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新的饭店
    彩姐看了看酒杯中的啤酒,说道:“恭喜你,有这么好的女孩子喜欢你。”

    她这话,不无醋意。

    我说道:“彩姐,你真想多了。”

    彩姐说道:“好了说正题吧。”

    我问:“什么正题。”

    彩姐说:“两百万,她给我开的价,是有点少了,可我之前是想着,可以给她的,可她太嚣张。”

    我心想,贺芷灵什么时候没嚣张过啊,贺芷灵永远是一副不可征服的,嚣张的样子。

    用一句话来形容她,就是那句,永远健康的身体,永不服输的心态,不可征服的精神,十分的傲气。

    对,十分的,傲气。

    什么人能入她眼中,对于贺芷灵这种牛气冲天的人来说,已经没人能入她眼了。

    在我看来,她对彩姐的态度,还算客气的了。

    只是,彩姐这人,也不是一般人,怎能受得了贺芷灵这般态度。

    所以,她们之间的交易黄了,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

    哪怕就算是价格两人都愿意了,态度上,也不乐意。

    她们都看对方不顺眼。

    彩姐问道:“你对她也有爱吧。”

    我说:“有种把她当成亲人的感觉。”

    彩姐问:“那我呢。”

    我说:“你一直照顾我,像个大姐姐,你也是亲人。”

    彩姐我呢:“都是亲人?”

    我说:“呵呵。她也一直照顾我。”

    彩姐说:“那你心里,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愣住。

    我说道:“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彩姐说:“现在想也不迟。”

    我说:“这问题可以回答吗。”

    彩姐说:“怎么不可能回答?”

    我说:“你告诉我,怎么回答?”

    彩姐说:“那是简单得再简单不过了。在我心里,我父母,比你重要。你,比我的手下们都重要。”

    我说:“父母不同,拿手下来和我比?”

    彩姐说:“我最好的朋友,也都没你重要。”

    我说:“那不同。”

    彩姐说道:“你对她,也如对我这样的爱慕吗。”

    我说道:“没有。”

    我是直接矢口否认的。

    彩姐说:“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没有这么想。”

    我说:“我眼睛有什么。”

    彩姐说:“你看她的眼神的时候,很复杂。”

    我说:“我学过心理学,读心术,你没学过,你也懂?”

    彩姐说:“人的眼睛很难骗人,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说:“感觉都是假的。”

    彩姐说:“我就问你,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低着头。

    彩姐问我道:“这问题真的很难吗。”

    我抬头,说道:“彩姐,你从来不会那么问我这样无聊的问题啊。”

    彩姐说:“很无聊吗。我想知道你心里,我到底多重要。一个人心里面,重要的人都有排序的,别说你没有排过。”

    其实,真的是有的,例如在心里,王普和安百井,肯定王普比安百井重要,哪怕安百井更有权有势,帮我更多,可是我就是觉得王普比较重要。

    在我心里,到底如何把彩姐和贺芷灵排序?

    我决定撒一个谎,我说道:“你和她,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可是,你更重要,因为我更喜欢你。”

    彩姐笑了,说道:“就算是骗我的,也算用心了。别那么紧张,我也不会骂你。”

    我说:“是,但是你会不高兴。我怕你不高兴。”

    彩姐说:“让你这么气我,哪还能高兴得起来。”

    我说:“是我嘴笨,我不懂哄你开心。”

    彩姐说:“我不缺哄我开心的人,可是我只想你能哄我。我在乎你。”

    我说:“谢谢彩姐垂怜。”

    彩姐说:“用得着这么说。”

    我笑笑。

    两人喝着酒。

    彩姐说道:“离开监狱吧,我还是那句话。没什么能放不下的。就像我一样。”

    我对着彩姐苦笑了一下,说:“会有一天,能放得下的。可好象,不是现在。”

    彩姐说:“我觉得你是越陷越深了。”

    我说:“我也不懂。”

    其实我懂,里面有太多我在乎的人了。

    彩姐说:“回去吧。”

    我说:“好。”

    彩姐没有邀请我去她那里,那便算了,我也不会开口去她那里。

    在我自己走过去打的的时候,彩姐说道:“对了,尽量少去沙镇,那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地盘。”

    我说:“好的。”

    然后,她又说道:“有空多去看看店。”

    我说:“好,我知道。”

    她走开,走向她的那个商务车,两个保镖跟上来了。

    我自己打的回去,好好睡了一觉。

    继续的上班,然后去看,这薛羽眉的减刑怎么还没有下来呢。

    靠。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

    去了美味大饭店,在后街的那里,差不多,和回味大饭店差不多。

    陈逊果然在这。

    他穿着西装革履,是回味大饭店的总经理。

    看起来,流氓痞气收敛了太多,看到的真的是人模狗样的一个老板模样了。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逊知道我想要干嘛,带我去我办公室,然后带我去包厢,上酒上菜。

