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1章 解救西莱女儿
    我看着黑珍珠,黑珍珠看着手表。

    另外两人也看着手表。

    然后一人拿出一个类似不锈钢管子但是看起来有按钮的比较复杂高科技的东西,贴在门匙上。

    我要问黑珍珠,黑珍珠示意我不要说话。

    然后她的手下戴上面具,她从口袋掏出来,给我也戴上面具,她的是孙大圣,我的是猪八戒。

    身材妖娆的孙大圣。

    然后我看着她手上的秒针快走到了整数。

    走到了整数,她一挥手。

    她手下那根管子一按,轰的一声,门直接被弄开一个大洞,就是管子弄开的门匙的洞,然后另外一人一脚把门踹了进去。

    接着他们两人先冲进去,黑珍珠跟在前,我在后面。

    进去的是一个客厅,简陋的客厅,有一台老式的很大的电视机,客厅有三个人在看电视,门被撞开时都站了起来看着这里:“你们是谁!”

    其中一个没废话,翻着沙发下的刀就拿在手上:“谁!”

    三人都拿了刀。

    然后一个喊道:“老大,有人闯进来了!”

    房间里面马上探出一个脑袋:“我靠,还不砍死他们!”

    那三人直接拿着刀冲过来,黑珍珠的手下拔出枪,指着他们。

    他们全都举起了手,没敢动了。

    不过他们的那个老大,还拿着刀冲过来,黑珍珠的手下砰了一声开枪了,打在了他腿上,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刀子一松,哐当哐当的滚到这边我们脚下。

    黑珍珠过去就用高跟鞋狠狠的踹了他几脚,他哼都没哼出来。

    然后,另一个房间,打开了门,有两个人,是黑衣帮的人,高举着手,走出来了。

    他们的身后,是黑珍珠的人,戴着变形金刚的面具,拿着枪指着他们。

    然后另一个黑珍珠的人,戴着的竟然是喜羊羊的面具,从房间里抱出一个正在睡觉的小女孩。

    这应该就是西莱的女儿了。

    一下子,屋里面的绑架西莱女儿的几个人,全都被制住了。

    然后,抱着西莱女儿的喜羊羊,把西莱女儿给我抱。

    我抱住了。

    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圆圆的,好看的很乌黑的头发。

    我抱出了门口来。

    那个戴着喜羊羊面具的人转身回去后,用刀子直接插在了地上躺着的那个大哥的腿上。

    拔出来的时候,那家伙啊的惨叫一声,戴喜羊羊面具的,直接又用手狠狠的掐了他伤口一下,他这下子叫都叫不出来了,差点晕了过去。

    一会儿,他恢复知觉,戴喜羊羊面具的对他说道:“刚才的那三百万!给我吐出来!”

    他急忙说道:“已经不在我手上!给了上面了!”

    戴喜羊羊面具的直接转身站起来一刀子捅在了一个黑衣帮的人身上,拔出来的时候鲜血跟着溅出来,那个黑衣帮应声而倒,一下子倒在了地上,颤抖几下,没动了。

    死了?

    康云的黑衣帮的几个人惊恐的看着。

    他们见识过很多的大场面,不过,像这样的大场面,我敢说,他们很少,很少见。

    他们见过的是互斗,大场面打架群殴的,但是一下子就被制服然后捅死,真的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

    我瞠目结舌看着,妈的黑珍珠,你他妈的捅死人了,这要出大事!

    我急忙对黑珍珠挥手叫她出来,她却看着,不理我。

    接着,戴喜羊羊面具的人回到惊恐万分的地上的老大面前:“再问你,给不给!”

    那家伙满头冷汗,血从他腿上汩汩流出来,他也害怕像他手下一样被捅死。

    他急忙说道:“给,给!现在就转给你们!”

    戴喜羊羊面具的拿着手机,给他看银行账号,这年头,混这个的也都与时俱进,大家都是手机转账,方便快捷,一下子转过来了三百万。

    然后戴喜羊羊面具的说道:“很好!”

    说完,直接在他身上捅下去,他倒下去了。

    如同之前那个一样。

    然后那几个被制服的黑衣帮马上反抗,结果一人被捅一下,全都倒在地上。

    我惊愕的看着。

    然后,黑珍珠带着他们的人出来了。

    我跟着黑珍珠往下走,颤抖着声音问道:“达到目的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们!”

    黑珍珠问我:“谁说杀了他们。”

    我说:“用刀子捅死了他们!”

    黑珍珠说:“你看后面被捅的,有血出来吗。”

    我说:“不是吗?”

