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无耻钉子户
    西莱老板娘恭敬的请彩姐坐下,然后又请我坐下,然后她才坐下了。

    我问她们道:“你们认识的。”

    彩姐说道:“认识了两三天。”

    我说:“好吧。”

    彩姐说:“西莱,麻烦你先离开一会儿。”

    西莱老板娘站起来,对我们微微鞠躬,然后离开,出去关上了门。

    彩姐让她的保镖也出去。

    包厢里就只有我和彩姐了。

    我看着彩姐。

    她这淡淡的表情,不喜不怒?

    我问道:“彩姐,刚才的,你都看见了,对吧。”

    彩姐问我:“看见什么了。”

    我说:“我和她打情骂俏的。”

    我照实说了,反正她都看见了。

    彩姐说:“正常,你是男人,而且你没女朋友,你和谁闹不是闹。”

    我说:“你不生气?”

    彩姐说:“你还有良知,我气是气,可我凭什么管你,我也不是你女朋友。”

    我说:“呵呵。好吧。”

    我抽了一支烟,刚才喝酒真的有点多。

    彩姐还拿着酒,给我倒,她自己拿了新的酒杯,也倒了酒,我说道:“我不想喝了,真的是喝了不少了。”

    彩姐自己拿了酒杯,自己喝酒,说道:“和别的女人喝得了,和我,喝不了。”

    看来,她隐隐藏着的,是表面安静下面的愤怒。

    她吃醋了啊。

    我急忙的靠过去,说道:“我哪有不喝啊,和彩姐,自然是要喝的,可是,我怕我喝多了,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呢。”

    彩姐说道:“什么不好听的话,都说出来,我没事。”

    其实,不是很多年纪大的男人喜欢年纪小的女人而已,很多年纪大的女人,也喜欢年纪小的男人,并不只是因为贪图年轻的人的外表和身体而已,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年纪大的人,如果找一个年纪小的对象,可以让自己心理得到一种满足感,那就是,回归年轻。

    人都不想老,不愿意接受自己变老,跟年轻的对象在一起,会感觉自己还没老,虽然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人自己当然也知道,但还是十分的享受这样的感觉,这让人觉得自己和同龄人,还是不同的,同龄人老了,而自己,还没有。

    这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心理满足。

    我笑着对彩姐说道:“我平时喝醉了,总是胡言乱语的嘛。”

    彩姐说道:“我看你刚才就醉了,也没胡言乱语,一句一字的,和西莱说话,倒是很清晰,都是在把她泡入你怀中。一步一步的,让她无法抗拒。”

    我说:“她哪里无法抗拒,她已经抗拒了。”

    彩姐说:“好了,我也不想追究这个,说多你也烦。本身我们呢,就没有那种关系,你爱和谁谈和谁谈,我和别人谈,我相信你也不会来拦着。因为你并不爱我。”

    我呵呵的低着头,抽烟。

    彩姐又说道:“怎么不说话。”

    我抬头看看彩姐,说道:“我还能说什么。”

    彩姐说道:“那就别说了。”

    我岔开话题,问道:“你和西莱的老板娘,联合起来,玩我?”

    彩姐说:“这叫玩你?”

    我说:“试探?还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个,我有点恼火。

    彩姐说:“对,是在试探你。”

    我说道:“有意思吗。”

    彩姐说:“有。”

    我说道:“哦,那就有意思吧。”

    彩姐说:“你也别多想,我一直都很相信你,不然我也不会把这里交给你。可我想看看,你面对别的漂亮女人的时候,是怎么个样子。”

    我说:“男人呢,看到漂亮女人,不都那样子,这还用说的么。”

    我叼着烟,不爽的看着她:“如果你和别的男人约会,我也这么对你,你高兴吗。”

    彩姐说:“抱歉。”

    我说:“这不是第一次。”

    彩姐看着我,没说话。

    我转着桌上的酒杯。

    彩姐说道:“是我找的西莱,与她无关。”

    我说:“哦,随便你吧,我走了。”

    彩姐说道:“等会儿。”

    我坐回来,问:“还有什么。”

    彩姐说:“这里的事,还要多麻烦你了。”

    我说:“你什么都不想管了?”

