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重见天日了
    我对贺芷灵说道:“有没有烟啊。”

    贺芷灵说:“没有。”

    我说:“唉,烟瘾犯了,真难受。哎,如果夏拉被抓,供出来,是不是连康云能一起抓了。”

    贺芷灵说:“她不敢供出康云,她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对手,但她害怕康云,我们知道是康云指使她做的。”

    我说:“怕康云弄死她?”

    贺芷灵说:“对。她说是她想着自己要报复你,你甩了她,她恨你,报复你。”

    我问道:“那你继续揍她啊,让她供出康云为止。”

    贺芷灵说:“算了,做人还是不要那么狠的好。”

    我说:“你什么意思,刚才还说让警察抓了她,把她给判刑了。”

    贺芷灵说:“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陷害你。”

    我说:“报复我,还能有什么。她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再加上她表姐康云那厮逼她来干掉我,然后就对我下手。”

    贺芷灵说道:“没那么简单。”

    我说:“那是什么?她说了什么到底!”

    贺芷灵说道:“她这么陷害你,警察没有什么证据,也很难给你定罪。她们这么做的目的,为了是想看你的彩姐会不会出面救你。”

    我说:“难道说,他们想知道彩姐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里?”

    贺芷灵说:“是。”

    我说:“靠,真是老谋深算这群家伙。”

    贺芷灵说:“行了我走了。”

    我一愣,然后说道:“你说什么,你要走了,你走了,那我呢?”

    贺芷灵说:“在这里。”

    我说:“我靠,你不是来救我的吗,你,你就把我扔在这里?你这又是几个意思呢!”

    贺芷灵说道:“先睡一晚吧。”

    我说:“不行!我一刻都不要在这里呆下去了!”

    贺芷灵说:“这是给你的一点教训!”

    我好声好气说道:“表姐,你看,到了关键时刻,人家彩姐没来帮我,还是你最好,你都来帮我了,我心里好感动。我已经对你感恩得不得了了,你就帮我帮到底吧,带着走出去再说,我真的不想呆下去了。”

    贺芷灵有那本事,她可以让警察搞个什么检验不是真的毒品,也可以弄一个我跟毒品无关无罪的事实让我出来。

    贺芷灵说道:“我来,是不想失去一个狗腿。”

    我说道:“好好好,骂我是狗腿也好鸡腿也好,先把我带出去好吗。”

    这女人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会太往心里去了,毕竟现在,先出去最要紧,谁知道在这里继续呆着,会发生什么鸟事。

    贺芷灵说:“好好呆着,好好反省!”

    我说:“我不需要反省了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她大步出去了。

    我喊道:“表姐!表姐!”

    靠,真的走了。

    我喊道:“那什么时候把我弄出去!”

    已经没有了脚步声。

    无语。

    我被带回去了里面。

    警察给我带了饭来,我狼吞虎咽吃完,唉,这种牢饭,我再熟悉不过,女囚们都吃差不多这样的东西,肥肉青菜一锅煮,然后还有很烂的大米,不过,有肉已经算不错了。

    饿了的时候,胃口当然他妈的好。

    吃饱了后,我靠在墙壁,反省自己。

    唉,还是太单蠢了,居然让夏拉给整了,麻痹的我出去了,我让她不得好死!

    有人走进来,是一名警察,他打开门,对我说道:“出!出来!”

    我问:“出去,出去干什么?”

    他说:“给你换一个房间!”

    我问:“换什么房间。”

    他说:“换到有其他人的房间。”

    如果是换房间的话,那就表明我没什么事了,因为,我如果是贩毒嫌疑犯,是重大罪行的嫌疑犯,是不会和别的嫌疑犯关在一起的。

    我马上问:“我没事了?”

    他说:“少废话,去不去?”

    我说:“去,马上去!”

    然后,我出去。

    他晃着警棍,让我走前面。

    唉,妈的我也有这么一天,每天干这事的在后面走着的应该是我才是吧。

    被关进了一个房间里,里面有三个男的。

    我急忙问:“这什么人?”

    警察把门反锁,然后说:“自己问!”

    说着,他就走了。

    这里面三人都看着我,一个好像还喝醉了,是的喝醉了。

    妈的几个意思啊。

    我说道:“三位大哥好。”

    有一人看起来斯文一点的,对我点了点头说好。

    然后那个喝醉的一样的问我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警察怀疑我带毒,实际上我没有带毒。你呢。”

    他说:“醉驾,进来醒酒。刚刚。”

    我呵呵点点头。

    然后一问,另外两个,是打群架被抓进来,和这几人关在一起,看来我是没什么事了,不过,干嘛把我们关在一块呢?

