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没见过这种要求
    出来了外面后,沈月和兰芬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心理治疗效果不算很好,她很不配合。被捅伤了,这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兰芬问道:“她是心理医生吧。”

    我说:“是,但心理医生也能得心理病。”

    兰芬问:“你也有吗。”

    我一瞪她,她方才知道自己不该乱说话,低着头退后。

    我说道:“我也有。”

    兰芬看着我。

    我说:“我得了相思病。这算不算心理病。”

    沈月呵呵笑了。

    兰芬问道:“那她多久能治好。”

    我说:“像失忆一样,可能很快,可能永远不好。”

    兰芬说:“那么严重。”

    我说:“对。”

    兰芬问道:“可是,她得了病,怎么看你好像都不伤悲难过呢。”

    靠,我他妈太不会装了。

    我假惺惺说道:“唉,她是我女神,我一直都没能接近她,走不进她的生活,这下好了,我可以经常接触她了,慢慢治好她,搞不好,她就对我以身相许了!”

    沈月不由自己的骂道:“真贱。人家都这样了你还高兴。”

    我说:“靠你骂我呢!那又不是我让她跳下去的你说是吧!她自己跳下去了,没出事,只是精神恍惚有心理疾病,已经很好了。除了现在要医救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啊。”

    沈月不说话了。

    我问兰芬:“很贱吗。”

    兰芬说道:“如果我是她,我知道了你这么想,等你治好了我,我也不会跟你这种人。”

    我说:“好吧,不跟就不跟吧,反正你们不懂我的心。”

    兰芬说:“你还有心吗。”

    我说:“靠,玩笑归玩笑,惹祸我会扁你。你们两个,安排多几个人,守着这里,不分昼夜,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沈月问道:“上面有人来查呢?”

    我说:“上面有人来查,不给查。我们自己的监区我们自己管理,她们凭什么查。柳智慧接触生人,就发狂,万一自杀了,我们怎么办。”

    沈月说:“上面硬要查呢。”

    我说:“也不给她们查!打架都不给。”

    沈月说道:“我懂了。”

    我问兰芬:“你的,也明白?”

    兰芬说:“我明白了。可是她们如果来查,一定是来闹的。”

    我说:“对,有人已经想要弄死她了,所以,不得让任何人靠近她,送饭送菜你们自己来。”

    兰芬说道:“我们自己来送?”

    我说:“是。”

    兰芬问:“就我们两个吗。”

    我说:“不是你们两个,是我们的人。不能让别的人送饭,就跟我们当时在监区里看着她是一样的。”

    兰芬点点头,说:“知道了。”

    我说道:“首先,你们要搞明白,有人要杀她,你们要防住别人杀她。其次,她要杀她自己,你们也要防住她杀了自己!”

    兰芬说:“好。”

    我抽了一支烟,说道:“记住,要看好了。她吃的,用的,都是要在这里的条件中,最好的。”

    她们点头了。

    我叼着烟,走了。

    我才刚到办公室没多久,她们就来报,说上头有人下来检查,找不到了柳智慧,一定要把柳智慧给查出来。

    没办法,我只能过去了。

    上面的人?

    狱政科的人下来了,带的是防暴队的人来了,朱华华这帮人都来了。

    奇怪,好久没见朱华华那跟班美女了,不干了吗。

    狱政科的人见到我过去了,便问道:“楼上那名女囚呢。”

    她们问的便是柳智慧。

    我说道:“她精神状况不是太好,我把她转移到别的监室了。”

    她们问:“在哪里。”

    我说:“在那边,我带你们去。”

    朱华华冷眼对着我。

    我知道,她还在为我放她鸽子的事生气。

    不过,也不能怪她生气,也是我自己过分了。

    她冷着脸,我对她使眼色,她毫不理睬。

    好吧,不理睬就不理睬。

    我带着狱政科的人过去了那边。

    这才关了一会儿,狱政科就带人过来查了,肯定是有情况。

    狱政科带着防暴队人,通过小房子狭长的通道,上楼。

    到了房间的门口前,狱政科的人问我道:“在里面?”

