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朱华华作证
    既然你们这么要求让我们打你们,那我们就不要客气了!

    我一挥手。

    我们的人直接冲进里面去。

    然后我轻轻关上门,在我们监区,还敢嚣张。

    我们的人进去,拿着电棍就直接开打。

    里面没有声音,通过门上的小窗口,看到她们狱政科的人后悔痛苦的各种喊疼表情。

    她们肯定没想到,我们居然敢对她们动手。

    有几个被扯着头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

    看到差不多了,我推门进去,然后咳嗽一声后大声道:“住手!哎呀,我让你们拦着狱政科的领导们就行了,怎么你们还让她们摔倒了啊,赶快扶起来,扶起来。”

    狱政科的那小领导拍开我们人的手,大声骂道:“少假惺惺!我们走!”

    她们几个有的捂着胸口,有的捂着脸,有的捂着肚子,难受的站起来,然后走人。

    那女的说道:“我要去跟监狱领导告状!连我们都敢打!你们是不想干了!”

    我说:“没有啊,我们哪有打你们了,明明是你们为了拉人出去,然后对我们动手,我们只是拦着,没打你们啊!倒是你们打了我们了!”

    她说道:“好!有你的!你们都等着被开除!”

    我笑笑:“你们动手打了我们,还说要开除我们。”

    她气冲冲的带着她的人走了。

    她们走了后,我带着我们的人,出来外面。

    关上了门。

    我说道:“不要去打扰她。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进去安慰一下她。”

    她们在门口等我了。

    我走进去。

    柳智慧真的是装得很像。

    她缩着,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瑟瑟发抖。

    我说道:“没事了。”

    她虽然还是那副样子,装出来的,但是说话却不是这样了:“她们还会再来。”

    我说:“对。”

    她说:“所以你要争取到领导对你们的支持,下次她们来,就不能乱闯了。”

    我说:“懂了。我会的。我走了。”

    她看着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双目空洞。

    我靠,真是神演技。

    不去做演员明星真是可惜了她。

    我出了外面。

    带上门。

    沈月问我道:“队长,我们打了狱政科的人,真不会有事吗。”

    我说道:“你们还问我,那你们刚才怎么打得那么爽。”

    兰芬说道:“你看她们,永远很嚣张的,踩在我们头上的那样,看着就想打。”

    我说:“是我们想打她们吗,明明是她们先打我们,再说了,我们只是拦着,不让她拉女囚出去,关我们什么事,而且我们哪有动手了,拉拉扯扯有点什么,那就说我们打了她们了吗?”

    沈月聪明的回复:“是啊,我们哪有打她们了,明明是她们自己打我们了!”

    我笑笑,说:“对,我们动手了吗。只是拦着了她们,她们这自己摔的,如果还去上面去说我们打了她们,那不是诬告吗!”

    沈月都点头了。

    我说道:“记住了,口供要这么说,懂不懂!”

    沈月问:“可是领导都会帮着狱政科的吧。”

    我说:“帮个屁,我们有人作证,是她们先打我们,而且我们没动手。”

    沈月问:“谁呀。”

    我说:“防暴队的人都见了啊,明明是她们先打我们的啊!”

    沈月兰芬她们明白了,相视一笑。

    我说道:“没事的,就是要这么说。好了,回去吧,等着上面喊上去录口供调查。你们几个好好守着,谁来扁谁!”

    我还没回到办公室,就有人通知我,上面找我了。

    行,那就去吧。

    去了的是监狱长的办公室,狱政科这几个女的能量不小,能闹得监狱长亲自为她们撑腰。

    不过我不怕。

    办公室里,还有总监区长,主任,狱政科科长等人,当然,狱政科刚才被打的那几个都在那里了。

    我进去后,发现她们全都是用犀利的目光看我。

    呵呵,正常,我理解。

    她们恶人先告状,然后领导们自然都以为是真的。

    我站在那里,和她们一一打了招呼后,盯着狱政科被打的那几个。

    她们气道:“监狱长,就是他,我们检查的时候,让人打了我们。”

    然后她气急败坏的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监狱长冷冷问我道:“为什么打人。”

    我说:“我冤枉啊监狱长,我没有打人!”

    狱政科的人马上说道:“够胆打还不够胆承认!”

    我说:“你拿证据出来吧。”

    狱政科科长说道:“证据?你看她们身上的伤,是不是证据。”

    监狱长也问我道:“是怎么回事。她们身上的伤,是不是你们弄的。”

    我辩解道:“监狱长,事情经过,开始的确是像狱政科的几位领导说的一样,就是去检查,但是女囚心理疾病,不能离开那里。”

    狱政科科长明显的为自己的人说话,打断我的话:“但是监狱有规定!她没资格在那个监室!”

