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朱华华的担忧
    柳智慧说那群家伙还会派人来的,但我们等了几天,也没见来。

    那群家伙,还没有放弃想要干掉柳智慧,他们也担心柳智慧装疯卖傻,担心柳智慧跑出去。

    而我们的饭店,暂时也无人来惹了。

    这天下班,我出去,想去饭店。

    坐沈月的车出去了门口,却被朱华华拦下了。

    她找我可能有事,我上了朱华华的车。

    朱华华问我道:“去哪。”

    我说:“去吃饭。”

    朱华华说:“一起吧。”

    我说:“嗯,吃饭我欢迎,吵架我不喜欢。”

    朱华华说:“我没心情和你吵架。”

    我说:“我也没心情,最近喝酒多,应酬多,身体虚弱,没力气吵架。”

    朱华华说:“你很讨厌我吧,所以才喜欢和我吵架。”

    我说:“你没觉得你自己的脾气本来就有问题吗。你有没有想过,整天那么咄咄逼人的,语出伤人的,你身边人都受不了的。”

    朱华华说:“我身边人怎么了?她们没人说我什么。倒是你,说我,来怪我。你怎么不管好你自己别来惹我。”

    我说道:“靠,我也不想惹你,你看吧,我在静静的说事,说你性格,你马上就发火了。”

    朱华华说:“你干嘛不说你自己性格就有问题。”

    我说:“好,作为朋友,我们的性格,是挺对味的,可以互相吵架,很有意思。可如果有人和你真正要做情侣,你想过吗,你这种性格,让你男朋友怎么受得了?”

    朱华华说:“受不了就受不了。我也没发觉我很什么,像你这种人肯定受不了而已。”

    我说:“对,但一个女人,应该包容宽容温柔。”

    朱华华说:“为什么要女人去包容宽容男人?为什么不是男人宽容包容。”

    我说:“好吧,我无话可说,不要谈这个话题了,我不想吵架。”

    朱华华说:“是你自己要吵。”

    我说:“行了行了,把我放下车,看到你我就饱了,还吃什么饭。”

    吗的,原本我心情挺好,刚雨过天晴,而且出来了,想去好好吃个饭,但是她真的是让我心里跟堵着一块石头似的,太不舒服了。

    朱华华说:“你想下车是吧。”

    我说:“对!我想下车!麻烦你让我滚吧!让我滚下车吧,求求你了大姐!”

    朱华华刹住车。

    一个急刹。

    我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妈的,脾气真不是一般的烂。

    然后,她在我开车门的时候,说道:“你让柳智慧出去了?”

    我说:“没。”

    朱华华说:“别被抓了。牢饭可不好吃,我也没空去看你。”

    看来,她是担心我的,可为什么说出话来,让人心里那么不舒服。

    这就是你关心我的方式?

    这就是你关心别人的方式。

    难道说,军人,强悍的军人,就不会撒娇了,连表达关心的方式都要这么强硬了?

    其实她是关心我的,找我吃饭,也估计是为了我帮助柳智慧逃出去的事。

    我点了一支烟,坐回了车上,关好了车门,说道:“走吧,去吃饭。”

    朱华华说:“反悔了?”

    我说:“得,看在你担心我的份上,我暂时忍一忍你的这破脾气。”

    朱华华说:“你可以不忍。”

    我说:“你够了啊你,快点开车吧,你想吃什么。”

    朱华华说:“什么贵,吃什么。”

    我说:“行,我请。”

    朱华华说:“变得那么好了。”

    我说:“你这说话一定要这么难听才行是吗。”

    朱华华开车。

    车子到了一家西餐厅门口停下。

    对面有肯德基必胜客,旁边有麦当劳,都是西式餐厅。

    这一家,是牛排餐厅。

    进去后,在二楼坐下,点了七百多的东西。

    我付账了。

    朱华华说道:“心疼吗。”

    我说:“心疼也要请。”

    说实在的,心疼,不过好在这段时间,赚钱挺多。

    我说道:“这里好是好,可惜了,不能抽烟。”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天阴阴的,我们隔着玻璃,看着都市的夜雨景,这感觉挺不错。

    我喝了一口咖啡。

    然后开始开动吃饭。

    我问道:“你找我其实是有事的吧。”

    朱华华说:“你不是已经保护好她了吗。”

    我说:“柳智慧,对吧。”

    朱华华说:“你把她关在那里,不让人靠近,她的对手又怎么能杀了她呢。”

    我说:“嗯,你说的是。”

    朱华华说:“那你就别帮助她逃狱啊。”

    我说:“你担心我去吃牢饭,对吧。”

    朱华华说:“你真以为你们能有那么幸运?”

