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7章 残酷的逼供办法
    那个小混混被陈逊这重重一脚,飞到我跟前来。

    我走到他面前,他哎哟哎哟的喊着。

    能哎哟哎哟的喊着,那还不够伤。

    我看着他,就是刚才吠得最欢的小头目。

    我笑笑,问他道:“爽不爽。”

    他看着我,急忙起来求饶:“饶了我吧,我也是被人逼来的。”

    我抬脚就踢:“饶了你!刚才我说什么,你居然不听!”

    狠狠的踢了他几脚,然后举起拳头打。

    那边的他们的人,全都趴在地上,我们的人还对他们能动的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真的一个都不能动了。

    梁语文上来拉住了我的手挡住了我:“老板,够了,再打他就很疼呢。”

    我说:“对这种敌人,没什么好可怜的,你让开。”

    她拦着我。

    好吧,她是大发慈悲了。

    我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因为在马路那边,看着这边的人很多很多,估计会有人报警的。

    我让我们的人赶紧的走了。

    陈逊问我:“就这样放了他们?”

    我说:“放了吧。”

    陈逊有些不愿意。

    我说:“放了!”

    陈逊只能说好。

    我让梁语文过去那边去等我。

    梁语文过去了。

    我拉着陈逊到一边,问:“那个他们的老大呢。”

    陈逊说:“在那工地里面,被我们抓了。”

    我说道:“他的手下,都可以放过。”

    陈逊说:“那我把那小子两只手都砍下来!”

    我说:“对那种人,必须要有惩罚,不过砍了两只手,会出大事,而且太严重了。把他的手继续弄骨折。”

    陈逊说:“就这样吗。”

    我说:“这就行了。”

    陈逊说:“这教训也太轻了,他们记不住!”

    我说道:“我也想拿刀砍他们这群人一通。唉,算了。”

    陈逊说:“好吧。这就去。”

    我说:“记住啊,不要太过火了啊!”

    陈逊说:“好。”

    陈逊他们离开,我过去,拉着梁语文离开了。

    我说道:“陪我去江边喝一杯咖啡。”

    梁语文说:“不用去江边,那边就有啊。”

    我说:“好吧。”

    我们去了街角的一个咖啡店,上了二楼阳台坐着。

    街角,可以看到几条路的繁华。

    两人都点了红茶。

    梁语文看着漂亮,娴静,温柔,脸蛋有点婴儿肥,挺可爱的。

    眼睛又很大。

    梁语文问道:“你看我么。”

    我说:“是啊。”

    梁语文说:“不许看了。”

    我说:“我就看。”

    梁语文说道:“你也是出来混的。”

    我心里一惊,她怎么知道了。

    我说道:“为什么这么说啊,见到我找人来打架,我就是道上的了啊。”

    梁语文说:“那他们来帮你打架,是什么人呀。”

    我说:“我一个朋友,他开武术学校的,找来他们学校的几个保安就行了啊。”

    梁语文说:“才不是,我看你们就是社团的,他们说陈总就是社团的。”

    我说:“谁告诉你的。”

    梁语文说:“店里面的人都这么说。”

    我说:“呵呵,可能是吧。”

    梁语文问我:“那你是不是呢。”

    我说:“你觉得我是不是呢。”

    梁语文说:“我才不知道你。”

    我笑着问:“如果我是呢。”

    梁语文说:“那我不理你了。”

    我问道:“为什么啊,这样就不理我了啊,我也不坏啊。”

    梁语文说:“你不坏才怪,你看你打人那样。”

    我说:“他们是坏人,他们还想什么什么你呢,就是因为他们,我们的饭店才开不下去啊。”

    梁语文说:“那你也教训他们一下就行了。”

    我说:“我恨不得打死他们,我还只教训他们一下而已吗。”

    梁语文说道:“反正不好。”

    我说:“嗯,那就坏吧。”

    梁语文说:“你还想把我推出去!”

    我说:“哈哈,那不是和你玩着的吗。”

    梁语文说:“刚才看你那么认真,我真不想理你了。”

    我说:“那就不理吧。”

    我喝着茶。

    梁语文问我道:“你朋友那么厉害吗。那你让他们来帮你啊。有他们保护,饭店就可以开了啊。”

    我说:“你好天真呢。”

    梁语文问:“要给他们钱吗。”

    我说道:“人家不能天天来帮我们吧,对吧,但是小混混天天都在这里。”

    梁语文表情变得继续忧伤起来。

    我说道:“皱眉还那么漂亮呢。”

    梁语文看着我。

    我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我混混吗,现在又不怀疑了。”

    梁语文说:“就算不是混混,你也不是好人。”

    我呵呵笑笑说:“好吧,我什么好东西也不是。”

    梁语文说道:“这话你自己说的。”

    我说:“嗯,这话我自己说的。”

    梁语文说:“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问道:“什么正经。”

    梁语文说:“饭店到底怎么办呀。”

    我说道:“你说还能怎么办,关门。”

    她急忙说:“不要关门。”

    我说:“除了关门,没其他办法了吧。”

    梁语文说:“我不想它关门。你都不努力!”

