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好消息频传
    我说道:“你要是全都开除了,那你这里保安都没了。”

    西莱问我:“那我不会再招吗。”

    我说:“是,但你一下子能招的到那么多人吗。而且,别人知道你们酒店一下子开除那么多保安,名声多不好,人家还敢来吗。你们酒店其他员工见了,说开除人就开除,一个都不留,他们不会感到寒心吗。那些平时工作表现不好的就算了,而那些兢兢业业的保安员工,他们呢,又是怎么想。还有一个,你敢保证,重新招进来的人,就能真的比这帮人好吗。”

    西莱想了想,问我:“那怎么办?”

    我告诉了她一代帝王赵匡胤的事。

    赵匡胤当时还是后周世宗柴荣手下的将领,后周军队和北汉军队大战,交战不久,后周军队的将领樊爱能和何徽带着骑兵首先逃跑,右路军队溃败,一千多步兵脱下盔甲口呼万岁,向北汉军队投降。后周世宗看到形势危急,自己带贴身亲兵冒着流矢飞石督战。赵匡胤当时任后周警卫将领,对同伴说:“主上如此危险,我等怎么能不拼出性命!”又对另一名将领张永德说:“贼寇只不过气焰嚣张,全力作战可以打败!您手下有许多能左手射箭的士兵,请领兵登上高处出击作为左翼,我领兵作为右翼攻击敌军。安危存亡,就在此一举。”

    张永德听从,各自率领二千人前进战斗。赵匡胤身先士卒,快马冲向北汉前锋,士兵拼死战斗,无不以一当百,北汉军队溃败。

    樊爱能等听说北周军队大捷,才与士兵逐渐又返回。

    后周世宗柴荣想诛杀樊爱能等人以整肃军纪,但犹豫未决,拿此事询问张永德,张永德回答说:“樊爱能等人平素没有大功,白当了一方将帅,望见敌人首先逃跑,死了都不能抵塞罪责。况且陛下正想平定四海,一统天下,如果军法不能确立,即使有勇猛武士,百万大军,又怎么能为陛下所用!”

    后周世宗柴荣将枕头掷到地上,大声称好。

    立即拘捕樊爱能、何徽以及所部军使以上的军官七十多人,斥责他们:“你们都是历朝的老将,不是不能打仗;如今望风而逃,没有别的原因,正是想将朕当作稀有的货物,出卖给北汉罢了!”

    随即将他们全部斩首。

    世宗因何徽先前守卫晋州有功,打算赦免他,但马上又认为军法不可废弃,于是将他一起诛杀,赐给小棺材送归老家安葬。从此骄横的将领、怠惰的士兵开始知道军法的可怕,姑息养奸的政令不再通行了。

    西莱听了后,问我道:“我要把带头的开除?”

    我说:“对,将保安队长,开除。还有那些带头逃跑的。什么叫保安,不能保卫安全,还能叫保安了,这来混日子的吧。那个保安队长,我的手下上去一把就把他给拿下了,半点功夫没有,这都是怎么当上去的队长。”

    西莱说:“那我懂了。”

    我的酒喝完了,她又给我叫了一杯。

    叫了之后,她又说:“慢着,换其他的酒。”

    我问:“什么酒。又要灌醉我吗。每次见到你,你都把我弄得晕乎乎的回去。”

    她说道:“我珍藏了一瓶好酒。”

    我说:“哦,要讨好我么。”

    她说:“向你道歉。”

    我说:“别太客气。酒店我也有股份的。”

    她打电话让人拿来了酒,开酒,然后兑酒喝,倒进了杯里后,她敬酒我,喝完后说:“昨晚的事,闹得很大,很多客人都不敢来了,客人都在说。”

    我说:“会来的,重新搞好开业后,免费让他们继续来喝酒,喝三天三夜的,酒水随便点,你看他们还说什么。”

    西莱问我:“酒水随便喝?”

    我说:“对。”

    她说:“这不好吧。”

    我说:“你最多要花出去十几二十万,但是口碑比以前更好了。”

    她说:“二十万?”

    我说:“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万一客人叫人很多,酒水也很贵喝很多,那就不止二十万了。”

    她说:“虽然我们酒水成本不高,价目贵,可如果他们那么喝,的确是不止二十万。”

    我说:“放心吧,羊毛出在羊身上。”

    她问我:“你是说,让他们来买单?”

