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柳智慧被踩
    两人静静的,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我邪恶的手,慢慢的伸过去,向林小慧的长发。

    我要试探一下,碰碰她的头发,如果她不甩开,那就有戏。

    如果甩开,那么,只能等待机会。

    我即将碰到她头发,她问我道:“你手机还有电吗。”

    我说:“有啊,怎么呢。”

    她说:“我想看看电影。”

    我说:“看电影啊。”

    她说:“嗯。”

    我说:“好吧。”

    我拿了手机给她,她用我手机,连了wifi,然后上了网,进入网站,看一个韩国恐怖片。

    然后她说道:“我好怕,你陪我看!”

    我说:“这样子,好。”

    都不知道是我泡她,还是她给我机会泡她了。

    想着下一步怎么做。

    她靠过来,两人看恐怖片。

    我没感觉有什么恐怖的,因为我根本没心看。

    她紧紧的咬着食指指头。

    我的手,轻轻的要抱住她的头,本想着抱着她的头后,把她往我怀里靠,然后为所欲为,谁知她啊的尖叫惊恐的推开我的手。

    然后剧烈的呼吸。

    她说:“我,我以为是鬼。”

    靠。

    好吧,没有得逞。

    我说道:“我是手麻了,伸伸手。”

    她说:“我怕,你不要乱动。”

    我说:“好了好了。”

    她看起来,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

    我靠。

    过了半小时,她一动不动,聚精会神。

    妈的要不要那么投入,没有突破口,我自己有点晕晕欲睡的。

    我一个转身,慢慢的倒是自己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次日,天都亮了。

    睁开眼睛,看到林小慧手里还拿着手机,香甜的睡着,靠,她是看到了几点啊。

    真不懂女孩子的心。

    我一看手机,快迟到了。

    没办法啊,我都被徐男骂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不能老是迟到旷班的了,赶紧的爬起来,然后洗漱。

    出来,看着床上漂亮的这小妞,过去,亲了她一下,她微微皱眉。

    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去上班了。

    唉,心烦,上班的时候,脑海中,心里面,全是,被子里面的林小慧。

    她几个意思啊,跟着我去开房,却不让我碰?

    到底想些什么鬼。

    我到了天台上,继续晒太阳。

    我有点神经病一样,这个点会到天台晒太阳?

    其实,晒太阳不是主要的目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看柳智慧,还有就是放松一下,舒展筋骨。

    好像成了一种习惯。

    我盯着放风场那里的柳智慧。

    柳智慧在伸展腰肢,这才真正的身材好得不得了。

    我抽着烟,看着。

    心里想着,怎么才能泡到那么漂亮的女神,做老婆呢。

    好像我很异想天开,她不会死心塌地跟着我这种男人的。

    虽然说,得不到的,就不要了,做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但,谁不想要啊那么漂亮的女人啊。

    难道,将来我的娶的老婆,还终究要是跟我一个德性的女孩,门当户对,相貌也相当的吗。

    盯着看的时候,我看到,放风场的另一边,有个人笔直的站着,是谁?

    好像康云呢。

    她一直看着的方向,就是柳智慧所在的地方。

    这厮看着柳智慧干嘛呢?

    我不懂。

    不一会儿后,她走了。

    然后一会儿后,柳智慧也回去了。

    我回去了自己办公室。

    一会儿后,办公室门被敲了。

    敲了后,却不进来。

    应该不是沈月这些手下。

    我说请进。

    进来的,是看守柳智慧楼下的那管教。

    看到她,我就知道,柳智慧要找我了。

    我让她把柳智慧带来了。

    柳智慧进了我办公室。

    她过来后,对我微微欠身,算是打了个优雅的招呼了。

    然后她坐下来。

    我看着光彩夺目的她,问道:“什么事。”

    柳智慧说道:“希望你能把我变得,跟普通的女囚一样。”

    我问:“什么意思呢。”

    柳智慧说道:“不再住在楼上,和普通的女囚一样,剪掉头发,住进多人的监室,每天劳动,吃一样的饭菜。”

    我说道:“艹,你要疯了是吗。是要贴近人民群众吗。你在上面过的好好的不行,你是闲着无聊了吧?”

    柳智慧说:“有人盯上我了。我不能在这里过得太好。”

    我问:“什么意思。”

    柳智慧说道:“有人盯着我了,我怀疑,我爸对手找人来盯我,看我在牢里,过得怎么样。如果我和其他的女囚不同,是特殊的,他们马上会知道,我有后台,可能会查下来。”

    我说道:“那么严重?”

