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王普出来了
    在床上,我幻想着方洁的那身体。

    她长相虽然不能说有柳智慧那样的惊为天人。

    柳智慧真的是明亮。

    但方洁那知性成熟的性感诱惑,完全不输给康云,而且她年纪并不大。

    只是她思想太过于成熟。

    而且让我感觉到的是,她确实很强势,性格,心理上。

    而看她房间和打扮就知道,她这个人,应该不会风情万种,完全没有什么浪漫的情调。

    一切的生活中心全是围绕她的工作,只有男人才那么干净利落吧,我想,是个男人都不太愿意娶一个不太风情浪漫的女人。

    好吧,睡觉。

    睡醒了,然后,洗漱。

    看了看。

    去敲敲她的房间门。

    可现在都八点多了,怎么可能还在呢。

    她说六点半去做事,那肯定是八点半就出去了。

    我下楼,吃早餐,然后去监狱,上班。

    又他妈的被徐男拉去骂了,无外乎我迟到,目无法纪的事。

    不管她,骂就骂吧。

    下午的时候,我在放风场上晒太阳抽烟。

    远远看着柳智慧也在晒太阳的身影。

    感觉和她的拥抱接吻,那么的亲密,像是做梦般。

    柳智慧可比方洁懂得情趣多了。

    我没去打扰柳智慧。

    她回去后,我也回到自己办公室。

    我抽着烟,无聊的翻看着书。

    静下来的时候,我心里反而静不下来。

    我厌倦了各种各样的斗争,可是却无法逃脱,身在其中,厌烦。

    想逃回到过去,那曾经学校里无忧无虑的日子,虽然穷,但至少心没那么累。

    虽然被人看不起,但不会害怕有人弄死我,而且,那段时间,有自己女友很好的陪伴,倒是成了我生命中最美的时光。

    而现在呢,有钱,却也快乐不起来,我能去买房了,买车了,我也高兴不起来了。

    我只想回到过去,回到那没有那么大压力的过去。

    是我太脆弱了。

    终于要开庭了,王普的案子。

    那天,我请假了,和吴凯,王普的父母,去了。

    妈的,没电影里的那么夸张,法庭也没那么大,看起来也挺简陋的,是因为这案子不值一提吗。

    也许是的,这相比起我们监狱那些重要的犯人,哪怕是我们监区判七八年的女犯,这王普的这点案子,才多大的事啊。

    最多不过判三年。

    也许,这法庭,也是个场地,这一场案子完了,下一场继续,跟舞台演出似的,所以,王普的这点案子就更轮不上到很大的法庭上了。

    不管了,我们来的主要目的,是来接王普回去的。

    看到了,那传说中的原告,女主角出来了。

    也就那样,一看那双眼,就知道很厉害的角色。

    以前我也接触过她了,当时还是去她那里,不过差点被她找人给揍了。

    王普也出来了,妈的,这小子进去看守所就算了,没想象中落魄就算了,还吃得比以前肥胖了,白白胖胖的,看来这生活过得非常的滋润啊。

    王普父母一直手都是在颤抖的。

    开庭了。

    方洁早就准备好了,到被告方辩护时,方洁进行了很厉害清晰的辩护,最主要的,是她已经查完了各个细节,因为她说,在诬告的强j案中,不能所遗漏的,就是,细节。

    方洁说道:“我认为双方发生的关系,完全都是自愿而且主动的。从发生完性关系后被害人的表现看:发生完性关系后,原告并没有惊慌失措、极为紧张,而是极为淡定,光着身体去开灯、光着身体去厕所、光着身体到床上坐到被告的旁边,光着身体问被告要钱买避孕药,在之后又光着身体继续回床上睡觉。这是一个被人强j后少女应该有的举止吗!”

    然后,女方就发狂了,骂方洁无耻,不要脸,这种东西都问了而且在法庭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讲。

    那主审法官让方洁闭嘴。

    然后主审法官问原告有没有这回事。

    原告开始是说没有,说自己当时就崩溃了什么的。

    然后方洁问她:“那那晚没直接报警,都干嘛了。是在问被告要钱吗。”

    然后女方就又开始骂方洁,方洁咄咄逼人的又问了几个问题,关于要钱不到就要告王普的问题。

    女方支支吾吾的,然后方洁举出了相关的证据,包括搜集到手机信息什么的。

    当即,女方就彻底崩溃,破口大骂方洁。

    然后这恶毒的蠢女人被制止了。

    最后,这些所谓的强奸指控理由,经过论证分析,是不成立的,无法指控当事人王普违背妇女意愿犯强j罪。检察院撤诉。

    王普这小子,重见天日。

    王普首先和父母拥抱在一起,哭的一塌糊涂。

    我抽着烟看着他。

    这小子又过来抱我和吴凯。

    我说道:“妈的,在里面吃得那么好,我是你就不出来了。”

    王普说道:“谢谢兄弟的照顾,这在里面的确是吃喝都好,就是没自由,太无聊了。”

    我说:“大恩不言谢,直接用**补偿吧,今晚让我搞你。”

    王普说道:“滚去死!我倒是可以请你一条龙服务。”

    我说:“可以。”

    王普说道:“不管了,先去喝醉一场!”

