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酒吧突发状况
    我掏出卡要刷卡,她说:“别急,我不狠狠刷你一笔,又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我说:“好,我看你能刷我多少。”

    她说:“我也只敢照价单上要你付账啊,你手下那么多人,我敢坑你么。我开这么大生意,也不敢坑消费者啊。”

    我说:“真是能说会道。”

    她说:“是么。”

    我说:“很是。”

    她用打量的眼光看着我,我问道:“是想狠狠的宰我吗?”

    她问:“你能喝多少。”

    我说:“酒量应该比你差,哪有你这么厉害,面不改色喝下去一碗高度白酒,我肚子感觉都要穿了。”

    她说:“既然能混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一般的人。不过,我真的看不出你哪里行的。”

    她俯身过来,盛气凌人,却又极度诱惑,说道:“告诉我,你哪里可以的。”

    她挑衅的,小看我的,看着我。

    我说道:“鬼知道,可能他们也瞎了眼,所以选了我。”

    她坐回去,说道:“都说人不可貌相,可我真的无法想象把你和黑衣帮的老大联系起来。”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酒上来了。”

    酒上来了,我们面前一人十杯酒。

    她说道:“你想一次喝十杯,还是怎么喝。”

    我说:“既然是好的鸡尾酒,那要慢慢品尝,听你慢慢解说吧。”

    她说:“好。这个,血腥玛丽。”

    我虽然喝过了,也对这个酒有过一知半解,但我还是想她自己说出给我听。

    我点点头。

    她说:“看起来全是通红通红的血红色,有点令人不安,喝起来却是用了足够番茄汁的有益健康的鸡尾酒。盐、黑胡椒粉、辣酱油、辣椒汁等调味料都加进去,正如享受色拉。取一个长饮杯,加入适量冰块,并将除番茄汁以外的配料尽数倒入,适当搅拌,接着倒入番茄汁至杯满,再次搅拌,最后用芹菜梗或一个整虾点缀。两个字,诡异。”

    她和我碰杯,干杯,我喝下去。

    味道还不错。

    第二杯。

    她举起来:“曼哈顿鸡尾酒,著名英国首相丘吉尔之母发明,口感强烈而直接,因此也被称为男人的鸡尾酒。用的是威士忌,龙胆苦橙等配料制成的一种苦味利口酒,自鸡尾酒诞生起,人们就一直喝着这款鸡尾酒,念念不忘它的味道,无论在哪一个酒吧,这款鸡尾酒总是客人的至爱,因而被称为鸡尾酒王后。”

    她和我碰杯,我又是一干而净,有些烈啊。

    第三杯,她继续介绍着。

    我看着她,她有些得意,眉飞色舞,这些酒,都是她们酒吧的杰出作品。

    喝了第六杯,我感觉一肚子的水,难以咽下去,而且,有些微醺了。

    在她拿第七杯的时候我说道:“能不能暂停一会儿。”

    她问:“怎么,喝不下去了?”

    我说:“是啊,肚子撑了,而且感觉自己醉了。”

    她说:“你有一点倒是和别人不同。”

    我问:“哪一点。”

    她说:“不死撑。承认自己不行。”

    我说:“我干嘛死要面子活受罪呢,本来就难受啊。这还不能承认的啊。”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说我去个洗手间。

    去洗手间,洗手间里面的那种檀香味,都很特殊,反正感觉闻了很舒服,会上瘾那种感觉。

    回来后,她还在坐在那里,她也不去洗手间,也不晕,还能这么喝。

    她怎么那么能喝啊。

    我说道:“你是不是想灌醉我。”

    她说道:“我能吗。”

    我说:“你应该很自信你的酒量。”

    她自信笑笑。

    我说道:“如果你想灌醉我,那就不必了,我承认自己不能喝。”

    她说:“我是想灌醉你。”

    我说:“是吧,那你到底是有什么不良企图,还是有什么好想法。”

    她说:“我没有什么好想法,是有些不好的企图。”

    我说:“一定要我醉了才能做吗?”

    她说:“你觉得是什么。”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

    她说:“我想问你几句实话。”

    我说:“你说。”

    她问我道:“为什么要把股份降少了,那你们不是亏了?”

