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死皮赖脸
    监狱长看着我,问道:“你有什么意见。”

    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就是明摆着告诉我,她要把这事化了。

    我说道:“监狱长,她们打了我们!”

    监狱长说道:“你们也打了她们!”

    我说:“我们没打她们。我们在自我防卫而已,都没有还手。”

    监狱长说:“她们伤了,你们呢。”

    我说:“她们不经摔,那不怪我们,但是她们打人。”

    监狱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说:“难道说,在监狱里,也没有规矩了?打人的反而可以没事了一样?监狱长,我试问你,你以后还想要怎么管人!”

    监狱长愣着。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你还想逼着监狱长惩罚我们的人吗。”

    我说:“我这不是逼着,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下次还有这种事情,也要这么处理吗。假如我们下次也是这么打了她们呢。”

    监狱长在我的逼迫下,很不爽的对狱政科科长说道:“把你们的刚才那几人,通报扣一周工资处分。”

    我心想,靠,那也太轻了。

    不过,好过不处分了。

    狱政科科长只能点头。

    监狱长想要说散了的时候,我说道:“监狱长,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

    监狱长问我道:“什么。”

    我说:“刚才说的那名女囚的情况,如今她已经是这样子了,是不是说,她不够资格进去那个监室,就真的不能放进去。”

    监狱长看着总监区长。

    总监区长回答道:“理论上呢,是不可以的。”

    主任说道:“规定是不允许的。”

    监狱长说道:“对。”

    然后,狱政科科长说道:“如果开了这个先河,以后一旦有别的女囚,也要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进去那一类监室去,那怎么可以。”

    我问道:“别的女囚还敢随便进去?如果不是因为这名女囚比较奇怪,我们难道会让她进去那里吗。监狱里是有不少要自杀的女囚,但像遇到这种情况的,被人捅杀后,活下来,然后心理疾病的,几乎没有的吧。”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没有,多的是。你怎么不把她们都放进去?”

    我说:“我是心理医生,她是我病人,这段时间,她是在治疗期,等我把她治了差不多我会把她放出来。”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一个心理咨询师,你还敢违反规定不成!”

    我说道:“得,我放她出来原来监室,如果她还跳楼死了,或者上吊死了,你负责吧。监狱长!请你为我作证,请这里的各位都给我作证,假如,我放了她出来,她却死了,那么,责任不在我身上。”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监狱长说道:“你也别说了,人命要紧。你们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但千万不要让人死了,如果死了,那该怎么处罚还是要怎么处罚。”

    我说:“行。”

    心里窃喜,这就好了,以后我看还有谁来闹,老子揍死她。

    散会了,我回去了b监区。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等朱华华。

    这次,朱华华很快的就出来了。

    朱华华出来后,我拦住了她的车,她看到我了,但板着脸。

    我让她开了车门,上了车。

    上车后,朱华华问我道:“有事吗。”

    我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朱华华说道:“哦。”

    我说:“今天呢,找你是想跟你说个谢谢,还有说个抱歉。那天确实很不好意思,因为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所以就放了你鸽子。我要好好请你吃一顿饭。”

    她说道:“不用了,你请别人吧。”

    我伸手过去,碰碰她手臂说道:“你还生气呀。”

    朱华华说道:“别碰我!”

    我说道:“好了,别生气了行不行嘛。”

    朱华华说:“放心好了,我没生过气。”

    我说:“哟哟,是吗,那怎么这副样子啊。”

    朱华华说:“看到你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

    我说:“哈哈,好吧。求你和我一起吃顿饭好吗花姐。”

    她说:“我没空。”

    我问:“你干嘛去没空。”

    朱华华说:“干嘛关你什么事。”

    我说:“没空也不行,我赖着你了。”

    她说:“我发现你这人真是搞笑啊。”

    我说:“是吗。”

    她问我:“你下不下车。”

    我说道:“不下。”

    她说:“好。”

    她踩了油门,车子往前。

    然后开啊开,我也不问她开去哪里。

    开进了一家商场地下的停车场。

    停好车后然后她下车,我也跟着下了车。

    她说道:“你别跟着我了好吗。”

    我说道:“我就跟着你了。”

    她说:“我要和我家人一起吃饭。”

    我说:“那我去给叔叔阿姨你爷爷买礼物。”

    她说:“不用。”

    我说:“那好,不用就不用,我们上去吧。”

    朱华华说:“你怎么脸皮那么厚的!”

