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干她们这群鬼的大爷,这都什么破人。

    特别是监狱长,想把名额给谁就给谁,还从中赚取利益,太他妈的无耻了。

    那么,那些女囚死命的争取出去,有个鸟用,到头来,还是有钱才能让磨推鬼。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贺芷灵打电话,她没有接。

    可能没在。

    下班的时间了,我出去了后,去拿了手机,给贺芷灵打电话,贺芷灵也不接。

    打打打,打了六次后,她接了:“我忙,别烦我!”

    然后就挂了。

    尼玛啊,有那么忙吗。

    好吧,忙,那就让你忙吧。

    我郁闷的去了饭店,然后吃了一点东西,下楼来走走。

    我是不敢去对面那里的,对面那里,是霸王龙那厮的地盘。

    只是隔了一条马路而已,呵呵,马路就是分界线,他们不敢踩过来,我们也不敢踩过去。

    简直是三八分界线啊。

    没想到,我也算是道上的人了,而且还有着一个饭店,而且还管着几十个人。

    呵呵,这不是我以前想过的想要的生活。

    从一个学校出来的什么都没有的**丝,到现在的乱七八糟的拥有,这才过去一年多。

    我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城市站住脚,呵呵,太无语了。

    马路对面,一辆车停在路边,挺熟悉的,我坐在这边马路的长凳上歪着头看着下车的人。

    果然是他妈的文涛。

    上次,他认为我放他鸽子,不给他见李珊娜,他就一个劲的想要弄死我,却反而被黑珍珠扁,他一直咽不下这口气,也拉不下这个脸,一直想要打我,但却还没机会。

    如今,机会来了,看到我在这路边落魄的坐着抽烟,文涛对我轻蔑的笑笑。

    我对他招招手。

    他走了过来。

    然后过了马路后,他站在我面前,过来一把扯住我的衣领:“小子,够胆啊,竟然不跑!”

    我说道:“又来这里找女人玩啊。”

    文涛骂我道:“王八蛋,你阴了我几次了!我告诉你,今天不把钱拿出来,我要你残废。”

    我说:“就凭你。”

    他看了看我身后,我说道:“怕那个女的啊,今天她没在。”

    文涛扯住我衣领:“钱拿出来!”

    他还有朋友等人一起来,车子停在他车子后面,有十几个人一起过来这里了,有人问文涛我是谁。

    文涛说道:“这小子欠了我十万,一直不还钱!兄弟们,帮我把他拉去后面那里,不还钱剁掉他的手!”

    有人喊道:“剁掉十根手指,一根一万。”

    文涛说:“那也太便宜他了!”

    我对文涛说:“你看你交的都什么朋友,比混混还黑啊。”

    文涛说:“草泥马你有病是不是,交什么朋友关你什么事。”

    我说:“我警告你,最好别动我,不然你会很惨。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跑,因为我在这里,比你牛。”

    文涛说道:“牛是吧。牛给我看!”

    说完他突然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歪着头,说道:“行了,没得谈了。”

    我一回头,说:“警察来了!”

    然后趁着文涛回头看,我撒腿跑回去饭店里面,文涛赶紧的带着人追进来。

    追进了饭店,他们找不到我人影了。

    我已经进了楼梯处,然后拿了一个服务员的对讲机,叫陈逊。

    不一会儿,陈逊带着兄弟们过来,我让他带着兄弟们堵着门口,然后包围文涛他们。

    文涛他们还不明就里,在下面大声质问前台:“刚刚那个跑进来的男的,穿这种颜色衣服,裤子差不多和我这样的,白色运动鞋,跑去哪里。别说你没看到!”

    前台有点慌,不懂说什么好。

    这时候,陈逊带着人从门口进来,包围了文涛,然后陈逊说道:“想闹事,是吧!抓起来!就那个!”

    文涛的人一看这群黑乎乎的人一个个强壮,人数又多,大家赶紧的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逃之夭夭。

    这就是所谓的他的兄弟。

    这群狐朋狗友,是来和他一起到对面霸王龙玩赌玩女人的,就这样的一群人,真遇到什么事,还不跑了啊,谁他妈管你呢。

    文涛愣了一下,然后也想跑。

    一下子就被抓了。

    我让他们把文涛带到了后面的杂房。

    我上去就狠狠的给了他几巴掌。

    然后我让他们放了他。

    放开后,我说道:“不是很牛吗,牛啊,看你有多牛啊!”

