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 偷拍被发现
    柳智慧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她靠了过来,然后,吻我。

    我直接自己主动,封住了她的唇,她的眼睛里,荡漾着秋波。

    我读懂了她,原来,她也是在期待着。

    我马上伸手过去,抱住了她。

    然后,两人互动。

    她却突然的推开了我:“有人上来了。”

    她呼吸着,她也很紧张,原来,她也是有心跳的。

    门被敲了:“时间到了张队长!”

    我骂道:“我艹你了,知道了就下去!”

    她在外面不依不饶:“时间已经到了,你不出来我们就闯进去了。”

    我喊道:“好了好了就出来!”

    她喊道:“出来了吗!”

    我说:“妈的,出来了!”

    她在外面继续嚷着:“那我们撞门了!”

    我看了柳智慧一眼,依依不舍的站起来,离开了。

    一打开门,看到她们四个还真的要开始退后用身体撞门。

    看到我出来,她们四人定住。

    我说道:“妈的,你们当我是什么啊!”

    她们说道:“抱歉,张队长。”

    全怪朱华华。

    我说道:“好好好,你们干得很好,我夸奖你们,下次你们还是要继续这样。”

    然后,我心里面极度不爽的,下楼走人了。

    这帮不懂事的朱华华手下!

    真让我气炸了肺。

    想起刚才的吻,脑海里还存有柳智慧的温存,好爽。

    唉。

    天意弄人,每次都这样。

    只有把她弄出去了,才真正的,没有人打扰的天天双宿双飞,想怎么玩怎么玩。

    唉,我心里难受,心里苦,心里痒啊。

    这还不还让人活了啊。

    不行,我要想办法,多多和柳智慧相处才行。

    晚上,我没有出去,我本来该出去的,我应该出去了解外面如何了。

    但我实在不想出去,因为我想这个问题头疼,我想见柳智慧,那种挠心的想。

    我在想办法,如何才能上去和她多点时间相处。

    唉,可恶的朱华华啊。

    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柳智慧。

    我却记不得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在我脑海里,她的面容一片模糊,虽然我知道她很美,妈的,这就是爱情吗。

    这就是让人脑袋烧坏的爱情吗。

    我下次见她,我一定好好打量她,使劲的把她记在我的脑海里。

    不对,我记得我有个摄像的手表的,就藏在我宿舍里,我要拿去,偷偷把她拍下来!

    第二天,下午,我还是找了朱华华。

    我又申请进去和柳智慧见面。

    而且这一次,我申请的时间是,一个小时。

    朱华华问:“昨天聊什么那么久还没聊完?”

    我说:“才十分钟,没聊完。被你的手下轰出来了。”

    朱华华问:“十分钟,都聊了什么!”

    我说:“聊了一些关于她的私密事情。我说的私密,是指的是她自己本身的那些经历,我们怀疑的对象,她想让我去办事去查她的对手什么的。”

    朱华华说道:“我不相信。”

    我说:“行,你不相信,那你觉得我们干了什么。”

    朱华华说:“你昨天走的时候,你跟我说,什么快枪。”

    我说:“我和你扯的,你以为真的啊。”

    她直接一脚踢过来,这次我没跳开,被她踹飞了。

    直接飞贴到了墙角边,她踢人的力气很大,但我也承认我自己假装了一部分,所以才飞了那么远。

    她愣住。

    她没想到我这次竟然心甘情愿被她踢飞,她以为我像平时一样跳开的。

    我作势装疼:“哎哟,哎哟。”

    她说:“你别装了!”

    我没回应她的话,只是哎哟哎哟的捂着我的腿,接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

    她说道:“你还装。”

    我说:“你站好,让我也这么踢你一脚!你也装疼给我看看。”

    想来我真是有心计,为了见到柳智慧,苦肉计都用上了。

    朱华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给我看看。”

    我说:“好的。”

    说着我马上解开皮带。

    朱华华急忙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解开皮带干嘛!”

    我说:“脱裤子!”

    朱华华喝令:“不许脱裤子!不许在我办公室脱裤子!”

    我停止了动作:“你不是要看伤吗。”

    朱华华说:“我不看了。”

    我说:“哦。”

    我又栓好了皮带。

    看我不说话,只是捂着腿,朱华华说道:“你找她干嘛,今天。”

    我说:“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找她的目的。”

    朱华华拿了纸和笔:“要一个小时吗!”