    我和他喝酒聊着,听着歌。

    陈逊敬酒说:“张河,谢谢。”

    我举着杯子,问道:“怎么突然说这个谢谢。”

    陈逊说:“你以前让彩姐重用我的那事,我都知道了,谢谢你,让彩姐收留了我,重用我。我以前不过是一个小角色。”

    我说:“你很忠心,你不会是个小角色的。”

    陈逊说:“干了。”

    我和他干了。

    他说道:“我会记在心里,一直的。”

    我说:“其实我也是为了彩姐,她身边需要你这样的人。”

    陈逊说:“你太看得起我。”

    我说:“好了,客气话我们就不要再说了。我问你啊,以后你们可能都不能搞黑的了,你有什么想法。”

    陈逊说:“我没有想法,能够跟着彩姐,就是我荣幸,做这个,也很好。钱都是次要的。做这些生意,也有钱赚,哪怕没有以前的一半,跟着彩姐,我就高兴。就是钱再少,我也愿意。”

    我笑笑,说道:“真是个忠心的人。来!这杯我敬你。”

    两人又是一干而净。

    聊了一会儿后,服务员来叫他,他说我要去忙了。

    我挥挥手,让他去吧。

    他说道:“我让一个女孩来陪你。”

    我说:“什么女孩?”

    他说:“正经人家的女孩。”

    我说:“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孩啊。”

    陈逊说道:“新招了几个前台,有一个长得很漂亮,样貌也很温柔,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我告诉她说你是真正的老板,她一直盯着你,说年轻有为。我介绍她给你。”

    我说:“还有看上我的人?还有这样的好事?”

    陈逊说道:“不要那么小看自己了。我去叫她来。”

    我说:“你别命令人家,人家愿意来就来,不来就算了。”

    陈逊说道:“好。”

    我说道:“可是她在上班呢,这不好吧。”

    陈逊说:“你是老板,还有什么好不好。我是总经理,我们两说了算。让另外两个女孩顶班。”

    我说:“那样也不好,这样管理,厚此薄彼,你就给那另外两个女孩一点额外补助,说今晚这个女孩有事,让她们自己顶班了。”

    陈逊说:“好。”

    他出去了。

    有个正经人家的妞,来陪我吃吃喝喝唱唱歌聊一聊,也不错啊。

    一会儿后,门被敲了。

    我过去,打开了门。

    一个身穿旗袍,就是前台装的那种红色旗袍的女孩,挺高的,齐刘海,温顺类型,有点内敛,肤色很好,她羞答答的看着我。

    我说道:“你进来吧。”

    她进来了,我让她坐下,然后给她碗筷,给她倒酒。

    有点微胖的,不过我挺喜欢这样的身材。

    她低着头,看着酒杯。

    我说道:“你是新来的啊?”

    她抬头看看我,说:“嗯,是啊。”

    看起来,甚是贤妻良母类型的女孩面相。

    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没有回答我,却问:“我能不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呢。”

    我说:“你说。”

    她身子前倾,说道:“请问,你真的是这个饭店的老板吗。”

    我额了一声。

    其实这饭店的老板是彩姐才是,我负责分红而已,什么都不管,管理是陈逊。

    我只分钱。

    但名义上是老板了。

    她微微点点头,说道:“你好年轻,好厉害呢。”

    我心想,是不是因为我是老板,觉得我有钱,所以才对我感兴趣。

    我对拜金女可不感兴趣。

    我说道:“问这个是什么原因呢。”

    她说道:“没呢,我就是问问。”

    我问:“你该不是觉得我像你前男友什么的吧。”

    她摇着头说:“不是不是。我是觉得,你好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说:“你很想做到这一步吗?”

    我哪有那么厉害,全赖于彩姐对我的帮助的。

    她说道:“就觉得你厉害呀,我没有那么厉害的本事。”

    我说道:“恩呢。”

    她说道:“那请问你多大了啊。他们说你二十三四。”

    我说:“的确是二十三四。”

    她说道:“嗯,我知道了,你姓张是吗。”

    我说:“张河。”

    她说:“我叫梁语文。语文的语文。他们都叫我文文。”

    我说:“嗯,你好。文文。”

    她说:“嗯,我要回去工作了,老板。”

    我纳闷了,问:“你来就为了问我一句我是不是老板啊。”

    她说:“嗯呀。”

    我说:“你不是吧。”

    她说:“是呀。”

    我说:“哦。”

    看她起身要走,我说道:“等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