    我说道:“对,刚才你们狱政科的几位领导姐姐也都说了,但是,女囚要自杀,心理疾病,她被人捅过重伤,心理阴影,总怀疑别人要杀她,所以她就要自杀,我们逼不得已把她弄到那个监室。如果带出来了,她自杀死了,你们要负责吗!”

    狱政科科长也看着监狱长。

    监狱长也没说话。

    狱政科科长眼看监狱长没说话,马上说道:“监狱长,我们先把这事搁一边,先问问为什么要打人!”

    监狱长看着我。

    我说道:“我们没有打。当时她们上来拉着女囚出来,我们不给,她们就硬抢,然后我们只能去拦住了,然后她们就先打我们,我们只能抱着头,拦着她们,她们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了,却恶人先告状,来告我们打了她们!”

    狱政科那几个人马上怒道:“你胡说!胡扯!明明是你们关上门,打了我们。”

    我喊道:“明明是你们打了我们,我们没有打过你们!你不要血口喷人。”

    她们骂道:“你那么不要脸。我们进去拉人,你关上门让你们的人拿着电棍打了我们!不然这些伤,哪里来的。”

    我说道:“那都是你们自己打我们摔倒的,关我们什么事!”

    监狱长怒叫:“都闭嘴!”

    我闭嘴,她们也闭嘴。

    有两个还在嘀咕:“监狱长,她们打了我们的。”

    监狱长骂道:“闭嘴!听不懂人话!”

    她们才闭嘴了。

    监狱长问道:“你们说他们打了你们,你说她们先动手?”

    我说:“对!”

    监狱长说道:“查监控。”

    我说道:“那里没监控,刚弄好的监室,没装。”

    监狱长说道:“没装?”

    我说:“是的,上面还没下来装。”

    狱政科科长说道:“监狱长,你好好看看吧,她们这些伤,摔倒的有那么严重吗?”

    狱政科几个人附和着:“是的,肯定不是摔倒,你看这里,这里。”

    我说道:“好吧,有除了我们两边人之外的另外证人吗,说我们打了你们!”

    狱政科的人马上说道:“哦,监狱长!防暴队的朱队长也带人去了的,那些人和我们一起过去了的!”

    监狱长说:“叫她来!”

    监狱长派人去打电话叫朱华华来。

    我们暂时静下来了。

    一会儿后,朱华华昂首挺胸走进来了。

    朱华华进来后,监狱长让狱政科科长和她说了刚才的情况,然后问朱华华,刚才都看到了我们打架的那一幕了吧。

    朱华华说:“看见了,起了冲突。可我没拦到。”

    监狱长问道:“为什么,防暴队为什么不拦着。”

    朱华华说道:“狱政科的人进去监室拉女囚出来,女囚不肯,叫得要死要活,她已经疯了。b监区的人怕她出来的自杀,怕担负责任,就不给狱政科的人拉着她出来,狱政科的人把门关上,打了b监区的人。”

    狱政科的人马上反驳插嘴道:“我们打了她们吗!门是她们关的,不是我们关的,是她们打了我们!”

    “乱说!”

    监狱长道:“闭嘴!”

    她们只能闭嘴。

    监狱长对朱华华说:“你继续说。”

    朱华华说:“一边人要抢人,一边人不给,狱政科的人先打人,b监区的人先是忍受,后来实在忍不住,才要推开狱政科的人,防止自己被暴打,可能用力猛了,所以,对狱政科的人造成了一些伤。抱歉,我们当时在外面,没有能进去阻止。”

    狱政科的人骂朱华华:“朱队长!你这么昧着良心胡说,是因为他们给了你好处吗!”

    监狱长冷着脸,问狱政科的人:“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狱政科的人辩驳:“监狱长,冤枉啊,你看看我们这些伤,如果说她们是推我们几下,我们怎么伤得那么重,肯定是被她们打了的!”

    监狱长骂道:“活该被打!谁让你们先打了她们的!”

    狱政科的人辩解:“我们真的没有打了她们,是她们打了我们!”

    监狱长说道:“这有证有据,你们还想说什么!”

    狱政科科长骂手下:“都闭嘴了!滚回去!”

    狱政科的人冤枉的痛苦着,气愤着,出去了。

    监狱长对狱政科科长说道:“这次我就算了,你回去给我好好教训你们的手下,别太为所欲为了!”

    朱华华问道:“监狱长,我可以走了吧。”

    监狱长点头。

    朱华华也离开了。

    朱华华,谢谢你,下班我要请你吃饭。

    我抗议道:“监狱长!我抗议!她们打了我们的人,还恶人先告状,你却放了她们!没有惩罚,这个我们有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