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如果她出去了
    王普次日就兴高采烈的接手回了他的公司。

    他进去看守所的时候,公司规模极小,而现在,壮大了那么多倍。

    王普说,五十万弄个这么大公司,值了。

    值不值不知道,我所想知道的是,用多块的时间赚回这个钱。

    把公司做更大,然后大家一起发财。

    王普拍着我肩膀,说道:“兄弟,你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们也是有钱人!”

    我说:“但愿如此。”

    王普说:“别那么个扫兴的样子。”

    我勉强挤一个微笑给他。

    他骂道:“靠。”

    这些天,外面血雨腥风,霸王龙扩大地盘,彩姐和西城帮龙王找人联合,对付霸王龙。

    虽然没闹多大事,但平时关于地盘上小打小闹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还是监狱里呆着风平浪静,只不过监狱太无聊。

    这天,我去参加监狱大会的时候,昏昏欲睡,听到监狱长说有减刑的名额下来。

    我顿时如同打了一针鸡血。

    靠!

    有减刑的名额!

    竟然有减刑的名额下来。

    开完会后,回到自己的监区,我马上找了徐男。

    徐男在办公室里忙着。

    我进去后,马上问道:“男哥,刚才你开会听到吗。有减刑的名额!”

    徐男说道:“对啊,怎么。”

    我说道:“我!想要一个!”

    徐男说道:“你想拿这个来赚钱?”

    我说道:“能赚钱吗?”

    徐男说道:“当然能。你手上有减刑的名额,那些分数够的女囚都会来找你,跟你谈价格,给你塞钱。”

    我问:“塞多少。”

    徐男说:“你想卖给谁,就卖给谁,你想要卖给买价最高的,就可以卖给买价最高的。”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一般出价大概多少。”

    徐男说:“看人来,有的女囚有钱,十几万都有的。也看你能给她们减刑多少。”

    我一拍大腿:“那如果我拿十个八个名额,我不发财了啊!男哥,我们发财了啊!”

    徐男说:“名额很久才有一次,关于减刑。而且,一般只有几个名额,我们监区能不能争取到都是一个大问题。”

    我说道:“啊,这样子啊。那也要争取到一个啊!”

    徐男说道:“你想靠这个赚钱,很难的。”

    我说:“说白了吧男哥,我想,帮一个女囚早日出去。”

    徐男说:“柳智慧你帮不了。谁都不知道她到底要关多久。她是有些人弄进来的,我说的有些人,你明白是什么。”

    我说:“知道,有背景的那些人,可能她都没被判刑,或者是被强迫的入了资料,就拉进来这里了。”

    徐男说:“对。”

    我说道:“可我不是想帮她出去。”

    徐男问:“谁。”

    我说:“薛羽眉。”

    徐男叹气,然后自己点烟,骂我道:“张河啊,你蠢吗。你脑子是不是有病的。兄弟啊,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我说道:“不就是帮她减刑嘛,你干嘛。”

    徐男说道:“你以为,你在这里和她发生的感情,到她出去了,还能继续维持吗。你有没想过,她出去了,你们会是怎么样。她还会看上你吗,还会爱着你吗,还会跟着你吗。”

    我说道:“我以前也想过,如果不是在监狱,这些个漂亮的女生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

    徐男说道:“那不就是了。看都不看你一眼。你现在呢帮着她,如果她出去了,她懂得回报,她至多会送钱你。如果不懂得回报,出去了拍拍屁股走人。那么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出去了外面,抢着要她的男人多的是,你说她还会继续跟着你吗。你做梦!你就是一个**丝。你再有钱,薛羽眉那种牛x女人比你会更有钱。相信我兄弟,她在这里,你还能好好和她一起,她出去了,你们就没有然后。”

    我说道:“可是我帮她,的确是为了让她早日出去,但却不是说要她出去了和我在一起!”

    徐男说道:“那你干嘛要帮她?为了愚蠢的爱情吗。”

    我说道:“唉,不懂,反正我就是要帮她。”

    徐男说:“如果你拿到名额,你拿来赚一笔钱,你想在外面怎么玩不行。你玩多少个女人都行。”

    我说:“男哥,别这么说,我其实对薛羽眉不仅是爱情,我的确是想帮她早日出去。”

    徐男说:“呵呵,有什么用呢。”

    我说:“有用的男哥。你看啊,当时那个丁琼,我不是一直帮她,后来她出去了,她进了大公司,也想着给钱我,帮我,让我不要在监狱继续干下去。我相信善有善报的。”

    徐男说道:“艹,别跟我讲这种道理。你敢说你帮了薛羽眉,她出去后就会百分百的报恩你?做梦!她不可能继续跟着你的!”

