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抓了东趣老板
    去龙王饭店找了龙王。

    他叫我喝茶。

    他说道:“昨晚喝多了,今晚喝少点。”

    我说:“那就不喝啊。”

    他说:“说错了额,今晚喝茶好了。”

    他捂着自己额头说道:“昨晚高兴,就喝多了。”

    我说:“还是好喝酒吧,喝茶也挺好。”

    他问我:“吃过饭了吧。”

    我说:“吃过了。”

    他给我泡茶。

    我说我自己来,他自己就是给我倒茶,并且说,“那么客气干嘛。别太客气。”

    两人喝着茶。

    龙王说道:“昨晚,联盟的各位老大,为其中一个地盘的老大办生日会,大家高兴,特别最近夺回了以前的地盘,就喝多了。”

    我说:“我来找你,也是想问问霸王龙的事呢。”

    龙王问道:“什么事呢。”

    我说道:“他怎么没有反击。”

    龙王说:“他兵败如山倒,以前投靠他的,全都倒戈了,他现在没那个能力。”

    我说:“那挺好啊,值得庆贺。”

    龙王说:“可是我还是担心啊。”

    我问:“为什么呢。”

    龙王说:“不把他给除掉,不把他们的帮派做掉,我如何能高兴起来。”

    我说:“好吧,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龙王说道:“他的能量和实力摆在那里,他们人数还很多,还有上面的帮助。我们怎么能那么快就得意忘形。”

    我说:“而且,他不是那种会承认失败的人。”

    龙王说:“但说要灭了他,也是很难。”

    他又给我倒茶。

    我给他递烟,他摆摆手,说:“不想抽了。”

    我自己点上。

    他说道:“彩姐也找了我了。”

    我说:“和你合作了吧。”

    他说:“对。你们占了的后街那地盘,你们好好经营。不过,别做违法的犯法的生意,我们罩不住。只能做合法的。”

    我说:“这个我知道。”

    龙王说道:“重新出来后,事情倒是比之前还多,忙得我焦头烂额的。”

    我说:“龙王哥,你要注意身体啊。”

    龙王说:“不怕的,你放心好了。就是喝酒多,头疼。”

    我说:“嗯。”

    龙王说道:“最近有些房地产商找了我,谈一些生意,我都没做。”

    我问:“是什么呢。”

    他说:“让我们帮忙拆迁。”

    我说:“这可是要得罪广大群众的啊。”

    他说:“还有想让我出面,摆平一些事。艹,我能去帮这些人助纣为虐吗!你也记住,不论你混什么道,你都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说:“龙王哥,我记住了。我会这么做的。”

    龙王说:“你最近自己也小心。你们那里离他们地盘近。”

    我说:“我会的。”

    他说:“我也会努力,把他们全灭了才行。”

    我说:“龙王哥有什么需要帮的,不要客气,给我电话。”

    龙王说:“小子,我不会和你客气的。我也是服了你了,好好的工作不好好干,非要淌入这明争暗斗的危险中。”

    我说:“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以前也没想到我自己走到这条道上,而且越走越不能回头。”

    龙王说:“我就是这样,和很多人的命运绑在了一块,退不出来了。不过,有弊也有利,如果不是这样子,我现在哪有那么好的生活,而且还有那么好的兄弟们。”

    和龙王聊了一会儿后,我离开回去了。

    次日傍晚,我电话找了陈逊。

    问了陈逊在哪,于是过去了。

    陈逊在饭店门口抽着烟。

    我走过去,问他道:“走了吧,办事去。”

    陈逊说:“已经办好了。”

    我问道:“什么,办好了?那人呢。”

    我是让他召集人马,去西莱对面的酒吧看看。

    陈逊说:“人都在那里集合了。”

    我说:“好吧,我不方便出面,不过我还是想看热闹,弄个帽子口罩给我,让我上去也看看,他们酒吧怎么样子。”

    去搞了帽子和口罩。

    然后开车了过去。

    到了那里。

    东趣酒吧。

    呵呵,西莱,东趣。

    西来,东去,倒是挺对仗的。

    我下了车。

    然后先走了进去。

    上去。

    酒吧的装修也很好,很大。

    我走上去。

    这时间段,还没到热闹的点,服务员都在搞卫生,准备迎接客人。

    我走上去了之后,到了前台,那里倒是有几个女孩两个男孩,也坐在吧台那里,喝着小酒聊天着。

    我也点了一杯啤酒。

    那服务生奇怪的看着戴着口罩和帽子的我。

    我张望着。

    平时生意应该也不错啊这里。

    不一会儿,陈逊带着人上来了。

    到了大厅里。

    前台喝酒的几个男孩女孩看情况不对,赶紧离开到一边。

    我也假装到了一边。

    陈逊进来后,保安们一看不对劲,赶紧的过来:“干嘛。”

    一群三四十人的保安。

    陈逊说道:“找你们老板聊聊天。叫你们老板出来。”

    保安说道:“我们老板,是你见就可以见的吗。”

    陈逊说道:“别给脸不要。”

    保安随即拿了棍棒:“想打架吗!在我们地盘,你们敢嚣张。”

    陈逊说道:“你们地盘?你口气也太大了。我等两分钟,不然我要你好看。”

    保安说道:“要我们好看,我们先要你们好看!打!”

