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气死狱政科
    看着监狱长冷冷的看着她们,狱政科的人感到特别的委屈。

    赶紧的继续喊冤枉扮可怜:“监狱长,我们一来,就督促要她们装监控,她们顶嘴,顶嘴就算了,一进来,就打了我们,我们根本没还手啊监狱长。”

    这个时候,监狱长看起来已经甚是愤怒,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说话。

    当兰芬想要说话的时候,我骂道:“退后!别说话!”

    兰芬急忙退后了。

    监狱长看着我们,然后又看着狱政科的人。

    狱政科的人见监狱长看着她们,赶紧七嘴八舌的上来说我们如何如何打了她们。

    监狱长烦躁骂道:“都住嘴!你们够了没有!”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监狱长骂道:“你们说她们打了你们,你们说她们打了你们。证据呢,证据呢!”

    狱政科被打的人说道:“我们身上有伤,她们没有啊!”

    监狱长说:“人少还嚣张,活该!”

    哈哈,心里狂喜,监狱长果然向着了我们这一边,唉,柳智慧,果然是神一般的存在。

    监狱长说道:“你,你,到我宿舍来!不是,到我办公室来!”

    监狱长气得说话都说错了。

    我哦了一声。

    医护室的医生来了,她们出去了做了检查什么的。

    我则是和那被打的狱政科的小头目,还有狱政科科长总监区长还有我们的代理监区长徐男等人,带去了监狱长办公室。

    在监狱长的办公室。

    我静静的站着。

    一进去,狱政科的人就先开始叫苦,什么到了我们监区,我们监区就不把她们当人看啊,就是动手打人啊什么的,监狱长说:“说了住嘴!”

    她们又住嘴了。

    但她们很不服气

    我心里暗爽。

    监狱长说道:“b监区的,你们承认打了她们没有。”

    我说:“她们先动手,我们防卫,最多是防卫过当。”

    监狱长点点头。

    狱政科的人说道:“是吧,承认了吧!”

    监狱长问狱政科的人:“你们呢,有没有打她们。”

    狱政科的人说道:“没有!她们打了我们,但是我们没得打她们!”

    监狱长对狱政科的人说道:“b监区的都退步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子?”

    狱政科的人喊苦喊冤枉:“监狱长,我们真的没有打她们!”

    监狱长说道:“干脆双方都处分好了!”

    狱政科的人气得快爆出来。

    我得意的看着她们。

    监狱长说道:“以后,你们狱政科的,别去他们b监区!”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们怀疑,他们帮助那名女囚给逃走了。”

    我说道:“科长,你说话要讲道理的好吧,要讲证据的好吧,你说我们把那名女囚弄出去了,越狱了?”

    监狱长看着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说什么。你说她们帮助女囚逃跑?”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们的确是这么怀疑。如果不是帮助女囚逃跑,那就是女囚自己逃跑了,他们怕被我们发现了。”

    监狱长看着她。

    狱政科科长说道:“因为我们一旦靠近那里,她们就想着各种办法,不让我们靠近和上去检查。”

    监狱长看着我。

    我说道:“科长,你在说什么呢。你怀疑,你有证据吗。”

    狱政科科长说道:“需要证据吗,你们怎么不敢让我们去看。”

    我说:“我说过,这女囚,她在上次被刺杀的时候,心理阴影,受了伤,所以,她是我的心理病人,她在休养,不能让人靠近去打扰,你耳朵聋了吗,上次和你说的你没听吗。”

    狱政科科长气道:“你这什么态度!”

    我说道:“呵呵,你说我什么态度,你怀疑我们把她给放了,帮助她逃跑了,那是什么?那是犯罪,你把我们当犯人看,我为什么对你客气!”

    狱政科科长对监狱长说:“监狱长,你让人去赶紧查,肯定有猫腻!”

