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忧伤的郁闷
    梁语文推门进来了。

    她穿的是迎宾礼服,就是开叉的旗袍。

    她的大腿有点粗。

    但是不是很粗壮的那种,就是健康的看着很白皙很想碰触绝对很舒服那种。

    她有些脸红,因为我火辣看她的目光,她问道:“老板,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指了指我身旁,说道:“你坐下。”

    她说:“有什么事呢,下班说吗。我在忙。”

    我说:“我让她们先不让你忙了,过来,陪我聊会儿。”

    她说:“很重要吗。”

    我说:“不重要你就不和我聊了是吗。”

    她说道:“不是呀,那能不能下班了再聊呀。”

    我说:“为什么。”

    她说:“老是让小姐妹顶班,不太好。”

    我说:“哦。”

    她说:“你怎么了,又心情不好了吗。”

    我说:“如果我们做不下去了,你会去哪里。”

    她问道:“做不下去了,饭店吗。”

    我说:“对,如果饭店开不下去了,你会去哪里。”

    梁语文走过来,不由自主的,坐在了我的身旁,看着我,问道:“开不下去了吗。”

    我说:“有可能。”

    梁语文马上问:“为什么啊!”

    看着她,很激动,很担忧的样子。

    我问道:“呵呵,你好难过的样子。”

    她问:“为什么啊。”

    我说:“你喜欢这里吗。还是喜欢我。”

    她慢慢扭头过去,看着桌面,然后说:“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我问道:“说原因。”

    她说:“工资挺高,也刚认识了不少的好同事,新同事,大家对我也挺好。领导对我也好,你对我也好。”

    我说道:“是因为我对你好,他们才对你好吗。”

    她说:“不是这样,员工们都很团结友爱。我还不认识你,他们就对我也很好了,我们都很团结。”

    我说:“嗯,那真的挺不错的。”

    梁语文问我道:“为什么说不开了啊,不是生意很好吗!”

    我说道:“我也很无奈的。”

    梁语文问:“是那些人!”

    我说:“嗯,跟他们有关,他们不让我们开下去。”

    梁语文说:“那,那我们去别的地方不行吗,去别的地方开。”

    我说:“暂时没找到其他的地方,不过这几天我会找的。”

    梁语文说:“我不想离开!去别的地方开吧。”

    我说道:“呵呵,我也不想关门。”

    说着,我摸了摸她的头发,她把手放在我膝盖上,双目忧虑的看着我。

    我说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梁语文说:“什么办法。”

    我说:“打不赢,就只能跑了,找个地方开吧。”

    梁语文握着我的手:“不要关门。”

    她还嘟着嘴,样子挺可爱的。

    我笑笑,说:“你说就说了,你还吃我豆腐啊。”

    她一愣,然后看着握住我的她的手,然后看看她自己,撑在了我膝盖上。

    她急忙收手回去坐直了,然后说:“才不是!”

    我说:“不是才怪,哈哈,刚才你做什么了啊。”

    她说:“没有,我没有!”

    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对我了,对吧。”

    她说:“不是!”

    她羞红了脸,急忙站了起来跑出去。

    想不到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孩,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一样的单纯。

    单纯,让我想到了李琪琪。

    算了。

    喝酒。

    慢悠悠的喝着酒,听着忧伤的歌曲。

    陈逊那副忧伤的面孔,这忧伤的音乐,梁语文那忧伤的神情,对饭店未来忧伤的担心,构成了我更加忧伤的心情。

    好吧,忧伤毫无用处。

    生活不是林黛玉,并不因为你的忧伤而风情万种。

    如果遇到困难,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解决它,一个是让它给解决自己。

    活着本就是困难叠着一个困难过的。

    能人与普通人的区别在于,能人很能解决人生中每一个困难,普通人只能被困难解决。

    我承认我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我不想总是被困难解决我。

    陈逊开了包厢门,进来后,坐着和我喝酒,他说已经安排好了人。

    我说:“狠狠打他们一顿。”

    陈逊说:“会的。”

    我说道:“刚才我和梁语文说了我们饭店可能要不做了,她很难过。”

    陈逊说:“她喜欢你。”

    我说:“不仅是她喜欢我,她喜欢这饭店,喜欢这里的每个人。”

    陈逊说:“那说明我们管理很成功。”

    我说:“这份功劳应该记在你头上,是你的管理很成功。”

    陈逊说道:“我敬你一杯酒,张河。”

    我说:“我们该不会也要散了吧。”

    他手握酒杯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酒都散了出来。

    他眼睛微红,说道:“应该不会的吧。”

    我说:“我们难道就真这么散了。”

    他说:“喝酒吧,走一步,算一步。”

    我问道:“如果你不在这个饭店了,这个饭店不开了,你会去哪里。”

    陈逊说道:“跟彩姐,继续跟着彩姐。”

    我说:“那我们不会就这么散了。”

    陈逊说:“担心彩姐做的所有事业,都做不了下去,被霸王龙全部打垮。我们也真的散了。”