    他们手拿棍棒,仗着自己人数多一些,手上有棍子,冲了上去。

    可是,没几下,他们就全部被弄翻在地上挣扎不起了。

    陈逊把那保安头子拉起来,然后问道:“叫你们老板下来!”

    那保安头子指了指上面:“老板,老板在上面。”

    顺着角落楼梯口看上去,有个人在往这边看,肥肥圆圆还西装革履的。

    陈逊问:“是那个了吧。”

    那人一看到这里人看着他,赶紧要往上跑。

    陈逊飞似地冲上去,一把抓住了要跑的他,从楼梯上推下来。

    那家伙直接就哐当哐当的从铁楼梯滚下来,滚到了地板上后,一动不动了。

    陈逊下来,拉着他,问:“这就是老板了是吧!”

    这群保安赶紧点头。

    保安们肯定没想到,这才多少人,手无寸铁,却能没几下就能把他们给制服了。

    随后,陈逊把东趣老板提着站起来,一个看起来肥重的中年男子,让陈逊一只手轻松提起。

    他软塌塌站起来,看着陈逊:“你,你是谁。”

    陈逊说:“你管我是谁!你是酒吧的老板?”

    他没应。

    陈逊直接一拳打在他腹部,他软塌塌的啊了一声要倒下去,陈逊提着了他为数不多的头发,他不敢倒下去,好好站着了。

    陈逊问:“到底是不是!”

    东趣老板说道:“是,是。”

    陈逊然后又一拳打在他腹部,他这下没声音,真倒下去了。

    陈逊没让他倒下去,懒腰抱住他扛上了肩头,然后踏步流星走下去。

    我随即偷偷跟着下去了。

    兄弟们也络绎跟下去。

    到了楼下,兄弟们随即散了。

    陈逊用胶布把东趣老板的手脚绑住嘴巴封住,扔上车后座。

    我也上了车。

    然后,陈逊开车,到对面。

    进了停车场。

    陈逊停好车,把肥硕的东趣老板扛下来。

    我跟着上去了。

    从西莱酒店的侧门上去。

    在西莱酒店酒吧里面,陈逊把东趣酒吧的老板扔在了西莱的面前。

    西莱看着这家伙。

    这家伙瑟瑟发抖,被折腾的有气无力,他抬头看着西莱。

    陈逊把他嘴上的胶布撕掉。

    他假装问西莱:“原来是你!为什么把我绑来!”

    西莱看了看我和陈逊,我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西莱便问东趣老板:“为什么?你看看我的酒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东趣老板问:“我怎么做?”

    西莱问:“为什么派人来砸了我们的酒吧!”

    东趣老板矢口否认:“我没有!”

    西莱说道:“没有吗。”

    东趣老板说:“没有!”

    西莱便让人带笔记本电脑过来把监控视频调出来,然后给东趣老板看:“这几个,都是你的手下,我见过的!”

    东趣老板说道:“我早就开除他们了,谁知道他们干嘛要来砸你的场,可能你以前就让人打了他们,他们心里不爽,但这又关我什么事!”

    西莱说道:“是么。”

    我只是看着。

    西莱看了看我们,看到我们没有做任何的反应,便对手下招招手,他的手下上来威胁道:“你说不说!不说打死你!”

    东趣老板说道:“我没干,让我说什么!”

    西莱挥挥手,她手下马上动手:“打死你!”

    说着上去直接拳打脚踢,但那样子,雷声大雨点小,打得都没力气一样,东趣老板护着脸缩成一团,让他打着。

    打了一会儿,西莱手下停下厉声问:“说不说!”

    东趣老板还是矢口否认:“我没干!”

    西莱无奈的向我们飘来求助的眼神。

    我还是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西莱站起来,对他手下耳边耳语一番,她手下马上去拿了一根棍子,过来扬起棍子又是一顿乱打,但是还是那样,雷声大雨点小,这给人挠痒的。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

    陈逊看看我,我也给了陈逊一支烟。

    陈逊自己也点上,然后看着西莱手下给东趣老板挠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