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先入为主
    车上,龙王哥沉默,一言不发。

    我说道:“龙王哥,没什么好难过的。真的。”

    龙王说道:“这家伙跟了我这么多年,竟然还会这样叛我。”

    我说:“呵呵,他其实还是好的。”

    龙王说:“所以我才难过。”

    我问道:“为什么呢。”

    龙王说:“正因为他好,我知道他会改,我却还要赶走他,留不得,所以,我才难过。”

    我说:“唉,没办法,之前也和你说的,你带那么多的手下,不能姑息了。不然众心不服。”

    龙王说:“如果不是他通风报信,今晚大事就成了!”

    我说:“人算不如天算。”

    龙王说:“我要好好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我问道:“他们是暂时不敢做非法经营生意了。你打算怎么走。”

    龙王说:“你是我的军师,我倒是要好好问你了。”

    我笑着说:“狗头军师。”

    车子开回到了饭店门口,龙王下车后说:“走吧,继续喝那个酒,把它都喝完了。”

    我说:“那会喝醉。”

    龙王说:“醉就醉吧。”

    两人又回去继续喝酒。

    又聊到了下一步的事。

    龙王问我该怎么做。

    我问他有什么想法。

    龙王说:“我们做不了非法经营,他们也做不了。既然这样,那我们的手下,也就没处可跳槽,两边人都差不多了,就是他们还有上面的帮助,这一点是他们最大的优势。”

    我说:“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你们不做非法生意,霸王龙不可能让上面的人来抓人来踩场了啊。如果你们双方火拼,上面能帮谁?谁都帮不了。趁这样子,直接狠一点,把失去的地盘都抢回来,然后联合众多帮派,攻击他们。”

    龙王说:“但是,如果一个地区,双方都去收一个地盘的保护费呢。”

    我说:“你们收,他们肯定报警,让上面解决你们。可如果你们不收,他们收,你们就帮着商户报警,警察不能不管吧,就算经常抓了他们,也就放了,那你们可以帮着商户,直接开干,他们来收保护费就干掉他们!”

    龙王说:“这主意好!”

    我突然想到,我的饭店不也如此吗!

    我急忙说道:“例如,我现在的饭店,他们再次来收保护费,或者下来赶走我们,我们可以报警,然后再和他们闹,挑起他们的怒火,让他们先动手,反正这摄像头挂在里面,监控录像下来,他们先动手,他们来收保护费,他们就是错的,然后他们动手后,我让我们的人,和你们的人,出来干掉他们,正当防卫,就算警察抓了我们,到时候,媒体什么全都知道这事,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

    龙王说:“对,很对!狗头军师果然是狗头军师。”

    我说:“霸王龙他们如果硬碰硬,和你们来,明显是要吃亏的,你们人多。怕什么的呢。”

    龙王说:“反攻的时候到了。”

    我说:“对,反攻的时候到了。”

    这晚,又是不醉不归了。

    喝多了后,我就在旁边他们的酒店睡了。

    上班两天后,这天,沈月兴奋的来通知我:狱政科的那几个人来了!

    沈月眉飞色舞的样子。

    哦,等了那么多天,她们终于下来了,终于可以揍她们了!

    简直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啊。

    我马上召集人。

    我们的人都在摩拳擦掌了。

    赶紧的过去关着柳智慧监室的那边。

    果然,狱政科的人下来了。

    在那里骂着我们的人:“为什么说了那么多天,说装摄像头也不装!”

    我们的人回应:“已经申报了,还没有下来装。”

    狱政科的人破口大骂。

    好,让你们骂。

    骂完了后,她们说道:“过两天如果我们下来,你们还没装好,这里也不能关犯人了,把犯人赶走滚出去!我管她什么神经病精神病心理病。”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们。

    冷冷的看着嚣张的她们。

    她们看了看我们一大群人,有点慌,但故作镇静,说道:“张队长!我们要检查监室!”

    我说道:“检查什么呢。”

    她们说:“检查犯人!”

