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大美女奋斗史
    我去拿了两瓶红酒,然后去了西莱酒店。

    让人去通知西莱老板娘,然后西莱老板娘在包厢招待我。

    一个大包厢,很多菜,又只是我们两个。

    我心想,是不是该把那天没做完的事情,今天做完了!

    她问我喝什么酒。

    我说:“喝红酒吧,不要老是喝白酒,搞得喝多了总是没力气。”

    她问我:“你要那么多力气干嘛。”

    我说:“你说我们两个要力气来干嘛?你可以不要,喝酒了我还要要啊。”

    她说:“年纪不大,说话还特别的坏。”

    我说道:“哪有,我说的是喝酒了,我要留着力气回家啊,你可以不留,因为你可以睡这里,这里是你家,你酒店。”

    她对我抛媚眼:“那你也可以留在这里啊。”

    我说:“那我留在这里,需要更多的力气啊。因为,你的酒店那么高,我要留着力气爬上去啊。”

    她吱吱笑了:“留着力气做坏事吧。”

    我说:“是吗,那你愿意吧。”

    她说:“那我要看什么什么坏事了。”

    我说:“坏事哪敢做,大家都开心的好事,我才敢做啊。”

    她说:“什么是大家都开心的好事呢。”

    我说:“你笑得那么坏,一定想到很开心的事去了,对吧。”

    她说:“我想到的是不好的事。”

    我说:“那你应该想得跟我想的一样。”

    她说:“那你很坏。”

    我说:“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你更坏。”

    她故意的在挑逗我。

    她要吩咐服务员去拿酒,我说道:“不用了,我这里带了酒。”

    我拿着两瓶红酒放上来。

    她问道:“你还带了酒呢。”

    我说:“是啊,每次都来蹭吃蹭喝,我怎么好意思啊。”

    她说:“别不好意思,你能来,我们西莱酒店蓬荜生辉,是我的荣幸。”

    我说:“哈哈说的我好像是太阳一样,把你们这里都照亮了。”

    她说:“你就是我的太阳了。”

    我说:“好吧,我是了。陈逊说你找我聊聊,我就来了,也不知道你找我聊什么。”

    她说:“我想和你大人物聊聊,沾沾福气。”

    我说:“我算哪门子的大人物。哦,这酒,我在烟酒店买的,可能是假的,也可能味道不如你酒店的酒。你试试。”

    打开了后,倒进杯子里。

    她闻了闻,摇了摇,说:“是真的。”

    我说:“味道呢。”

    她品了品,说:“不错。”

    我说:“那就,干杯。”

    接着,两人都喝了,聊开了后,就喝得很高兴,喝了很多,两瓶酒喝完了,还要再开。

    又开了一瓶红酒,我自己都晕了很多。

    我说道:“你真是豪爽。”

    西莱老板娘,莞儿一笑,脸色红润:“哪儿好爽?”

    我说:“哪里都爽。”

    她吱吱笑着,然后对我眨了眨眼,我顿时,得到了暗示,马上坐过去离她近一些。

    两人,于是含情脉脉的坐在了一块儿。

    然后,言语之间,越来越轻佻。

    喝着喝着,她伸手过来,碰了碰我。

    这是好机会啊,我赶紧的,伸手抓住她柔软的手,她的皮肤真是好,和小姑娘一样。

    她抽了回去,轻轻说道:“我呀,先去一趟洗手间。”

    我说:“好吧,早点回来哦。”

    说着,她去了洗手间。

    我一个人,坐着包厢里,赶紧让自己清醒点,喝都喝了不少了,等下如果真要干嘛的却干不了。这怎么成啊?

    我在去拿水壶的水倒进了纸上,然后擦了擦脸的时候,看到包厢这一侧,有个虚掩着的装修好的漂亮小窗,明显的有个人影,人头在看着。

    那个影子,是个女的。

    她偷看着这里面。

    我一愣,然后赶紧过去。

    只见她发现后马上消失了。

    我过去后,朝着窗的缝隙看那边,那一侧是窗外啊,窗外边是马路。

    哦,窗外有阳台。

    西莱老板娘进来后,看见我往外看着,问道:“看什么呢。”

    我说:“有个女人,在偷看着这包厢里!”

