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和漂亮老板玩
    西莱手下打完了东趣老板后,东趣酒吧老板还是坚挺的很:“不是我干的!”

    西莱无奈的看着我们。

    第二次无奈的看我们。

    我对陈逊点点头。

    陈逊直接走到吧台,拿了一瓶伏特加,然后走过来。

    东趣老板看到来势汹汹的陈逊,吓得脸色刷白:“你,你要干嘛!”

    陈逊都懒得开口,一脚踩住他的手,然后把酒倒在他的手背上,接着,火机一点:“说不说!不老实烧死你!”

    顿时,他的手直接就起火了。

    东趣老板啊啊大叫,疼的啊啊大叫,看着自己起火的手,拼命的想要抽回来,抽不回来,推陈逊又推不开。

    他大喊道:“我说我说!我说啊我说!”

    哭喊着,那样子极惨。

    陈逊随手拿了一张擦桌的毛巾盖下去,火灭了。

    然后放开他。

    他抱着自己的手,缩成一团,像受伤的肥胖老鼠。

    陈逊把酒倒在了他的身上,他急忙大喊:“我说我说我说啊!”

    真的没有不怕死的。

    这才真正的是逼供。

    他承认了是他找人砸的,因为眼红妒忌,因为摩擦,心怀愤懑,所以出钱让手下带人砸了西莱酒吧。

    陈逊问道:“那你自己说吧,怎么解决!”

    他已经吓得疼得脸色惨败,急忙说道:“我下次不敢了,不敢做了,我保证,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陈逊说道:“砸了场子,如果让你就这么走了,这算什么?那如果以后,人家看着这里生意好,心情不爽,就找人砸了我们的场子?”

    他哀求的看着陈逊:“这位大哥,我,我一时糊涂,你们饶了我!”

    陈逊说:“难道,你就没想过赔偿啊什么的。要不这样子,我们也去你们酒吧把你们酒吧砸了!不过,我要把你两只手全砍下来。”

    他说道:“我,我愿意赔偿,赔偿。”

    陈逊说:“你打算怎么赔偿?”

    他说道:“我,我愿意赔十万。”

    我对西莱使眼色,西莱说道:“我这里损失这么多,你赔我十万?”

    陈逊说:“看来是不愿意真心赔偿啊,那算了,不谈了。”

    说着,陈逊一把抓住他的那几缕头发,他疼得啊啊大喊,陈逊扯着他头发往后面那里走,那家伙疼得只能跟着走。

    嘴里一直喊着放了我放了我。

    被拖到了后面去了。

    我习惯的看着。

    然后,其他在座的人,西莱等人,看着是心惊肉跳的,害怕的看着我们。

    然后,西莱问我道:“他要干嘛。”

    我说道:“逼他就范。”

    西莱问我:“不会是杀了他吧。”

    我说:“不会,杀了他,谁来赔钱,而且我们还成了杀人犯。”

    西莱说道:“你们经常这么对付人么。”

    我说:“不是我们,是他这么做,我没这么对付过别人,不过,对于敌人,没什么好可怜的,他砸你的场子,砍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可怜。”

    西莱说:“你们实在是,太凶狠。”

    我说:“呵呵,对凶狠的人,只能用更加凶狠的办法。你想和这些人坐下来好好谈吗,不给他一点颜色看,他只会一直扯皮。”

    西莱看看我,说道:“我真的是,低估了你了。”

    我说:“不关我事,说了不关我事,你看,做事的也不是我。”

    西莱说:“可你是控制他们的。”

    我说:“呵呵,不关我事,他是老大,我什么也不是。”

    西莱说:“看你其貌不扬,也不是混黑道的样子,就像个大学生,可竟然那么狠。”

    我说:“好了,别这么夸我了,真的,我最多算是个多事的指手画脚的路人。”

    西莱看着我的目光,又怕又敬了。

    西莱叫手下给我凳子坐下,然后问道:“他不会把他打死了吧。”

    我说:“应该不会。”

    西莱对手下说道:“去看看。”

    手下去看了一会儿,回来说道:“东趣的老板,被按进卫生间的洗脸池的水中,快死了,你们快去看看!”

