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拆柳智慧的楼
    想要绑了康云,真的是不太容易,那是头老狐狸。

    就算绑了她,她还真的说出来吗,她就不怕死。

    妈的,既然如此,那就让她死好了。

    可是我又下不了手。

    我说道:“对付那个女人,没那么简单。”

    陈逊说:“我知道,她一直都是黑衣帮的最高头脑之一。”

    我说:“所以,我们的手段她都懂。”

    陈逊说:“难道杀她?”

    我说:“杀她也没用啊。她也不过是个人家的狗。”

    陈逊说:“那怎么办。”

    我说:“唉,要不照样试试,绑了她,或许,她会说出来到底谁是她幕后的指使?”

    陈逊说:“好。”

    我说:“要小心,这个女人看起来单纯无暇,不过是个肤白貌美的少妇,可她不同于常人,她的脑子,她的心智,一百个男人都敌不过。”

    陈逊说:“能跟这样的女人做对手,你也很厉害。”

    我说:“你这算夸奖我吗。我觉得我活得真累,每天都担惊受怕的。”

    陈逊说:“那她也会担惊受怕的。”

    我说:“对,我们为什么要如此相杀,累啊。”

    陈逊说:“没办法,不是你死,就是她们死,除非没有了仇恨和利益纠葛。”

    我说:“那就没办法,必要的话,整死她。”

    陈逊说:“好。”

    我说:“弄死了她,会不会,我们有事?”

    陈逊说:“风险还是有的,可我们尽量,搞得查不到我们。”

    我说:“那还是算了,觉得好危险啊!”

    陈逊说:“那她怎么不怕。”

    我说:“她胆子大啊,换成是我,我就是很担心啊。之前我还觉得可能会问出什么来。但我现在觉得,就是抓她都很难。”

    陈逊说:“放心吧,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枪,我们就派人天天盯着,找机会!一旦抓到她,如果她真的不供出来,这种人,这种危险的敌人,也不要留着了。否则,后患无穷。”

    我想到康云对付我们的各种手段,而且最近的对我的沉静,我反倒觉得害怕,因为我无法搞得懂这个女人的下一步,会是如何对付我的。

    我觉得,如果万一这女人死了,对我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不管对柳智慧,还是对谁,都是好事。还除掉了这个

    即便是不知道她上线到底是谁,总之,暂时解除了危险。

    不过,贺芷灵还是老着想,挖出康云背后的人。

    不管她了,康云现在已经威胁到了我和柳智慧的安全,这种人,还不除掉,留着干嘛!

    陈逊问道:“张河,怎么样。”

    我说:“你觉得呢。”

    陈逊说:“干掉她!”

    我下定决心:“好,干掉她!但是,你们必须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陈逊说:“放心好了。”

    我说:“好的。”

    监狱里,风平浪静。

    兰芬来告诉我说,她们撤了望远镜。

    我问为什么。

    她说她也不知道。

    好吧,的确是不知道。

    那我是不是应该去问问李英。

    再抓她一次?

    那不太现实了。

    那为什么要撤掉望远镜了呢。

    奇了怪了。

    沈月进来办公室后,对我说道:“上面有命令了,拆掉小楼。”

    我问道:“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拆掉?”

    沈月说:“说以后只留这些楼一栋,在四个监区之外的,这些特殊犯人关着的楼,不分abcd。”

    我说:“这他妈的又是那帮人弄的吗?”

    我严重怀疑,是康云唆使领导这么弄的。

    目的还是为了让柳智慧回到监区中。

    首先,她们不知道,柳智慧到底在不在监室中,她们觉得柳智慧已经离开了,被我们弄出去了监狱,她们害怕。而且,如果柳智慧不在监狱,她们马上告发我,整死我。

    其次,只有把柳智慧弄回到监区中的监室中,她们才有机会靠近柳智慧,弄死柳智慧,就算不行,也要确定柳智慧是在监狱中的。

    沈月说道:“等会儿,就派人来拆掉。”

    我说:“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通知监区领导。连徐男都刚知道吗。”

    沈月说道:“一把手说什么做什么,为什么要提前通知我们,她还不是想拆就拆啊。”

    我说道:“不行,不能让她们拆了。”

    沈月说:“去找找徐男商量一下。”

    我说:“对,找找徐男。”

    我和沈月马上去找了徐男,跟徐男说了这个事。

    徐男说道:“上面既然这么要求,我们难不成还要抵抗么。”

    我说:“是哪个上面,监狱长啊?”