    我说道:“监狱长,我们就事论事,狱政科科长是害怕自己的下属被处罚,所以才乱讲的。”

    我们两喋喋不休在监狱长耳边吵着。

    监狱长说道:“都住嘴。”

    这次她不是骂我们。

    而是冷静的叫我们住嘴。

    我和狱政科科长都住嘴了。

    监狱长对我说道:“如果犯人跑了,你怎么办。”

    我说:“如果犯人跑了,那就是大事了,犯人越狱,而我,就是帮助犯人越狱的嫌疑人。直接把我交到警察手中吧。”

    监狱长说:“组织越狱罪,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他参加的你们监区的其他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不是开玩笑。”

    我说:“我知道,如果我干了,那就是犯罪的行为了,不是我想怎么办的事,而是我被判刑的事。可是,我想反问狱政科科长,我帮助女囚逃跑,越狱,有那么容易吗。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说到越狱,越狱的第一步,就是要逃出自己的牢房。

    光是这一步,就难住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囚犯,即使有智商高的囚犯或者等到有机会钻空子的囚犯,那成功率也是微乎其微。

    而且,就算是逃出了牢房,监室,基本上,监狱方面此刻就能够马上发现,然后实施控制、抓捕。

    不过,相对其他发达国家的发达科技的监狱安防系统,我们的安防措施在这方面却还是很落后,而且往往是囚犯逃出监狱大门的时候,才会被发现,甚至如果有可能,到点名时才发现少了个人,大错已经铸成。

    如果是当夜逃跑了,第二天点名,查找才发现少了,如果这个囚犯跑出去了,那已经不知道跑了多远了。

    发达国家想要用给囚犯穿戴一些智能的东西,来控制囚犯的行踪,例如智能手环之类的,随着科技的发展,智能手环已经不算是奢侈品,想了一下,假如所有的监狱囚犯都穿戴这个智能手环或者脚环的,那么,这个囚犯在监狱里的行踪都被电脑所控制着,当她逃出去外面,无法脱下的智能手环就马上向监狱的接收终端报警,然后监狱管理人员发现异常情况,马上报告上级,监狱方实施抓捕,在短时间内,囚犯肯定没有可利用的器材脱掉智能手环,那么,她很难逃脱。

    当然,还有其他更加高级的安防措施,例如人身热点红外线监视器等等等等。

    以后估计都有吧,那我们看守起来,就更加容易和方便了,也无需那么多狱警管教每天那么多繁琐繁杂的看押工作了。

    监狱长问狱政科科长道:“如果,去查了,发现犯人没逃跑,还在那里,你怎么办。”

    狱政科科长说道:“我能怎么办。监狱长,我是为监狱着想,万一她已经跑了呢,为了我们的放心,我们也是该去看一下啊,检查一下。”

    我说道:“为什么你不怀疑别的监区,来怀疑我呢。难道,你们也想对那名女囚图谋不轨,想杀她什么的吗。”

    狱政科科长说道:“胡扯!是你们自己表现出来的,让人不得不怀疑你们。如果不是有鬼,你们为什么那么怕光,真的不敢让人上去查看吗。”

    我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我上次也说了,刚才我也重复了,就是那名女囚的特殊情况,可是我不知道狱政科科长为什么老是这样子,总是想着要去查我们,怀疑我们。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几个意思了。我可以让狱政科科长去检查,可如果犯人还在那,我想问狱政科科长会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她们打我们的事,我们绝对不会愿意就此罢休!”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还想反了不成!”

    监狱长也说道:“你们不愿意就此罢休,那你们想怎样。”

    我说:“既然监狱长你不处理,那我们只能自己讨公道了。”

    监狱长骂道:“放肆!你想怎么讨公道!”

    我说:“她们打了我们两次,那我们只能也用暴力讨公道!”

    监狱长问我:“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监狱长放在眼里!”

    我说:“就是因为放你在眼里,你是我们的监狱长,所以我才征求你的意见,被打了两次,你让我们忍着,我们也忍了。可现在,你又是让她们怀疑我们,去检查我们什么的,我觉得她们根本就是没事找茬,可你却向着她们了,既然你眼中没有我们,不愿意护着我们,那我们,也只能这样子了。”

    狱政科科长冷笑着问道:“难道你们监区的人还敢跟着你造反不成。”

    我说:“错,这不是造反。这是,讨回公道,我们不是在对监狱长进行报复,也不是反了监狱长,而是,我们被人打了,我们要找那些人,讨回公道。”

    狱政科科长说道:“笑话,讨回公道,有本事可以试试。”

    我说:“一直在试着。”

    狱政科科长恶狠狠看着我。

    我说道:“你们狱政科,欺负我们多少次了,我们都忍着,别以为我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如果不是因为监狱长,不是因为看在大家同僚份上,不是给你几分薄面份上,早就还手了!”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别把黑的说成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