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如此刚烈女子
    去看了柳智慧的那阁楼,看着阁楼下有防暴队的人兢兢业业的守着,我这就放心了许多。

    可我不知道的是,康云下一步到底会是怎么样,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对付柳智慧。

    想要用什么样的办法弄死她。

    这个女人太厉害了,除掉了她,哪怕是那些人使用别的人对付我们,我们也不至于那么害怕。

    出去了后,我马上联系陈逊,问他跟踪做掉康云的进展如何。

    陈逊告诉我,康云那女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很少出来外面,就算出来了,也不是开她自己的车,而且,有一次跟着了,但是东拐西拐的几下,不见了车子了,有一次明明见她坐在别人车的副驾驶座,跟上去了车子,却见开车的女孩还在,康云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下车。

    至于说在她家那里蹲点,她都没回去过那里。

    这家伙,真是十足的老狐狸。

    我气愤的说道:“帮我打一个女人一顿出气。”

    陈逊问我:“谁。”

    我说:“等会儿找你。”

    然后,我马上打电话给谢丹阳,问清楚谢丹阳,狱政科科长到底住在哪里,是不是经常回去。

    问完了之后,我让谢丹阳谁也不要说出去。

    谢丹阳问我要干嘛。

    我说道:“你们科长找人和我们监区的人打了一架,故意闹事的,我要找她报复打她一顿。”

    谢丹阳吃惊道:“你要犯法的。”

    我说:“别怕,我让别人打,她不会知道的,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谢丹阳说:“你这样不对啊。”

    我说:“好了好了,帮我保密就行了。”

    然后不管她劝告,我直接挂了电话。

    接着,去找了陈逊,让陈逊找了人。

    开车去蹲守狱政科科长家门口。

    其实是一个小区里面。

    小区是那种老式厂区的小区,没有什么保安,监控啊什么的,很好。

    我从谢丹阳那里清楚的知道,她住在哪一栋哪一单元。

    开到了那一个单元楼的正对面,守在那里。

    这个时间段,谢丹阳说,应该是她去接她初中的孩子放学回来了。

    陈逊问我道:“想怎么报复。”

    我说:“找个麻袋,套上去,打一顿就行。”

    陈逊问:“要多伤?”

    我说:“不用太重,出一口气而已。”

    陈逊说好的。

    不一会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我们在车上,我看得清楚,对,是狱政科科长。

    陈逊看到我这样,问:“是这个?”

    我说:“是。”

    他马上戴上面具要开门下去实施。

    我说:“别在她孩子面前打她。”

    陈逊问:“那怎么办?”

    我说:“等等吧!”

    小孩是无辜的,打了她,小孩肯定帮忙,然后小孩也被打。

    陈逊说:“她上楼了!”

    我说:“上去,就,上去吧。我们等她下来。”

    陈逊说:“她不下来呢。”

    我说:“改天继续来。”

    两人抽着烟。

    天渐渐的全黑了。

    天黑了后,我一看,都八点了,有些饿了。

    我说道:“回去吧,饿了。”

    陈逊说:“来都来了,再等吧。”

    我说:“要不,找个兄弟去打包吃的,再等等。”

    陈逊说好。

    他用对讲机叫后面车子上的手下去买吃的,正说着,看到狱政科科长下楼来,还戴着炒菜的围裙,手里拿着零钱,应该是做菜没调料赶紧下楼去买。

    陈逊一看到,马上对我使眼色。

    我说:“上!”

    这人其实是个不错的家庭主妇,对孩子也好,但是,为什么非要来找茬,非要打死柳智慧,非要来打我!

    这是我们的敌人。

    陈逊用对讲机对兄弟们说上。

    接着戴上面具,然后下车,其他的兄弟们也都下了车。

    陈逊关车门后,跑过去,从狱政科科长的身后,捂住了她嘴巴,然后飞快的用胶布封住她的嘴巴,接着,其他的兄弟上去,麻袋套上,把她放倒后,直接拳打脚踢噼里啪啦,之后马上撤了。

    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回到了车上,马上开车走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说道:“打得好爽,我都想下去踢她几脚。”

    陈逊把面具弄下来,说道:“这也太容易了。”

    我说:“嗯,干的很不错,等下我请大家吃饭。”

    陈逊说:“不用了,兄弟们一会儿还有事。”

    我说:“赚钱啊。”

    陈逊说:“对呢。”

    我说:“好吧,那就改天。哦,刚才没把她打死吧。”

    陈逊说:“没打头。不会有什么事。”

    我说:“好。辛苦了。”

    第二天上班后,我让人去叫谢丹阳,来我办公室,问了谢丹阳,谢丹阳告诉我,狱政科科长没来上班,说是被人打了,打进了医院,全身伤,在医院里。她们打算下班后去探望她。

    谢丹阳对我说道:“你怎么胆子那么大啊!”

