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揍他们一顿再说
    等她们狱政科的人,来给这栋小房子装了摄像头,我就动手动脚,靠,我看你怎么监控。

    她们逼着我们装摄像头后,要我们这两天办好后,然后走了。

    她们走了后,我们的人,沈月和兰芬说道:“终于走了。”

    我说道:“呵呵,你以为她们真的走了吗。”

    沈月兰芬问道:“还会回来?”

    我说:“今天不回来,但是这几天肯定来,说什么装摄像头,来检查摄像头什么的,故意来找茬。到时候可能还要逼着我们搞楼梯。”

    沈月骂道:“一群神经病。”

    我说:“没办法,我们招惹了她们。”

    兰芬说:“她们拿我们来玩,我们就配合着让她们玩么。”

    我说:“想个办法整整她们。”

    沈月问:“怎么整。”

    我说:“想啊!”

    沈月问道:“怎么想。”

    对,确实是,怎么想啊,很难。

    真的很难搞定。

    兰芬说:“她们要一直玩我们。”

    我说:“恭喜你回答正确。今晚可以免费到我家领取纯净水一瓶。”

    兰芬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说到:“唉,不开玩笑,难道还要哭不行。”

    沈月问:“如果我们装了摄像头,她们又要我们做楼梯呢。”

    我心里想,妈的我都斗过那么多人,干掉过那么多人了,这小小的几个狱政科,我还搞不定了?

    我说道:“所以,想办法搞定她们才行。”

    沈月说:“钱?”

    我说:“不行。”

    她们是背后有人指使来的,可能是康云那些人。

    给她们钱,那是没什么用的。

    想得我头疼,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对付的好办法。

    我看了看楼上,我觉得,那我不如去问问柳智慧好了。

    我上了柳智慧所在的楼房门口,然后,用钥匙开门进去了。

    柳智慧在百~万小!说。

    因为没别的人监看,所以她大可不必装疯卖傻。

    她问我:“什么事。”

    我坐下来,说道:“这里会不会很小啊。”

    柳智慧说:“挺好,挺舒服。”

    我呵呵了一下,然后说:“想问你一个事。”

    我告诉了她我所想问的事。

    柳智慧说道:“再打她们一顿。”

    我吃惊的问道:“你说再打她们一顿!”

    柳智慧说道:“是。”

    我说:“靠,那不行,再打她们一顿,会出事啊!”

    她问我:“出什么事。”

    我说道:“监狱领导会弄死我们。”

    她说:“哪个领导?”

    我说:“什么狱政科科长,什么总监区长,什么什么的,一堆领导。”

    柳智慧问道:“监狱谁说算事。”

    我说:“监狱长啊。”

    柳智慧说:“你再打她们一次,她们去给领导们告,会跑去跟监狱长告状,监狱长会相信吗。”

    我纳闷:“信不信?这当然相信吧。”

    柳智慧说:“证据呢。”

    我说:“我们打了她们一身伤,这算不算证据。”

    柳智慧说:“不算。监狱长心里会想,她们怎么又来告状!”

    我说道:“是,但是我们没有伤啊。”

    柳智慧说:“所以你一边告状,一边打!”

    我说:“什么意思嘛。”

    柳智慧告诉了我怎么做。

    这看穿了人心人性的人,就是不同啊。

    脑子太好使了。

    我回去后,跟下面人交代了一番。

    不过,她们也是和我刚听到的反应是一样的。

    我在她们耳边说道:“上面领导说了,说有事她扛着,叫我们狠狠的打!”

    沈月和兰芬等人一听,马上说好。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没想到的是,在监狱门口,我看到朱华华的车在那里停着,她是在等我吗。

    我是坐沈月开的车出来的,我让沈月停着和她平行,然后把车窗降下,和她打招呼:“美女,去哪儿,一起吧。”

    朱华华说:“我有事找你!”

    我说:“好吧。”

    我下车,然后上了朱华华的车。

    朱华华开车,我问道:“有什么事啊。”

    朱华华说道:“你要去哪。”

    我说道:“好不容易下班了,当然要出去转转,去玩,去放松,骨头疼,去按摩按摩,你要不要帮我按摩按摩呢。”

    朱华华说道:“你少贫嘴。”

    我说:“嘿嘿,那算了,要不你请我吃饭,我也不介意。”

    朱华华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我说:“梦见我和柳智慧在一起,你吃醋了,对吧。”

    朱华华说:“你带柳智慧出来,你们两被抓了,她被重判,你也被判刑。”

    我说:“我呸你个什么破梦乌鸦嘴!”

