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抓了李英
    喝完了后,龙王问阿壮:“那你们今后的生意,主要做哪块。”

    龙王是在委婉的问阿壮,今后是不是还要干违法的枪支的制造销售。

    阿壮说道:“龙王哥啊,我现在也挺烦恼这个的,搞枪支,很多帮内兄弟和村民也都很反对,这口饭,可是犯法的,不好吃啊。但是村里面的人,说穷也不是很穷,可是搞这个的,发财了的,靠这个发财的很多,现在一下子让他们收手,他们估计都很难,如果我现在立即要求他们不干,他们可能不会挺我。”

    龙王问道:“你是不想做这个的对吧。”

    阿壮说:“不做的。我是不想做。帮内也分了两派,一帮是支持,一帮是不支持,但也不是很反对。因为还带着侥幸心理。可我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没事。最好就是不做了这个。可现在如果我一旦要求他们不干,他们之中一群人就反着跟我来,我刚做这老大,还没真正的把帮内的所有人都团结好。”

    龙王说道:“那还是要慢慢来的。”

    阿壮说:“龙王哥,你也知道,不是每个人的心都能想到一块的。”

    等阿壮说完了,龙王和他喝了一杯酒,然后说:“我私人对你有个请求啊。”

    阿壮说:“龙王哥别这么说,有什么直接吩咐就是。”

    龙王说道:“关于圆老大收人家的钱,让你们圆村对付我这位小兄弟的岳父的事。就那个开发商。”

    阿壮说:“嗯,怎么呢,龙王哥你说。”

    龙王说:“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帮着他们。”

    阿壮说:“龙王哥说的这哪儿话啊,你连我的命都放过了,我哪还能这么为了一点钱跟着你们对着干。放心,以后,我们不会,也不可能再和你们这么对着干。还有,你们的地盘,我们不会再进来乱踩,来也是恭敬的来,恭敬的走。”

    龙王点了点头。

    阿壮对着阿亚说道:“胡子哥,以前只听人说,胡子勇猛无敌,昨晚干了一仗,才知道,名不虚传啊。”

    阿亚客气道:“哪里哪里。”

    我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看,是陈逊打来的,我赶紧的出去接电话。

    陈逊对我说道:“张河,我们抓了李英。”

    我急忙问:“在哪。”

    陈逊说:“在十一中。”

    我说:“我靠,绑到学校去了啊。”

    陈逊说:“这附近。”

    我说:“好的,我马上过去。”

    然后,我去拦了计程车,在计程车上,我给龙王发信息,说我朋友有点事,我要过去看一下,就先走了。

    龙王马上给我打电话,问我出什么事。

    我说一点小事什么的,他才放心的挂了电话回去喝酒。

    到了十一中门口,我下车,给陈逊打电话,陈逊开车过来接了我过去。

    就在十一中的后面,十一中后面的,是一大片墓地,这里其实算郊区了。

    我问陈逊:“怎么搞到这里来了。”

    陈逊说:“那女的开车到这里来的,我们跟了两天,她住在那附近的那边那个小区。我们趁着她刚才下车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直接拉上了车。”

    我说:“干的很好,很漂亮。”

    陈逊问我:“你想怎么审问她!”

    我说:“还是那一招。”

    陈逊问我:“哪一招?”

    我说:“扔河里面,恐吓她,吓死她。”

    陈逊说:“她认识你,她会告你。”

    我说:“嘿嘿,她敢吗!”

    陈逊说道:“万一在别人的指使下,威逼下,她敢呢。”

    我想了想,陈逊说的挺对的,万一康云逼着她去告我,那我还是有麻烦了。

    我问道:“这样子啊,那该怎么办好呢。”

    陈逊说:“反正我们蒙着面,让我们来帮你问,问什么问题!”

    我说:“也好。你开着手机,然后带耳塞,和我联电。我在电话里问,然后你问她。”

    陈逊说:“好。”

    车子开到了后面那边。

    这里,是学校的后面,山上果然是坟墓,看到了许多墓碑。

    而李英,就是被陈逊他们抓到了坟墓堆中。

    陈逊把车停好了后,我说道:“戴耳塞。”

    陈逊从车子储物柜翻出了耳塞,戴好,打给我电话,我接通,试音,然后他戴上黑色口罩和帽子,下车过去。

    听到李英颤抖着问你们到底是谁的声音。

    我让陈逊问:“你是李英吧。”

    李英马上问:“你们到底是谁!”