    我说:“行了,你帮我一下,争取到名额,我也可以给你一些钱。其他的你不要过问好吗。”

    徐男说:“我可以允许你以我们监区的名义去争取名额,我也不阻拦你,但我不会要你的钱,我对这些东西本来就没多大兴趣。我是怕你到时候别伤心。”

    我说:“好了,谢谢男哥。”

    徐男说道:“别谢。还不知道你要得到不到名额。”

    我问道:“跟谁要的。”

    徐男说:“减刑的事很大,只能跟监狱长要。”

    我靠,要跟监狱长要,我他妈的跟人家监狱长又没有什么瓜葛,人家监狱长凭什么给我呢。

    徐男说道:“这名额,就是钱,每个监区都会抢。”

    我问道:“那监狱长,会要钱吗。”

    徐男说:“我不知道,我没自己弄过,但我听说,好像是要分一部分的。”

    我说:“靠。那么狠毒啊,真是雁过拔毛。”

    徐男说:“不然你那么努力爬上去那个位置做什么呢,为了那一个月几千块钱吗。”

    我说道:“可是我和人家监狱长不熟啊,不如,男哥,你去帮我问问,看她想要多少钱,我来给吧。如果不是很贵的话。毕竟你是监区长,你出面也好些。”

    徐男说:“这些我也不好开口。”

    我说道:“那怎么办呢。”

    徐男说道:“如果上面有减刑的名额,下面每个监区基本都会有分到的。”

    我说:“那你可答应我,给我一个!”

    徐男说道:“行。”

    徐男答应,我就放心了。

    我问:“可如果直接给了薛羽眉,那其他女囚会不会不爽。”

    徐男说:“不爽又能怎么样呢。”

    我说:“这倒是。”

    我出来后,去找了薛羽眉,和她谈减刑的事,薛羽眉经过我的影响,说服,现在她已经好好改造了,分数也够格。

    只是,当我和她说了后,她先高兴,继而露出忧愁的脸色说道:“可是,我没钱呢。”

    我说:“这不,有我在吗。”

    薛羽眉说道:“要你给钱。我怎么好意思。”

    我说:“唉,薛羽眉,只要你出去,就好。”

    薛羽眉说道:“如果我能早日出去,我会早点挣钱还给你。”

    她握住我的手。

    以前她原本对监狱的生活早就心如死灰,毕竟啊,她的青春要在这里度过的,她那时候,沉郁到了极致,各种心死,对改造没一点积极性,后来经过我的影响,她才慢慢的积极向上,而且,如今我这么一说减刑,她立马觉得生活有希望,这不兴奋死啊。

    我说道:“如果我们监区能有名额,马上给你。怕就怕要不到名额。”

    薛羽眉说道:“我知道。我也理解你。无论拿到不到,我能不能减刑,我都很感激你了。谢谢你。”

    她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捏捏她的脸,说:“等我好消息。”

    在即将下班的时候,徐男找了我过去。

    她面色不好看。

    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减刑名额的事,有变故了。”

    她对我说道:“a监区,b监区,c监区,d监区,四个监区,八个名额,原本是每个监区两个名额才是。而现在,a监区,抢了我们一个名额,d监区又抢了我们一个名额。我们监区,没有。”

    我勃然大怒:“我艹这是什么个意思啊!我们监区,这几个月来,评分月月都是最优秀,四个监区都是第一。部门各种评优也是最先。她们怎么能够这么无耻!”

    徐男说道:“她们可不管这些,假如我是监狱长,我手上有这权利,你说我会拿名额给谁。我当然是给我最亲近的人,和给我钱的人。”

    我问道:“还可以这样?那我们监区没有一个名额,这不怕我们反了。”

    徐男说:“你能反吗。”

    我说道:“男哥,想个办法吧,不能这样对我们啊她们!”

    徐男说道:“我也没办法,我和监狱长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你看看,要不,你找找副监狱长,让她和监狱长说说。”

    我说:“有用吗。”

    徐男说道:“有用没用我也不知道,你要先试试吧。”

    我说:“唉,男哥,这,这都什么一群鬼。”

    徐男说道:“我也是很无奈,你也别抱怨了,赶紧找关系去,不然等宣布出来,就已经晚了。”

    我说道:“好吧,这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