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对柳智慧心有想法
    蒋青青又说道:“朱队长要我们去督促赶紧装好监控。”

    我说:“我们都跟她们说了几回了,没用。”

    蒋青青说道:“朱队长让人去叫了。”

    我说:“她们办事就这样,特别是那些什么维修啊,后勤啊什么的,领导们很忙,没空理我们,出事也不管。靠,就该把她们全开除了。我看啊,你们去叫她们也没用。”

    蒋青青说:“朱队长说,如果今天不来装,这帮人全都拖出来打。”

    我说道:“那么狠!”

    蒋青青说:“是。”

    我说:“好了你们防暴队的都是当兵出来的,你们牛了,什么人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蒋青青说:“我们也是为了监狱的安全。”

    我说:“是是是。那我问你,为什么我上去给女囚看病,要经过你们的同意。”

    蒋青青一板一眼的说:“是朱队长要求的,不是我们要求的,你有疑问,可以去问朱队长。”

    我说:“靠!我这就去问!”

    蒋青青说:“她在办公室。”

    我说:“你真把你朱队长当神了,她叫你吃屎就吃屎啊。”

    蒋青青说:“如果她下令,真有那个必要,我会吃。”

    我后退一步,说道:“靠!你是被她洗脑了吧!那我去让她给你吃屎啊,我马上给你拉一坨新鲜的让你趁热吃!”

    蒋青青说:“你再出言不逊,小心我不客气。”

    我说:“我靠你别以为我怕你啊蒋青青,你们朱队长打都打不过我,你算哪根葱。”

    蒋青青说:“你打了她了?”

    我说:“是,经常打她,她根本不是对手。”

    蒋青青说:“那我们整个防暴队的要为队长报仇!”

    说完,她们几个防暴队的还真的手拿电棍就走过来,我急忙举起手:“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其实我都是被她欺负的,呵呵,我开玩笑的。”

    蒋青青说:“有空我要亲自问朱队长,如果真是那样,你自己小心。”

    我说:“动不动就说整个防暴队的,好像就你们部门团结一样,真的打我也不怕你们。”

    蒋青青说:“你们b监区吗?”

    我说:“是又怎么样。”

    我总不能说老子拉陈逊这帮人干掉你们。

    蒋青青说:“真不放在眼里了。”

    我说:“好吧,你是来帮我们的,还是想来踢馆的?”

    蒋青青说:“是你自己先出言不逊。”

    我说:“我没有。”

    蒋青青说:“你叫我吃屎,吃你的屎。”

    我说:“哈哈,哈哈,那都是随便说说,我开玩笑的,我哪敢让你吃屎啊,你们动不动就整条防暴队的人,团结真是力量大啊。那个,沈月,今晚去饭店好好炒几个菜,要好好招待防暴队的姐妹啊,她们对我们那么好。”

    沈月说是。

    我又和这个被洗脑了的蒋青青寒暄几句,然后去找了朱华华。

    在朱华华办公室,我叼了烟,问道:“你都怎么带自己手下的,你给她们洗脑了,还是吃了药了,控制她们。她们那么听你话。”

    朱华华说:“你知道什么叫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战争中的指挥,归结起来就是如何让敌人更有效率地去死,和如何让自己人更有效率地去死。人的本能是怕死的,而一旦战斗命令发布,很可能就需要当兵的克服自己的本能而准备去死。平时强调的无条件服从命令,说到底都是为了训练一种令行禁止的习惯做铺垫,这种被称为纪律的习惯的目的是让士兵在接到即便是让他们赴死的命令时,不会问询质疑反驳拒绝而是无条件地服从。如果当兵的接到命令却挑三拣四,无法实行,那就是部队的溃散或哗变。”

    我说道:“靠,但现在不是在部队!”

    朱华华说:“管理就是管理,你如果无法有效管理你们监区的人,又怎么让她们心甘情愿的把监区的各项工作做好?”

    我说:“我服了你了。我刚才问蒋青青,说如果朱队长让她吃屎她吃不吃,她说,吃。”

    朱华华说:“是吗。”

    我说:“是。”

    她说:“那很好。你来找我,就是问这个事吗。别浪费我时间。我还要忙。”

    我说:“不是这个,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让她们守着门,不给任何人上去,包括我。”

    朱华华说道:“为了安全起见。”

    我说:“我也不安全了?”

    朱华华说:“你安全吗。我看你是最不安全。”

    我眨着眼睛:“你这话什么意思嘛,我都不安全,还有谁安全。”

    朱华华说:“你安全吗。你一直想要碰她。”

    我说:“我有吗,我靠,我没有!”

    朱华华说:“没有吗?你问问你自己。”

    妈的,怎么被她知道了。

    她不让我上去,那我以后还怎么和柳智慧温存啊。

    我说道:“你这样算什么啊花姐,我可是柳智慧的医生。心理医生。”

    朱华华说:“她不是装疯吗。”

    我说:“是!是装疯。但是要做给别人看啊,我假装上去治疗她。”

    朱华华说:“那你过来向我申请,我可以陪你上去。”

    我说道:“我上去不是为了治疗她。”

    朱华华说:“为了人家的身体?”

