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凶险战场
    阿亚说道:“那不用说,我们肯定要帮着我们自己人,他们过来,我们是不给过来的了。”

    龙王说:“可你们收了人家的钱!”

    阿亚说:“是啊,这怎么办。”

    龙王说:“还回去!”

    阿亚说道:“是,是。”

    龙王说:“没想到圆老大现在竟然敢跟我们叫板,正面作对。”

    阿亚说:“我们帮以前就和环城帮的有仇,然后我们帮着圆老大打赢了环城帮,他收了环城帮的人,又跟霸王龙眉来眼去的,还仗着自己有枪支,就觉得自己有了跟我们叫板的资本。”

    龙王说:“这人确实变了很多。”

    龙王手下说:“目中无人,又自大,取得了一点成绩,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了。以前还跟着我们混的时候,呵呵,他都忘了到底怎么起来的。听说,他连自己的手下,兄弟,都经常拳脚相向,做了老大后不久,就先赶走了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岳父,妻子的一家人,然后娶了年轻的新老婆,我看这样的人,长久不了。他那些人,又有谁真正的真心依附他的。”

    这家伙让我想到了揭竿起义的陈胜,陈胜起义当了王之后。从前一位曾经与他一起雇佣给人家耕田的伙计听说他做了王,来找陈胜,守宫门的长官把他捆绑起来。经他反复解说,才放开他,但仍然不肯为他通报。

    等陈胜出门时,他拦路呼喊陈的名字。陈胜听到了,召见了他,与他同乘一辆车子回宫。走进宫殿,看见殿堂房屋帷幕帐帘之后,客人说:“大王的宫殿高大深邃啊!”

    这客人在宫中出出进进,常常跟人讲陈胜从前的一些旧事。有人就对陈王说:“您的客人愚昧无知,专门胡说八道,有损于您的威严。”

    于是,陈胜就把这个伙计杀死了。

    从此之后,陈胜的故旧知交都纷纷自动离去,没有再亲近陈王的人了。

    而后,陈胜的岳父和妻兄都前去投靠。

    陈胜故意怠慢了他们。

    他的岳父愤怒地说:“依仗强势怠慢长者,不能长久!”于是不辞而别。

    陈胜任命朱房做中正,胡武做司过,专门督察群臣的过失。将领们攻占了地方回来,命令稍不服从,就抓起来治罪,以苛刻的寻求群臣的过失作为对自己的忠心。凡是他俩不喜欢的人,一旦有错,不交给负责司法的官吏去审理,就擅自予以惩治。陈胜却很信任他们。将领们因为这些缘故就不再亲近依附他了。他特别需要人才,他的周围也不乏有识之士,但是他真的并不擅长发现和使用这些人,这家伙个性独立,自视甚高,这就是陈胜失败的原因。

    另外一个手下说道:“礼仪是道德的表现,恭敬是修身的基础。圆老大这厮对自己亲人和恩人都无礼,不敬,在我看来,他的日子也不长了。”

    龙王说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帮张河处理这块地的这个事。”

    阿亚说道:“这又有什么难的,我们明天就去铲平了那些钉子户,圆村敢过来,干掉他们圆村的人!”

    我说道:“首先呢,我先谢过龙王哥,还有胡子哥为我操心帮助我,然后呢,我想说,其实我觉得他有几句话挺对的。”

    龙王问:“圆老大的话?”

    我说:“对。他说的,如果人家不愿意让你拆迁,你就强行拆迁了,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龙王说:“你倒是替他们说话啊,他们狮子大开口了。”

    我说:“他们要一个平房一个亿,我都觉得不算是狮子大开口,问题为什么呢,那是人家的房子,人家的地。而且啊,有些老人,他住惯了,他不愿意离开,有些人对自己房子有特殊感情,那又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龙王自己点了烟,说:“那我倒是想听你到底想说什么了。”

    我说道:“人家既然不给,那也没办法了。那就不要了。”

    龙王说:“老弟,你搞清楚,这是人家狮子大开口,你还帮着他们说话。这一平方一万,一套房子,他们那都是小四合院,连顶层都算一层?那一套下来搞你岳父将近一千万,还要赔他们一家两三套房。这是不是狮子大开口?我听说你那岳父对拆迁户挺好的待遇,别的户都愿意,就这几个,狮子大开口,还被其他开发商鼓动和你岳父对抗拆迁。”

    这话,他们能说,但我最好不要说。

    我说:“呵呵,他还不是我岳父呢。就我一个女性朋友,玩得比较好。”

    龙王说:“那么下力帮人家,那也有几份情吧。”

    我说:“是,就算不说爱情,也有其他几分感情的,她也帮我了不少东西。”

    龙王说:“那还替钉子户说话?”

