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全都怀疑我们的关系
    我有些气恼,妈的,从一见到我,贺芷灵就不停骂我。

    妈的,文涛一去和她告状,她这不明显帮着文涛的吗。

    而且还这样不停的骂,根本就停不下来了。

    我恼怒道:“我怎么搞非法了!我作恶多端了?我开赌场了?我打打杀杀砍人了群殴了?我搞什么非法生意了!文涛先打我在先,逼我要钱,你不说他,你反而帮他来闹我!”

    贺芷灵道:“我帮他了吗!我是替你担心,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我说:“就是彩姐让我帮管一个饭店,我也没做什么啊!”

    贺芷灵说:“是吗,你没做什么。你这算不算越陷越深了?”

    我说:“我做了什么坏事了吗?”

    贺芷灵说道:“别出事了才后悔。”

    我说:“我什么违法非法的事都没碰,我出事我也不怕!”

    贺芷灵点点头,直接掉头就走。

    我一把拉住她,她推开我,我死死拉住:“别气了好吧。”

    贺芷灵说道:“放开!”

    我说道:“我不放!”

    贺芷灵说道:“放不放!”

    我说:“说了不放!”

    贺芷灵说道:“好!”

    然后直接一膝盖朝我要害就击过来。

    幸好我早有准备,我知道她会打我,我赶紧闪开,然后拉着她,推倒在了包厢沙发上,然后我就抓住她两只手,整个身子压住了她。

    如同那次压住柳智慧那样的,我现在都压出经验来了。

    贺芷灵动弹不得了。

    她骂着我。

    我说道:“你先听我说好吧。在监狱里,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让我们束手束脚的,想要斗垮里面的**分子哪里那么简单,但是从道上入手就不一样了。首先康云那些人跟这些混混有很深的利益关系,其次这些混混的组织并不严密。只要我们抓住霸王龙的破绽,就能将顺手摸瓜把康云那些人一网打尽。”

    她没骂了。

    我压着她,她很香。

    看着这比柳智慧还漂亮的女人,我曾经和她有过什么的女人,我倒是,来了感觉。

    她看着我的眼神,说道:“你在想什么啊你!起来!起来!”

    我急忙起来了。

    贺芷灵坐了起来,弄了弄头发,说道:“你怎么样,都不关我事了,出事了别找我。”

    说着她站起来就走。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表姐,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出事了我不找你,找谁呢。”

    她说道:“找彩姐啊,她不是罩着你。”

    我说:“你都不管我,我只能找她啊!要我说,以前如果不是你让我来淌入这浑水,我现在怎么到处被人追砍追打追杀的!”

    贺芷灵无语。

    继而,她又说道:“我让你查康云。你呢。你见到有色可图,有利益可图,你都不知道你自己要干什么了!”

    我说道:“你利用我。我心甘情愿被你利用,是因为我可以得到好处。如果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去干呢。表姐,这不就是管着一个饭店嘛。不会有事的。这又不是做犯法的。”

    贺芷灵说道:“跟着彩姐,你早晚有一天会犯下大错的。”

    我说:“表姐,你能不能理解我的苦衷。”

    贺芷灵冷冷道:“无法理解。”

    我说道:“好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放开了她的手。

    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唉,她无法理解,其实,我也无法理解我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可我还是坚信,只要我不干坏事,不干非法的事,我对得起自己,我不会有事。

    上班,我都不敢去监区里面了,我不知道怎么跟薛羽眉开口,我无法帮她要到名额。

    徐男又找了我,问我名额的事,找人了没有。

    我呵呵惨淡一笑:“我靠我能找谁呢。”

    徐男说:“不是让你找副监狱长吗。”

    我郁闷的说道:“副监狱长不理我我能怎么办。”

    徐男问我:“你和她关系不是很好吗。”

    我问徐男:“你怎么知道我跟她关系好。”

    我盯着徐男。

    徐男嗯嗯啊啊了一下,然后岔开话题:“我看你能找谁呢。”

    我问道:“你清楚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跟副监狱长关系好。”

    徐男说:“我也不知道你和她关系好,可有些人说起过。”

    我说道:“我知道监狱里一向有流言蜚语,都说些什么,说来让我听听。”

    徐男说:“兄弟啊,你干嘛非要让我来说呢。”

    我问:“是不是兄弟了!”