    黑珍珠说:“那都是被电晕的。”

    我说:“那之前那个,为什么有血跟着出来。”

    黑珍珠说:“匕首是有电的,在匕首上动手脚,就有血出来了,捅进去,匕首自动伸缩进了刀鞘中。”

    我说:“不懂。”

    黑珍珠说道:“不懂就不懂,不懂就别问那么多。”

    强势的很啊。

    下了楼,上车,走人。

    车上,我问黑珍珠:“那几个真的没事吗。”

    黑珍珠说:“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我说:“不是,我怀疑你们真的捅死他们几个了。”

    黑珍珠说:“那你回去看吧。”

    她要刹车。

    我急忙说道:“别,别,我不怀疑了。”

    她踩着油门往前。

    我想了想,不对啊,她不是说她帮我,不要钱吗,怎么她好像赚了三百万啊。

    我问道:“你赚了三百万。”

    她说:“然后。”

    我说:“那你不是说不要好处,可是你还赚了三百万啊!”

    她说道:“然后又怎么样呢。”

    我说道:“你这样子,不好吧。”

    她说:“我怎么不好了。我帮你救人,那钱,是我自己的本事要来的,有种你自己去救人,把钱拿回来!”

    我想想,也是啊,她是有这个本事,换我自己上,我自己也没那个本事做得到啊。

    我们的人做不来。

    我们的人没她的人能打,科技也没那么尖端,也没那么人才,头脑也没那么好,服了她了。

    我说:“那你们也赚了三百万了,请我吃个饭吧要不。”

    她说:“凭什么。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我说:“嘿嘿,不要脸就不要脸吧,可以嘛。三百万啊!”

    她说:“请你吃饭可以,我还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我问:“什么生意。”

    她说:“我们合作做一单生意,发财的生意。”

    我问:“你把我好奇心勾起来了,到底是什么生意嘛。”

    她说:“你先把孩子还给她,请你吃宵夜的时候说。”

    我说:“好。”

    车子很快回到黑珍珠公司楼下,看到我们的车进来,正在祈祷着的西莱急忙跑了过来。

    当我下车,抱着这熟睡的小孩给她的时候,她一把抢过去抱住,泪如雨下。

    然后四处摸了摸:“我女儿没事吧,没事吧。”

    我说:“没检查,应该没事。不过你如果不放心,带她去医院一趟。”

    她扑通一声给我们跪下磕头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我急忙扶起了她:“别这样。”

    她站起来后,说道:“能不能让人保护着我。”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我叫我的人过来,带我回去,我担心路上他们跟来。”

    我看了看黑珍珠,黑珍珠说:“你叫你的人来接你就是,在这里,没人会动你。”

    然后黑珍珠也不管她了,一拉我:“走。”

    真撇下西莱不管了。

    我和黑珍珠走出去,我问道:“那她怎么办啊。”

    黑珍珠说:“没事。”

    我随她走,到了一家大排档。

    对,是大排档。

    我问:“你吃大排档啊。”

    她没说话,找个地方坐了,我跟她坐下。

    她叫服务员过来,点了吃的。

    两人吃着。

    我看着一盘爆炒牛蛙问道:“吃这个你习惯?”

    她说:“我们以前训练的时候,生吃蛇肉,老鼠肉,如果有必要,还吃人肉。”

    我差点没吐出来:“人肉,你扯什么扯啊。”

    她说:“如果一个士兵,在战场上,他必须要学会残忍,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自己死亡,更不能被饿死,如果有必要,为了活下去,别说敌人的肉,哪怕是自己死去战友腐臭的肉,都要吃!”

    我一下子没了胃口,说道:“你以前到底经过什么训练啊,所以变成那么冷血冷酷,残忍的。”

    她说:“真正的残忍,你还没见到。”

    我说:“是,没见到,你已经够残忍了,我再也不想见其他更残忍的了。”

    她说道:“人类本就是一段残忍的历史演变而来,从进化阶段开始时和猛兽搏斗和自然环境搏斗,到部落战争,到有文字记录的历史,例如长平之战秦军活埋四十万赵军,西楚霸王活埋秦军,各时代王朝变迁,哪一段历史不是血粼粼,哪一个战场不残忍。”

    我说:“你说的是以前,我们现在是文明社会。”

    她说:“现在是吗?你看看中东,看看非洲。弱肉强食,你懂不懂。自然法则如此,你要学会适应。”

    我说道:“好吧,但我们在这里,还是没有那么血腥。”

    她说:“你看不到那么血腥,但同样的残忍,假如你今晚被抓走,等待你的可能就是比十大酷刑还残忍的折磨!”

    我打了一个激灵,吗的好在没被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