    我说:“呵呵,我看啊,那就直接算了。”

    龙王问:“什么呢。”

    我说:“我去和我朋友说说,让她爸爸改规划图,那些钉子户那一小块,就直接先不做了,先做其他几个角的,那块三角地,不做。然后,他们自己会慌了。”

    龙王一想,说道:“好办法,那个角不做,只做这边的几个角,做成了一大片,那这帮钉子户,眼看自己什么也没捞着,到时候,慌的还是他们自己。”

    我说:“对,只要不去碰他们的房子和地,他们怎么闹?到时候,我就不信他们乐意守着那几个四合院,眼睁睁看着邻居都拿了补偿住进宽敞崭新的套房里。”

    龙王说:“有点想法。可这个你岳父应该会想到的,那么大个集团的人,脑子可会比我们聪明好用。”

    我说道:“估计也想到过吧,听她说,她爸过去,也是去看看,没有说去强制拆迁,却被人动了手。”

    龙王说:“他们早有准备,想要弄死你岳父。”

    我说:“嗯,打着干掉无良开发商的旗子杀人,如果不是因为手下拼死相救,可能真的挂了。”

    龙王说:“看来,这商场,也跟我们也差不了多少。”

    我说:“人家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看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的地方就有爱恨,有爱恨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有派系,有派系的地方就有交易,有交易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正常了。

    龙王说:“接下来,你想怎么处理。”

    我说:“我想求你帮个忙龙王哥。”

    龙王说:“你说。”

    我说:“想让你帮忙守着那块地,不要让圆村的人插手了,不要让他们过来,然后,我朋友这边,我和她说说,让她去跟她爸爸说一下,不要拆人家房子,尊重人家。最主要的,就是不要让他们圆村的出来帮忙反对。”

    龙王说道:“圆老大这人,之前我们帮派,和他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他如果再来闹,那我也不会客气。你放心。”

    我说:“谢龙王哥。”

    我心想,最好去跟林小慧说一下,然后让林小慧跟他父亲说,拿点钱出来,给龙王,算是西城帮罩着他们的保护费。

    不然怎么好意思麻烦龙王的手下们。

    龙王说道:“刚才我听说他们说那开发商是林总,林总林总的叫?”

    我说:“对,应该姓林吧,我也搞不清的,她们家比较复杂。”

    龙王说:“可能上次就是他们找我的,说让我帮忙,我跟你说的,不想卷入房地产的纷争之中,不想帮着开发商欺负人。可现在一看,是拆迁户欺负开发商啊。”

    我说:“呵呵,可能就是了。”

    龙王说道:“说帮你们,也是帮我们自己。圆老大这人,心胸并不是很宽广,他遭受这样的耻辱,一定想着要报仇,和我们肯定会闹起来,走了个偏门捞了一些钱,幸运打了几块地,就骄傲了。我看,沙井那块地,他都想要伸手过来抢,不打击他,他还以为我们西城帮好惹。”

    我说:“我也觉得圆老大那人,心胸不是很宽广,主要是他们搞枪支的,你自己要小心。你要你手下小心。”

    龙王道:“我会的兄弟。我们的人也没那么差。我想问你一个事。”

    我说:“你说吧龙王哥。”

    龙王问我道:“彩姐不干了?”

    我说:“不干什么了。”

    龙王说:“这帮派,她不干了?人都不带了。”

    我说:“呵呵,没有啊。”

    龙王说:“我看她把人全都扔给你带了。就有人来跟我说,说在后街那边,全是你管的了。外面虽然不知道,但我知道了。”

    我说:“唉,这个嘛,其实是陈逊带,我只不过是出谋划策的,狗头军师。”

    龙王说:“你是大脑,他们都是手脚。和你龙王哥说话,你还留着一手。”

    我说:“哈哈,算吧。但我觉得我毕竟身份不同,最好自己不要出名的好。而且我觉得搞这个,没有什么光彩的,真的,可是感觉自己被逼迫走上了这条路,还越走越下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