    徐男说道:“好,我说。”

    我说:“说,我不会怪你。”

    徐男说道:“都认为你是因为在她的帮助下,进来的。至于你们什么关系,说什么的都有,我就不说了。”

    我说:“还能说什么,除了说我和她有那一层的关系之外。”

    徐男说:“听人说,你虽然对别人说是表姐弟关系,但人家也知道不是的。”

    我说:“好吧,然后都认为我和她是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徐男说:“是,要么是钱,要么是一对。”

    我说:“要么是钱,要么是色。都是我贿赂了她,所以才能来这里。”

    徐男说:“这不是我说的,人家说的。”

    我说:“好的,我懂了。”

    她们就是这么觉得我的,好吧,我懂了。

    靠,说什么就什么吧。

    我说道:“先不说这个了,告诉我,怎么才能拿到名额,减刑的名额。”

    徐男说:“我就说让你找副监狱长啊兄弟!”

    我说:“我说了她不理我。”

    徐男问:“她和你吵架了。”

    我说:“不是。”

    徐男说道:“你告诉我,兄弟,你到底有多少女人在这里?”

    我说:“能不能不谈这个。我说我没有,反正你也不相信。这里漂亮女人我都想她们是我的,行吗。”

    徐男说:“小心整死自己。”

    我说:“我乐意!”

    徐男叹气说道:“你出卖色相给监狱长吧。”

    我骂道:“妈的你还能正经一点吗。”

    看着我气呼呼的,徐男却笑了。

    我说道:“男哥,拜托,正经点。我很着急。”

    徐男问我道:“如果你帮助薛羽眉,她能早日出去了呢。她不理你呢。”

    我说:“不理就不理吧,先别考虑这问题,先给我名额,先给我弄到名额,好吧。”

    徐男说道:“只能找监狱长。”

    我说道:“说了,我和她不熟。”

    徐男说道:“不熟也要找,你找副监狱长,副监狱长还是要找监狱长。只有她能发话,因为权利在她手里。”

    我骂道:“艹,真是日了狗了。”

    徐男说:“只能想办法接近她。”

    我说:“我怎么接近她啊,难道真的要让她睡了我啊!”

    徐男倒是笑了:“我刚才就说让你用这招了”

    我郁闷的说道:“算了,没得聊了,和你聊不下去了。”

    徐男说道:“开玩笑的了。我只能说,找监狱长。我这里,实在帮不到你了。”

    我说:“好吧,看来只能找她了。”

    徐男说:“去吧。”

    我出了徐男的办公室,来来回回绕,还是必须要找贺芷灵,没办法,只有贺芷灵才能帮得到我。

    可我和她大吵了一架啊,她还能怎么理我呢。

    她都不想理我。

    可我这算加入社团吗,不算吧。

    靠,怎么能和我生气呢,我也是无奈的好吗。

    如果我不是加入他们,估计我都天天被文涛追着打,我加入了,我倒是能追着文涛打了,但她却对我生气啊。

    靠,有什么好对我生气的。

    我也是无奈的。

    我天天被人追打追杀,我喜欢吗。

    我去偷偷看,贺芷灵来上班了,于是,下班的时候,我马上跑出监狱大门外,等她下班。

    她下班,开车出来的时候,开车过来的时候,我马上冲过去。

    我像碰瓷的一样迎面冲上去。

    贺芷灵刷的刹车停车下来。

    我扑在了她的车子上,然后像碰瓷的一样啊呀啊呀的脚疼。

    演的真是逼真啊,就差没有用头撞烂贺芷灵车子的挡风玻璃了。

    趴在贺芷灵的前盖上。

    贺芷灵伸头出来,骂道:“王八蛋,滚下车!”

    我装死,一动不动。

    贺芷灵直接踩油门往前开。

    我靠这家伙玩真的了。

    车子呼呼往前开,我抬头往后一看,吓死我啊,她真的是开得很快,拿我的命来开玩笑的啊!

    我死死抓住了车子前盖和玻璃的结合处,惊恐的对着贺芷灵喊道:“停车,停车!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贺芷灵慢慢的把车停下,她怕一个急刹车我就飞出去了。

    这可怕的女人,做事逻辑果然和别人不同。

    我是怕了她了。

    我在爬下车的时候,她又踩油门,假装要撞我的架势。

    我急忙闪开了。

    她踩油门走了。

    从我身边刷的过去了。

    我无奈的看着她远去的车影。

    看到一辆摩托车司机看着这里。

    我对他招招手,他开摩托车过来了。

    我说道:“麻烦你跟着前面那辆车。”

    摩的司机开摩托车跟上去,问我道:“和女朋友吵架啊。”

    我说:“对。”

    他说道:“和女朋友吵架,就要哄。哄哄就好了啊。”

    我说:“嗯,别说什么了,麻烦你快点可以吗。”

    他马上加大油门跟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