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因爱生恨
    我说道:“表姐,酒倒满了。”

    贺芷灵,给彩姐敬酒。

    这怎么充满了敌意的样子。

    我后悔把贺芷灵带来了。

    贺芷灵敬酒了后说道:“传说中的彩姐,那么漂亮,风韵犹存。”

    坏了,这家伙,一说这个词,肯定让彩姐不高兴。

    彩姐也就三十多,用风韵犹存来形容,是不是太过了。

    彩姐笑笑说道:“也不知怎么的,很多人的,不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喜欢用一些词语来夸我。张河就说我的成熟特别的吸引人。”

    贺芷灵这家伙,先去招惹彩姐了。

    贺芷灵看看我,说道:“只要是女的,都能吸引到他。”

    彩姐说道:“小妹妹,如果聊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聊了,我没空。”

    贺芷灵说道:“两百万,你看着吧。”

    彩姐说:“三百万。”

    贺芷灵说:“那便算了。”

    彩姐说:“那就算了。”

    贺芷灵站了起来,我急忙说道:“你什么都没吃,就走了啊。”

    贺芷灵说道:“吃什么。”

    我说道:“好吧。”

    贺芷灵说:“你出来一下。”

    我跟着贺芷灵出去了。

    到了外面,贺芷灵奇怪的盯着我,眼里却冒着火。

    我说道:“你怎么一来就跟人家吵架。”

    贺芷灵说:“我喜欢!”

    我说:“你要谈的是生意,你好好跟人家说话,指不定人家都愿意给你的。来之前,我跟她说你开价两百万,本来她就差不多动摇的。”

    贺芷灵说:“谈不成就谈不成,我还不差这饭店。”

    我说:“好了,我知道你有钱,有背景,不差钱,行了吧。”

    贺芷灵说:“把饭店转了,她把你搁哪里。”

    我说:“她说在后街新开一家,美味大饭店,让我过去管那个。”

    贺芷灵说道:“你管什么你。”

    我说:“我就去管管看看。”

    贺芷灵说:“她为什么对你好。”

    我说:“因为我对她好。”

    贺芷灵说:“好到床上去!你就是用身体换来的,你跟坐台的没有分别!”

    我说道:“你他妈的你在说什么,你讲话那么难听你懂吗。”

    贺芷灵说:“做了还不能说了。”

    我说:“你想吵架是不是。”

    贺芷灵说:“你就是人家的宠物!”

    我骂道:“你够了啊你!再说我翻脸了!”

    贺芷灵说:“宠物鸭子!比我的狗还不要脸。”

    我气急败坏:“你大爷的!我怎么了我!我喜欢她不行!什么叫做鸭?我和她是有感情关系,我对她好,她对我好不行!”

    贺芷灵说:“你就是为了钱陪她。”

    我说:“是!我为钱陪她!”

    贺芷灵说:“你承认了。”

    我说:“对!谁他妈让我穷呢!谁他妈让我没钱呢!谁他妈让我没你那么好的背景和能力,还他妈没骨气呢!”

    看着她,我很想扇她一耳光。

    贺芷灵转身直接走了。

    服务员远远的站在那边看着这里,吓得不敢端菜过来。

    我气呼呼的回去了包厢,都什么人啊,气得我差点哽咽。

    回到了包厢,我长叹一口气。

    彩姐定定看着我。

    她微微笑,然后自己倒酒,自己喝。

    我说道:“彩姐,让你见笑了,我的表姐,呵呵,和我就是这样。”

    彩姐说:“你们关系不一般。”

    我说道:“对,她是我上司,她总是,剥削我,压榨我。”

    彩姐问道:“无缘无故的吗。”

    我说:“不是,她为了钱。”

    彩姐问:“她为了钱剥削你吗。”

    我说:“对,是守财奴,十万,一万,几千,她都剥削我。”

    彩姐说:“她不缺钱。”

    我说:“是啊,但是她就是要剥削我压榨我,所以她是守财奴。”

    彩姐说:“她压榨你,剥削你,能从你身上弄到多少钱?”