    我说:“我知道,她们会不停的派人来看的。”

    朱华华说:“那你怎么帮助她出去。她出去了,她们来查,查到她不在,你就会被抓。帮助犯人逃狱,这罪名很大。”

    我说道:“这其实也有运气的成分。”

    朱华华说:“我不相信你们的运气有那么好。”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嗯,对的。”

    朱华华说:“我今天去见了她。”

    我吃了一惊,问:“你见了她?你怎么见了她的!我下令了跟她们说,让她们不可以放任何人上去。”

    朱华华说:“我们防暴队对监狱里的安防系统,比你们要熟悉。哪里的钥匙我们没有,从哪儿上去,我比你都清楚。假如她们有人收买了防暴队的,那你觉得,你帮助她逃出外面了,就不会被发现?”

    我心生恐惧,他妈的,太可怕了。

    我问道:“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不信呢。你今天见了柳智慧?”

    朱华华说:“对,你们的人都没发觉。我就进去了,和她聊了。”

    我说:“靠。那你们都谈了什么。”

    朱华华说:“我跟她说,让她不要尝试逃出去。因为会害死你。”

    我问:“害死我吗?”

    朱华华说:“害死她自己,也害死了你。”

    我问:“那她怎么说。”

    朱华华说:“她没说话。”

    我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朱华华说:“对,没有。我只是进去了两分钟,和她说完了,我就走了。”

    我说道:“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朱华华说:“是,没有说。”

    我说:“她不会同意的,她要出去,她要找她的敌人,害她的敌人和对手。”

    朱华华说:“可我也说了,现在不是个好机会!”

    我说:“但是她可以利用她的能力逃出去。”

    朱华华说:“逃出去了呢?就算你不受到牵连了,她就能有好结果?到时候,大批的军警对她围追堵截,她真的能躲得过吗。”

    我说:“嗯,你说的是。”

    朱华华说:“那也好了,对你好了,她死就死了,你可以不用被抓。”

    我说:“妈的,什么叫她死了就死了。你怎么那么薄情寡义的。”

    朱华华说:“我薄情寡义?我跟她有什么交往,又有什么情义可说的。”

    我说:“好吧。你不薄情寡义。”

    朱华华说:“你还是别帮她了。因为只有被抓一条路等着你们。她要出去,可以,她自己逃出去,有本事找机会逃。”

    我说道:“你还是很担心我得很啊。”

    朱华华说:“朋友一场,不想去男子监狱看望你。你可以拥有很好的人生,别想着自己毁了自己。”

    我说:“呵呵。”

    朱华华说:“你不愿意?你非要那么做?”

    我说:“我也不想做。可我不想看到她死。”

    朱华华说:“说了,好好防着就行了。”

    我呵呵了一声,低头吃东西。

    吃饱了,吃完了。

    朱华华也没和我说什么,看来她有些沮丧,她没法说服我。

    她不想让我毁了我自己。

    她其实是心里想着我好的。

    她站起来后,她走出去。

    我擦了擦嘴,跟着出去了。

    下楼出门口后,她上车,关车门,开车走了。

    也没和我打招呼。

    好吧。

    我自己打车去了饭店,看看饭店的情况,经营很好,平静的很。

    陈逊的线人说,小混混竹筏竹林那帮,被霸王龙继续逼着来对付我们,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这饭店是有龙王的人罩着了,也怀疑是彩姐的黑衣帮开的了。

    如果他们继续来,只能继续迎战了。

    我找了陈逊,和陈逊去找彩姐。

    给彩姐打电话打不通,她现在真的是隐居起来了。

    我让陈逊开车来,我们去海边酒店找彩姐。

    可是,到了海边酒店,酒店还是做着生意,开着门,迎接来往客人,但以前的赌场什么的,都没敢做了。

    彩姐没在,他们都不知道彩姐去哪里了,已经三天没见人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妈的,三天没见人了。

    问他们,他们说彩姐自己开车出去了,三天前。

    然后一直没回来。

    我急忙又打彩姐电话,还是打不通。

    靠。

    她是去哪里,三天不见人了,也联系不上,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被霸王龙抓了?被打死了?被拘禁了?

    应该不会,我不该乱想。

    可是我不能不乱想,三天找不见人了,怎么能不乱想。

    如果霸王龙抓了她,会怎么对付她?会直接打死?或者是要挟着她为他们办事?

    仁慈的彩姐,当初为什么要放了霸王龙,真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