    朱华华说:“你还要这么做吗。”

    我说:“什么这么做。”

    她刹车,说道:“带她出来。”

    我说:“是。”

    她无奈笑笑。

    我说:“这笑声什么意思,送我去死吗。”

    朱华华说:“等着看你死。”

    我说:“呵呵,你不会的,你只会帮我,你太好了朱华华。”

    朱华华说:“你下车吧。”

    我下车,看看她,说道:“别为我担心,不会有事的。”

    她开车走了。

    我伤透了她的心吧,但是男女之间感情便是如此,是不讲道理的。

    我这么伤她,她却还这么跟着我。

    我打的,换了两个的士,看后面可能没人跟踪,然后去了后街,绕着弯去了美味大饭店。

    从后门进去的。

    上了包厢,然后,继续吃喝听歌。

    然后把陈逊叫来,问他最近饭店发展得怎么样。

    陈逊说:“饭店生意做得挺好。”

    我说:“那挺不错。”

    陈逊说:“表面看起来是不错。”

    我问道:“什么意思。”

    陈逊说:“暗流涌动。”

    我问:“什么暗流涌动。”

    陈逊说道:“那帮被我们打了的小混混,被折断手的,想着怎么闹我们饭店。”

    我说:“他还敢!”

    陈逊说:“明的不敢,来阴的。想对你下手,一直查你的身份信息,还有想要抓了梁语文。”

    我说:“靠,还要抓我们酒店前台。抓她干嘛。”

    陈逊说:“他们以为她是你女朋友。”

    我说:“这样子,看来,小混混都很喜欢用这套阴险的手法,这不是我第一次遇到了。哦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陈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安插眼线。那群小混混,还有霸王龙控制的小混混,全都安插眼线。”

    我说:“干得好。”

    陈逊不无忧虑的说:“那群小混混,容易对付,可是霸王龙控制的小混混,比较难。”

    我问道:“我们不是给了他们交保护费了吗,他们还想我们怎样。”

    陈逊说:“我们饭店生意太好。”

    我说道:“太好,也招他们嫉恨了。”

    陈逊说:“他们想要拿过去自己做,后街这里生意最好的三家饭店酒店,一个是海边海鲜饭店,一个是西莱酒店,还有一个是我们的饭店。那家海边海鲜饭店,他们从那个福建老板手中低价抢去自己做了,那个西莱酒店,他们也从老板手中抢走了,那老板听说是女的,可能也怕他们,就不敢反抗。还有就是我们这家。”

    我问道:“通过什么手段。”

    陈逊说:“黑社会的人,还能有什么手段。这个地盘,大到酒店商城,小到便利店,他们全都收保护费,不给就砸,不让开门,想要抢一家酒店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上面都不管了,已经无法无天了。”

    我说:“好吧,那我们要怎么样。”

    陈逊说:“搬走。”

    我叹气说道:“陈逊啊,我之前就去找了人,想搬走,去别的地方经营,但别的地方也没那么容易的。”

    陈逊说:“那只能不开了。”

    我苦笑一下,说:“想不到你堂堂的一个黑衣帮的人,会说出那么可悲的话了。”

    陈逊说:“我们别无他法。”

    我说:“靠,我就不信没有其他方法!”

    陈逊说:“今天晚上,那群被我们打过的小混混,要抓了梁语文。”

    我说:“你都知道了。”

    陈逊说:“眼线电话说了。”

    我说:“好吧,那今晚先再打这群王八蛋一顿,反正你都说开不了店,无所谓了。”

    陈逊看起来挺难过的。

    我拍拍他肩膀,说:“别难过,我们不会一直倒霉下去的。”

    陈逊自己喝了一杯酒,不服气的说:“刚才你说的,我们黑衣帮都是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我们的份。还是那些小小的小混混!”

    我说:“所谓虎落平阳被狗欺,说的就是我们。”

    陈逊说:“今晚就拿那群小混混再出气!”

    我说:“不仅如此,等到另外霸王龙手下的那群来打来闹,我们再狠狠揍他们一顿,然后再关门!”

    陈逊说:“好,我这就去叫兄弟!”

    他去了后,我心里好难过,想不到啊,我们真的是窝囊到如此地步。

    我叫来服务员,让她去把梁语文叫上来。

    和一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在一起,就是舒服。

    她不懂你,她智商不够,她可能没那么聪明,但是,她让你心里舒服,她不会咄咄逼人,就这一点,比朱华华强好多倍的了。

    朱华华凶起来,可真不是一般的凶。

    如果她脾气收敛一点,我或许,也会好好的考虑朱华华的。

    不过,算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