    我说道:“彩姐没投降。”

    陈逊说:“如果我是彩姐,我只能选择出国离开。”

    我说:“嗯,这想法很好。拿着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离开,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陈逊说道:“留在这里,和一个强大的对手斗,不仅身败名裂,甚至还可能会死亡。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说:“如果有机会,我会和她说的。”

    陈逊说:“我们只是小卒,霸王龙不会弄死我们,可彩姐不一样,和我们不一样。”

    我点点头。

    陈逊和我聊了很多,对未来的担忧,对被压制的不爽,对将来的期待等等。

    期待彩姐还能辉煌起来,干掉霸王龙,然后把丢失的地盘抢回来,再赶走霸王龙等等等等。

    现在考虑这些,只能说幻想了。

    到点下班了,陈逊提醒我该去看戏了。

    我说道:“嗯,好。”

    那群小混混在骨折老大的带领下,想着来抓了梁语文,把我引出去,打我一顿复仇。

    怎么让你得逞得那么容易。

    本想等着梁语文下班离开了后,再跟随她身后,然后看那群小混混动手的时候,再让陈逊让我们的人上去干掉他们,谁知梁语文下班后却上来包厢找了我。

    我看着梁语文,她推开门后,看着我。

    然后她走进来了。

    我问道:“下班了,还不回去啊。”

    梁语文说道:“想和你聊聊。”

    我说:“聊聊?在这聊。”

    梁语文点点头。

    我说道:“你还想吃我豆腐啊。”

    梁语文说:“才不是呢!我是真有事。”

    我说道:“哈哈我看你就是想吃我豆腐。”

    梁语文板着小脸。

    我心想,妈的,那帮小混混已经埋伏好了,而且我们的人也埋伏好了,就等梁语文出去了,她却在这里和我聊,这不行的,我今晚就想收拾那群人一顿,解一解气。

    我问梁语文:“你今晚想和我睡包厢吗。”

    梁语文说:“怎么可能和你睡,我要回去的。”

    我说:“那你晚一点回去,很不安全的。”

    梁语文说:“我不怕啊。”

    我说:“那我会担心你的,走吧,我边送你回去,边和你聊。”

    梁语文说:“那你睡哪里。”

    我说:“睡你那里咯。”

    梁语文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不行。”

    她说:“不行就是不行。”

    我说:“怕我怎么你了啊。”

    梁语文说:“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你不能睡我那里。”

    我说:“你睡上面,我睡下面不行吗。”

    她脸红了:“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说你睡床上面,我睡地板下面。”

    梁语文说:“就是不行了。”

    我说:“好吧好吧,不行就不行吧,那现在,我们出去外面走走再说吧,在这里,压抑。”

    梁语文说:“嗯。”

    我和梁语文,出了包厢,下楼,然后出了饭店门口。

    两人沿着路边走着。

    梁语文平时要走到桥头那边,然后坐公交车回家。

    那群小混混都摸透了她回家的路线,在桥头那个公交站过来的一块有树有花草的地方,埋伏好了。

    我和梁语文走着过去。

    梁语文看看我,然后看看路。

    我说道:“怎么看了我两眼,却又不说话啊。”

    梁语文说道:“我是想和你说饭店的事情。”

    我说:“好,你说啊。”

    梁语文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那里有一块地,那块地跟我们饭店这里差不多大,在东城,我们可以搬去那里呀。”

    我说道:“搬去那里?”

    梁语文说:“搬去那里挺好的,那里是十字路口,人挺旺的。我朋友的地,我们不用出太多租金,可是要建起来,那需要很多钱吧。”

    我问道:“呵呵,停一下,我想问,那是你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梁语文支支吾吾的,说:“一个,一个朋友了。”

    我问:“说啊,男的女的。”

    梁语文说:“他是男的,他在追我,好久了。”

    我说:“哦,然后你没答应他,刚好他有地,你和他一提起来要他那块地给我,他就愿意了。是吧。”

    梁语文轻轻点了点头。

    我说道:“这算利用人家吧。”

    梁语文说:“可是我不想饭店被关门!”

    我说道:“呵呵,那也不该利用人家啊。”

    梁语文说:“我更不想你不开心。开不了饭店。”

    我看着她,说道:“该夸你还是骂你好呢。你不喜欢人家,还利用人家啊,这要骂你了,可是你对我好,我要夸你了。”

    梁语文说:“我不算利用他呢,他也要租金的。”

    我说:“但是他凭什么给你,不给别人。他还不是为了那你。”

    梁语文没说话。

    我说道:“好吧,我好好考虑吧,谢谢你。”

    她说道:“你不怪了啊。”

    我说:“那哪能怪你,你也是为我好。不过,既然不喜欢人家,就不要利用人家,吃吃喝喝人家,用人家的,拿人家的,欠人家恩情。”

    她说:“他约我我也没有去过呀,我没拿过,吃过他的。”

    我说:“嗯那就好,其实我看你也不是那样的人。”

    说着走到了那块埋伏地的过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