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转移注意力
    手机响了。

    还是贺芷灵的。

    贺芷灵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处理了差不多了,只不过那两个家伙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也供出了真正的原因。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了。”

    贺芷灵说道:“打一顿,放了。”

    我说道:“好。可是我在想,万一,人家霸王龙又来乱搞呢。”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你和你那彩姐,都那么蠢呢。”

    我不高兴道:“你别这样好吧。”

    贺芷灵说道:“因为是你们的酒店,你们的饭店,所以他才这样对待你们,如果酒店和饭店不是你们的呢。”

    我说:“和他们抢生意,他们都会这样好吧。”

    贺芷灵说:“你老老实实做生意,不做赌,不和他们一样做犯法生意,不就行了吗。”

    我说:“是,饭店是可以,可是彩姐的酒店如果不提供那些服务,酒店还有客人来吗。”

    贺芷灵说道:“可你们在人家这么严厉的打压之下,还能做吗。”

    我说道:“是不能做。”

    贺芷灵说:“避其锋芒,收敛起来,伺机而动。”

    我问:“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贺芷灵告诉了我解决的办法,虽然不是真的能够解决,但至少,能度过这段危机。

    她告诉我,不许让我把她的身份抖出来,如果彩姐问是谁帮了,她不让我说。

    我让他们放了那两个家伙后,去找了彩姐。

    彩姐对于饭店这次的危机解除,感到纳闷,她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么容易。

    但她也明白,如果没人出手帮助,警察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无事。

    彩姐就问了我。

    我撒谎说道:“之前在x校认识一个兄弟,他刚好在上面有人脉,然后打个电话过来这边的队长,就行了。”

    彩姐说道:“原来这样。”

    我说道:“彩姐,那些警察,都是沙镇的警察,你不认识吗。”

    彩姐说:“认识。”

    我问道:“没打通关系吗。”

    彩姐说:“人家霸王龙比我们更会打通关系。还有一个原因,警察也怕真的出事,一旦我们这里查出什么东西来,人家不查了我们,人家也怕上面有人弄死他们。交情,在自身的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我说道:“好吧。”

    彩姐说道:“改天你提礼物去给你这朋友,好好谢他一番。”

    我说:“知道了。”

    彩姐叹气,说道:“这么整下去,我们都要关门了。”

    我说:“彩姐,我有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彩姐问:“什么办法。”

    我按贺芷灵说的办法,讲给了彩姐听:“把这些酒店饭店什么的,全都挂牌转让。”

    彩姐问道:“转让?转让了,不亏死了。谁都知道我们酒店靠这些违规的生意吸引客人,如果都知道我们做不了那生意,没人接的。就算做得了,也没有那么大胆的人敢接。这要打通多少层关系?哪怕有人接手,他们只能做正规生意,不会开高价。”

    我说:“表面挂牌转让,实际上,转给一个自己的人,你还是在幕后控制着酒店饭店的。”

    彩姐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让霸王龙不知道是我还在幕后操控。”

    我说:“对,就是这样子。”

    彩姐说道:“那也不行,就算这样,我如果要做那违规的生意,霸王龙还是要想办法害我们。”

    我说:“那些生意先不做。”

    彩姐问我:“那些生意不做,靠什么维持生存。”

    我说:“现在开店,做一些正规的生意,还是有客源的。可是如果这么关着,要亏多大啊?我们只是暂时这样子,要伺机而动。看将来。”

    彩姐说:“也只能这样了。”

    彩姐挂牌,转让。

    然后把酒店也转让,饭店什么的都转让了,她的帮派仿佛一夜之间,在沙镇消失了。

    只有我等少数人知道,这幕后做着的人,还是彩姐。

    酒店重新开业,但没有了那些违规的生意,而那些女的,基本跑完了,大多是去了霸王龙那里。

    至于彩姐的手下们,则是打发去了别的地盘,看别的场子去了。

    霸王龙这下安心了,觉得已经把彩姐成功赶走了,这彩姐转让出去的酒店,对他酒店经营也没有冲突,真是高兴坏了他了。

    只是,我以后再也不能去饭店里了,虽然,钱还是能分到。

    而且彩姐只能去了别的地方办公,不能回来沙镇了,郁闷死我。

    好在她还有很多的产业,她打理着大超市,水疗会等众多产业,只是这次,她懂了低调,不再让人知道这些都是她开的了。

    贺芷灵成功的给我拿到了一个名额。

    不过,那天,她还对我故弄玄虚,要坑我一笔。

    把我叫到她办公室后,她说道:“我记得你要拜托我去跟监狱长拿减刑名额,对吧。”

