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柳智慧遇刺
    我看着贺芷灵不爽的那样,我说道:“唉,人家也是一个姑娘,你一个姑娘,你都不可怜人家一下,老这么凶哪里行。”

    贺芷灵说:“我不可怜她她早就让我整死了!她整你的时候没可怜你!我看你和她倒是很天生一对,一对贱人。”

    我说:“哇,你现在好能骂人,越来越骂的难听。”

    贺芷灵说:“给我转账。”

    好吧。

    去给了她转账,她要了四分之三,好了,还因祸得福了,赚了几万块钱。

    回到监狱继续上班,薛羽眉的减刑下来了,上面批准了,不过,具体能减刑多少,还没有公布出来,只有公布出来了,才能做得准。

    薛羽眉也特地来感谢了我。

    我去巡视,走一走,在监区里。

    其实,我想看看柳智慧怎么样了。

    在她们监室,我看到了柳智慧,她站在监室里面,和谁说着话。

    我看着她侧颜,那么美丽,但很冷冰冰的样子。

    和她说话的几个女囚,包括前几天那几个欺负她的女囚,听话的样子看着柳智慧。

    呵呵,这家伙,没来几天,就把这些人制的服服帖帖的了。

    很好。

    这几天,尽量少出去了,唉,没办法啊,每次出去,都摊上事。

    可是不出去啊,在这里又实在是无聊透顶了。

    我在监区里到处走着,走去劳动车间,柳智慧应该在劳动车间那里干活了。

    想到之前她出去的时候,和我亲亲密密卿卿我我的,可谁想,回来后,她对我就冷冰冰的,真让人不舒服。

    我就是犯贱啊,她这么对我,我就是想去讨好她,哪怕看到她对我微笑一下的样子,我都开心了啊。

    去了劳动车间,很多女囚都在那忙着干活。

    我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忙着的柳智慧,因为,她很白皙,很美,夺目的美。

    如同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一样,无论旁边有多少颗星星,抬头看到的,总会是她。

    错了,她应该不是星星,而是月亮,众星捧月中的月。

    我走过去,以检查的姿态,过去看着她。

    然后绕了两圈,好了,她至始至终没有抬一下头。

    太郁闷了,心里跟堵了一样,她明明知道我在观察她看她,她却不看我一眼。

    这种见得到得不到,抱不到碰不到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那好,我去坐在上面那看着,我就不信她不抬头看我一眼。

    坐在上面,我俯视着她。

    俯视着全部的女囚,的确是,没人比她更加的出众,没人比她更加的美丽。

    她真的,不应该在这里,如果她活在外面,那个花花的多彩世界,这会是,什么样的人生。

    我一直盯着她。

    其他的我不管,我想的最多的,是她为什么这样对我。

    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何在出去的时候和我如此亲密,难道只是为了达到和我套近让我为她办事的目的吗。

    可是,她不至于会骗我。

    可是她会喜欢我吗。

    她不会的。

    我希望她是会的。

    我应该清楚的知道,她根本,不会喜欢我的,我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在监狱里,她那样的女孩,会正眼看我一眼吗。

    不会的。

    这不是自卑的问题,不自信的问题,而是现实本就如此。

    那我真的,宁愿她一直在这里呆下去。

    她老了以后,会不会丑很多,也可能和新白娘子一样的,一直就这么美到六十岁?

    我愣着看着她的时候,冷不丁后面站起来两个女囚。

    我皱着眉,看着那两个,凶神恶煞的女囚,干嘛呢。

    狱警们看到后,对她们喊道:“你们两个,坐下!”

    两个女囚听到后,反而冲向了前面。

    狱警们感觉到不对劲,赶紧的朝她们那里冲过去。

    我也奇怪了,这两个神经了吗要干嘛啊。

    她们冲着过去的方向,是,柳智慧的方向!

    我急忙站了起来:“拦住她们!”

    女狱警已经冲了过去!

    可是,已经晚了。

    当她们冲到柳智慧的身后,亮出了携带着的尖刀,两把尖刀!

    举着直接往柳智慧的后背捅下去!

    当众人发出惊呼声时,柳智慧看着了前面,看到我的目光,然后直接避开。

    她在那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读懂我眼睛的想法。

    然后,她直接闪开了。

    闪过了那一刀,最前面的那一女囚的刀,可是,后面的那一刀跟着上来了,她没有看到,但是她直接闪开了,却没有躲过。

    那一刀子,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名女囚,插进了她左肩膀处。

    柳智慧当即回身一肘子过去,后面那女囚,翻倒在地。

    我赶紧的冲下台跑过去了。

    心里面,想到的却全是电视电影里被插刀后,主角直接挂掉的场面。

    如果,柳智慧死了?

