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柳智慧的吻
    我给龙王递了一支烟,点上,自己也抽一支,我说道:“龙王哥,你们两在这里,没有保镖什么的,也不怕不安全啊。”

    龙王说道:“都快退隐了,还有谁来找茬呢。要找,也是找现在当大的。”

    我问:“难道,你现在不当大了吗。”

    龙王说道:“其实,我早已厌倦了争斗。”

    我说道:“嗯,我有时候也是的。”

    龙王说道:“可又躲不开,这就是人生。”

    我说:“我深有体会,我本来也是身在其中。”

    龙王说道:“如果有别的可以做,远离这样的争斗吧。”

    我说:“人在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又怎么远离得了。”

    龙王说:“这倒是。”

    两人喝了两瓶红酒,我有些晕了。

    道别了龙王后,龙王叫人开车来把我送回去了。

    回到监狱,继续上班。

    我去见了柳智慧。

    她在监狱里,养伤。

    原本,是应该在医院里的,可是,在医院里,竟然还有人想弄死她,我没有办法,只能带她走了。

    只能带她回来,在监狱里,保护她。

    见到柳智慧,看起来,她恢复得很不错。

    我坐在了她床边,看着她。

    她不是在床上,而是站在窗边。

    她也不看我。

    我知道她知道是我进来的。

    她已经厉害到可以听脚步声辨认出谁的地步了,而且,还能从脚步声判断一个人的性格。

    我问道:“你好些了吗。”

    柳智慧不回头不转身,对着窗口说话,“好很多了。”

    我说道:“那就好了,我很担心你。”

    柳智慧并没有回答我什么。

    我问道:“谁派人来杀你,想出来了吗。”

    柳智慧说:“不知道,只能猜测。”

    我说道:“唉,好吧,那你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先。”

    柳智慧说:“我想出去!”

    我说道:“不行!”

    我又加了一句:“你要出去做什么!”

    柳智慧转头过来,对我说道:“他们要杀了我!”

    她的目光变得凶狠。

    我说道:“我知道。”

    柳智慧说:“如果我死了,就什么都完了。”

    我说道:“可你出去,很危险。”

    柳智慧说:“我难道要这么坐以待毙吗!”

    我说道:“唉,其实我知道,如果你想出去,你完全可以轻易的出去。”

    柳智慧说:“可我和你说了。”

    我问道:“你希望我帮助你?”

    柳智慧说:“我出去,是越狱。”

    我说道:“靠你这是要害死我的!”

    柳智慧说:“所以,你要帮我隐瞒我出去的事实。”

    我说:“根本瞒不住,有人盯着你,时时刻刻,他们,你的敌人们盯着你,我如何瞒得住!”

    柳智慧说:“瞒不住,那你就找人做你替死鬼了。”

    我说道:“找谁!你要是越狱了,我们怎么办,我们会被康云她们攻击,我会被拉去坐牢的!还有,你越狱了,是大事,这上面一定不留余力的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你,搞得全城皆知,搞不好你还有生命危险,而且如果加到了,一定会被重判!”

    柳智慧说:“我不会在这里等死。所以我让你想办法。”

    我说:“那你出去了,又如何呢?”

    柳智慧说:“查找线索,一定查到幕后的人,杀了他。”

    我说道:“好了柳智慧,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柳智慧说:“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

    柳智慧伸手过来夺走我嘴上的烟,她自己抽了起来。

    我又点了一支烟。

    我说道:“我们一起想办法,会有办法的。”

    柳智慧说:“我不会这么等下去。我越狱,你被抓。你可以找替死鬼,可以让手下担责。我在这,只能死。”

    我问道:“可是你越狱了,就会全城轰动,到处设卡抓你,你觉得你能安全的逃脱吗。就算逃脱了,你在外面做什么,也都很难!全城到处都挂满了通缉你的照片,你跑不了的!你想象看,一旦有人举报,马上有大队的警察和武警拿着枪包围你!你可能会死!我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柳智慧说:“逃了,会有生机,不出去,就只能死。”

    我说:“我保证我在这里看的住你的!”

    柳智慧说:“是吗。”

    她在问我。

    我心想,真的能百分百保住她么,万一真的要害她的是康云,康云完全可以想办法用其他招式来弄死柳智慧,因为,这里的堡垒,看守的人虽然都是我们的人,看起来这堡垒固若金汤,实际上,不是这样子。

    柳智慧只能缩在这里,想弄死她的人,可以想得到很多种方式对付她。

    见我不说话,柳智慧说道:“完全不是,对吧。”

    我说:“是。我不能完全保证。”

    柳智慧说:“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拼了。我死了,无所谓,我不怕我死。”

    我说:“我有所谓,我不会让你死!”

