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竞争对手的阴招
    我拉住了西莱的手,赶紧的把她拉出去,然后关上门。

    她骂我道:“他们砸了我的酒店!”

    我说:“报警,要不叫人。”

    她说道:“你叫他们住手!”

    我说:“那真的不是我叫来的。”

    她急忙拿出手机:“我不管你,我报警。”

    她报警。

    我掏出手机,也给了陈逊打了电话,让他叫人过来,毕竟,这里,我们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就算再骂我什么都好,我都先要把这帮人摆平。

    西莱痛心的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着自己酒吧被砸。

    她焦急的又打了电话,问自己的前台,有没有看到警察来。

    警察还没到。

    我说道:“出警也需要时间的,他们不可能一下子飞过来。”

    她说道:“别和我说话!”

    好吧,我不说话。

    她又给保安队的队长打电话,威胁队长说不带人上去阻止,就炒了他们。

    保安队长说我们来工作的,不是拿命来玩的。

    然后挂了她电话。

    她气着。

    我说道:“人性常情,明知道人家不要命,又有谁愿意上去和他们砍杀。而且他们也觉得不值得。”

    她看都不看我。

    那帮人砸了差不多了,然后他们马上急速离去。

    在离开后,出了楼跑了后,警察都还没来。

    而我们的人,来了。

    陈逊给我打了电话,说在下面了。

    我说:“赶紧散了吧,他们跑了。警察来了。”

    陈逊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西莱骂我道:“别再演了,什么苦肉计!”

    我说:“呵呵,好吧。看来是真的以为是我干的,你让人查,如果查到是我的人干的,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们不要了。”

    她说:“你敢砸还敢让我能查出来吗。”

    我说:“原本还想安慰你一下,帮帮你找什么人对付你,看你这样,我觉得你需要先冷静,然后去查一查,查不到再告诉我吧。”

    她一把拉住了我:“你想走?”

    我问:“你想怎样。”

    她说道:“不许走,我怀疑是你干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然后呢。”

    她眼睛中目露出愤恨的光芒。

    我原本想留下,配合她调查,让她调查,可是,看她这眼神,已经把我当成了幕后凶手,那么,我不跑的话,估计会被她叫人殴打我,然后逼供。

    想着,我赶紧的甩开她的手。

    她急忙又拉住我,还想抱住我不给我走。

    我直接狠狠一把推开她,然后夺路而逃。

    她拿起手机,给前台打电话。

    当我跑到了前台,几个保安冲上来就要拉住我,我直接闯着冲了出去,他们以为我也是那帮人,身上带着砍刀,急忙的都闪开了。

    我跑了出去。

    然后,跑了几百米远后,回头,没人追。

    不过,警车倒是来了。

    好几辆警车。

    我逃了之后,打车回去,去找了陈逊。

    在饭店包厢里,我和陈逊坐下,倒酒。

    陈逊问我怎么回事。

    我告诉了陈逊。

    陈逊说:“是什么人干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她们怀疑是我们干的。”

    陈逊想了想,说:“她们还有别的仇人?”

    我说:“天知道。看那老板娘,性格那么泼辣,又拽,估计仇家不少。你去查查,她们肯定也会查。”

    陈逊说:“她们会不会查到你身上。”

    我说:“不知道。查到我身上的话,反正不是我干的。”

    陈逊说:“可是你是公职人员。”

    我说:“是。但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是道上的,不是你们帮派的。”

    陈逊笑笑,说:“我懂。”

    我说道:“今晚喝不下了,刚才喝了很多鸡尾酒,我都晕了。干了这杯,我回去了,你去查,到底谁对付她们。”

    陈逊举起杯。

    回去睡了一觉。

    上班的时候还怕警察找我。

    下班后,又出去了,去找了陈逊。

    陈逊告诉我,已经查到谁干的了。

    我问谁干的。

    陈逊说,是她们自己的对手。

    竞争对手,对面的酒吧。

    生意竞争不过,出此下策。

    警察查不到,因为那些人已经拿了钱跑路了,无人对证。

    但我们能查得到。

    知道是谁的人就可以了。

    陈逊告诉我,西莱老板娘打电话给了竹筏竹林,找我们今晚过去聊聊。

    陈逊问我要不要带人过去。

    我说:“不用了。”

    陈逊问道:“这些人这么砸了酒吧,就算了吗。”

    我说:“我跟西莱老板娘聊聊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吧。我还怕我们洗不清身上的污点了。”

    陈逊说道:“我觉得,我们别过去,让她过来。如果诚心想谈的话。”

    我说道:“还是我们过去吧,她的酒吧被砸,她心情都很不好了,我们又何必在意这些。”