    彩姐说:“我不想再参与这些事,头疼。可能是自己老了。不想那么烦。也想有些时间到处走一走,看一看。我只管其他的生意,这边的事,还麻烦你和陈逊了。”

    我说:“好吧,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其实我也是有目的的,因为,有些事,我必须需要得到陈逊的帮助。互相吧。”

    彩姐说:“嗯。”

    我看着彩姐,问道:“还有什么吩咐吗。”

    彩姐说:“你急不可待,想去哪。”

    我说:“今天累,想早点休息。”

    彩姐说:“好吧,我也走了。”

    两人酒也没喝完,都站起来,然后出去。

    没有通知西莱老板娘,我们下了楼,然后出了酒店,彩姐陈逊他们去停车场,我自己走去打的。

    在拦着的士的时候,彩姐的商务车停在我身旁。

    她对我说道:“上车吧,送你回去。”

    我说:“不用了。”

    彩姐说道:“上来吧,我想和你聊一聊。刚才的事,对不起。”

    我说:“没事了,没关系,但我真的想回去睡觉了。”

    彩姐说:“好吧,改天见。”

    我挥挥手,她的司机开车走了。

    我回去了睡觉。

    在监狱里,兰芬告诉我,康云那帮人还在盯着柳智慧的监室看。

    不过,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了,在不确定柳智慧到底在不在里面的时候,她们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但却又无可奈何。

    我让人去帮我问了一下狱政科的那女的,那小头目,叫李英的女人,查了她的身份,然后弄到了她的正面照片。

    当天晚上出来,我便把照片和李英的资料交给了陈逊,让陈逊安排人抓了她来逼供。

    手机有林小慧的未接来电。

    我给林小慧回复了电话,林小慧说请我吃饭,有人请吃饭,白富美请吃饭,我是不会拒绝了,马上打的过去了。

    林小慧在店门口等我,我过去后,她带着我上了她的车。

    然后开车。

    我说:“去哪儿吃啊。”

    林小慧说:“西城。”

    我问道:“为什么去西城,在你们店上面不是有几个饭店挺好的吗。”

    林小慧说道:“去西城那里,我爸做的那块地那里旁边吃。我发现那里有一家空中餐厅,味道不错,而且风景也很好。”

    我说:“真的啊。”

    林小慧说:“真的。”

    车子开去了西城。

    到了西城的一栋建筑楼下,我仰望,很高的一栋楼。

    停车后,上电梯,

    我心想,从这一楼到顶层,可要上多久啊,没想到的是,电梯上去的速度飞快,一下子,就飞上去一样,离开了地面很高,通过玻璃看下来,都觉得害怕。

    林小慧急忙抓住了我的手。

    而且,电梯还是半玻璃设计的,脚下都是,看着都晕了。

    林小慧紧紧抓着我的手:“好高。”

    我说:“你不是来过了吗。”

    林小慧:“来过也怕呀。”

    到了。

    我们出去。

    一个在楼顶的露天餐厅。

    很有格调啊。

    我们坐下后,看着脚下的风景。

    我说道:“这里消费很贵吧。”

    林小慧说:“还好。”

    我说:“对你来说是还好,对我来说肯定很贵了。”

    点菜。

    是西餐,但真的贵,比普通的西餐厅还贵了一倍。

    我说道:“一份牛排都比下面贵。”

    林小慧说:“在这里吃饭,看的是风景。”

    我看着一对一对情侣的,说道:“泡妞还真舍得花钱。”

    上菜后,两人边吃边聊。

    林小慧用叉子指着下面:“那块地,就是我爸做的那块。”

    我说:“哦,看不出来呢。”

    林小慧说:“那几个小小的房子,就是他说的,钉子户。”

    我呵呵一笑,说:“你也知道钉子户。”

    林小慧说道:“当然知道呀,他们可坏了。”

    我问:“他们又怎么了啊。”

    林小慧说:“我爸爸让公司的人开工了,他们那里不要,他们又不肯了。就来闹。”

    我说道:“嗯,这下轮到他们急了,让他们自己出条件。价格合适再要呗。”

    林小慧说:“价格没有合适,他们不把价格调下来。”

    我说道:“不把价格调下来,还硬要你们买,这也太无耻了吧。这根本就是强卖啊,跟强盗没两样了。”

    林小慧说:“是呢。”

    我问:“那你爸怎么做。”

    林小慧说:“我爸不肯呀,他们就不给做,又是在施工进去的路上放钉子板,又是拿着石头封着路的。”

    我说:“我靠,那么无耻啊。”

    林小慧说:“公司就报警了,警察来,他们就把路障撤了,警察走,他们又封路,说这条路以前就是他们的。公司就说路不是私人的地,他们就说,路是大家的,那他们想封就封。”

    我说道:“这帮人无耻出了境界。”

    林小慧说道:“然后今天,我爸就让公司的人自己开出了另外一条路进去,但是他们就是来搞破坏,撒钉子啊什么的。”

    我说:“报警没用了?”

    林小慧说:“没用了。警察来也没用,他们就是搞破坏,让我爸公司盖不了房子。”

    我说道:“看来只能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