    我说:“妈的,她胆子不大吗,她找人来对付我的时候,那边,全都是她的人,全都手拿棍子,想弄死我呢!”

    谢丹阳说:“我是怕你被抓。她报警了。”

    我说:“呵呵,报警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干的。”

    谢丹阳问:“你找人干的,那也肯定是你干的,要是那些人被抓,你就被供出来了!”

    我说:“关我什么事呢。谁懂她到底得罪什么人呢。矢口否认得了,隔墙有耳就麻烦了。”

    谢丹阳说:“你自求多福。”

    我说:“你不帮我,你还帮着你科长说话是吧。”

    谢丹阳说道:“那我担心你嘛!”

    我说:“行了行了,不用担心了,赶紧去忙你的吧,拜拜。”

    谢丹阳愤愤看了我一眼,走了。

    谢丹阳走后,我去找了柳智慧。

    但是,那帮防暴队的,硬是不给我上去。

    我说尽了好话,她们也不给我上去,我只好去找了朱华华,然后和朱华华说,我和柳智慧主要是沟通一些事,就是那些人下一步使用什么方法对付她的事。

    好说歹说,朱华华才批准了,让我写一张申请书,只能探望十分钟,然后她签字盖章。

    搞得和真的一样。

    我说道:“如果我快枪手的话,十分钟也够了。”

    朱华华问我:“什么是快枪手。”

    我靠近她耳朵,告诉了她。

    她一听,直接一脚飞过来。

    这个招,对我已经没用了,她飞起脚的时候,我跳到她面前抱住了她的大腿,然后往后一推,她差点摔倒,只能抱住了我。

    然后,我偷亲了她的脸一下,她马上要打我,但她一松手,我就抱着她大腿往前推,她又往后倒。

    我赶紧的松开了,然后夺路而逃,她还追到了楼梯口。

    当我出了楼,一个木棍跟着飞了下来。

    她从楼上直接砸了木棍下来。

    世上竟然有如此刚烈的女子。

    回去了监区,给她们看了朱华华的批准,她们让我上去。

    见到了柳智慧,我说道:“为了见你,真是不容易。”

    柳智慧问我道:“找我什么事。”

    我说:“哦,就是告诉你一些事。”

    我靠着柳智慧身旁坐下,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想干掉康云,太难了,她如老狐狸一样,根本近不了身。跟踪都跟踪不了。”

    柳智慧嗯了一声。

    我故意靠近她,闻着她的香气,说道:“昨晚我找人打了狱政科科长一顿,她是康云的狗腿。”

    柳智慧说:“你怎么那么喜欢做打草惊蛇的事?”

    我说:“看着来气,很不爽,不打她留着干嘛。”

    柳智慧说道:“你这样子,康云更想着找人做掉你。”

    我说:“我不怕,来就来吧。”

    柳智慧稍微坐远了,离开了我一些,看了看我,然后看看窗外。

    我说:“看你这些天,那么的消沉啊。”

    柳智慧对我说道:“你自己小心。”

    我说:“好了我会的,能不能,走之前,可以亲我一下,让我精神振奋振奋。”

    她过来,对我说:“闭上眼睛。”

    我说:“干嘛,这种事情,在电视上,一般都是女主人公闭上眼睛的。”

    她说:“闭上眼睛。”

    我说:“好吧。”

    我闭上了眼睛。

    然后,慢慢的,我感觉到她的靠近,我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

    她在我脸上吻了一下。

    只是轻轻的。

    我感觉,幸福一下子击晕了我一样。

    唉,我怎么那么没出息。

    我睁开了眼睛,看着柳智慧,我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说道:“好了。”

    我站了起来,她却说道:“刚才你确定我是用双唇吻你的吗?”

    我一愣,随即问:“什么意思。”

    她用食指和中指,比划了一下,意思说用的可能是食指和中指的。

    我说道:“你这,骗了我?”

    她说:“可能啊。”

    我说:“喂,做人不能这样不道德,没诚信。”

    她又说道:“是真的用唇了。”

    我说:“你不说,我就当真了,无论是真的或者是假的,你现在这么一说,就算是真的,我都不相信了。”

    她问:“那你想怎样?”

    我说:“重新来过,不过,这次我要睁开眼睛看着。”

    她说:“好吧。”

    我马上坐了下去,痴痴的看着柳智慧,等待她的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