    我说:“谁来砸场,让谁来买单。”

    我转动着这瓶洋酒,我说道:“这个多少钱。”

    她说:“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个收藏家珍藏的一个多世纪的好酒,竞拍价是,十八万。”

    我说:“靠,我第一次喝那么贵的酒,一口要好几千啊!”

    她说:“也没更好的东西招待您了,真是不好意思呢。”

    我说:“你真是太客气啊。”

    她说:“我昨晚还对你无礼了。”

    我说:“那算什么呢,正常。”

    她说:“你的心胸就让人拜服。”

    我说:“你也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想问你,你想让我怎么帮助你。”

    西莱说道:“那我可不好意思说。”

    我说:“你的酒我也喝了,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西莱说道:“帮我做到你刚才说的,我就很开心了。”

    我说:“好。另外,我还要他们赔礼道歉,否则,他们的酒吧也不要开下去了。”

    她说:“这就不需要了。”

    我问:“不需要他们开下去了?那干脆铲除了他们酒吧,让他们关门吧。”

    我在试探。

    试探她怎么想法,看看她是不是有那么狠心。

    她说:“不要了,他们也难。”

    我问:“真的不需要了。”

    她说:“我们酒吧开了后,的确是抢了他们不少生意。”

    我说:“呵呵,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生意场上也是如此,他们做不过,那是他们自己身上的原因,他们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来踩了你,你不恨啊。”

    她说:“只要他们不继续闹,也没有什么吧。”

    我说:“好吧。”

    她说:“我也很感激你,如果办好了,我想把股份,再分一些给你。”

    我心怀感激,她懂得感恩,虽然咄咄逼人的,我说:“不用了,百分之十,已经对你们过分了。”

    她端起酒杯:“谢谢。你让我越来越佩服了。”

    我说:“是吧,要不要以身相许。”

    她微微一笑,说:“我倒是没想过要找那么小年龄的男朋友。”

    我说:“哦,你还没想过啊。为什么呢。”

    她碰杯,喝酒,然后说:“年龄小,心理年龄也相对小,就算你不是,但,再过十年呢,十五年呢,我是怎么样的,你呢?你十五年后,还年轻,我已经老太婆。”

    我说:“嘿嘿,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想必,你也见过不少的对你献殷勤的男人,我不是唯一的一个。”

    她说:“没关系,我也没当真,因为我不相信你刚才说的是真话。”

    我说:“哦,人家都说开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

    她说:“是,但玩笑归玩笑,和真的还是有差别。”

    我说:“好吧,不说这个了,你好好把这里弄好重新开业,我去把事情办好。”

    她说:“谢谢。”

    我说:“这里我们也有股份,不用说谢了。”

    她说:“我之前还觉得自己不需要靠你们,我们的保安就行了,我高估了他们。”

    我说:“不怪你,这样的事情总是难免的。可能以后会有一天,都会变好的。”

    她说:“会吧。”

    我说:“喝了差不多了,谢谢你的酒,我该回去睡觉了。”

    她说:“还有半瓶。”

    我说:“已经喝了不少了,感觉有点晕,等我把事办完了,这个就当庆功用了。”

    她没说什么。

    我站起来,对她挥挥手,走了。

    下楼了后,我上了陈逊的车,告诉了他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陈逊连连说是。

    我问道:“没有了霸王龙的消息吗。”

    陈逊说:“没有。”

    我说道:“怎么会呢,搞什么啊,他这样子静下来,是不是要等着爆发。我们占了他们的地盘,他却不反击,这不是他的性格。”

    陈逊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不行,我要问问。你先回去吧。”

    陈逊说:“那你呢。”

    我说:“我有事。”

    陈逊走了,我联系了殷虹,想要从殷虹那里得知霸王龙的打算。

    殷虹接到了我的微信后,给我打回来了电话,她告诉我已经出院了,病好了,而最近,霸王龙的确是忙得焦头烂额,而且这几天还染了伤寒进了医院。

    还打了吊瓶。

    那么强大的霸王龙,居然病倒了?

    看来这家伙,是暂时没空反扑了。

    只是,我在想,他如果要反扑,又是要如何反扑呢。

    殷虹也没什么心情和我聊天,因为她就在医院外面给我偷偷打电话的,怕被抓了,所以就挂了电话,她回去照顾霸王龙了。

    这个傻女人。

    我便联系了龙王,去找龙王,想要从龙王那里,知道目前战争的情况。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