    徐男说:“是监狱长。”

    我说:“那找找她,和她谈谈,我估计是康云软磨硬泡,让她拆了那些楼的。”

    徐男说:“我怎么说?我们有什么理由?”

    我说:“你能带我去见监狱长吗,我来说。”

    徐男说道:“我带你去监狱长,这不是和她抗议吗。”

    我说:“男哥,拜托,你帮我这个忙可以吧。”

    徐男说道:“不行。”

    我马上缠着她烦着她,最后,她还是带我去了监狱长那里。

    在监狱长办公室,见到监狱长后,她一直忙着批文件,然后,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她才抬起头,问我们道:“找我什么事。”

    徐男看了看我。

    示意我说。

    我说道:“监狱长,我们来,其实是来问,拆掉那栋小楼的事。”

    监狱长问我道:“是吗,你们有什么问题呢。”

    我说道:“为什么拆掉那个小楼呢。”

    监狱长说道:“通知写着清楚了,你没看吗。方便统一管理。”

    我说道:“这不浪费钱啊,盖了后,又拆掉,而且,那些囚犯,也是一层一层的,有轻刑犯,有重刑犯,每个监区管不同犯罪程度的这类特殊犯人,不挺好吗。还有就是,那些小楼,里面的监室,可以关着一些想要自杀的女犯人。”

    监狱长说:“这是你这位置所考虑的范围之内吗。怎么管理,是我们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你什么位置,你就考虑什么位置该考虑的事。你跨越了你的工作,来管这些,你是不是太什么了?”

    我被她一呛,只好说:“那监室,我们关着有心理疾病的女犯人,那些想要自杀的。如果把她们弄出来,我害怕她们,万一真的会自杀呢。”

    监狱长说:“一心想死的,拦也拦不住,真有死了的,视频给她们亲属看,那也没办法了。”

    我说:“监狱会很麻烦!”

    监狱长说:“以前没有这些楼,不也这样子。现在有了这些楼,也不是给这些心理疾病的女囚住的!”

    我说:“可是我那里关了一个重症心理疾病犯人,把她弄出来了,我担心她啊。”

    监狱长说:“如果她真的要死,给她死好了,我负责。”

    我顿时,不懂说什么了。

    监狱长说道:“那些小楼,占了地不说,还要装各种各样的监控设备,花费太大的资金了。还要派人去看着管理。浪费太多人力物力。”

    我说:“那都搞起来了啊。现在拆掉太浪费了吧。”

    监狱长说:“还有很多配套没搞好,监控呢?还有其他很多的各种各样的设施呢!我决定了,就在监区外弄个十个监室这样的小楼就行了,特殊的犯人,不够级别的,还不能够进去那里!”

    我反驳道:“拆掉就不浪费了吗,搞起来了拆掉,你这浪费多少钱!”

    监狱长怒着看着我。

    徐男急忙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和监狱长吵了。

    徐男微笑着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我们,先回去了,再见。”

    然后,徐男连拉带拽把我拉出去。

    监狱长说道:“他如果还有什么不满的,尽管和我提!”

    徐男说:“没有了没有了。”

    监狱长骂道:“小小一个监区队长,还来对领导指手画脚,你不想干了!”

    徐男把我拉到了外面后,对我狠狠批评道:“你要疯了!和监狱长对骂。你有什么权利和资格!你清醒点!”

    我说道:“妈的,我就是不爽。”

    徐男说:“既然不可避免,难道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你想说服她,可能吗!”

    我说:“好吧。不能说服。”

    徐男说:“所以,你要想其他的解决办法。”

    我说:“加强防备。”

    我无奈了。

    徐男说:“把她自己独立关在哪个容守的监室,易守难攻。”

    我说:“好吧。”

    回到了监区后,我考虑了一下。

    只能把柳智慧弄到之前的监室,然后加强防备。

    只能如此了。

    还没安排下去,沈月就过来对我说:“她们进来拆了。工人都来了,挖掘机也来了。”

    我骂道:“靠,她们故意的吧!她们人多吗。”

    沈月说:“很多。四五十个。”

    我说:“赶紧的,集合我们的人,大家到那里集中,带上家伙!”

    沈月道:“是!”

    沈月马上去召集人马,大家拿了电棍,气势汹汹的往那个小楼赶过去,到现场一看,妈的,果然如此,黑压压的几十个人,她们在狱政科科长的带领下,进来了,而且,也全都带了家伙。

    这是如果我们敢抗旨,就和我们干,强拆了的节奏。

    两台举行挖掘机,还有几辆翻斗车都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