    柳智慧说:“我怕我死了,却不得为我家人沉冤昭雪!我父亲蒙受不白之冤直到永远,我的家庭也这么不明不白的家破人亡!”

    我说:“你先别激动,好吗,你还伤着呢。”

    柳智慧盯着我。

    我也盯着她。

    她说道:“你有办法让我出去。”

    我说道:“你那不是有人罩着你吗,你那父亲的朋友。”

    她说:“我感觉到异样了。”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他可能也是我父亲敌人的人。”

    我问道:“你这说法不成立,那他为何要在监狱里罩着你。”

    她说:“时机未到,所以还不能杀我。”

    我问:“等什么时机。”

    她说:“我父亲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问:“到底是什么嘛。”

    看着柳智慧,她并不太想说。

    我问:“连我你都不信任?”

    柳智慧说:“那个秘密就是,我父亲有一个账本,那个账本涉及不少他们金钱的交易。他们找不到,却不敢逼我要,只能关着我,偷偷观察,想要从我这里知道那账本在哪。”

    我说道:“那是在哪。”

    柳智慧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靠,你也不知道,那你父亲到底为什么被他们害?是因为你父亲也不是好人,因为利益或者权利纠纷产生分歧了?”

    柳智慧说:“我说过,我和你说这些,完全都是我自己的猜想。”

    我说:“好吧,一切都只是猜想。那他们为什么现在要杀你,不是也没拿到账本吗。”

    柳智慧说:“我堂哥的死,让他们怀疑我做的。他们害怕了。”

    我说道:“好吧,那你想出去了,做什么。”

    柳智慧说:“查。”

    我问道:“从哪儿开始查。”

    柳智慧说:“从罩着我的我那父亲朋友那里着手。”

    我说:“嗯,可是我们猜想一下,一旦你出去了,他都知道了,你又怎么查。”

    柳智慧说:“只要我能和他面对面,我就有办法。”

    我说:“你确实是有这个办法,可我担心你还没见到他,就被警察打死了。”

    柳智慧说:“说了,就算这样,我努力过了,我不后悔。”

    我说道:“你稍安勿躁,我帮你想办法,让你出去吧。”

    柳智慧说:“我知道你有办法。可也会害了你。”

    我说:“所以我先想个好办法啊,我会尽快的。”

    柳智慧说:“你不要让人知道。”

    我说:“我知道。”

    柳智慧说:“我说的是不要搞出去探亲之类的那一套,别人都知道了。”

    我说:“那真的是,很难啊,难道要像上次一样吗。让那女司机带出去呢?”

    柳智慧说:“那她们发现了,我还是越狱。”

    我说道:“所以呢,怎么才能搞个替身在这里,让人不发现。”

    柳智慧说:“我懂了!”

    我问:“你懂了,懂什么了。”

    柳智慧说道:“把我替身关到另一个更安全的隐蔽的地方,找个替身关着,接触到我替身的人,只有你手下的两三人!”

    我说:“这也不行的,那她们也会借着检查的名义,查进来的。”

    柳智慧想了想,在我耳边说了一招。

    听得我直拍大腿:“高,果然是柳智慧。我要是有你那么聪明那要多好。”

    说完了后,柳智慧又拿了我的一支烟,让我给她点上,她徐徐的吐着烟雾。

    我说道:“虽然这样一来,你能出去了,但是我还是对你的安全很担忧。”

    柳智慧说道:“如果我死在了外面,你们会被查。”

    我说:“对,可我们会找替死鬼。反正你出去了,我们不知道,你是因为监狱里的安全防备设施做得不好越狱的,我们也没有帮助你逃脱,我们不会担负太重的责任。”

    柳智慧说:“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我说:“这算大恩吗。”

    柳智慧点点头。

    我说:“那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

    她微微笑。

    然后,她靠过来,在我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谢谢。”

    我一下子,心都融化了,好舒服。

    甜到心里去了。

    我看着柳智慧:“能不能再来一下。”

    柳智慧说:“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我说道:“说实在的,没有觉得你喜欢我,不过我无所谓了,我要你的心来干嘛,得到你的人就行了!”

    柳智慧说:“说实在的,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