    我嘟囔道:“干嘛把我和你们关在一起了。”

    那个看起来斯文一点的说道:“关在一起又怎么了。”

    另外一个说道:“是啊,你很不满意?”

    我看他们两,是一起的,打群架进来的,我便没接话。

    斯文一点的问我道:“你贩毒的?”

    我说:“我带了一包面粉,被当成带毒抓起来,在查。明天就放。”

    他说:“哦。”

    然后静下来,各自睡觉。

    睡得好他妈不舒服啊。

    一夜都在做各种噩梦。

    次日,起来后,警察把我先带出去了,我没事了,走了程序,然后放我出去了。

    在外面,等我的是贺芷灵。

    上车后,我说道:“给我先去洗一个澡,难受死了。”

    贺芷灵说:“好。”

    她开车往前,不一会儿到了一家便捷酒店前,去给我开钟点房半个小时,让我快点。

    我马上上去,洗漱一会儿,完毕,下来,舒服多了。

    然后她带着我去吃早餐。

    麦当劳的早餐。

    吃着的时候,贺芷灵问我:“什么时候给我转账。”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急啊,”

    贺芷灵说:“我需要花钱。”

    我说:“是,你有那么多钱,非得需要花我这点钱。”

    贺芷灵说:“少废话,什么时候给!”

    我说:“只能先给你一两万,后面的,慢慢还吧。”

    她说:“好。”

    我问道:“那该死的夏拉呢!”

    贺芷灵说:“抓着,吃完带你去看她。”

    吃完了早餐,出去,上车,看着高楼大厦,看着头上的蓝天,心情真是爽快。

    我问道:“你让谁抓了她?”

    贺芷灵说:“别问太多。”

    我看着她,然后凑过去。

    贺芷灵一把推开我的头:“离我远点!”

    我说:“你身上的香味很好闻。”

    她竟然,微微有点脸红。

    我笑笑,然后从她后座后面拿了她的包,翻找她包里的东西。

    贺芷灵问我:“你干嘛!”

    我说:“找烟。”

    贺芷灵骂道:“别碰我的包!”

    她一个急刹车,靠在路边,我掏出来一叠女人用的那种纸巾,我笑了笑:“你也和普通女孩差不多嘛。”

    她一巴掌扇过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好了好了!我下车自己去买,自己去买!不过我没钱。”

    然后从她钱包,自己拿了一张一百的。

    然后我下车,去买了烟,深深的吸了半支烟,上车来,看着她,不爽的看着我。

    我说:“别气了,真的要憋死我了没烟抽。”

    她继续开车。

    我说道:“你把夏拉关着了,对吗。”

    贺芷灵说是。

    我说:“就不怕出事了啊。”

    贺芷灵说:“你想让她出什么事。”

    我说:“先打她一顿再说!靠!”

    开到了郊外,农庄,不是啊,这里,我很熟悉的,我曾经来过!

    那时候,是冰冰她们朋友的农庄啊。

    好吧,不管那么多了。

    夏拉果然被关在这里。

    贺芷灵还真够神通广大的。

    当夏拉看到我第一眼,吓到了,急忙求我道:“我,我是被逼的!我表姐这么对我的,你不要杀我!”

    我说:“你,夏拉啊,夏拉,你怎么那么狠心对待我啊!”

    夏拉眼泪往下掉,可怜兮兮的说:“是我表姐要我这样,如果我不做,她就对付我。”

    我说:“别他妈装可怜了!你他妈的这招也太狠了,要弄死我了!居然在我口袋里放毒!”

    夏拉说:“是我表姐给我要我这样对你的!对不起,我,我不敢了。”

    她都语无伦次了。

    她在害怕。

    我操起凳子,上去,在我心里演练了好几十遍的打她的场景,我却站在她面前,下不了手。

    她毕竟是个弱女子,而且,我和她之间,也有过感情的,我,还真的下不了手。

    我说道:“他们逼问你,你没有说是你表姐逼迫你,现在你却这么跟我说。为什么了。”

    夏拉说:“我对不起你。可确实是我表姐这么让我做的。”

    我说:“你不怕供出了你表姐,她弄死你么。”

    夏拉说:“我要离开这里,我不会在这里了,离她远远的。”

    其实这女孩,也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除了背叛我出轨和被逼着害我一次以外,她倒真的没干什么坏事。

    夏拉哭着说道:“她有一次逼着我去做事,我没听,她让人,那些混混抓了我,打了我,还差点,那个我了。我怕她。我出去后就离开这里!是我表姐要我害你的,对不起,真的不关我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