如果还能坚持开,那请便。”

    东趣老板急忙道:“这是我吃饭的酒吧啊,求你高抬贵手。”

    黑珍珠说道:“你这样的人还配吃饭。”

    东趣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求放过:“我只有这酒吧啊,我不做这个,我就没得其他事情做了,我要养家养父母养老婆孩子啊。求你高台贵手啊大姐!”

    大姐,哈哈,我倒是想笑出来了。

    不过,我还是挺可怜他的,我对黑珍珠说:“其实他也挺可怜的。”

    黑珍珠直接骂我道:“又来!”

    我说:“你听我说完。”

    黑珍珠指着我:“闭嘴!”

    我急忙闭嘴,我知道顶嘴的下场是什么。

    东趣老板哭着求饶,黑珍珠过去,一脚踢飞出门外去。

    这一脚,看起来并未用多大力气,却能一脚把整个肥胖的东趣老板踢出去。

    然后黑珍珠拿着电话:“上来两个保安,把过道的胖子扔出外面去!”

    挂了电话后,黑珍珠马上对我开骂:“仁慈要人命你知道不知道!”

    我说:“那人家看着可怜嘛。”

    黑珍珠说:“历史上,有多少人因为一念之仁,放了敌人,却反而被敌人害死的,你懂不懂,你就是愚蠢的农夫。记住,斩草要除根!像这种人,你放他回去,他不懂得感恩,还会继续来和我们对抗,我为什么要可怜他!”

    我说:“好吧好吧,你对你对。”

    黑珍珠说道:“来这里,做这个,特别是这桥头的位置的我们酒店,直接就成了桥头堡,霸王龙打你们,先接受攻击的就是我们。”

    我说:“那没办法啊,这酒店位置就和他们地盘靠近,再说了,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同盟的关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