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郁闷的心情
    公交车到了xx广场站。

    我突然想到,林小慧有一个店在这里的。

    对呢,她的那店,确实在这里。

    我在这里下了车。

    然后走过去。

    好久没来了,好几个月了。

    以前林小慧还开玩笑对我说,让我来帮忙干活一个月,我还答应了,结果却没做到。

    她也没怪我什么,只是抱怨我很少找她,后来,一直就极少的联系了。

    是不是人都是这样,走着走着就因为一些原因,都会丢了。

    尤其是男女之间,如果没有了发展的空间,能说断就断了?

    看来,真的是读过了那么多书,懂了那么多道理,依旧是过不好这一生,还会经常的感到迷茫。

    到了她店那里,店名没变,有几名店员变了,里面收银的没变,以前见过的。

    我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

    店员给我拿上来了。

    我没问她什么。

    一会儿后,我喝着咖啡,看到店里面柜台后的那个门开了,一个高高的长腿美女走出来,化了妆,不浓,可还是感到有点妖艳,短裙,大长腿,高跟,小羽绒,这天有点凉,居然还这么穿,是要去约会呢,还是去干嘛。

    是的,那个女孩,就是林小慧。

    隔了那么久,才通过这样的方式见到她,我倒是一下子紧张起来。

    她聊着电话。

    然后挎着包走出了外面。

    干嘛我打她电话不接,却和谁聊着,可能刚好有谁给她电话,她刚好听到就接了。

    她走出来时,没发现我。

    好些男的客人坐着,都看着这大美女。

    居然没看到我,我有些失落,但也不想直接去叫她。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支烟,故意调了很大的火,然后一下子很高的火从打火机窜起来。

    她果然看到。

    林小慧把手机拿开耳朵一会儿,说道:“等会儿打给你。”

    我心里激动。

    她走了过来。

    然后侧着脸看我:“是你!你吗的!你没死。”

    我说道:“我靠,不至于这么骂我吧。”

    她俯身下来,前面有点沟露出来,我看着。

    林小慧一捂住自己的胸口,说道:“哦,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我说:“没死,这不是好好活着吗。”

    林小慧坐好,说道:“没见过,没找过我,就以为你死了。”

    我说:“多狠啊,没找你,你就希望我死了。那你也没找我。”

    林小慧说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哼。每次都是我找你,你干嘛不找我。”

    我说:“这不找了你吗。”

    林小慧说:“我不信你。谁知你来和谁约会。”

    我说:“真的,我就是来找你的。打你电话你没接。”

    她刷了刷手机,说:“没看到。哦,看到了,那时在忙。”

    我说道:“是吧,还说我不找你。”

    林小慧说:“说,找我有什么企图!”

    我说:“我还能有什么企图呢,难不成跟你借钱呢。拿来十万八万的让我去找找姑娘喝花酒。”

    林小慧说道:“不正经。快去死!”

    我问道:“打扮得那么漂亮,是要去约会呢,还是要直接去开房。”

    林小慧说:“关你什么事呢。”

    我说:“这脾气还是那么厉害啊。好吧,你走吧,不用管我。”

    我心里不舒服,但又能如何。

    林小慧微微点了点头,点了两下,然后转头,真的走了。

    她开了车门,靠,真的要走了。

    如今的我,怎的那么脆弱,如果换做以前,我直接走人了就是啊。

    我在这里犯贱什么呢。

    我还跟了过去。

    我在她车边,她降下窗子,问道:“还想说什么。”

    我说:“要不要那么嚣张呢。”

    她说:“是你先嚣张的。”

    我说:“靠,得了。”

    我直接转身走了。

    妈的,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她,我嚣张了吗。

    男女之间,本就是一场博弈,当你在乎了,你就先输了。

    我都来找她,我也没怎么她啊,她干嘛这么对我。

    如果是朋友,她不至于那么对我啊。

    得瑟吧,老子不找了行吧。

    坐车去找王普。

    我知道,像她这样的大美女,白富美,会有很多男孩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自然也有很多比我有钱比我强比我帅的男人追求她,很多有豪车的男孩子会追求她。