    柳智慧说道:“比你想象中的严重。”

    我说:“如果知道有人在背后帮你,然后呢。”

    柳智慧说:“然后会对付背后帮我的人。我爸的朋友。”

    我说:“好吧。那他们也知道你之前过的日子很好了。”

    柳智慧说:“之前是之前,现在不同。让我过得惨一点,就是在保护我,你明白吗。”

    我说:“非得需要这样子?”

    柳智慧说道:“孙膑装疯卖傻吃屎,司马懿装重病篡权,你懂吗。”

    我说道:“我明白了,好。”

    柳智慧说道:“你放风出去,说我没有钱孝敬你们了,所以你们不会再把我供着。”

    我说:“怕你吃不了苦。”

    柳智慧说:“身体上的痛苦,不算什么,怕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折磨,那要比身体上的痛苦痛上太多。”

    我说:“好吧,那我以后是不是也不罩着你了。”

    柳智慧说:“平常的女囚怎么样,我就怎么样,你也不需要让人关照我。我就算没有你的帮助,也不会混得惨。”

    我说:“我知道,放你进她们当中,也就如同虎入羊群,我还不为着这个担心,只是,苦了你。不管是吃的住的用的生活的干活的方面。”

    柳智慧说:“没关系。谢谢你的帮助。”

    我问道:“柳智慧,刚才你在放风场的时候,有个女的,一直盯着你看,不知道你发现没有。”

    柳智慧说道:“以前b监区的指导员,康云。”

    我说:“对。是她受人之命来盯着你吗。”

    柳智慧说:“我怀疑的就是她。”

    我说:“那以前她是怎么让你过上这潇洒日子的。”

    柳智慧说道:“以前是我爸的朋友,嘱咐了监区的领导,优待我。”

    我问道:“那现在你爸的朋友没有嘱咐她们优待你了?”

    柳智慧说道:“我让他不需要这样对我,因为我爸的敌人会对付他。”

    我说:“好的,我明白了。”

    康云这家伙,真的是哪里坏就有她在哪。

    我问道:“话说回来,你爸也好,你也好,你爸的朋友也好,都应该智商很高,怎么还会有人能陷害得了你们。”

    柳智慧说道:“孙膑被庞涓陷害,难道孙膑就不聪明吗。实际上,庞涓的谋略智慧根本就不是孙膑的对手,孙膑是君子,庞涓是小人,君子坦荡荡,他们往往不太防备小人,因而往往会遭到暗算。即便是在今天的现实生活当中,好人往往也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只有心理阴暗的人,他们总是在算计人,因而对人,也往往先向坏处想。有些人,他能无时无刻的设计陷害别人,你防不胜防。”

    我说道:“照你这么说,正人君子唯一的就是等死了?”

    柳智慧说:“也不尽然。”

    我问:“那怎么样才行?”

    柳智慧说:“等青天。”

    我问:“什么青天。”

    柳智慧说道:“不用再问了。你记着,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是在鼓励她自己么。

    我说道:“我相信你。”

    她面无表情,站起来,走了。

    第二天,我就让徐男下了命令,把她带去减了头发,然后,放进普通监室中,跟普通的女囚一样,生活,劳作,吃饭。

    放进监室的第一天,她就被打了。

    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很多女囚眼里已经很嫉妒了很久了,这一放下来,还得了啊。

    她们都以为这公主变平民了,此时不踩何时踩,加上,柳智慧是新人,欺负新人,是必须课啊。

    当沈月来告诉我的时候,我就去看了,偷偷看的。

    柳智慧被关进去普通监室的那一刻,监室里面的女囚们都站了起来,围了过来:“这谁啊!这不是天仙姐姐吗!”

    从背影看,柳智慧确实剪掉了长发,那一头顺直的长发,好不可惜啊。

    身材一样的修长。

    女囚们围过来:“天仙姐姐今天下凡了啊!”

    “天仙姐姐从来不屑和我们说多一句话,这怎么的了,被玉皇大帝给除名了啊。”

    有人上来,叫她跪下。

    柳智慧盯着那个女的看。

    那女的骂道:“看什么看!”

    然后直接按着她跪下。

    柳智慧笔挺的站着。

    那女的无法按她跪下,监室的女老大对手下们示意,顿时,五六个女囚上去了。

    上去一起要按倒柳智慧。

    我在想,如果柳智慧被殴打,我该不该上去帮她。

    不过她自己说了,她自己能过好她的生活,让我不要管。

    这么多的女囚,却无法按倒她,监室的女老大上去了:“都让开!”

    上去后,她直接狠狠一耳光甩在柳智慧脸上:“给老娘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