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原本,饭店四周,都算是繁华地段。

    可这个地方,因为建筑新楼盘,而且又是个旧单位所在,然后这边空地,就杂草丛生,虽然不大,可路灯照不过这厚厚的树枝树叶,这儿就成了黑漆漆的了。

    我向花丛树后看着,没发现人啊。

    也许是他们这群小混混躲得太隐蔽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

    我问梁语文道:“那个男孩子追求你,经常给你送东西吗。”

    梁语文说:“嗯。”

    我问道:“有拿吗。”

    梁语文说:“没有。”

    我想到,夏拉只要是男孩子送的,即使不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也照单全收。

    小到什么首饰礼品手机,大到轿车什么的,唉,说真的,这样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我有个女儿,我就教育她,既然不想和人家在一起谈恋爱,就不要玩人家,拿人家的,吃人家的,就算是在一起了,就算结婚了,也是要什么东西都要懂得付出的好,不要理所应当的拿。

    像夏拉那样,不和那些追求自己的异性在一起,却可接受任何异性送来的礼物和鲜花,什么心理?

    她作为一个漂亮的女生,跟任何一个男生都没有进一步的关系,可是接受任何一个男生送来的礼物和鲜花。并且她将这些礼物都照下来发在微信展示,并且照片上的她显得很幸福。我只能说,对于夏拉,这是一个虚荣且聪明的女子。

    她不断的广播自己受到其他男性关注的信息,从而隐含给予出我是很受欢迎的高价值美女的信息。

    人都有随众的心理,根据这种信息,大量的男性会简单的认为,追到这个女子可以让凸显出自己比其他男子更优秀的错误心理,因此会围绕着她的喜好进行各种战术上的投入,而她又会巧妙的利用这种投入去吸引其他男性的注意,这种利用关注的滚雪球模式,很是聪明呀。那就越来越多的男孩子去追求她了。

    越来越多的男孩子想要去战胜这种女人,想要比别的男孩子送更多的东西,成功去俘获她的芳心,最后却是发现自己掉了进去她设置的陷阱里,自己付出了太多,甚至送车的都有,人家只是对自己微笑的礼貌一下而已,连人家的手都没碰到过。

    怎一个惨字了得。

    其实这种类型的女子,我真的不赞成追,像夏拉,除了相貌,真的没有勾起我会对她进一步探索的兴趣,这种女子的整个世界观都是错误的,她充分的享受别人对她的赞美,嫉妒,迷失。

    这些东西恰恰是恶魔撒旦所具有的品德。

    反正我跟一个女生约会,三次之内她没有提议回请的意向时,这女生原则上就不能交往。背后原理很简单:一个女生跟我出来三次都没打算掏钱,那表示两件事情。

    第一,她被男人奉承惯了。很可能真的很美,但交往下去恐怕未必能成为我的助手。日后真结婚了,我也会过得很辛苦。两人很容易为了钱的事情吵架。古人说娶妻娶德,"德"其实不外乎就是能有长远的眼光,考虑两人而不光是考虑自己。这绝对是婚姻能否长久最重要的一个关键点。

    第二,她可能根本不在意对我是否公平。对我很可能只是短线的心态,反正有饭吃就吃、有礼物拿就拿、单纯只是打算能从我身上占些便宜。

    我想来想去,夏拉就很少请我了,都是想让人付出的多,她不怎么行这个人,这个人的人品也是随着时间,而被我否定掉了。

    还有一个,老是不请客的。

    靠,对,就是贺芷灵。

    不过这个人人品是非常好的,虽然她不请客,理所应当的吃我剥削我的,但是我有难,都是她帮我,我对她还真的是又恨又爱。

    梁语文这个人呢,虽然我认识不久,但看来,也还是挺好的。

    没办法,评价一个人,首先要看他的品德。

    梁语文拿着手在我面前挥挥手问我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想你。”

    话音刚落,突然从身后花丛跳出几个人,然后从前面又跳出几个人。

    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包围了我们,十几个人。

    哦,对了,就是这帮人了。

    还以为陈逊拿到的是错误的情报呢。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他们。

    梁语文害怕的靠近我。

    我说道:“又是你们,有什么事呢。”

    带头的是另一个人了,说道:“没想到你就在这!刚好了,抓去给我们老大!”

    我吐了一口烟雾说道:“哎,你们老大呢,出院了没有,手都骨折了,他怎么吃饭啊。”

    他骂道:“关你x事。”

    我笑笑:“你们想跟他一样吗。”

    他说道:“我们老大说了,给你们两条路走。”

    我说道:“哦,说说看。”

    他说:“你,给我们老大赔礼道歉,请吃饭,赔二十万,她,陪我们老大一晚上,之前的事一笔勾销。”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那还有下一条呢。”

    他说:“我们抓走她!她也是要陪我们老大!而你,我们打到骨折,饭店我们不会让你们开下去。”

    我说道:“听起来你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他怒视着我。

    我决定逗逗梁语文,我对梁语文说道:“梁语文,我先跑了,你殿后啊。”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说道:“你帮我殿后啊,我跑了啊我说。”

    她摇着头:“你,你说真的吗。”

    我说:“是啊,真的。”

    她说:“你不会是那样的人的。”

    我笑了笑,说:“如果我就是那样的人呢。”

    她说:“你不是。”

    那家伙问道:“喂!考虑够了没有!”

    我说道:“哦,考虑够了,你抓她去吧,然后打死我吧。”

    他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说实话吧,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

    我没说完,他就没兴趣听下去了,直接挥手:“上!打!”

    他的人冲上来。

    我把梁语文护在后面,喊道:“慢着!”

    他把手一伸,让他手下人停下。

    好多人看着这里。

    他说道:“快点,不然有人报警!是不是要投降了。”

    我说:“能不能让我的女朋友先走啊。”

    我推了推梁语文。

    梁语文拉着我的手:“我不走。我走了你怎么办。”

    他说道:“我们老大非要她不可,不可能让她走!”

    我说:“好吧,那就是没得谈了。兄弟们!出来!”

    我一喊,他们急忙往左右前后看。

    咦,没人呢。

    他们也看见了,没人呢。

    那家伙说道:“靠!他妈的吓唬谁啊!”

    我说:“梁语文,快跑!”

    我心里有点担忧,妈的,陈逊兄弟们呢,不是说好埋伏好了,吗。

    难道不按剧本来演了吗。

    他们冲上来对我动手,有人拉着梁语文过去,梁语文反抗着。

    我在挥手还击。

    七八个人从里面漆黑的地方出来,从花丛中跳过来。

    然后抓住这群小混混,一拳就放倒一个,有的直接被抱起来砸到树身上。

    十几个小混混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倒了一大半了。

    另外围攻我的几个小混混才看了一眼后面,就被我们的人上来,跟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住直接就放地上踩。

    几乎全放倒了,还有两个,抓着梁语文往那边拉的那两个。

    当他们发现情况不对劲,一看到我们这里的情况,他们所有的人都放倒了,叫疼连天,他们两个赶紧放开梁语文就跑。

    两个兔崽子疯狂的往前跑。

    只见那边树后斜着冲出两人,就像美式橄榄球一样的撞击,砰砰两声,两个身材高大的人撞飞了两个狂奔的小混混,两个小混混都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有个喊都喊不出来,在地上动也不动。

    另一个站起来还要跑。

    只见陈逊迎面冲过来,一脚把他踢飞到这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