    我说:“好好好,我努力我努力。”

    梁语文说:“你要想办法,让它继续开下去!”

    我说:“好了好了,我会的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下楼出门,我帮她拦了计程车送她走了。

    她刚上车走后,我看到对面的一处露天咖啡,好多纹身的小混混在那里喝咖啡。

    那些看着也有些眼熟,仔细看看,哦,是霸王龙控制的这里地盘的那群小混混。

    我回去问店里的服务员:“现在不是控制不能沿街摆出露天来吧,烧烤啊卖东西喝东西的。”

    服务员说道:“人家后台有人。”

    我说:“哦,那我明白了。”

    看到那群小混混在那边,看到漂亮美女过来就吹口哨,很牛很嚣张的样子。

    就是这群,想要吞了我们饭店。

    好吧,我该如何阻止呢。

    我回去了饭店,给陈逊打了电话,问陈逊在哪。

    陈逊问我在哪,说过来接我过去看看那被打骨折的那厮。

    我说好,然后他派人开车过来,接我过去了。

    接我去了河边。

    这里没什么人过来了晚上。

    在河边,我看到了被弄骨折的那家伙。

    他哭丧着脸。

    陈逊对我说道:“弄他骨折了,就想放了他的,但他没服气,想着要继续弄我们饭店。”

    我说道:“看来很是顽固啊。”

    陈逊说:“所以我想把他扔进河里。”

    我说:“这样就杀人,也不太适合吧。”

    那家伙求饶道:“不要这样,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陈逊上去踹了他一脚:“那为什么还要对付我们饭店!”

    他说:“我不敢了,我没有,你们听错了吧!”

    陈逊说道:“我耳朵很灵的,你在我们刚离开,就让你的人给别的那群人打电话,给他们钱,求他们帮你毁掉我们饭店。”

    陈逊在我耳边说道:“我们线人打电话说的。”

    我说:“干脆弄死这家伙吧。”

    他跪在地上求饶:“我没有,我真没有。”

    陈逊说:“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啊,把他装进袋子里!”

    他哭喊着求不要,跪着上来磨蹭陈逊,陈逊一脚踢开。

    手下们上来,直接把他的嘴巴用透明胶给缠绕了几圈封住他的嘴,然后把他塞进了袋子里。

    那家伙拼死了在袋子里面挣扎要出来。

    手下把袋子口用绳子绑好了,然后把袋子扔进河里面。

    噗通一声,袋子扔进水里,袋子浮着了一会儿,慢慢沉下去,那家伙在袋子里面疯狂挣扎。

    我问陈逊道:“真的要杀他妈,还是别这样子做吧!虽然教训是要教训,但是杀人就没必要了。”

    陈逊说:“没事,不杀他,就吓唬吓唬他。”

    陈逊自己拿着一根绳子动了动,哦,这根绳子是连着袋子的袋口的。

    我还是担心的说道:“别玩了,绳子断了,他可真的要沉尸在这里了。不想闹出人命,很麻烦的。”

    陈逊说道:“没事,断不了。霸王龙很喜欢这么对人。”

    我说道:“这种招,你从他那里学来的?”

    陈逊说:“他还有很多狠招,不怕被折腾的人不招的。他能把人放进猪笼里,然后吊起来,在下面点火了,慢慢加火,扬言不说实话就烧死。还有把人放进大锅里面,慢慢煮,不怕不招的。锅里面越来越热,谁都撑不住。”

    我说道:“这家伙真他妈的残忍啊。”

    真是听着都让人觉得疼。

    陈逊说:“宁愿自己自杀,最好都不要给他抓住,除非全招了。”

    我说:“好吧。太残忍了。好了,他真的会死了。”

    陈逊说:“还可以撑一会,你看,绳子还在不停的动。”

    我看着。

    又过了十秒左右,绳子动静不是很大了,陈逊把绳子往回拉,把袋子拉了起来。

    拉出河面到了河岸上,袋子里的人在咳嗽,听得出,是从鼻孔里咳嗽的声音。

    看来是喝了不少水。

    陈逊让手下过去,打开袋口,然后把那家伙拉出来,把缠绕在他嘴上的透明胶都撕掉了。

    那家伙软趴趴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呕吐。

    陈逊问道:“喝饱了吗。”

    那家伙大口呼吸,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