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遭陷害被抓
    夏拉已经,是很久没找过我了。

    突然的来找我,要求复合,也不算复合吧,就是想和好如初。

    可是,我怎么愿意,我如何同意。

    想着,她被别的男人碰过,我如何同意。

    可是,我对她真心的吗。

    不是。

    我想想后果。

    如果我同意了,以后就有一个免费的大长腿腿模漂亮的女孩让我随意免费动。

    如果我不同意,那就告吹,我就没有这免费的漂亮女人折腾了。

    好吧,我想,我还是同意的好,哪怕心里面不接受她,反正,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和她一起到老。

    放着一首歌,趁早。

    如果你不想要,想退出要趁早,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继续为爱讨好,冷眼看着你的骄傲,若有情太难了,想别恋要趁早,就算迷恋你的拥抱,忘了就好。

    是吧,忘了,哪有那么容易忘记,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很难忘的。

    夏拉对我,也许就是这么个感觉的。

    我没必要怀疑那么多。

    可是,她说,她表姐要如何如何对付我的,想怎么对付我的,她却没有和我说呢。

    这才是重点,和她暧昧搞什么的,都是其次。

    妈的,怎么去了洗手间那么久没回来啊,都等了四首歌的时间了。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

    是猛烈的推进来的。

    进来的是,几个穿制服的警察。

    他们看样子,是进来查房的。

    查ktv包厢的。

    我只是看着他们。

    他们进来后,看到我一个人,然后呵斥道:“蹲下,双手抱在头上!”

    我奇怪问:“你是在说我吗!”

    那个带队的人大声道:“就是你!蹲下!”

    搞什么。

    我配合的蹲下,双手抱住头。

    进来的有十几名警察。

    干嘛,查杀人犯还是什么啊。

    那个带队的走到我跟前,然后下令:“搜!”

    然后警察们上来就对我搜身。

    我倒是奇怪了,我他妈的犯了什么事啊,要搜身啊。

    我问道:“你们干嘛的呢!”

    警察说道:“有人报警,你这里有人贩卖毒品!”

    我说道:“你们搞错了吧,我吗?我这里,只有我一个啊。我没有啊!”

    然后搜身,搜身的时候,把我身上的东西掏出来,然后,在我衣服的口袋中,有一小包白色粉末的东西。

    警察问我道:“这是什么!”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他妈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警察恶狠狠道:“我们怀疑这是毒品!带走!”

    然后他们直接按住我,上手铐!

    我脑袋嗡的一下,妈的,难道是,我又被陷害了!

    夏拉放进我口袋的?

    这是毒品?

    如果真的是,那,我要完蛋!

    被带走出去走廊,好多人,都看着。

    好多时髦的男男女女都看着这里。

    好多服务员都看着。

    麻痹的。

    丢人丢到家了。

    但这不算什么,丢人真的不算什么。

    上车后,我才真正感到害怕。

    如果真的是毒品,如果是海洛因,而我不能说出毒品的来源,麻痹的我会死的!

    只要我身上有五十克的毒品是可以判死刑的。

    我艹!

    我被警车带走。

    我理清一下,肯定是夏拉,他妈的怪不得,作践自己的来找我,就为了报复我!

    一个是报复,估计最主要的原因,是康云让她来逼她来陷害我。

    我他妈的还傻傻的想和她今晚去睡觉,我他妈的蠢到家了吗!

    可是,我怎么可能想得到她那么狠毒。

    好,就算是如此,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如何说清楚我跟这毒品没关系。

    我们监狱,关着不少因为贩毒被抓的女囚,而我们监区,就有几个身上携带毒品,却毫不知情被关进来的。

    有一个女的,是被朋友陷害,那女孩喜欢她男朋友,两人是闺蜜,就指使身边的人陷害她,放进她包中,携带毒品,她自己完全不知情。然后在这个闺蜜的邀请下,跨省过去旅游,在旅游的过程中被举报被警察抓了,后来,不知怎么的,警察虽然查出来她闺蜜了,但她闺蜜一口咬死说她是共犯,她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没有辨清,提供不清楚无罪的证据,被判了五年。

    还有一个女囚,她玩的很好的朋友叫她去她家吃饭,吃完饭后出来在小区门口被警察逮住了,直接搜了她的包,搜出一小包毒品。原来,她的朋友是贩毒的,而她也知情,她去她朋友家吃饭,她朋友察觉外面有警察,把毒品偷偷放进她包里,然后吃完饭让她走,她出来就被警察堵了,她完全是不知情,可是,因为她之前就知道她朋友是贩毒的,所以,她被控告携带毒品,他妈的莫名其妙成了共犯。