    陈逊说:“那好吧。”

    我们驱车去了西莱酒店。

    原本我想拉着陈逊上去,一起谈的,但是陈逊说想让我自己上去谈,那我就自己去谈吧。

    陈逊在下面等。

    我自己上去了。

    问了前台,前台打电话问了一下,然后带着我上去了。

    在酒吧里,她在吧台那里。

    酒吧已经收拾了,全都收拾干净了,桌子凳子什么的全没了,灯啊什么的,除了头上的,地面被砸烂的全部都搬走清除干净了。

    西莱神情落寞,坐在吧台前。

    吧台还有两个服务生,在调酒。

    调酒给她喝。

    吧台里面的酒,都被砸了差不多,这些都是刚拿出来的。

    我拉着高凳,坐在了她的身旁。

    西莱看了看我,然后喝了一口酒。

    然后问我道:“喝什么。”

    我说:“还有什么。”

    她说:“都还有。”

    我说:“跟你一样。”

    她让服务生上酒。

    服务生给我调了一杯酒。

    然后,她碰杯,和我碰杯。

    喝了后,她说道:“对不起。”

    我说道:“没关系。”

    她说:“没想到不是你。”

    我说:“真的没关系。不用道歉,你那时候胡思乱想,也是应该的。你也别太难过。”

    她说:“是挺难过的,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心血,设计,物品,一个凳子,桌子,灯,全是我自己去买的。”

    我说:“再买同样的就行了,被砸了这些而已,你该不会想死吧。”

    她说:“我想哭,但不会想死。”

    我说:“没什么好哭的,很快就又有了。”

    她说:“这里总损失超过八十万,有钱也不是这么花法。”

    我说:“八十万!那么多!”

    她说:“我的设备,甚至桌子凳子,桌上的小灯,很多都从别的国家进口来的。”

    我说:“那很贵重了。”

    她说:“我就是要营造出和别人的酒吧不同的东西。”

    我说:“呵呵,现在已经被砸烂了,难道你打算用你的钱来买?”

    她看着我。

    我说:“谁弄的,当然要谁来赔。”

    她说:“对面的酒吧,他们不会赔的。”

    我问:“你和他们有什么过节?”

    她扭头看我:“你能帮我让他们赔,是吗!”

    我说道:“你先说说和他们什么过节嘛,急什么。”

    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能帮助到她,她说道:“你会帮我对吧。”

    我说:“你先说说嘛,为什么和他们闹。他们为什么砸了你酒吧。”

    西莱说:“竞争对手。和我们一样档次的酒吧,以前我们没来的时候,他们酒吧是最火的,人都有一种心理,贵的就是最好的,我们后来开了,我的酒吧与众不同,贵但是有品味,有品质,服务也更好,客人大都跑我们这里来,他那里只能降价,做档次比较低的客人的生意。一直对我们怀恨在心,之后,我们又因为和他们因为旁边的那块地,竞争。公开竞拍,他们出价低抢不过我们,更是恨我们。那时候他们老板就放话说找我麻烦。我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我上面有人,我们酒店那么多保安,他们就是混混我也不怕。”

    我说:“嗯,然后呢。”

    她说:“可是,这里的上面,都被这帮人给收买了,包括黑的,这是我没想到的。然后我们就经常被欺负了。你的手下,竹筏竹林,以前就拿过他们的钱,帮着他们对我们进行攻击。是想让我做不下去了。”

    我说:“这几个败类。”

    她说:“昨晚的导火索,是前几天因为停车场的事情,闹起来的。我们停车场挨着他们的小停车场,因为客人停车碰到他们隔离桩的问题,吵了起来,他们说那隔离桩是进口,要我们赔十万,一根铁柱子,撞坏了,要我们赔十万,我们保安当然不愿意,两边就打了起来。他们打不过。所以来报复了。”

    我说:“呵呵,看来仇怨还挺深的。”

    她说:“昨晚警察找到他们,他们否认是他们做的,可我派人去查,昨晚来砸这里的两个带头的,就是他的人,他不承认,警察也没办法。”

    我说道:“嗯。”

    她说:“我们的保安,太怕死了。不然不会那么糟。”

    我说:“正常啊,他们真正有几个人打过群架,真刀真枪打得满地是血的,害怕是正常的。”

    她说:“你的人就不怕?”

    我说:“他们习惯了,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很能打,他们不会怕。”

    她问:“那我这些保安还用要吗。”

    我说:“保安,是用来干嘛的?你比我清楚。出事了却保不了,更不敢出去拦,那你养着他们有什么用。万一下次呢?不过是拿刀的而已,就那么怕了。”

    她说:“开除!”

    我说:“不能全部开除。”

    她问:“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