    我能够拥有什么。

    唯一的就是一颗强大的心脏。

    窗外,城市的夜景。

    好像,前两天还觉得自己融入了这座城市。

    可是一转眼,我好像,又被城市抛弃了。

    我这个外来的农村小子,好像,又在迷茫了。

    我告诉我自己,这样不行,我不能脆弱的。

    是因为不能去饭店落脚了吗,还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其实根本没有太把我当一回事啊。

    是吧,人唯一能靠得住的,是自己强大的心脏。

    好吧,喝醉再说。

    见了王普,终于见到了这厮。

    两人坐在热闹的小食街边吃烤串喝啤酒。

    天有点冷。

    不远处就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光彩陆离,夜色醉人。

    我两坐着。

    我倒酒,然后和他干杯。

    我说道:“好久没跟你喝酒了。你知道你在里面的时候,我都怎么敬酒你的吗。”

    王普问道:“怎么敬酒的。”

    我拿着酒杯,把酒杯的酒往地上倒,像祭祀一样的洒在地上:“王普啊,今天我们喝啤酒啊!”

    王普骂道:“滚!”

    我默默的喝了几杯酒。

    王普探头过来,问道:“我靠,今天怎么了,失恋了。”

    我说:“没有,只是感触很深。”

    王普问:“感触什么。”

    我说:“好像,我们那么挣扎,那么努力,却还是难以融入这所城市。”

    王普说道:“艹,这个有什么好感触的,我们本来就不是这个城市的人。除非,我们有一天事业有成,有车有房,有妻子,安家立业,才算是。”

    我说:“也许吧。”

    一晃之间,我在这座城市当中读书加上工作,六年,可是心里总觉得还是在漂泊着。就像城市中的夜归人,一个人的一座城。

    我努力地找一个夜的入口,在夜幕当中寻找新的希望,为自己的梦想拼尽全力一次。我付出,但许多时候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不知道到最后能不能到达心中向往的那个彼岸,可是我还是去做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种义无反顾,即便最后失败了。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不知道疲倦地奔波于每天,春去秋来永远没有终点。我们这样外来到城市打拼为了在城市中站住脚的人,都知道从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用自己的双脚来解读这漂泊的一生。

    于是我们从一个站台越到另一个站台,从一个路口走到另一个路口,脚步匆忙而又悠然,压力太大已经让我有一些力有不逮和力不从心。

    好在,在异乡漂泊最能引起我们牵绊的,我想应该就是身边的人。可是我们为什么还总是觉得孤单呢?这样的一种孤单如影随形,即便是我们正在和朋友进行狂欢,即便是我有着一份十分体面的工作,或者是体面的一份职业。

    每个人对自己心中的那座城有着不同的注解,有的时候城市是一个战场,无论是职场,情场,江湖场,都是要去拼杀或者是要去竞争的,但同时城市也向我们展开了它另外的一面。不管它是悲情的还是欢愉的,不管它是孤单的还是快乐的,这样的城市在我们的内心当中都会投射出不同的色彩。

    只是有的时候我会突然的想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我在这样的一座城市当中不停地突围、不停地奋斗,一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是我追求的东西依然还很遥远,奇怪的是,这座城市却依然还是这么的年轻。我一直都在努力,从来都没有停留过。然而城市的夜空有太多霓虹闪烁、太多纸醉金迷,我为何不舍、为何留恋?我也不得而知。

    喝了几杯酒精下去,看着车来车往,更是不舒服。

    不过,再和王普胡扯了一会儿后,倒是看着舒服了。

    舒服不舒服,都是自己的心里在作怪。

    我从来都很少脆弱的,我是受不了林小慧对我的那态度。

    看着手机,她的号码,忍住没拨了过去。

    放手机回口袋。

    我问王普:“贱人,工作怎么样了啊。”

    王普说:“公司很好,真是很感激你表姐。”

    我说:“那便好,那便好。”

    王普问道:“你和你那表姐,发展的怎样了?”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我和她,没发展。”

    王普说道:“不可能!”

    我说道:“你知道她什么身份吗。”

    王普说:“管她什么身份,张河我可跟你说,什么门当户对,都不重要,关键是,感情。”

    我问:“感情干的过门当户对?”

    王普说:“白痴啊你!妈的,先生米煮成熟饭,不就搞定人家家人了。那时候,她肚子大了,她家人还能怎么着?”

    我一想,这倒是啊,例如林小慧,如果我弄大她肚子,她家人就算反对,又能如何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