    我说:“唉,花姐啊,你不知道她如何身处险境啊,那康云,为了弄死她,连挖掘机都出动了啊。还有,我都不知道她下一步想干嘛。我现在和她商量的,就是如何解救她,如何除掉她对手。”

    朱华华问:“怎么除掉。”

    我说:“我现在不是去和她商量的吗!”

    朱华华说道:“不能给你一个小时,半小时。”

    我说:“呵呵,看来,我好像来求你一样,既然不行,那我只能帮她铤而走险。”

    我求了她半天,她还如此对我,我有些恼火。

    朱华华看我发火了,低头,写好了纸条,然后给了我。

    我直接拿了,看,是写着一个小时的,我也不和她说谢谢,然后直接走了。

    马上欣喜若狂的去找柳智慧,今天会发生什么呢,我很是期待。

    希望她今天心情好,愿意和我跟昨天一样的玩。

    通过了一楼的防暴队的检查,然后上去。

    上楼,我敲开了柳智慧的监室的门。

    柳智慧开门后,回去坐下。

    看着我火热的目光,她感觉到了,说道:“今天兴致高涨。”

    我故意问:“你么。”

    她说:“明知故问。”

    我说:“能和你相处,和你单独相处,我当然高兴呢。”

    我马上过去,坐在了她的身旁,然后盯着她看。

    她虽然,剪了短发,但是,她的头发发质,是很好,乌黑柔顺,脸型线条柔和,清爽利落,她的鼻梁如西方美女高直,却兼有东方人的柔和,皮肤细腻白皙,由内自外散发着诱人的光华,嘴唇线条优美,嘴角微微上翘,身材修长苗条,丰胸细腰,恰到好处。

    最为吸引我的的是她那双大眼睛,晶莹透亮深邃纯净,美得让我不敢直视。

    她是一个,中西合璧,浑然天成的大美女。

    柳智慧问我道:“看够了吗。”

    我转了转动手,说:“没。”

    柳智慧一把抓住我的手,摘下了我的手表,然后看了看,说道:“好玩吗。”

    我假装听不懂,说:“什么好玩不好玩,这我手表。”

    柳智慧说:“偷拍我。”

    我呵呵一笑,说:“你看出来了啊。”

    她把手表塞进我口袋里。

    我说:“那你看得出来吗,其实我是为了把你印在我脑海里,深深的刻在我心里。”

    柳智慧说:“你坦诚了。”

    我说:“嗯,反正瞒不过你。你也看得出来,我到底想要干嘛。”

    柳智慧说:“可是这里不行。”

    我说:“我知道。但是,能亲一下,抱一下,我都开心。”

    柳智慧说:“外面有人上来了。应该是下面看守的,轻轻的走上来。”

    我一皱眉头。

    柳智慧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她在外面隔着门,偷听我们说话。”

    妈的一定是朱华华叫她们这么干的,我直接不爽,冲过去一下子拉开了门,然后,那个靠着门听的防暴队女的直接猝不及防的摔了进来,一个啪嗒摔进了里面来摔在了地上,她急忙的爬了起来。

    我怒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她慌慌张张的爬起来:“不,不好意思。”

    我问道:“谁让你这么干的!”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

    她也慌着,然后语无伦次:“我,我,不是我要这样,而是。而是。不是,是我自己好奇你们。”

    我说道:“是你们朱队长叫你偷听的是吗!”

    她急忙否认,双手做着不的手势:“不是不是,不是她的。是我自己,我自己。”

    下面几个防暴队女的急忙跑上来,然后指责她道:“肖乐,都说叫你不要上来偷听,你还上来了!”

    上来了后,几个女的对我道歉道:“对不起张队长,我们刚才没拉着她,她说好奇,想听你们说什么,就上来了,我们也没有拦住了她。对不起对不起,肖乐,还不道歉!”

    那个偷听的女孩急忙的道歉:“对不起,张队长,是我好奇,然后我就上来偷听了,对不起。”

    然后几个女的也对我呵呵,然后就拉着那女的走了,道:“我们保证不会上来偷听,真是个意外,对不起了,你们聊,你们聊。”

    然后她们拉着肖乐下去了。

    我关上了门。

    极度不爽的坐回了床沿边。

    我对柳智慧说道:“这个偷听的是她们当中最年轻的女孩,我估计就是她们让她上来的了。而主谋,就是她们的队长。”

    柳智慧说道:“嗯,她刚才说谎,她就是被人指使来的。”

    我说道:“真是恼火。”

    柳智慧一看我,说:“她们队长喜欢你。她担心我和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心里难受,她吃醋。”

    说完,她自己点了点头,说:“喜欢你的人真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