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悲惨的成功史
    老头看样子慈祥和蔼,问西莱怎么了。

    西莱说我想离开这里。

    老头说,天都那么黑了,现在哪有车出去啊,他是做旅馆的,不如去他那旅馆住一晚第二天再买车票。

    西莱开始还带着戒心,因为刚被侵犯的缘故。

    老头便对西莱说你饿了吧,我们旅馆那里,有吃的,旅馆是他儿子开的,他儿子没空打理,有别的工作,他才自己打理了的,去住他的旅馆,有面,有房,只要一晚二十元。

    西莱看着老头人好的样子,便同意了。

    去了后,老头带着她进去了一条小巷子中,七拐八弯的后,突然,跳出来一群人,带头的两人面目狰狞的看着她。

    西莱恐惧的知道,自己又被骗了,老头都是骗子,一回头,老头弯着腰,急忙的先离开了。

    老头子就是他们的一伙儿。

    西莱被抢了身上所有的钱,那一伙人看西莱长得不错,还想进下一步的侵犯,但是西莱跪下来,哭得泣不成声,这些人,拿了她的钱后,跑了。

    西莱身无分文。

    她走出来车站外面,也不敢报警,也不敢跟任何人说话,她去垃圾桶翻找着吃的,连垃圾桶吃的都被捡垃圾的收光了,她去便利店,看着有女人看着的店,求着老板娘给了一点吃的,然后,回到了车站,在车站过了夜。

    第二天,醒来后,她想坐车去省城,可身上没有钱,于是,她想办法翻进去到了客车边,叫了客车司机下来,问司机自己是否帮自己买票。

    司机问她要钱,她说没有。

    司机贼溜溜的眼光在她身上打量,说可以帮西莱买票,但是,代价是,她跟着他到车站后面的小旅馆一趟。

    西莱半知半懂的去了。

    结束了后,西莱懂得了,女人美丽的身体,就是女人通向任何方向的通行证。

    之后的日子,她运用着自己的身体,爬到了今天这一步。

    离开了县城,她到了省城,找了一份没办理任何证件的工厂的女工工作,而到了工厂里面,刚好是冬天,那年又是百年未遇的大冷天,北方的冬天,何其冷,外面飘着大雪,在宿舍里,根本睡不了,她只好找了主管,主管是男的,跟主管挤在一起睡,为了暖气,为了生存下去,她付出了她的青春身体,然后,主管为了她,抛妻弃子,想要和她在一起,夏天,她一声不吭,拿了工资后,跳离那家厂,跟另外的一个打工的男的走了,去了一家酒店,通过自己的努力,爬了两年爬到了大堂经理的位置,然后,和投资酒店的老板相见,傍上了老板,然后,老板后来因为家庭和身体原因,放弃了事业,留给了她这边的一个小酒店,但她硬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今天的成功。

    她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她熟练的运用着自己的优势,爬到了今天这一步。

    但这个过程,是她的黑暗的曾经,是她一辈子都不想提及的回忆,她再也不会回去故乡,家人对她来说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今生今世,她只剩她自己。

    听完后,我涌起一阵心酸。

    看着她,看着西莱,我问道:“和我,也应该是为了用身体,换取你想得到的东西吧。”

    她说:“一个女人,怎会如此容易爱上一个男人。一个真正让女人深爱的男人,是让女人仰视的,觉得自己低到尘埃里去的。”

    我自嘲的笑笑:“那我应该不是。其实,你和我说这些,是想看看我,还有没有丧尽天良?”

    她说:“不是,我也想为了我自己。”

    我说:“付出了你自己,得到了你该得到的东西。对吧。那,你以前被那群小混混收了酒店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的时候,你有没有,把自己献出去什么的。”

    她说:“没有。我不会让他们碰,可是你我却愿意。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她说:“你看起来像人,他们看起来不像。他们的品行,不像人,你还是。你是善良的人。”

    我说:“不说我帅,偏偏这么说,好难过。”

    她说道:“给你我觉得值得。”

    她把她自己的身体当成了可以利用,交换的工具,我不知道该不该可怜她。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她举起杯,双眼泛着泪水。

    她笑笑,说道:“想起最苦的那些日子,我总是觉得,像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可怜那时候的自己,可怜那个小女孩,被人这样子,肚子大了,去打工借着好多工厂里的姐姐的钱去小诊所打掉。呵呵。”