    我说:“很多,加起来,多多少少,上百万了都有吧。”

    彩姐说:“她不缺钱,她提着的包包,跟她穿着衣服和项链,两百万都不止。”

    我咂舌:“你说的真的假的啊,两百万啊!”

    彩姐说:“没骗你。”

    我说:“呵呵,这也太夸张了。”

    不过,贺芷灵绝对的,能弄得起这样的行头。

    彩姐说:“你看不出来,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我,别人也看不出来。很低调的奢侈品的牌子,极少人有的奢华品。”

    我说:“好吧。但她就是喜欢剥削人,她的财富,就是这么来的。”

    彩姐说:“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会是一个小气的人。”

    我想到贺芷灵曾经给我钱,救治我父亲,确实,她不会是一个小气的人。

    我说:“是,她不是,但她对我小气,喜欢剥削别人。”

    彩姐说:“她不会喜欢剥削别人,只喜欢剥削你。”

    我说:“是吗。”

    彩姐说:“她那么大方的人,只剥削你,说明什么。”

    我说:“彩姐,我承认,她确实挺大方的,但对我,真的不大方。”

    彩姐说道:“我们小时,看到读书的小孩子,一个小男孩喜欢一个小女孩,但是却总喜欢欺负她,例如你喜欢同桌小女孩,可是你总是要吓唬她,甚至喜欢把她弄哭,为什么呢。”

    我一愣,然后问:“为什么。”

    是啊,的确是这样子的,但,贺芷灵对我,不是这样的吧。

    彩姐说:“这就是喜欢的一种,它处于萌芽状态,喜欢欺负她、打击她、讲她坏话、骂她笨再别人面前说她多好多好,却在她面前说他多不好多不好,就是内心深处的一种喜欢,因为有了这种喜欢,你总想引起她的注意,时时刻刻都想让她注视你,时时刻刻都想跟她说话。很在意她的感受,会回头看她,喜欢摸她头,这些都是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这种情况在小时候,多发生在童年手无寸铁却能活捉青蛙的小男孩身上。因为缺乏经验,不知怎么表达喜欢,同时又希望引起对方注意,所以采取了这种特别手段。”

    我说道:“这女人,还说什么缺乏经验啊,她恋爱经验多了去。”

    彩姐说:“你不是心理医生吗,你不懂吗。”

    我当然懂。

    越是相爱就越容易吵架。

    生活中,很多人发现,与相爱的人讲道理很难。

    因为,任性是因为有感情。

    谈恋爱的人,是不是能较好地交流,这可不一定。

    有时,相爱的人反倒不能交流。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感情如果很一般,就很客气,很有礼貌,很尊重人家跟你不同的东西,有一种求同存异的倾向;而感情越好,对对方越关心,求同的倾向越强,达到一个峰值,也就是最高点,就接近全面求同。明知对方对自己有感情,感情强烈,就越不讲理、苛刻,有点**了。

    越是真心喜欢的,越是真心欺负。看她郁闷无助耍赖发小脾气甚至有时急哭了,这种感觉很难向不懂的人描述。

    其次这种欺负并不是真正的伤害,欺负在这里应该打个引号。

    不排除有的人控制不好欺负的量级所以真的伤害到别人。

    这种人是傻逼,很幸运,我不是傻逼。

    这种欺负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特定的目的。

    对于人来说,异性是无限的,所以如果看中了一个异性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注意你。

    很容易理解,你欺负她,她注意到你了,在你身上分配认知资源了,你就变成了她认知到的世界的一部分,也就进入了她的世界,接下来的一切才成为可能。

    可是想到贺芷灵那样,我心里就不是那么的很舒服。

    那叫欺负我吗。

    那根本就是叫置我于死地!

    简直不让我活了,她处处剥削我,想到她刮走我的那些钱,我就心疼。

    我不相信,不相信彩姐说的,是真的。

    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彩姐问我道:“你不相信吗。”

    我说:“彩姐,这不可能的。她一直恨我入骨。”

    想到我曾经这么对过贺芷灵,她不恨我,那才不正常了。

    因恨生爱?我没这样的想法了,哪怕是所谓的什么斯德哥尔摩症,除非是武侠剧看多了,才相信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