    不可能!她不会死的!

    一名女囚倒下,还有另外一名没插到柳智慧身上的女囚,跟紧的一刀子又捅过来,这时候,柳智慧已经转身过去,直接抓住那女囚拿刀子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掰,一个潇洒的翻身,那女囚手断了,卡擦一声,啊呀尖叫一声,被掀倒在地。

    我冲过去。

    两名女囚已经被柳智慧弄躺在地上,狱警们也跑过去制服了两女囚。

    我跑过去,到柳智慧身旁,这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却发生了这天大的事情。

    柳智慧,身上被捅了一刀,流出来的血,把囚服都染了。

    我看着,都觉得痛。

    我扶住了差点倒下的柳智慧:“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

    她的血,渗透了衣服。

    我牙齿都在打颤,赶紧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按住她的伤口,对沈月喊道:“沈月先把医生叫来!”

    然后对着兰芬她们喊:“打电话,叫车!”

    她们赶紧的去叫医生叫车。

    这才短短的不到两分钟,柳智慧从一个健康完好的人,变成了重伤的人了!

    那一刀,插在她肩膀下来一点,死是不太可能死得了,但这一刀,捅得太深,我刚才看到那女囚高举起插下去。

    他妈的为什么会有如此锋利的匕首!

    我对她们说道:“把这两个抓起来,问!让她们说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干!”

    “是!队长!”

    我们监狱的医生先过来了,马上先拿着医药包给柳智慧止血。

    我坐在地上,抱着柳智慧,她忍着疼,看着我。

    我问:“疼吗。一会儿就好了。”

    她却露出笑容。

    这时候,居然还能笑。

    这冰山女神,平时就没笑过,这时候的微微一笑,都融化了我的心。

    我不由得抱紧了她:“别说话。”

    救护车开进来,我们赶紧把她弄上担架,然后放上去救护车。

    我跳上了救护车,跟着救护车,送她去医院。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然后,直接送进去抢救室。

    没多久,医生出来,告诉我,没什么事。

    我松了一口气,没什么事就好了。

    靠。

    护士们把柳智慧推出来,她嘴唇苍白,脸色苍白,推进了病房中,医生说她需要休息。

    好吧,那就休息吧。

    没事就好,我他妈的先回去整死那两个女人!

    回去监狱,回到监区。

    那两个女囚已经被隔离审讯。

    我让兰芬兰芳两姐妹去守着柳智慧,我担心她在那边有什么事。

    我对兰芬兰芳说道:“不瞒你们说,我挺喜欢她的,麻烦你们照顾她了。”

    兰芬兰芳表示明白,然后去了。

    我找了沈月,让沈月带我去见两个女囚,我问沈月道:“她们说什么了。”

    沈月说:“她们是上周新进来的两个女囚。”

    我说道:“什么?新进来的两个女囚。”

    沈月说:“是,她们交代,说她们在看守所,认识了一名室友,那室友给她们钱,让她们在监狱里杀一个人,就是为了钱,进来杀人的。”

    我说:“为了钱,进来杀人?”

    沈月说:“有人给她们钱。但是她们和对方都是电话联系。”

    我问道:“这两个女囚进来之前是干嘛的?”

    沈月说:“两个都是保安学校出来的,学过武术,给别人做保镖。”

    我说道:“还知道什么了。”

    沈月说:“别人给她们一人两百万。”

    我说道:“靠!我去问问。”

    我自己去了隔开的办公室。

    见了刚才那个先冲上来的那女囚。

    我问道:“说吧,为什么杀人。”

    她说:“什么都不为,就是为了杀她,看她不顺眼。”

    我奇怪的看了看沈月:“刚才你不是说她是为了钱吗。”

    沈月也看着我。

    我问那女囚:“是不打算合作了?”

    那女囚冷冷一笑:“我刚才跟她说的,全是骗她的,我是不可能说真话的,因为跟你们说了,会有人弄死我,所以,有种你杀了我嘛。”

    这话让我火起,原本就很恼火了,她还那么嚣张挑衅。

    我给沈月拿电棍过去了。

    只是,无论怎么电,怎么打,她真的是守口如瓶,还不时的和我顶嘴,一直到我打晕了她,她都什么也没说。

    沈月拦住了我:“队长,别打了,再打下去,要打死人的!”

    我呼呼喘着气:“妈的,换下一个!”

    我也无奈了。

    只能换下一个想办法切开突破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