    这女人怎么这么三八!

    我说:“不是,我是为了和她商量情报,关于对付别人,对抗她的敌人。”

    朱华华说:“哦,那你和我申请。”

    我说:“靠,我后悔让你们去帮忙看着了,我说怪不得你答应得那么爽快,原来是为了架开我?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朱华华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得到什么好处。我估计我也是为了保护她的。”

    我点了一支烟,极其不爽的说:“那如果我和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谈呢?不方便你在场呢。”

    朱华华说“那也可以,我在门外,你在里面就行了。”

    我说:“好,好,很好啊。真是非常好。”

    朱华华问:“你看起来很生气?”

    我说:“不生气,你是去帮助我们,为了柳智慧,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那我问你,为什么送饭送菜都是你们的人?”

    朱华华说:“万一你的人被收买了呢。”

    我想了想,说的也是,以前我手下羊诗不就是被收买了吗。

    这种情况见的也多了。

    我说:“那你的人就不会被收买吗。”

    朱华华说道:“我的人,不可能收买得了,她们都有钢铁一样的意志,永远不会被糖衣炮弹打倒。”

    我说:“哎哟我去,说的跟真的一样。”

    朱华华说:“你可以试试。”

    我心想,我回去看用钱砸一砸蒋青青,看她是不是真的不会被糖衣炮弹击倒。

    朱华华语重心长对我说道:“张河,我知道你们所面临的危险情况,我这也都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保护你。”

    我说:“得了吧。我谢谢你了,谢谢你全家了。”

    朱华华说:“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柳智慧心有想法。”

    我说:“哦,然后呢,又如何。”

    朱华华说道:“我也是为了保护你。”

    我说:“什么叫保护我,我对她心有想法,所以我帮她,她也帮了很多忙,我和她是知心好友,这不行?”

    朱华华问我:“你敢说你没有对她有那种心?”

    我问:“哪种心。”

    朱华华说:“想和她那,那个。”

    朱华华自己说,倒是自己脸红。

    我支支吾吾说:“有,是肯定有,就像我对你,身材那么好,漂亮,肯定是有的。那有什么奇怪的,男人不都这样,食色性也。”

    朱华华说:“但有些人,你碰不了。”

    我说:“她有毒是吧,我会死是吧。”

    朱华华说:“是会死。”

    我问:“告诉我,我会怎么死。”

    朱华华说:“总之,你就是不能碰!快去忙,我没空陪你。”

    我说:“靠,你是羡慕嫉妒恨。你这老处,自己找不到对象,还想让人跟你一样守活寡。”

    她突然站起来抓着凳子就飞过来。

    我靠,完全的不理我的死活。

    幸好我一个低头,凳子飞过我头顶。

    然后,我马上夺路而逃,暴怒的女人有多可怕啊!

    飞驰下来了后,马上逃离防暴队。

    唉,好吧,只要能真的保护得了柳智慧,不管那么多了。

    回到了监区,我马上找人查,看看谁和蒋青青几个关系比较好的。

    我要试试她们。

    找来找去,没有,没有谁真正的和她们防暴队的人好的,看来,防暴队就是一个怪异的部门,性格也古怪,没人喜欢贴近。

    我找了徐男,说了我的想法。

    徐男原本不同意,但耐不住我一个劲的缠着,只好同意。

    徐男过去了。

    到了那楼下,徐男带着人过去,走到关着柳智慧的小楼的正门前。

    蒋青青几个防暴队的一看,赶紧站了起来:“徐监区长好。”

    徐男说道:“你们好,你们大家,辛苦了。”

    蒋青青说:“不辛苦,不辛苦。”

    徐男说道:“这样,我呢,来,是为了一点事,找上面那女囚,谈一谈。”

    蒋青青直接拒绝:“对不起徐监区长,没有朱队长的批准,我们不能让你们上去。”

    徐男说道:“为什么啊,这是我们监区,那是我们监区的犯人啊。”

    蒋青青说:“朱队长说,我们过来保护女囚的安全,就是不能让任何人上去。除非有她的批准。”

    徐男说:“别人不能上去,我可以理解,但我是这里的代理监区长啊。”

    蒋青青说:“对不起徐监区长。”

    徐男踱步着,然后拉着蒋青青过来旁边,悄悄说道:“我上去找那女囚,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谈的,你就通融一下。”

    蒋青青表示没有办法。

    徐男说:“给你和姐妹们一点好处,五万辛苦费,通融通融。”

    蒋青青说道:“不行的徐监区长,不论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找她谈,都必须要经过我们朱队长的同意。否则我们不敢让你们上去。你去找找我们朱队长不可以吗。我去找找她,帮你和她说一说,也许她会同意。”

    徐男说:“好的,那我看看吧,嗯。”

    蒋青青看着离开的徐男等人,说道:“对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