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又有闹事的
    兰芳跑了过去。

    我和兰芬急忙的跑上去,看是怎么回事。

    跑到上面,走廊那头,有两个医生,推着柳智慧的病床出了柳智慧的病房。

    是什么人?

    我和兰芬兰芳追上去。

    两个医生赶紧放下床,然后跑了下去。

    我和兰芬兰芳追下去了,可是我又担心这是调虎离山,我喊道:“兰芬回去守着柳智慧!”

    兰芬转身回去,我和兰芳追下去。

    下了楼,两个医生翻出二楼的走廊,跳在一辆救护车车顶上,然后下去。

    我和兰芳也跳下去,然后追出了监狱门口。

    追上去了后,那两个戴着口罩的医生,直接掏出刀子就捅我们。

    我急忙把兰芳往回拉:“别追了,他们有刀!”

    兰芳往后一靠,两个医生目露凶光。

    我赶紧拉着兰芳往回跑。

    两个医生没有追上来,而是跑了。

    回来后,到了柳智慧的病房,病床上却没有柳智慧,而聪明的柳智慧,是躲着。

    据她说,听到脚步声,她就感到不对劲,马上躲了起来,把床伪装了一下,弄成她好像在被窝里面的样子,两人进来后,马上就把病床推出去,是想要把她给抓走。

    厉害的柳智慧,听脚步声都能听出来是刺客的脚步了。

    可是,他们竟然不是第一时间杀柳智慧,而是要抓柳智慧,为什么呢。

    柳智慧说:“可能是想从我口中知道某些东西。”

    例如,她堂哥的死的事情,还有她家族的一些事,关于她父亲的一些事。

    太他妈的可怕了,这帮人,比之前我遇到的敌人都强大太多了。

    我赶紧的,安排柳智慧回去了监狱,让她回去了她的阁楼那里,安排人手,守着。

    就在阁楼养伤好了。

    在监狱里还安全多了。

    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守着。

    可我还是担心。

    也不知道,像她这样的,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下班后,我去了美味大饭店。

    我学乖了。

    现在我每次出来,都坐车出来,让她们开车带着我出来。

    到了美味大饭店,我看到前台,却没有了梁语文的影子。

    我倒是奇怪,她不做了吗。

    我去问了大堂值班经理,她说她在这里多做一份事,就是给客人泡茶。

    她会茶艺?

    我说:“等会儿她有空了让她来包厢找我。”

    经理说好。

    我去了包厢,吃喝听歌。

    不一会儿,门敲了两声,梁语文身着旗袍,进来了。

    我看着她迷人的身段,淡淡微笑的面庞,真的看不出来她二十八岁的模样。

    梁语文进来后,安静的坐下了,坐了在我面前。

    我说道:“你会茶艺。”

    她点了点头:“学过。”

    我说:“看来你懂不少。”

    梁语文说:“为了生活。”

    我说:“嗯,很上进的女孩。你可以给我泡茶喝吗。放心,我也付费的。”

    她微微笑:“不用的。”

    我让他们把茶具弄上来,然后,坐好。

    梁语文给我泡茶,她对我说着,关于泡黑茶,乌龙茶,黄茶,花茶,绿茶,红茶,等等的火候和器具。

    这不就是喝个茶,还他妈那么多讲究啊我心想。

    我说道:“这玩意,太麻烦了。”

    梁语文说道:“泡茶是要有耐心的。”

    我说:“那我真没那份耐心了。看着就烦了。”

    梁语文淡淡一笑,她的笑容,有安静的力量。

    她说道:“那你每天都很烦吗。”

    我说:“唉,是的。虽然我是个心理医生,可我好像比谁都烦。”

    梁语文问:“是你想要的太多吗。”

    我说:“也算是吧,而且担心的事情太多。真是难受。”

    梁语文说:“很大的压力吧。”

    我说:“压力也有,担忧也有,受怕也有,靠,总之,太多破事了。像你这样挺好,看起来从从容容安安静静的。”

    梁语文说:“我也会有事烦的。”

    我说:“嗯,人都有事要烦。”

    我和梁语文随意的聊着,都不知道自己聊着什么,但是听到她那如流水般的声音,总让我心里特别的舒服。

    那许多人想要一个贤妻类型的女孩,这不就是了。

    这虽然看起来,不会第一眼惊艳,觉得她很漂亮性感,但相处下来,觉得觉得她是适合做老婆的女孩。

    柳智慧不适合,但这个绝对适合。

    可是,男人,需要一个合适的做老婆的,还是需要一个自己爱的。

    男人大多是视觉动物,对于爱情的选择有时就是很莫名其妙,或许正如歌词里所唱的那样,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爱情时常比较盲目,对待爱情的态度时常会比较冲动。

    如果真的让我选择,我爱着柳智慧,但是,她并不一定适合做我的老婆。

    而眼前的梁语文,真的太适合不过了,可我并不爱她。

    如何选择?

    看得出来,梁语文对我有一些爱慕之心和崇拜感的。

    而柳智慧,靠,不想说了,心碎。

    我说道:“下班后,我们去走走,喝点饮料什么的吧。”

    梁语文说好。

    等到她下班后,我和她漫步在街头,去江边的饮料店坐着喝奶茶。

    这才是一个普通女孩带给我的安稳感觉啊。

    聊到了十一点多,我送她上了计程车,然后我也上了计程车回去。

    在车上,我心想着,如果娶她,就没有家庭阻力了,而且,她带我的,是安心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别的女孩,不能带给我的,虽然她不能像柳智慧一样走入我的心里,清楚我在想什么,可是柳智慧的背景和智慧,注定了她不可能像个平凡的普通女孩一样了,最主要的是,她和我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她不会深爱上我愿意跟着我的。

    监狱里,暂时风平浪静。

    没出什么事就好。

    这天晚上,我又去饭店。

    刚进去,就见到饭店大堂里,许多年轻人,估计有三四十人,都是男的,流里流气的,一群痞子,在里面闹事。

    我艹,我们的地盘都敢踩!

    我进去后,走到我们的大堂经理等人那一头,问道:“怎么回事。”

    大堂经理说:“他们要找我们老板,说不交保护费,就天天来闹事。”

    这种事,我见得多了,我对大堂经理说别怕。

    因为彩姐交代过,不要让我们的黑衣帮轻易出面,一旦出面,人家霸王龙就知道,这店是彩姐的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能轻易使用我们的黑衣帮,所以就连陈逊这些管理饭店的人,都极少在饭店露脸。

    我站出去,问道:“有什么话,和我说吧。”

    一个带头模样的问我:“你就是老板?”

    他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我说:“是,有什么事呢。”

    他说道:“我慢慢和你说!”

    我说:“可以,说吧。”

    他对我们大堂经理说:“喂!那个!叫你给我拿一杯水,怎么搞的啊!”

    大堂经理说:“来了。”

    我见,梁语文端着水杯上来,给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