    我说:“这个可以有。”

    他说道:“律师呢。”

    我说道:“方律师你不能抱!不能抱!”

    王普张开双手要拥抱方洁,我拉回了他。

    王普纳闷问我:“干什么不能抱。”

    我说:“她只能我抱。”

    王普瞬间明白,说道:“他妈的你真是无孔不钻!”

    然后他和方洁握手,对方洁道谢。

    接着,大家要去吃肉喝酒,为王普接风洗尘。

    酒席上,王普父母吃了一会儿,然后就是各种感激我们,接着一会儿后,王普送他们先回去酒店休息了。

    接着,王普来陪我们继续吃喝。

    他说道:“自由真好,没什么比自由更让人心情舒服的了。”

    然后举杯一饮而尽。

    方洁喝了一会儿,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了。

    我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

    她就这么站着,我拉着她的手,我坐着。

    吴凯和王普愣愣看着,然后假装看不到,他们两人聊着了起来。

    方洁看着我,问道:“干什么呢。”

    我说:“不想让你那么快走。”

    方洁说:“我有事。”

    我说:“哦,好,你有事。你走。”

    方洁说:“干嘛呢。生气呢。干嘛生气。”

    我说:“没呢,是想你陪着我吧。”

    方洁说:“你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我说:“你说的。”

    方洁说:“嗯。”

    随后,她离去。

    她刚出了包厢,王普马上问我道:“艹你大爷的,我不在的时间里,你勾搭了多少女人,老实交待!”

    我说道:“没有啊,我们是好朋友。”

    王普说:“他妈的,你说没上过,我都不相信!”

    我说道:“真没有,就是朋友,我们是精神伴侣。”

    王普说:“哦哟,好他妈的纯洁哦,被你这么一说,搞得真的多有精神一样的。”

    我说:“你刚出来,能不能往其他方面想。”

    王普说:“我还能想什么,在里面,除了自由,和女人,还能想什么。我他妈的总算理解你在监狱里面为什么那么受人欢迎了。真的,就那句话一样,在里面看到那挑菜的大婶,都觉得她眉清目秀的。”

    我说:“年轻人,不要开口闭口就是女人女人的,要多想想事业。你要想着,你要干什么事。”

    王普说:“干什么等会儿再说。你是不是搞定了这个女的。”

    我说:“律师吗。没搞定,所以才这样啊。”

    王普说:“贱货,不老实。你也给我介绍几个才行。”

    我说道:“介绍几个喜欢告人的。告你强j犯的。”

    王普骂我:“妈的你去死。别再拿我这事开玩笑!”

    我说道:“实际上,我之前还和方洁讨论过,要不要告她一个敲诈什么的罪名。但后来,觉得,还是算了,因为不太可能会胜出。而且方洁这女人,律师啊,什么都钱啊钱的。”

    王普问:“这都有一腿了,帮个小忙还要钱啊。”

    我说:“人家可比贼还精。别老是谈这个了,话说,你到底想干嘛出来了。”

    王普说:“就是去捡垃圾我都高兴。”

    我说:“少扯蛋,你之前的公司,还继续搞吧。”

    王普说:“搞,那必须搞。”

    我说:“可是吴凯已经跟了我做事了。”

    王普说:“那再找人。”

    我说:“成,就这么招好了,你先玩,玩够了,我帮你跟贺芷灵说说。”

    王普说:“不玩了。我要好好赚钱啊。”

    我说:“行吧。”

    然后又继续喝,原本喝啤酒的,后来说什么感情深,啤酒没意义,就喝白酒。

    开了一瓶一千多的五粮液,五十几度啊。

    开着出来,满包厢香味,但喝下去,完全不是那一回事,喉咙疼,呛人,没喝到半瓶,三人就昏昏欲睡。

    然后又扯淡了一会儿,把一瓶酒喝完了。

    王普在吴凯的搀扶下,去旁边开房睡觉去了。

    而我,给方洁打了电话。

    我晕沉沉的,左右摇摆,在风中,等来了方洁,她是开车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