    西莱老板娘说:“不会吧。”

    我说:“怎么不会,我明明看到的,有个人影。”

    西莱老板娘走过来,然后也看看,说道:“外面是阳台。”

    我说:“对,有人从阳台外站着,往这里面偷看。”

    西莱老板娘说:“也许是无聊的服务员路过随便看看。”

    我说:“估计是吧。”

    她说:“坐回来吧,还喝吗。”

    我说:“喝啊,都没喝够呢。”

    我特地坐在了那个窗的对面,看着那个窗,看是不是真有人在偷看,可她说是服务员,我却觉得不会是这样。

    我马上给陈逊偷偷发信息。

    西莱老板娘举杯说道:“这酒店,我花了我的心血做了起来的。”

    我说道:“看得出来了,你也说过了。”

    西莱老板娘说道:“你可知道,我以前有多穷吗?”

    我说道:“呵呵,英雄不问出处,不过,我挺想要听听励志的成功史。”

    西莱老板娘说道:“你想听?”

    我说:“我想听。”

    西莱老板娘说道:“我们女人,和你们男人不同,女人的成功,比你们男人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这背后的艰辛,也只有自己才懂。”

    西莱是一个很有脑子的女人,她出身的苦不亚于彩姐,两人都差不多,都是通过自己的奋斗走到了今天的成功,不同的是,彩姐比她成功一些。

    但是一个从西部穷困山村出来的女孩,能凭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可谓不是个奇迹。她直接说,她不知经历了这多少的明规则,潜规则,而她和我们男人不同,她是用她的身体来读懂的这些潜规则。

    西莱不叫西莱,真正的名字她没告诉我,可能和彩姐一样,很土。所以出来后就改了名。她出生于西部穷困的山村,跟电视上的一样,三不通,不通路,不通电,不通水。

    是山里面的山里面。

    村里面有个小学,小学只有两名老师,五六十户的小村庄,却也有几十个学生。

    可也只读完了小学,她就没得读了,因为穷。

    家里孩子多,兄弟姐妹多,父母让她跟着去放猪。男娃娃读书,女娃娃干活。

    对,是放猪,养了几只猪,放着养。

    西莱每天就在山坡上,穿着一年四季都不换的一套脏兮兮的衣服,每天放猪。而她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是通过大人嘴里听到的,外面的世界,有电灯,有电话,有电视,可以看画面在动的神奇的东西,特别是后来通了路通了电后,村里面有了电视,她跟彩姐一样,看到了电视上城市的繁华,于是,她的心无法平静下来,她有了一颗想要离开的心。

    只是,当她和那顽固却又封闭的父母一说出去做事的想法,立刻被父母打了一顿,叫她不要有这个念头,如果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容易混,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在种田养猪。

    而且,父母把她当成了赚钱的工具,让她每天干活,养猪去卖,就是为了供家里补贴,让哥哥弟弟上学,家里穷到甚至到过节才有一点肉吃,还要先让给父母哥哥和弟弟。

    就这么到了十八岁,她父亲开始琢磨着把她嫁给哪一家人。因为十八岁的西莱,仿佛没有继承了父母的基因,长得十分的标致,身材也异常的好,在那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下,竟然也掩盖不了她高耸和挺翘。

    方圆十里的几个小村庄,都知道这个村庄有个十八岁的大美女,来提亲的人很多,她父亲比较了后,决定把她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

    因为那个老男人,弄了一个石矿,身家有百万。

    百万对当地来说,已经不少,而且这个老男人,有一套三层的大房子,镇上还有一套四层楼的房子,开着小轿车。

    当西莱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跟自己父亲一样老的又丑又胖的男人的时候,心中那对电视上向往的偶像爱情彻底幻灭。

    当她得知老男人妻子去世没多久,还有两个儿子比她还大的时候,她下决心出逃。

    她父亲当晚收了老男人的结婚礼金,八万。

    这是她们家一辈子都不敢想象拥有的金钱,她父亲笑得合不拢嘴,看到了金光灿灿的未来。

    西莱成了父亲手中可以交换金钱的价码。

    也许,如果她选择了嫁给他,或许没有之后那又惨又苦的那段日子,但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她选择逃跑了。

    当晚,她看着父亲把钱放在了房间的床头柜子里,在父亲母亲和老男人聊天喝酒的时候,从父亲从老男人拿的那八万块钱偷了一万,偷偷的爬上了一辆给村子里一户人家拉货的小货车,来到了镇上后,她雇了一辆摩托车,开去县城里。

    可就在去县城的路上,她被那开摩托车的师傅,给那个了。

    她也不敢报警,只是哭着求着他完事后带她去县城里。

    那司机,完事后,还真的带她去了县城里,然后扔在了郊区,她也不敢报警,怕家人抓她回去,更怕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被人玷污了。

    然后,她从郊区,看着灯光,走到了县城里,找到了县城的车站,这时候已经半夜了。

    西莱在车站,转悠着,遇到了一个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