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美女律师的吸引
    方洁看着我给她倒酒,问我道:“你没找女朋友吗?”

    我说道:“不是没找,是想找,但是,还没有觉得合适的。以前的女朋友,我喜欢她,但她不是很喜欢我,后来离开我。所以现在也都一直单身着。”

    方洁说道:“没有喜欢的人。”

    我说道:“也有吧,但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你呢。”

    方洁说:“我没人追呀。”

    我说道:“这不可能啊。你那么漂亮,而且工作那么好,又那么有本事。肯定也能接触到很多男人中的人才啊。他们之中,说没有喜欢你的,我可不信。”

    方洁说:“问题就出在我这工作上。”

    我问:“怎么呢。”

    方洁说:“我是律师。”

    我说:“然后呢。”

    方洁说道:“你看过一篇网站的调查吗。找对象时,最不想找哪个职业的女性?律师,空姐和导游都是被“嫌弃”的对象,记者和护士也是。”

    我说道:“空姐和导游,也都还好。你们律师,也还好吧。”

    职业确实给一些女性找对象带来一些不便,像空姐,一般飞来飞去,都是在飞机上,就是住在公司或者住在别的城市,在家的时间有限,接触的人少。经常飞来飞去,谈恋爱时,另一半也确实会有点怨言。但一般而言,剩下来的,也绝不是没人追,多是自己眼光高。

    不过无论是空姐,还是导游,或者是记者和护士,这些职业不好处对象并不是没人要,尤其是空姐和导游,肯定是很多人追的,毕竟认识的圈子大,人多,但另一半对这些职业女性郁闷的一面肯定是因为她们忙,但也不是什么大原因。

    而至于律师。

    方洁自己说道:“其实吧,最不受欢迎的女性职业应该是我们律师,律师总让男性敬而远之,感觉太强势缺乏情趣。最受欢迎的女性职业是教师,娶老婆吧,终究还是以稳定、顾家取胜。”

    我笑笑,说:“这倒是。”

    方洁说,她们律师事务所中,很多都是黄金剩女,有钱,收入高,有车有房,但是就是很难找到对象。她自己对于这样的现象也是十分的无奈。

    而她说,在剩男剩女的职业组成当中,记者所占的比例近百分之二十,而律师占比近也差不多相当,可谓是剩下的主要组成人员。

    首先,女律师忙,必须找一个不怎么讲究生活情调,不用伺候,公司就能负责喂饱他们给他们娱乐健身条件的老公。没时间管着老公打游戏还不制造家庭矛盾啊!

    其次,女律师喜欢抠字眼较真法律问题啊。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你在说啥,普法的快感会特别强烈啊。

    总之,很难把女律师和温柔,解风情,等似水柔情女人的词眼联系在一块。

    而方洁直截了当的说,想和她上床的男人很多,但是想娶她的男人没有。

    我看着她性感的模样和身躯,的确,我是想和她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要我娶她,我确实不太乐意的。

    喝完了桌上的酒,方洁一看手上的手表,说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明天早上六点半还要起来忙工作。”

    呵呵,我靠了。

    一般来说,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看电影喝酒后,很难想象说能那么清醒的想着第二天早上的事的。

    活该你单身呢方洁。

    好吧,她买单了。

    我心情有些失落,毕竟有个美女约自己出来看电影,然后又喝酒了,还以为发生点什么好事。

    结果是这样的。

    而且我还灌了她好多酒啊。

    我猜到了故事的结局,却猜不中故事的结尾。

    两人走在街上。

    她拦着计程车。

    计程车来了,她说:“那我先走了。”

    我点点头。

    上车的那一刻,我看着她,她突然回头,对我说道:“要不,你去我那睡。”

    我心里一激动。

    靠,鬼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了。

    去她那里睡。

    她说:“我那里我一个人住。”

    我说:“这样方便吗。”

    其实心里早就飞到她的床上去。

    方洁说:“方便。”

    我假装迟疑,心里犹豫,然后最后表情纠结的,重重的点头:“好吧。我现在回去我那里太远。”

    然后坐上了车。

    在车上,我闻着她的香味,激动得心脏怦怦跳,可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们似乎在故意的制造浪漫的气愤。