    我搭着她的肩膀说:“走吧亲。”

    她推开我:“离我远点!”

    然后,她走进电梯,我也跟着走进电梯。

    电梯上去四楼,我跟着上去了四楼。

    跟着她出去。

    她果然是去了一家餐厅,我跟着。

    中餐的餐厅,餐厅的包厢,她推门进去,她家人果然都在。

    她爷爷,父母,弟弟等人。

    朱华华走进去。

    她那些不待见我的爷爷父母弟弟等人看到我后,大家的表情各式各样,有欢迎的,有唾弃的。

    随便,我不在乎。

    进去后,朱华华自己拉着凳子坐了。

    朱华华的弟弟,那个武功超强的家伙,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应付我,站起来拉着凳子邀请我坐下。

    坐下后,她妈妈倒是和服务员说道:“多加一副碗筷,谢谢。”

    我对她妈妈笑笑:“阿姨好。”

    然后跟着她爷爷爸爸等人都打了招呼。

    她爸爸说道:“今天有空了啊。”

    朱华华说道:“没叫他来,他自己死皮赖脸跟来。”

    她爷爷说道:“怎么说话!”

    朱华华说:“他是这样。”

    我说道:“对啊,我刚才确实是厚着脸皮自己跟来的,呵呵。小花她生我气呢,因为我上次没有陪她,而是去了朋友那里,放了她鸽子,她生气到现在。可她以为我找女孩子,但那是我朋友的女朋友找我的,是我朋友出了事,所以。”

    朱华华爷爷说道:“不值得生气。”

    我说:“嗯,谢谢爷爷。”

    朱华华问她爷爷道:“你向着他了啊。”

    朱华华爷爷说道:“吃饭。”

    菜都有了,大家开吃了。

    他们家人吃饭,我以前说过,就是,唉,食不言那种。

    反正,很是压抑。

    吃了差不多后,我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去买单了。

    然后回来。

    又吃了一会儿,吃饱了。

    大家都吃饱了。

    很静。

    朱华华爸爸叫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过来后,说已经买了。

    一家人奇怪的看着服务员。

    服务员指了指我:“这位先生买了。”

    朱华华爷爷说道:“你给钱了?”

    我说:“嗯,呵呵。”

    朱华华爷爷说:“为什么。”

    我说:“不为什么啊。就是,我经常去你们家,吃饭什么的,觉得不好意思的,而且这次来,也没带礼物给爷爷叔叔阿姨,更加不好意思,还有就是一直想请朱华华吃个饭,让她消消气,可是她都不给我道歉的机会。”

    朱华华爷爷说道:“你那么客气,不当我们是一家的了?”

    我靠他这话什么意思,当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了?

    可是,吗的,他们家人不好惹啊,如果当我是一家人了,我这种人,都没有真心实意的想要和朱华华处对象,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他们家人会宰了我的!

    我回答道:“呵呵。”

    朱华华爷爷对朱华华爸爸说道:“把饭钱给他。”

    我急忙拒绝:“爷爷,这样就见外了。”

    朱华华爸爸拿着钱出来。

    我急忙站起来,说道:“好了你们慢慢聊,我有事先走了,先走了!”

    说完我急忙转身走人了。

    然后出来外面。

    靠,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跟着朱华华犯贱的跑来打扰他们一家人吃饭聚会,然后呢,饭菜是好吃,可真是吃得不舒服。

    去买单了还像被审问一样的不舒服。

    出来外面,我点了一支烟。

    有人从后面上来,跟我平行走着。

    我侧头一看,这胸,这身材,是朱华华了。

    我朝着她吐了一口烟雾。

    她挥挥手,拍开烟雾,然后说道:“你再喷过来,我一脚给你。”

    我说:“唉,其实吧,你这脾气,确实让很多喜欢你的男生望而却步,包括我。你说你温柔一点不行吗,非要这样子才行吗。让别人非得像个你的臣子一般,把你宠着哄着捧着才行是么。”

    她说道:“我没那样!”

    我说:“你说你还不是那样!那你干嘛总是那么凶。”

    她说:“对你这种人,不需要温柔。”

    我说:“好吧,那你就凶吧,所以我也不喜欢靠近你身边。话说回来,你还出来干嘛,送我吗。”

    她说:“我爷爷叫来送送你!”

    我说:“一定是你被他骂了,哈哈。”

    她没说话,算默认了。

    我说道:“行了,不用送了,回去吧回去。看到你那副脸,我就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