    我心里略为激动,妈的,以前,我都是被康云牵着鼻子走,现在,我终于有一天,有了对抗她的资本。

    我让陈逊问:“你认识柳智慧吗。”

    李英沉默一会儿,说:“是谁,我不知道。”

    我说道:“给她两巴掌。”

    陈逊说:“给她两巴掌。”

    我说:“靠!陈逊,我是说,叫你打她两巴掌,狠一点。”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下啪啪两个耳光抽过去。

    原来,是陈逊叫手下打她了,我说陈逊不至于那么傻吧。

    两个巴掌过后,李英直接颤抖着哭了出来:“别打我,求你们别打。”

    陈逊骂道:“闭嘴!再哭就打死你!”

    李英哽咽着,不敢哭出声音来。

    我问道:“再问她,到底认识不认识!”

    陈逊问:“到底认识不认识柳智慧!”

    李英说道:“认,认识。”

    陈逊说道:“很好。早承认就不用被扇了。”

    看来,这两巴掌打得很狠啊。

    我让陈逊问:“为什么老是去找她麻烦!”

    李英说道:“这,这个。我,我。”

    她支支吾吾着。

    陈逊说道:“老实说,因为我们知道一些,你不老实,那就被打!如果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那我们就在这里挖一个坑,把你埋在这里!”

    李英吓得说:“不,不不。”

    陈逊问:“说不说!”

    我让陈逊问:“为什么老是要想去找她,打她,是不是想要杀了她,谁指使的。”

    李英说道:“我,我不敢说,有人会让我没了工作。因为我把柄在她们手中。她们会把我送进监狱里。我会坐牢!”

    陈逊说:“她们会让你坐牢,看来很严重啊,你放心,我们不会让她们知道的。”

    李英哭丧着声音:“她们会让我坐牢,我,我还有孩子要养,我,我不能。”

    陈逊说:“她们让你坐牢,我们让你死。你自己选择。你和几个兄弟去把车上几把铲子拿来,去后面那里,对,那个小树林那边树下,挖个坑,深一点,深到她尸体的气味散发不上来!”

    手下马上去办。

    他们吓唬人的经验丰富。

    因为这里过去那边河流有点远,就想着挖坑了。

    李英还是不说,很多被陈逊抓来的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几个人拿着铲子去真的挖坑,这种活儿不难,在树林里面,一块松软的凹下去一个坑的地里,很快就挖下去。

    然后,把李英扔进坑里,接着用脚着她手脚,直接铲着泥土埋她。

    李英这下真的是慌了,吓得哇哇直哭直叫。

    陈逊问道:“看来,是真的想死。是吧。”

    李英哭喊着:“我说我说!”

    陈逊说:“我可没空再和你浪费时间!”

    李英哭着道:“是,是我们科长逼着我干的,还有,还有。”

    陈逊说道:“结结巴巴的,到底还有谁!”

    李英说:“康,康云。”

    果然是这两人,看来,不用抓她的科长了,就是康云了,直接抓康云好了,问她到底谁干的!

    对,下次,就是抓康云。

    这个在监狱里,最大的拦路石头。

    这个最狠毒的女人。

    我让陈逊问:“你有什么把柄在她们手上!”

    李英说道:“我骗了好几个女囚家属的钱。”

    我让陈逊问:“怎么骗。”

    李英利用女犯人和女犯人家属想要出去的心理,就哄骗女犯人和家属要钱,说如果给钱,可以搞减刑什么的,而等到她真的拿了钱,却一拖再拖,说指标还不够,说女犯自己不够努力,不能怪谁,而这时候,女犯家属和女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她们不敢去告发她,就算告发了,也难以找到证据,最害怕的是家属们害怕她报复女犯,女犯自己也怕,于是就吃了哑巴亏。

    就这个,她都弄了几十万。

    但这个把柄,却被康云挖到证据捏在了手中。

    康云真是厉害,然后逼着她干嘛,她只能干嘛。

    我说道:“好了,再抽她几个耳光。”

    啪啪,啪啪,四个耳光,打得李英哭都没了声音。

    我让陈逊说道:“警告你,再找茬她一次,弄死你!敢报警,也弄死你!”

    李英捂着脸哭着。

    我说道:“行了,走了。”

    陈逊带着兄弟们马上离开。

    李英急忙跟着跑出来,她害怕树林里面的黑暗。

    陈逊直接反手又给她一巴掌:“等我们走了,你再走!不然打死你。”

    李英急忙的站住了,不敢往前一步。

    陈逊带着兄弟们出来了。

    到了车上后,几个人马上开车走人。

    陈逊说道:“都问了吗。”

    我说:“可以了,下一个任务,就是她嘴里的,康云。”

    陈逊说:“以前听说过她名字。”

    我说:“黑衣帮的幕后头脑之一。不到一定的身份,不知道是谁。”

    陈逊说:“要绑了她吗。”

    我叹气,点了一支烟。

    陈逊问:“怎么叹气呢。很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