    我说:“我如果说我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你相信吗。”

    她说:“这是实话吗,继续喝酒。”

    说完,她继续介绍下一杯酒,然后和我又干了。

    我喝完了后,说道:“我是说实话。”

    她做了个手势,示意我继续说。

    我说:“他们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抢你们酒店,我觉得很无耻。”

    她说:“然后呢?就这么做了。”

    我说:“那你信吗。”

    她说:“混黑道的,有不无耻的吗。降了那么多,你算过每个月少多少钱的收入吗。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来怜悯我?”

    我说:“呵呵,说了,我觉得他们太无耻,无论你信不信,我都是心里是这么想的,既然不信,我也没办法。”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

    然后,又是一杯。

    这一杯下去,我感觉我都头晕眼花了。

    她说:“竟然没找人来闹事,还一个人来这里送死。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我说:“我说过了,我是真心的善良,不忍心看到你们被欺负,我这算来送死吗,我就是来享受的。”

    她说:“说吧,你那群埋伏的人在哪。是不是混进来了很多。”

    我说道:“唉,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她说:“我怎么能去相信你?”

    我说:“那好吧,那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

    她认真着:“你到底想要怎么对付我们。”

    我说:“好吧,这杯,我敬你,喝完我买单回去了,我真没想过要对付你们。”

    我举起杯子。

    她却不和我喝。

    她说道:“这没道理。”

    我说:“我说了原因了。”

    她问我:“你是好人?为什么会是黑衣帮的人。”

    我说:“其实我不算道上的人。”

    她摇了摇头,说道:“混到这位置的,肯定是彩姐手下数一数二的骨干,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有一个善良的心?”

    我说:“对,心狠手辣才能做大了那位置,是吗。”

    她看着我。

    她眼神中,更多的是好奇,对我的好奇。

    我问道:“西莱姐?西莱,对吗。用你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酒店。”

    她问我:“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没问题。”

    她问:“还没请教你高姓大名。”

    我说:“张河。”

    她说:“张河。”

    她定定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

    正对视着,看到人群中,有四个穿着西装西裤的年轻人,在人群中,定定站着,看着四周。

    然后,四个人突然的抽出藏在衣服中的短棍,对身边的人就乱打起来。

    顿时,酒吧里面尖叫声一片,大家一下子的全都东逃西窜。

    我和西莱也惊呆了。

    然后,她望向我,怒道:“你干的!”

    我说:“我没有,不是我!”

    刚说完,那四个人中,有一个持着棍棒追赶着人跑到我们这边,然后没追到前面的人,站在我们面前,拿着棍棒就朝我身上砸下来,我急忙蹲下。

    棍子打在了桌台上,然后,他转移目标,直接对着我旁边的西莱棍子砸过去,我急忙一拉惊呆了的西莱,她一个噗通摔倒在沙发上,那人的棍子打空了。

    我从桌子下穿过去,狠狠一拳砸在那厮的下身。

    他厉声尖叫摔倒在地,捂着动弹不得。

    我急忙拉了西莱,跑出去。

    保安群们冲上来,手持棍棒,上去就和那几个人缠打在一起。

    西莱狠狠甩开我的手,我不解看着她。

    她骂道:“够了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演的把戏。”

    我说道:“什么我们演的?你说什么,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

    她说道:“你继续装!如果你想闹事,就算我们玩不赢,我也奉陪到底。”

    我说:“那真不是我们搞的。”

    看上去,那边几个人闹事的,又多了几个人,看来他们不是四个人来的而已。

    而且,开始的时候,西莱的保安看到人家拿着棍子,还敢上去和人家打,凭着人数多,还能有优势,但后面来的几个人,拿着大砍刀,几十个人的保安们一下子全都逃窜了。

    然后,偌大的酒吧大厅里,只剩下他们闹事的。

    他们也不追着打,但是抡起什么东西都开始砸。

    乱打乱砸一通。

    我们只能看着。

    西莱抓着我的衣服:“叫他们住手!”

    我说:“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他们不是我叫来的!”

    她气得眼睛里泛着眼泪,指着我:“你真是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不择手段,还会演戏。我真是小看了你。等他们砸了,然后你再假装找人帮忙看场摆平,对吧,这就是你们经常玩的策略!然后我们不得不给你们钱。”

    我说:“我真的不是,不是我干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也没想过用什么策略来对付你!”

    西莱看着这帮人为所欲为砸自己的场,心疼着想要过去制止:“住手!”

    一下子,那边的打砸的他们好多人都看着这边的她了。

    妈的危险了,他们冲过来,我们会被打得半死不活。

    这帮人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