    车上放着张信哲的音乐,在车流稀少的大街上,在路灯下,这种气氛,让人心里很舒服。

    很快,到了她家了。

    一栋高耸的楼。

    不是小区。

    是类似商业楼的住房楼。

    而且,很高。

    很豪华。

    这地处市中心,自然会贵。

    可对于像她那么厉害的人,也正好配那么厉害的楼。

    我和她下了车。

    她一手拿着包,一手插着口袋,让我跟着走。

    刷卡,开门,进去楼栋,刷卡,坐电梯,然后上楼层。

    出去。

    开门。

    占地面积不大,但里面的装修很精致,处处透露着欧美的风格。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让我喝水。

    后来我看了她的冰箱。

    我靠,里面除了依云纯净水,什么都没有。

    她肯定不自己做饭,因为她很忙,而且她觉得做饭是浪费时间,她不允许她自己浪费时间。

    我一直觉得贺芷灵已经够让人压抑的了,但是现在看来,贺芷灵还是用心的在生活,在浪漫的。

    但是这方洁,真的是,恨不得一天生二十五小时来给她忙。

    我不敢抽烟。

    只有门口才有垃圾桶,没有烟灰缸。

    家里收拾利落干净,虽然看起来是这样,可是,太过于利落干净,反倒对人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脚都不知放哪儿。

    方洁问我:“你怎么那么紧张。”

    我呵呵一笑,说:“是吗,被你看出来了。是不是,我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被胡子大叔带回家来。”

    方洁倒是笑了,说道:“我觉得你更像是那经验丰富的大叔。”

    我问:“那你情窦初开吗。”

    方洁说:“那你觉得呢。”

    我舔了舔嘴唇。

    方洁说道:“今晚你睡书房。”

    她说完,就回去了她房间。

    我靠。

    印象中,我去人家医生姐姐家里,人家医生姐姐都不是那么对我的。

    自从错过医生姐姐后,我就觉得那话都是真理名言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医生姐姐许思念给我折,可是这方洁,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带我回家了,就应该有下步行动才是了,直接就让我去书房睡觉了吗?

    好吧。

    她已经回房了,我也无奈了。

    我只能回去了她书房。

    书房有小床,有书,有电脑,有很多很多的书。

    经史类,文学类,法律,甚至建筑,外文,靠。

    几千册都有。

    我惊叹于她的博学。

    但这样的女人,更让我不敢接近,说错,不是不敢接近,而是不敢娶来做老婆。

    外面才有卫生间。

    好吧,到卫生间里,洗澡。

    有一个毛巾,管他了,先拿来用了。

    然后,没有新内衣,只能穿着没换的衣服,回到书房。

    在书房,开着空调。

    挺舒服。

    书房里的装修风格,古色古香的。

    还有一个台灯,搞得像是古代蜡烛的台灯。

    我随便拿了一本书看着。

    一本现代文学,讲爱情小故事的。

    有点类似心灵鸡汤,这本书应该是方洁还没看完,因为她放在桌上。

    看着看着,门被敲了两声。

    然后方洁推门进来了。

    看来,她已经洗澡了,穿着睡衣。

    看着我在看着书,她走进来,说道:“不好意思,来打扰你了。我来拿书的。”

    我说:“哦,没事。我以为你睡了。”

    方洁说道:“我习惯睡前百~万小!说。”

    我说:“嗯。”

    她看着我手上的书。

    我急忙递给了她:“你要看这书,对吧,喏。”

    递给她的时候,她接书,没接好我放手了,啪的一声,书掉在了地上。

    然后她蹲下去,捡书。

    蹲下去的时候,我明显看到,她是真空的。

    当她感觉到异样时,急忙用手按住自己睡衣的衣领,可是,我已经看光了。

    我就这么定定看着她。

    她还是十分的理性,捡起来了书本。

    我顺势过去,抱住了她。

    她有些脸红,看着我眼睛。

    我不管她,直接吻上去。

    我贪婪的享受着,可她却还是轻轻推开了我。

    然后,低着头,拿着书,转身出去。

    靠。

    这他妈的是人吗。

    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真的有那么理性吗。

    也许,我不是她所喜欢的那个人,所以,她才会在我面前,如此的理性。

    我只好躺下来,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