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朱华华的落寞
    朱华华瞪着我。

    我说道:“你看吧,你说你那么漂亮,笑一下,多美啊,偏偏要一副天天死了老爸的样子。”

    朱华华马上一脚踢过来。

    我没闪,让她重重一脚踢到在地。

    我知道她会踢我。

    我也没想过要闪躲。

    踢就踢吧。

    我倒在地上,好多人看着我。

    我慢慢爬了起来,看了看她,然后走了。

    朱华华走过来:“为什么不闪开!”

    我说:“这也有错吗。”

    她无语。

    只是在我身旁一直跟着我走着。

    我说道:“行了,不用送了,你回去吧。”

    朱华华说道:“很生气?”

    我说:“不生气。”

    朱华华说:“我踢了你你也不生气吗。”

    我说:“呵呵,又有什么好生气的,正好让你出了那天我放你鸽子的气。”

    朱华华说:“你别以为这样子我就不放心里了。”

    我说:“随你。”

    朱华华一把拉住我的手:“你真的生气啊!”

    我说:“还好。”

    我点了烟,看着朱华华:“行了吧,可以回去了吗。”

    朱华华说:“我请你喝茶。”

    我用她刚才拒绝我的口气说:“不想喝。”

    朱华华说道:“我有事和你说。”

    我说:“不要以为用什么事跟我说,我就会理你。”

    朱华华说道:“关于今天的。”

    我看着她。

    她说:“去那咖啡厅聊聊。”

    我说:“好!”

    她可能知道一些什么的。

    然后,我们两进去了咖啡厅。

    点了一人一杯咖啡,管他那么多,睡不着就睡不着了。

    喝着咖啡,听着悠悠然的音乐,感觉心里挺舒服的。

    外面夜色静美。

    好久没有用过心去看夜色美景了,感觉每天都很忙,每天都很烦。

    朱华华搅动着咖啡,说道:“狱政科今天找我们防暴队。”

    她停顿。

    我说:“然后呢。”

    朱华华说:“你们自己监区的人举报,说你们监区的这名女囚不见了。”

    我说道:“你说什么!我们监区自己的人举报?”

    吗的,我们监区自己人举报,这我也是想到过了,要不然怎么那么快就来人来查了啊。

    我说道:“好吧,我明白了。”

    朱华华说:“你是在袒护那女囚是吗。”

    我说:“是,因为她发疯了,我要把她治好,我不能让她跳楼。”

    朱华华说:“可是她们并不认为她疯了,她们说她装的。”

    妈的,这又是谁说的。

    我问道:“谁说。”

    朱华华说:“举报的人和狱政科的人。”

    我猜,举报的人,是我们监区的人,就是康云安插在我们监区的眼线了,而狱政科的人,也是康云的人。

    她们都是一起的。

    她们怀疑柳智慧是装疯,看来她们也是很聪明啊。

    不过,柳智慧装得那么像,难道她们还能看得出来柳智慧是装的吗。

    朱华华问我道:“她到底是不是装的。”

    我说道:“你问这个干嘛。”

    朱华华问:“我问你,到底是不是装的。”

    我支支吾吾:“你问这个,干嘛呢。”

    朱华华说:“我就是想知道。”

    我说:“不是装的。”

    朱华华说:“你的眼神骗了我。”

    我说:“是吗。眼神这种东西,都是虚幻的。”

    朱华华说:“我想知道她装疯的目的。”

    我说道:“哎哟就不是装的。”

    朱华华说:“是想住的好?不对,她之前住的算不错了。那就是,你们担心她被人杀死。”

    我说:“嗯,也有这个原因。”

    朱华华说:“为什么骗我,她根本没疯。或许你还有其他目的。”

    我说:“到底什么嘛。好吧,我就跟你说吧,她已经疯了,我要慢慢治疗她。”

    朱华华说:“也许是你喜欢她,所以,你除了想把她弄到那里去躲避被刺杀外,还想和她好好在一起。”

    我说道:“你别乱说好吧!”

    朱华华说:“你打的是不是就是这些算盘!”

    我要不要和她说,我把柳智慧搬到那里的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让柳智慧逃狱?

    如果不说的话,她以后发现,会不会帮我。

    如果说了的话,她会不会帮我,不帮我就算了,还给我带来麻烦。

    我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其实是个好人。

    她问道:“是吧,我说对了吗。”

    我说:“我帮你也是帮我求求你,求你帮我们一个忙。”

    朱华华皱起眉问:“什么。”

    我说道:“我还是如实和你说了吧,确实,她是装的,我知道你能守得住秘密。”

    朱华华说:“然后。”

    我说:“她被人刺杀。”

    我和朱华华说了前因后果。

    当朱华华听到我要帮助柳智慧出去的时候,大吃一惊,说道:“你这样做如果被发现,会害死你自己!毁了你自己!”