    我说:“死不了的。”

    西莱说:“还是去阻止一下吧,不然真出了人命,不好。”

    我说:“真不会死。”

    话刚说完,陈逊走了过来,西莱急忙问:“他怎么样了。”

    陈逊说:“他愿意全部赔偿,包括其他的损失。”

    我说:“有没有我跟你说的那个数。”

    陈逊说:“是那个数。”

    我对西莱说道:“可以了。你过去吧。”

    西莱过去,在洗手间里,看到奄奄一息的大口呼吸满头是水的东趣老板。

    西莱给了他卡号帐号,那家伙急忙拿了手机,给会计打电话,叫会计转账。

    转账了后,西莱确认收了钱,然后叫手下把他丢出去了。

    西莱赶紧的,邀请我们去西莱饭店包厢吃饭。

    我们坐在包厢里,享受着西莱的款待。

    西莱给我们倒酒,然后请问我们尊姓大名,我说道:“他陈逊,而我呢,你叫小张就可以,别太客气了。你年纪比我大,我就叫你西莱姐了。”

    她说道:“真不能小看了年轻人。”

    吃了一会儿,西莱姐端起杯说道:“谢谢你们,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我说道:“我都说了,那就是我们的事啊。”

    西莱姐说道:“谢谢你们。”

    她自己先干为敬了,我也喝了。

    然后我问道:“西莱姐,什么时候重新开业了啊。”

    西莱姐说:“过些天就可以了,保安我也开除了很多,你们给我介绍一下新的。”

    我说:“你找陈逊,他比较懂。”

    西莱姐又敬酒陈逊。

    陈逊喝了几杯后,就说自己有事,要离开了。

    西莱姐要送他,他说不用不用,然后却在我肩膀拍了拍,说:“把握机会啊张河。”

    我一愣,奇怪的看着他。

    他对我瞅了瞅,眼光向西莱姐那边飘。

    呵呵,我懂了他的意思了。

    他让我把握住西莱姐这个机会啊。

    我急忙站起来,对西莱姐说:“你不用送了,不用送了。我跟他说一些事。”

    我送着陈逊到了门口外,我问陈逊:“你刚才说把握机会什么啊。”

    陈逊说道:“把握什么机会你真不知道啊。”

    我说:“要我把握西莱?”

    陈逊说道:“你看,那么个漂亮的美女,目光一直都很暧昧的往你身上看,你还不懂把握啊。”

    我说:“靠,人家说过了,不喜欢年纪小的。”

    陈逊说道:“人家是被你的魅力给折服了,加油,美女,不动白不动,动了就好了,以后这里就成了我们一个有力的根据地。”

    我说:“靠你这小子。你知道人家都说我和彩姐什么关系吗。”

    陈逊说道:“你管那么多,男子汉大丈夫,做事不拘小节才能成大事,再说了,你情我愿的事情,又没有谁逼谁。有利于几方的事情,干嘛不做呢。”

    我说:“让你这么一说,这泡妞的事一下子就高大上了啊。”

    陈逊说:“我先回去了,还有事要做,竹筏竹林那群家伙,不在他们旁边指挥,他们总是搞不好一个事,让我们自己人去干,我们人手又不够。”

    我说:“好吧,你忙,有事电话联系。”

    他回去了。

    我回去了包厢里。

    看着衣着红艳,低胸白皙的漂亮女老板,我不由得想到的更多的事情。

    想着褪去她衣服,她是有多娇艳的模样。

    男人啊,男人。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她先给我敬酒了。

    喝完了后,我说道:“你酒量好,我怕我不小心被你灌醉了啊。”

    她说道:“我酒量好不好,要看对手的。”

    我说:“那,遇到我这样的对手,就很强了是吧。”

    她说:“以前强,现在不强了,今晚就差了。”

    我一听,有戏,我说道:“嘿嘿,那我们玩个游戏。”

    她问我:“什么游戏。”

    我说:“我那晚看到,酒吧那里有一些转盘,类似什么俄罗斯轮盘,转到喝半杯的,要喝半杯,转到喝一杯的,要喝一杯,如果转到指定下家喝,下家喝,指定要亲一下,那要亲一下的,指定抱一下,那要抱一下,好玩吧。”

    她说道:“你还喜欢玩这个?”

    我说:“会不会太幼稚。”

    她说:“很多来酒吧玩的,都喜欢玩,到了酒吧,除了男女,还有什么幼稚不幼稚。”

    说完,她拿出手机打了电话,让人去拿来。

    一会儿后,服务员拿了进来。

    然后,看着转盘。

    她说:“但是要玩的,是白酒。”

    我说:“成!”

    她拿出了喝白酒专用的小杯,然后往杯子里倒酒。

    她说道:“我先来,还是你先来。”

    我说:“女性优先。”

    她说:“好啊。”

    我感觉到,她是对我有点意思了,但是不是真的有意思,我暂时不敢确定,但我能确定的是,她肯定是在讨好我的。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何况我们帮她解决了一个难搞的死对头,还帮助了她这么大件事。

    她的细白手指放在了转盘指针上,轻轻一转。

    指针转了七八圈后,慢慢的落在了,喝半杯上面。

    她笑了笑,说:“我喝半杯。”

    说完,她拿着酒杯,喝了半杯,然后说:“到你了。”

    我手放在转盘指针,用力一转,转了十几圈后,指针慢慢的,落在了,指在了那个‘亲一下’上面。

    我心里暗爽!

    她要亲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