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尽情的来吧
    我看着气呼呼站起来转身走的林小慧,问道:“干嘛呢,发火啊。”

    林小慧转身道:“是,发火,看你不舒服!不顺眼。”

    我说:“别孩子脾气了,我去是为了给朋友打电话问问,看是不是认识打你爸的凶手。”

    林小慧说:“那你又不说清楚。”

    我说:“干嘛一定要说清楚。”

    林小慧说道:“你不说清楚,我就总想着你去和别的女生约会的嘛。”

    我说道:“好了别乱想好吧,我像那种人吗。”

    林小慧说:“你就是那种人。”

    我说:“我哪种人。”

    林小慧说:“那时候,你和李琪琪在一起,琪琪把你带来我生日会,我看你滴溜溜的色迷迷的眼睛乱转,就光看美女,还看不该看的地方,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好人。”

    我说:“我靠,那平时你们呢,看到帅哥你们不看,不流口水?那韩国片,什么欧巴欧巴的,不都是你们女孩子看的?那些你生日会的女孩,露腿露胸的,我跟你讲话跟谁讲话都好,往哪里看都好,都是有那样的,假装看不到那不可能吧,都在眼线视线范围之内,看到了不流口水,我还是男人吗。”

    林小慧委屈道:“你又那么凶,那么凶。”

    我说道:“凶你活该,你就是欠凶,不说了,老子走了!没空陪你胡扯。”

    她说:“老子老子。”

    我说:“就是老子。拜拜。”

    她站着,看着我。

    我离开了。

    回头对她挥挥手:“我回去帮你问问,明后天给你答复。”

    她说:“谢谢。”

    我说:“哟,粗鲁千金也会说谢谢啊。”

    说完我疾步离开了。

    回去的出租车上,我给龙王打了电话。

    可是,没打通,他关机了。

    已经十一点了,或许,他已经睡觉了。

    好吧,明天再找了。

    监狱里一直都没什么事,所以,我就尽往外面跑了,也好在管监区的徐男能力了得,年纪轻轻的她,看起来五大三粗,却能把监区各种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实在是厉害得很啊。

    我叼着烟,在办公室里无聊的看着书。

    沈月敲门,进来了。

    我看了她一眼,问道:“沈月,什么事。”

    沈月说道:“队长,我们今天发现,在a监区那边,有一栋楼的楼顶,有人架了望远镜,观察着我们这边的动静。”

    我问道:“谁那么无聊啊?看哪里。”

    沈月说:“她们看的是关押柳智慧的那栋楼那里。”

    我心想,妈的康云让人看着吧,看柳智慧出去了没有,或者说,是想办法如何弄死柳智慧吧。

    我问:“真的假的。”

    沈月说:“不信你上楼。”

    我跟随沈月,上楼顶,然后猫着腰偷偷往沈月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我靠,那边,果然是有一台很长的望远镜,对着看的方向,就是柳智慧所在的地方,而且,还真的有个女的,穿着我们一样的制服,在观察着。

    我说道:“妈的,她们到底要干嘛啊。”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呢。”

    我说:“那你们怎么发现的。”

    沈月说:“昨天下午,出了一会儿太阳,阳光照下来,然后那边她们望远镜的镜片闪耀的光芒刚好照在我脸上,我就看见了。然后我发现了。”

    我说:“这帮家伙。”

    想想之前说让柳智慧逃跑,妈的,真是异想天开啊,人家都动用了超长望远镜来观察我们了。

    柳智慧真是悲哀,她想洗脱自己身上的罪名,想要帮家人沉冤昭雪,却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如果帮了柳智慧逃跑,那十有**,就会被发现的。

    我想了想,妈的让我试一下,而且顺便整一下这帮人。

    我马上带着沈月下楼了,对沈月说道:“找个身形和柳智慧差不多的我们监区的人出来。”

    沈月说:“之前那在阁楼下监区楼道里看押柳智慧的那名管教,就差不多呀。”

    我说:“哦对,把她找来,记住带上囚犯的衣服。”

    沈月问我要干嘛,我告诉了她我的计划。

    沈月一听,马上去办。

    沈月把柳智慧的替身带来了,然后,进了那栋关着柳智慧的小楼。

    我让兰芬在楼顶上观察那边,那边是还有人用望远镜盯着小楼的情况。

    然后,我带着柳智慧的替身,沈月等十几个我们的人一起进了柳智慧的监室里。

    柳智慧在装疯,惊恐的看着我们,蜷缩着。

    我们进去后,关上了门,然后让柳智慧的替身进洗手间,换上了囚服。

    接着,我让她们簇拥着柳智慧的替身出去了,这感觉,让那监视我们这里的人一看,像是我们赶紧的拉着柳智慧逃跑一样。

    因为,柳智慧的替身穿着那一身囚服,而且低着头捂着脸出去了下楼了,那望远镜看过来,定以为是我们帮助女囚逃跑。

    然后,到了楼下黑暗过道里,柳智慧的替身再把囚服脱下,换上了平时的制服。

    接着,她们十几人再簇拥这柳智慧的替身,背对望远镜,赶紧的离开出去,到仓库那边,像是要逃跑了的样子。

    然后,消失在仓库的那一头,实际上,柳智慧的替身继续回监区里上班做事了,而我们的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回到监区里,继续做事。