    说着,她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和她碰杯喝了酒。

    我说道:“其实你现在也过得很苦。”

    她说:“现在,让我卑躬屈膝,让我怎么样,我都没有以前那样苦那样绝望。那吃不饱,无路可走的绝望,让我一次有一次的想死。做这个酒店,碰到的这帮小混混,不是第一次麻烦了,有朋友对我说,既然那么苦,那么累,还需要低三下四的没尊严,干脆放弃这个酒店做其他算了。可是,世界上关于赚钱的事,有什么是容易的呢?那些说创业成功的例子,看起来是很多,可失败的更多,我们只看见了成功的,却看不到那么多失败的。如果创业真的那么容易成功,为什么世上还有那么多穷人和普通人,和有钱的人比例是那么的大?因为创业除了自己的能力和付出之外,还要有运气的。我不敢说我自己多有能力,可我觉得一个人运气总不会都有很好的时候,我走到今天这一步,运气也占了一个很大的部分,假如没有这好运气,我可能早就失败了。所以这个酒店,我不敢放弃。我也求你们,保护我。”

    听完了她的遭遇,我对她,再也下不去手,而且,她心里是这么对我的。

    她明着和我说,她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爱上一个人,对我。

    可她无可奈何,因为我的能量足以颠倒她的酒店,这是她以前所没有想得到的。

    所以,西莱只能迎合着我,我想要她的轻佻,她就给我轻佻,哪怕是我要她的身体,她只能给,她不敢不给。

    酒店是她唯一的产业,她不敢放弃。

    我说道:“好吧,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们,而且,股份,也就那样不会再变了。其实我们也挺无耻的呵呵。”

    她说道:“我情愿给你这份钱。我们想要走下去,各种关系都是需要打点的,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保护伞,我们也经常会被人闹事。我们也是互相合作利用的关系。”

    我说道:“好吧,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那我先走了。”

    她看着我:“走?回去了吗。”

    我说:“对,我要走了,抱歉,其实我曾经对你有过那种心思的,我也不是个什么好男人。但我并没有对你产生爱情什么的,只是看你漂亮想动你。算了喝多了,拜拜。”

    她说:“真够坦诚的,你是个善良的人。”

    我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关了门。

    走在过道上,我心想,妈的,我明明叫陈逊过来这里,发位置给他,让他去包厢外面的阳台看看,会是谁在窗口那里偷看,这家伙怎么没给我回信息。

    面前几个人拦着了我的去路。

    我翻看着手机,差点撞上他们。

    一抬头,是,彩姐,等人,还有陈逊。

    我疑惑的看着彩姐:“彩姐,你怎么在这?”

    彩姐说道:“走吧,回去刚才的包厢里。”

    我问:“干嘛?”

    她说:“刚才在包厢外偷看你们说话的,是我。”

    我说:“啊?彩姐,你干嘛偷看呢。”

    我一看她这头发,这脸蛋的轮廓,对,就是她了,肯定是她了。

    我说道:“好吧,肯定是你了。”

    彩姐说:“回去包厢。”

    我问道:“你干嘛偷看我们说话啊。”

    彩姐说:“一会儿告诉你。”

    走回包厢。

    跟着她走回去。

    彩姐对我说道:“反侦查意识很强啊,马上叫了陈逊带人过来抓了我。”

    我呵呵一笑,说:“我又不知道是你,多有得罪了彩姐。”

    我发现有人在窗外偷看后,我马上通知了陈逊,陈逊带人过来,根据我发的位置,包围了包厢外,然后包抄阳台。

    结果,包抄到了彩姐的保镖。

    然后,发现是彩姐在偷看。

    只是,她偷看我和西莱说话干嘛。

    我心里扑通扑通,感觉很不好。

    她会不会看到我和西莱这样子,恼怒啊。

    跟着彩姐走进了包厢里面去了之后,彩姐扬起手,和西莱老板娘打了招呼。

    西莱老板娘站了起来:“彩姐。”

    然后西莱老板娘拉着凳子,让彩姐坐下,彩姐保镖一个在外面,一个进来,陈逊和他的人都在了外面。

    我进了包厢后,看到西莱老板娘和彩姐打招呼,而且是看起来并不是简单的认识而已,这两人,难道老早就认识了啊。

    我纳闷的问彩姐和西莱道:“你们,你们认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