    我说:“对,是有这回事。我天天问,别告诉我你没弄到。”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这名额,一个可以卖多少钱吗。”

    我说:“十万不少。”

    贺芷灵说:“那我有什么好处。”

    我说:“表姐,真的不要跟我拿钱了,我真的没钱了,你看这段时间,我赚的那么多钱,都被你弄走了。”

    贺芷灵说道:“那是我逼着你要吗,是你自己愿意给我的。”

    我说:“好,是我愿意给你的,可现在我真的穷了,没钱了。”

    贺芷灵说:“我还不知道你身上有那么多钱,五十万,十万,要多少都有。”

    我说:“你那么有钱,非要来坑我才行吗。”

    贺芷灵骂道:“我他妈坑你了?”

    我说:“没,没坑。我乐意的,我愿意给你的。是我有求于你的。表姐,这个名额,我感激你拿到了给我,可是我真没钱给你了。”

    贺芷灵说:“没钱办不了,人家监狱长也要钱。我这里你不留一点给我,我凭什么帮你。”

    我说:“真没钱了。”

    贺芷灵说道:“那算了。”

    我说道:“好,你要多少。”

    贺芷灵说:“十五万。”

    我靠,我骂道:“一个名额一般十万,你就是给监狱长五万,你能分到五万还不行,你要我十五万那么多!你有那么无耻吗。”

    贺芷灵问我道:“是吗,我真的有那么无耻吗。给监狱长五万,我自己要十万,怎么呢,不行吗。”

    我说道:“行!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贺芷灵说:“有多少先给,后面的慢慢还。”

    我骂道:“财迷!守财奴!”

    贺芷灵说:“有多少?”

    我说道:“可能不到十万。”

    贺芷灵说:“下班后打给我。”

    我哦了一声。

    想想,好象不对啊,她没有给我名额呢。

    我说道:“那你到底要到了名额没有,你没要到,我干嘛要给钱你。”

    贺芷灵说:“要到了。你可以拿去给你的薛羽眉申请减刑了。”

    我心里高兴,说道:“谢谢表姐!”

    好了,我马上去给了薛羽眉这名额,然后帮她申请减刑了。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没能去饭店了,感觉一下子,好像没地方可去了。

    打电话给谢丹阳,想约她看一场电影,这家伙没打通。

    打给谁?

    好像无人可找了啊。

    哦,还有个林小慧。

    晚点再去找王普那厮喝酒。

    给林小慧打电话,这家伙也是不接的,妈的有那么忙吗。

    唉,算了,我翻找着手机,金慧彬。

    找金慧彬的老公安百井得了。

    打过去,无法接通。

    这厮现在更忙,忙到死,忙到鬼影不见。

    得,我直接去找林小慧算了。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一个人,就会觉得孤单。

    普通人没有人能够离开社会而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而存在。这也是人的社会性属性的一个表现。

    既然存在于这个社会,就离不开与别人的沟通交流,因为我们要进行生存,生活,发展。

    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所以孤独是人类的一种自然属性。

    有心理学家认为,人们读书、娱乐、交友、恋爱、结婚、信仰、工作、活动、兴趣、爱好、权力与金钱**都是为了分心。

    分什么心,分孤独的心,怕自己无事可干而感觉到孤独,怕由孤独感引发莫名的焦虑、恐慌与不安。其实,连上帝也知道孤独是驱使人最好的手段。古版圣经里,人原本是一体,上帝嫉妒人类无忧无虑的生活,把人劈成两半,一半为男,一半为女,让他们一生下来就不得不面对孤独与不完整感,只有努力寻找到另一半,才能摆脱孤寂的折磨。

    人类是群居动物,所以我们聚族而居,所以我们有社交需求,所以我们需要朋友。所以我们拼命寻求别人对我们的认同。

    所以,我在这里,交了那么多的朋友,贺芷灵想让我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让这里的人知道我所在的新地方去生活,我真的不愿意。

    打电话给了王普,那厮说在忙,我说我出来了,他说那晚点喝酒,等他电话。

    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跳上了一辆公交车,管它开去哪里了,在华灯初上的城市里瞎转,看看城市夜景也好,总好过在房间里呆着。

    每天在监狱呆着都要疯了,难道我还要在房间里呆着疯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