    我在柳智慧的监室里,看着柳智慧。

    她装得很像。

    我说道:“我还真怕你有一天,这么装着装着,就真的疯了。”

    柳智慧看了一眼关紧的门,说道:“你是在干嘛。”

    我说:“神今天看不出来我要干嘛啊。”

    柳智慧说:“假装我逃跑了?”

    我说:“神就是神。”

    柳智慧说:“她们在监视着这里?”

    我说:“嗯,神啊,她们在a监区的楼顶,架设了一台很长的望远镜,就盯着这里看了。”

    柳智慧默然。

    我说道:“那时候说要耍花招逃跑,看来是逃不了的了。等着吧,一会儿后,她们会找人杀过来打死都要看你在不在。”

    我眼睛露出欣喜期待的光芒。

    柳智慧说:“然后你就趁机又打她们。”

    我说:“呵呵,又被你看出来了,我一个呢,就是想试一试她们,二呢,就是要打她们一顿,谁让我看着她们不爽。”

    柳智慧哦了一声。

    我叼了一支烟。

    柳智慧说:“也给我来一支。”

    我给了她。

    我帮她点烟,她徐徐吐着烟雾。

    抽的是寂寞?

    我说道:“以前看你都好像不会抽烟的,现在还驾轻就熟了。”

    柳智慧说:“我想了好多天,推演了很多遍,我觉得,帮着我的我父亲的朋友,就是幕后黑手。是他害了我爸,然后假装对我好。”

    我吃惊的问:“怎么那么说?”

    虽然她以前也有那么考虑过,但那只是怀疑,现在她看起来,语气很坚定。

    柳智慧说:“推演了那么多遍,也只有他,完全的适合这个角色。”

    我说:“那只是推演,怀疑,你也没有证据。况且,人家既然害了你们家,干嘛还要帮着你。”

    柳智慧说:“所以我想出去求证证实。”

    我说:“可你无法出去。”

    柳智慧默默低下头。

    我说:“唉,我也想了很多的办法,想着帮着你出去,可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柳智慧低着头,说:“谢谢。”

    我看着黯然神伤的她,说道:“别气馁,别放弃。那不是你,你应该是坚强的,乐观的,开朗的,不可击倒的。”

    柳智慧说:“是吗。”

    我说:“对。你的表情总是如此的安详,让我觉得你真正的是个勇士。”

    柳智慧哑然失笑,然后说:“如果我死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我说:“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

    柳智慧说:“如果我能沉冤昭雪,我愿用我一辈子,服侍你,无论,做牛做马。”

    她说完后,看着我。

    我说道:“那么要紧啊,这是发誓,还是什么啊。”

    柳智慧说:“这是我真正的心中所想。”

    我说:“呵呵,这像什么啊,那你到时候一直跟着我啊,做我的仆人啊,还是那个什么奴啊。”

    我想到了不好的方面。

    柳智慧说:“如果你不想我跟你,我便不跟着你。但我会许你大富大贵,我做得到。”

    我说:“好吧,我相信你,我绝对相信,你那么高的智商,还有各种厉害手段,登峰造极透视人心。如果你出去了,富贵对你来说,不过信手拈来,就算你不会那么报答我,我也会帮助你。”

    柳智慧说:“那我可以答应你我现在可以为你做到的任何要求。”

    我马上胡思乱想,笑嘻嘻的不怀好意的问:“任何要求?”

    她说:“对,任何要求。”

    我说:“例如。”

    我目光飘向她的身体。

    她站了起来,伸开双臂,然后说道:“可以。”

    我说:“其实,这样子不像话,让我感觉我自己在什么什么你。”

    她问:“那你想我主动。”

    我说:“嘻嘻,真是不好意思,又被你看出来了。”

    她走了过来。

    我问道:“不过我想先问你,你是为报答而做,还是什么。”

    她说:“我自己也想要,我也有身体需求,我也对你有好感。”

    我看着她:“真的吗,为什么我看你都不羞涩啊,平时那些谈恋爱的女生,不论多强悍,看到自己喜欢的,都羞涩才是啊,那么说,你其实并不是太喜欢我的。”

    她站住,看着我。

    我说:“好吧,我可不管那么多了,来吧,尽情的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