    我说:“在里面,可是她因为上次被人捅了后,重伤进院,导致她产生了恐惧心理,总以为有人靠近她就是害她,你们自己小心点。”

    正如柳智慧所猜测,马上有人来查了。

    狱政科的人说道:“开门。”

    我说:“好。但你们自己小心。”

    狱政科的人微微皱起眉头。

    我让沈月打开了门。

    狱政科的人,进去看,我也进去了。

    只见柳智慧缩在床上的墙角,惊恐的看着我们。

    狱政科的人对了一下手上的柳智慧的资料和照片,问我道:“你们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个监室里面。”

    我说道:“为了防止犯人自杀。”

    狱政科的人说道:“监狱里明文规定,她不配呆在这!”

    我说道:“她会自杀!你觉得人命比规定还大是吧。”

    狱政科的人强调:“规定就是不能破!”

    我说道:“那好,我带她走,她如果死了,你负责。你们都听着了,是她要我带走人的,如果她自杀了,你们替我作证!”

    她愣了一下,然后说:“规定就是规定。她出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说:“她要自杀,如果死了,是我们监区的责任,我也有责任,所以我带着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防止她自杀。她有心理疾病。我是医生,我需要慢慢治疗她,你懂不懂。如果不带她来这里,万一死了,监狱要扛责任!那你听着,如果我带出去,规定是规定,但是她如果死了的话,我就跟监狱长说,那是因为你逼着我带她回去,所以她才死了的!”

    她听着,脸色非常的不好看,我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这家伙想来是受人指使的。

    我说道:“还有,你们狱政科虽然管得了我们的一些事,但是在监区里,我们把犯人怎么放,放在哪个监室,是我们监区自己的事吧。”

    这家伙说道:“我们狱政科难道还管不了你的这点事了!”

    我说:“哦,我就不让你管了!”

    她直接开口怒道:“我让你带她回去!”

    我说:“我不带!”

    她们狱政科的人马上压过来,我的人,沈月兰芬兰芳等人也马上上来,双方对峙。

    打就打呗,又不是没打过内斗的架。

    朱华华她们防暴队的人急忙上来了,分开了我们两帮人:“有什么事,一定要用这种办法来解决吗。”

    我说:“她们想这样,我们也没办法,你也看见了,朱队长,明明是她们先想动手的。”

    朱华华说:“去跟领导说吧,让领导来裁决。”

    我说:“得,那去找我们监区长。”

    狱政科的人说道:“你们监区长还不是向着你们这边!”

    我说道:“那你说找谁嘛。”

    她说:“我们科科长。”

    我冷笑:“那她还不是帮你们这边。”

    她说:“你连我们科科长也敢顶!”

    我说:“直接找监狱长。”

    她说:“监狱长可不会理你这点破事!”

    我说:“得了,那就别找了,我是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你看着办吧。”

    看我如此嚣张,她很恼火,可她又拿我没办法。

    她说道:“行!找总监区长说说理!”

    我说:“找副监狱长吧。”

    找贺芷灵,贺芷灵会向着我。

    我说道:“就找副监狱长。”

    她说:“副监狱长也没空理你!这点破事还要找副监狱长。”

    我说:“是吧,你也知道是一点破事,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作对不行。”

    她说:“监狱有监狱的规矩。我们找总监区长去!”

    我心里琢磨,难道说,她是狱政科科长或者是总监区长派来的?或者说,是狱政科科长和总监区长都知道,她们两人一起派来的?

    如果让她带去找了那两人,十有**那两人是帮她说话的。

    我直接说道:“行,你找总监区长,我找副监狱长,大家各自说理去!”

    她不爽的对她手下说道:“去把那女囚拖回去。”

    我对沈月兰芬等人一挥手:“拦住她们!”

    然后,双方在柳智慧惊恐的叫喊声中,打成了一团。

    朱华华则是带着她的人提着电棍,上去就开打,没几下就把两帮人都分开了,朱华华骂道:“我们防暴队要是不在这里,你们爱怎么打怎么打!我们防暴队在,你们就别想撒野!”

    我说:“那你走,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打好了。”

    朱华华直接对她的人一挥手,说:“我们走!”

    她的人果然一下子就跟着她走。

    她经过我身旁的时候,轻轻说道:“狠狠的打!我帮你作证她们先动手伤人。”

    看来,她也不爽这几个自以为是牛气冲冲的狱政科的人。

    朱华华一走后,狱政科的人直接过去拉着柳智慧往床下拖。

    柳智慧惊恐的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她们留几个人拦住了我们。

    那几个还开口道:“有种打我们啊!”

    那副嚣张的模样,说有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对,这种要求这辈子我们还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