    我说:“上次在监狱长那里,监狱长不是说了吗,不能让你们接触到这里的女犯,因为她是我的病人。”

    她们说道:“哦,我们不检查她,我们检查的是,你们是否违规,让别的女犯住进来了,又或者,那个女犯,可能跑了也不一定呢。”

    我心想,好吧,她们就是没事找茬,另外的,就是想要看,柳智慧有没有在这里,有没有已经逃走了越狱了。

    我说道:“监狱长让你们来检查吗。”

    狱政科的人说道:“安全检查,是我们部门的职责之一。”

    我说:“人家防暴队的都没有你们那么勤快,那这么看来,狱政科的这几位姐姐,是明摆着针对我们监区了。”

    她们说道:“哟,怎么针对了呀张队长。我们也是秉公办事。万一你们这里安全检查做的不好,女犯跑了什么的,我们也有一点点责任的。难道说,女犯已经跑了,或者是里面关着别的女犯,所以不敢让我们检查。”

    我挥挥手:“让她们上去。带她们上去!”

    狱政科的人进了过道后,看着我们一群人,发慌道:“上去检查,我们不需要那么多人陪同。”

    我咳嗽了两声。

    顿时,手下们马上对她们动手,拉着她们的头发狂揍。

    一时间,黑暗的过道里叫喊声一片。

    我假装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外面去跟外面自己的人说:“快点,快点去报告监区长总监区长监狱长等等领导!狱政科下来打我们了!”

    她们几个马上一溜小跑去报告。

    我回到了过道里面。

    借着那微暗的灯泡,看着这群人被揍。

    被扯着头发打的,被摔在地上踩的,还有的被几个人拉着打的。

    我偷偷在一个我们手下耳边耳语几句,她过去后,故意放走了一个狱政科的人。

    那女的急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从我身边跑出去了,不用说,肯定去告状了。

    惨叫声过了后,她们有气无力了,趴在地上的,睡在地上,有的坐着靠着墙的。

    我让自己的人装疼,让她们也坐在地上了。

    外面我们的手下跑进来和我说道:“张队长,监狱长来了。”

    我赶紧的跑出去外面去,果然,监狱长狱政科科长总监区长等等领导,脸色铁青的急速走来。

    我赶紧的迎面跑上去:“监狱长啊!我根本拉不住拦不住啊,她们打我们的人啊,这次我们的人气了,所以也动手了,我根本拦不住,对不起啊!”

    监狱长说道:“让开!”

    我急忙让开。

    监狱长说:“在哪!”

    我带着监狱长进去:“在里面!监狱长,搞不懂为什么,狱政科的人一下来就骂我们,然后在过道里面,她们骂着骂着,说我们监控也不装,不把她们放眼里什么的,说着就直接动手打我们,然后我们的人开始先忍受着,后来她们实在忍不下去,就也动手了起来,然后就这样了!”

    监狱长带着人进去,过道里面,一大群人坐着喊疼的,趴着喊疼的,睡着喊疼的。

    狱政科科长急忙走过去。

    狱政科被打的几个女的爬来,“科长,科长,她们,她们打我们!”

    狱政科科长看着她们,然后恶狠狠的回头盯着我:“张队长!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我说:“我什么交代,我会交代啊,刚才我也说了,她们先动手的,我们是被逼还手的,科长,我没管好我们的人,她们才被逼动手了,哦我也叫了医护室的人过来了。”

    我假装骂我们自己的人,过去就踢几脚:“给我起来!你们都给我起来,装!装什么装!你们啊你们!我说忍,你们为什么要动手。狱政科的姐姐们,是来给我们办事的,来检查安全的,是对我们有利的对我们好的,你们为什么恩将仇报,还要打她们!”

    兰芬站起来:“她们先动手打了我们的!我们一直忍着,她们就不停的骂,从外面骂到这里来,然后我们一声不吭,结果她们就先动手!”

    狱政科科长打断了兰芬的话:“闭嘴!谁相信你们!我们几个人,还敢对你们一群人先动手了!”

    兰芬说道:“事实就是这样。”

    狱政科被打的几个人说道:“科长,监狱长,是她们先打了我们,不是不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她们要打我们,我们也没得还手,就被打了。”

    监狱长冷冷看着她们。

    这一招,叫先入为主。

    在打架的时候,我就先让我们的人去报告监狱长了。

    人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心理,例如你是公司领导,公司有下属跟你说另外一个下属的坏话,然后你可能半信半疑,是不是那下属真是这样,而当那位下属觉得自己冤枉了,来找你申冤,你反而觉得他此地无银三百两,觉得他真的就是那么坏了。

    这是柳智慧教我干的。

    加上上次被防暴队指控她们打我们,这一次,监狱长很明显的不相信狱政科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