    原本这种事情,只需要提供无罪的证据,如实说明情况就可以的,毕竟如果要定罪的话,查手机,查出上家下家,毒品来源等等证据,而举证责任在警方,他们必须有完整的证据链来证实确系藏毒才行,也就是说得有个来龙去脉,否则法院不会判定有罪。

    但这种东西,凭自己一张嘴,很难说清楚。因为你身上带毒,你怎么说,都是狡辩。

    麻烦大了。

    然后,我被拉去录口供,两名警察,自我介绍后,然后,打开纸和笔,开始录口供。

    那灯照耀着让我觉得很刺眼,这样真让人不舒服,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我说了我的身份,然后说我和夏拉去的,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个。

    警察核实我身份,然后,去把夏拉也给弄来的,审问后,放了夏拉。

    他们说,夏拉和我根本没关系,虽然她和我一起进去包厢吃饭喝酒,可是后来她朋友给她打电话,她就走了。

    而且毒品包装上,也没有她的指纹。

    我艹她大爷!

    夏拉,你他妈的够狠!

    当有人来看我,警察把我带出去会见室,见坐着的是贺芷灵,一身干练装扮,我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总是在我他妈的最悲催无助的时候,天天骂我的这货就会出现。

    贺芷灵见我坐下来,嗤笑一声,说道:“好玩吧,酒好喝吧,姑娘好泡吧!”

    我说:“我他妈的怎么知道是人家陷害我的!”

    贺芷灵说:“我知道你肯定被陷害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贺芷灵说:“他们打电话查你身份,我知道的,他们一跟我说,我就知道,你被陷害了。”

    我说:“是夏拉那个女人搞的!”

    我愤愤的说。

    贺芷灵说:“你自己也活该啊。你犯贱吗,你跟人家去喝什么酒。”

    我说:“她说她表姐可能要害我!我就去了,听听她表姐想要怎么对付我。我靠!我怎么知道,却是她要害我!我怀疑是她表姐,康云找她来陷害我的!”

    贺芷灵说:“你不是已经和她已经闹翻了吗。是你蠢,所以你上当。哦不对,你是贪图人家美色。别不承认。”

    我说:“是,我承认。”

    贺芷灵说:“承认了。”

    我说:“咱先不要讨论这话题,先把我弄出去,可以吗!”

    贺芷灵说:“不可以。”

    我说:“是吧,又是想要钱,说吧,多少钱。”

    贺芷灵说道:“钱是肯定要的。”

    我说:“你说吧,希望我能给得起。”

    贺芷灵说道:“这次我不问你。”

    我问:“为什么。”

    贺芷灵说:“你不是说我剥削你,压榨你。”

    我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贺芷灵:“你自己给个数。”

    我犹犹豫一下,伸了一个手指头。

    贺芷灵说:“十万?”

    我说:“一万!不是十万那!我没有那么多钱了。”

    贺芷灵说:“一万?一万你打发我?”

    我说:“我真的没钱了!”

    贺芷灵说:“先给一万,九万欠着!”

    我说:“你要不要对我那么狠!”

    贺芷灵说:“不愿意随你。”

    我说:“我除了给你,还有其他路可选吗!”

    贺芷灵说:“要把你定罪,也没有那么容易。”

    我说:“我怕被定罪,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天!”

    贺芷灵说:“你看你身上就莫名其妙多了一包毒品,也没有什么证据你就是贩毒的,你请个律师,帮你洗脱罪名就可以。”

    我说:“我不要,把我弄出去吧表姐,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而且我真的不愿意在这里呆着了!”

    贺芷灵说道:“这十万你绝对花的值。”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贺芷灵说:“我帮你把夏拉给抓了。”

    我问:“你抓她来干什么,打死她吗?给我报仇吗。”

    贺芷灵说:“我查她,让她自己认罪,陷害你,把她给判了。”

    我说:“好!我同意!艹,这个该死的女人,就该这么对付她!”

    贺芷灵说:“已经抓了,她也认了。”

    我问道:“她怎么那么容易认了的?”

    贺芷灵说:“我自己会有办法。”

    我问道:“你该不是,用混混的办法折腾她吧。”

    贺芷灵问:“你心疼啊?”

    我说:“我不心疼!妈的,就该这么对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