    文涛看着四周的人,说:“这都是你叫的人?你他妈的找人埋伏阴我!”

    我说道:“不是我他妈的找人埋伏阴你,是你没事干自己犯贱,来找打!”

    文涛愣住,然后问:“这饭店你开的?你是想出来混吗?”

    我说:“我朋友开的。这些,都是我朋友。”

    文涛一时间,无语。

    我问道:“你说,让我怎么对付你好呢。”

    他马上说道:“张河,我们之间又有多大的仇怨,你说呢。钱呢,我不要了,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说怎么样。”

    我说:“是吗,就这么简单的一笔勾销吗。”

    文涛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他有些威胁我的味道。

    我过去又是一巴掌:“等你报复我!”

    陈逊的几个手下,看到文涛出言不逊,上来就把文涛按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看了一会儿,急忙出手制止:“别打了,这小子是二代来的,身娇体弱,经不得那么重的拳脚。”

    手下们退后。

    文涛坐在了地上,哭丧着脸。

    我说道:“说吧,怎么解决。”

    文涛说道:“我不相信你敢杀了我!”

    我说道:“我是不会杀了你。不过,你刚才说,我不还钱你,你就跟我砍掉十个手指头,一个一万?那好吧,我只砍掉你十根手指,然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好吧。”

    文涛倔强的看着我。

    看来他不信我真会干。

    我对陈逊说道:“拿刀,砍手指。”

    陈逊从腰间掏出一把弹簧刀,锋利的刀锋,寒光反射。

    文涛看到陈逊这样,急忙说道:“别,别!我给钱,我给钱!”

    我说道:“给钱就可以了吗?”

    文涛说道:“十万,放了我,可以吗!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说道:“这可是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文涛说:“是,是,你没逼我。”

    我说道:“行啊,给吧。”

    他掏出手机,然后用手机银行转账给我。

    一切ok,我对他挥挥手,说:“好了你可以滚了。”

    这小子急忙的逃了。

    去前台那里,刷了卡给前台两万,然后拿了两万现金,然后拿来给了陈逊,说:“奖赏几个兄弟。”

    陈逊说道:“这是弟兄们应该做的事啊。”

    我说:“让你拿就拿!”

    他说:“谢谢。”

    兄弟们也对我道谢。

    我本来心情不咋的,今天打了文涛一顿,又拿了他钱,我高兴了。

    心情好到飞起。

    正在包厢里听歌,喝红酒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贺芷灵,赶紧接。

    我说道:“表姐,你有空了啊,我有事找你呢。”

    她话语好像很恼火:“我也有事找你!”

    我问:“那现在有空吗,出来谈谈。”

    贺芷灵说:“有空!”

    我问:“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要和她谈要名额的事。

    她说道:“在你饭店门口!”

    我一愣,谁他妈的告诉她我搞了饭店了,靠,是谁。

    莫非,是文涛那厮。

    我急忙跑下楼,出去看,果然是真的,贺芷灵站在饭店的门口。

    我急忙过去,说道:“你,怎么来了。”

    贺芷灵说:“有本事呢你!”

    我说:“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呢。”

    贺芷灵说:“打架勒索!”

    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呢,急忙说道:“走走走,到没人地方说,你这说的,什么话啊。”

    贺芷灵被我拉着,然后上去我刚才所处的包厢。

    进去包厢后,我拉着她坐下,说道:“表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贺芷灵说道:“苦衷!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说:“吗的,是不是文涛那厮跟你说的。”

    贺芷灵说:“你有种啊你,你还敲诈了他十万!”

    我靠,果然是这厮和贺芷灵说的。

    我说道:“表姐,你要听我说,那厮是自己活该的。他之前说要见李珊娜,然后和我做交易,给我十万,你也知道的这事。然后他一直觉得我骗了他,要干掉我,要逼着我吐出那十万。刚才我在饭店门口坐着,他自己带着人过来就打我,逼我要钱,我的朋友们看不过,找人抓了他们,然后他自己说还我那十万,井水不犯河水的!”

    他妈的,文涛,老子下次有机会,要再扁你一顿才行。

    贺芷灵说:“你真有本事你!”

    我说:“表姐,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唉,我心里苦啊,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是被逼的。”

    贺芷灵说:“你说说看,怎么被逼。”

    我说:“我这算是打入敌人内部,对吧。我这是在给你搜集情报。除掉这帮人。”

    贺芷灵骂道:“你扯!你不是说只是出出主意吗,我让你搞这些犯法的东西?你迟早被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