    我说:“没办法,我不这么做,柳智慧也要出去。”

    朱华华说:“她出去你让她出去,别理她。出事了,也是监狱一起的责任,而不是你的责任。”

    我说:“可是她会被通缉,被抓到,可能就会被重判,可能更严重,会死。”

    朱华华说:“那你不会不帮她么!”

    我说:“那她在这里,会被人害死的!”

    朱华华说道:“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我说道:“跟这个没关系的好吗!”

    朱华华说:“为什么说没关系!”

    我说:“如果换成是你,我也会这么帮。因为我不愿你死。”

    朱华华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朱华华抬头对我说:“你爱她。”

    她很坚定的说。

    我说:“也许吧。”

    朱华华说:“对着我,你连掩饰,和撒谎都不愿意吗。”

    我说:“我确实对她挺来电的。”

    朱华华看看窗外,然后回头看看我,说:“好。”

    我说:“你会难过吗。”

    朱华华说:“你说呢!”

    我说:“呵呵。”

    朱华华说:“你还笑!”

    我说:“其实就算我不爱她,凭着那份交情,我也会这么做。”

    朱华华说:“爱了就爱了,还要解释什么。”

    我说:“嗯,那我不解释了。”

    朱华华说:“所以你很少找我,也是这原因了。”

    我说:“花姐,你难道没有感觉得到,我对你不过只是喜欢吗,介于好感那样的吗。”

    朱华华说:“感觉得到。”

    我说:“那我就直接说了吧。”

    朱华华说:“别说了,我不想听了。”

    我说:“嗯,好吧。那我就不说了。”

    朱华华说道:“如果你帮她逃脱出去,被抓到了,你知道后果的。”

    我说:“我知道。”

    朱华华说:“那你等着完蛋。”

    我说:“呵呵,她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发现。”

    朱华华说:“怎么不容易发现?她们时时刻刻盯着。”

    我说:“我也没办法。”

    朱华华说:“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回去了。再见。”

    她落寞的眼神,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站起来,转身走了。

    她难过的样子,深深刺痛我的心。

    可我也无奈啊,爱情便是如此,不爱就不爱了,还能说什么呢。

    她走后,一会儿后,我也离开了。

    回去了监狱,睡觉。

    第二天,没什么事,第三天,也没什么事。

    周三的时候,我去看望柳智慧,她没有什么了。

    还是装傻。

    但我知道,康云那帮人很快还会来查看的。

    在我去监区巡视的时候,又看到了狱政科的那帮人。

    妈的,她们怎么又来了,被我们打了,居然还敢来这里!

    狱政科的人来例行公事而已,进来配合上面,防暴队的等部门,来对我们监区进行安全检查。

    不过,因为上次她们被打后,就对我们监区怀恨在心了。

    沈月等人在那里陪着她们,她们不停的挑刺:“这里,栅栏太矮了,能翻出去!”

    我一看,都高的跟墙一样了,怎么翻出去。

    沈月说:“别监区都这样。”

    她们说道:“别监区能一样吗!改!”

    沈月只能点头。

    看来,真的是最好谁都不要得罪的好啊,否则她们给我们小鞋穿,那真不是一般的难受了。

    给她们挑了很多刺,这个整改那里要加高,这有得忙了,要干几天的事。

    然后,她们马上转到了那栋小房子,关着柳智慧的小房子那里。

    马上又找茬了:“这里,为什么要通过这么长的通道,那么黑,才能上去楼上。万一女囚从上面逃下来,在这个黑暗通道里,埋伏着,多危险!这栋楼,赶紧的,搞楼梯从这里上去。”

    我问道:“你说什么,搞楼梯?”

    她们看到我,不由得退退后,她们怕我。

    但是退了几步,她们喊道:“那是,弄个楼梯,直接到达二楼!方便管理!也安全,消除了隐患!”

    我说道:“这我们怎么搞!”

    她们咄咄逼人:“打报告,请人来搞!”

    我说道:“这所有的监区,这些楼栋,都一个样的,非要弄我们这里这样子,针对我们是不是。”

    她说道:“怎么针对你呢?这是为了安全。那别的监区的这些楼,都装了监控,为什么你们不装?”

    我说:“这不是我们不装,是上面没来给们装!”

    她说:“必须装!”

    我说:“哦。”

    装就装吧,到时候再动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