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愉快的约会
    我看着黑珍珠,说道:“我告诉你,黑珍珠,你若是帮着霸王龙,你会遭报应。你也不得好死。”

    黑珍珠说:“我从不相信报应,如果真有报应,那现在就让我不得好死吧。”

    说完她关上门,出去了。

    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好不舒服。

    这该死的黑珍珠!

    回去后,我把黑珍珠所说的话跟一直在等我的彩姐和龙王说了。

    彩姐面上写着不快。

    龙王静静的抽烟。

    一会儿后,龙王说道:“黑珍珠人不多,但很有实力,我们要小心。”

    彩姐说:“既然如此,只能我们联手可以联手到的人,然后对抗霸王龙,如果能把霸王龙灭了,一并也把黑珍珠灭了。”

    我问彩姐:“怎么灭。她和我们又不同,我们有酒店,有饭店,有赌场,有实业,可是她好像什么也没有,而且她的手下,平时都找不见人。”

    彩姐说:“找人跟着看。”

    我问:“都杀了他们吗。那不可能。”

    彩姐问我道:“你护着她?”

    我说:“我不护着她,可是,我觉得最好不要去惹黑珍珠的好。”

    彩姐说:“不是我们去惹她,是她来惹我们,她一直都对付我们。利用我们。”

    我说:“可她不还是帮着你吗。也救过龙王。没害过你们吧。”

    龙王说:“这倒是。”

    我说:“黑珍珠虽然说她要帮帮的也是霸王龙,但我不相信她会帮霸王龙,更不相信她会帮霸王龙灭了你们。”

    彩姐说:“人心难测。她或许真的是想称霸这里。”

    我说道:“也许吧,那又能怎么样,能拿她怎么样。”

    确实,又能拿黑珍珠怎么样?

    龙王说道:“我们虽然给了她钱,但那对她来说,并不是很多。我们也没有对她许诺,帮助了我们胜出后,她能得到什么。”

    彩姐说道:“你的意思说,可能霸王龙已经找过她了。”

    龙王说:“更可能的是,霸王龙给的钱更多,或者承诺给她什么好处。”

    彩姐看了看我,说:“你明天再联系联系她,问她到底想要什么。”

    我说道:“那她还说等两败俱伤,她再扫除我们呢。”

    龙王说:“不得不防备。”

    我说:“我再去问问她吧。”

    从监狱出来的时候,吴凯打电话给我,然后过来找了我。

    在回味大饭店里面,我摆下酒席,请他喝酒吃饭。

    吴凯看着这包厢,说道:“这要多少钱一餐啊。”

    我说道:“你管它多少钱呢。”

    吴凯说道:“太贵了我可请不起呀。”

    我说:“咦?我什么时候说让你请了啊。”

    吴凯说道:“你帮了我,我早就想请你吃饭了啊。”

    我说:“就找人帮你打架那事吗。一点小忙,不必挂于心上。”

    吴凯端起酒杯说道:“张河,不仅仅是帮我打架报仇,你还给我帮你干活,谢谢你。”

    我说:“别他妈的那么客套话好吧。”

    两人碰杯喝酒了。

    吴凯不知道这里是我管的。

    吴凯说道:“张河,上次那些,是你什么朋友啊。都是黑道的人呢。”

    我说:“唉,反正认识多一些朋友,不管黑道白道,有好处就是。”

    吴凯点了点头。

    我说道:“最近小卖部生意还好吧。”

    吴凯说:“月初给你看账单。这月是过年月,生意挺好的。”

    我说:“好的。”

    吴凯给我递烟,对我说道:“年前几天的时候,王普的爸爸妈妈又找我,给我打电话,是想送东西去给王普。我就说太忙了没空,让他们过年后过来。”

    我吃惊道:“靠,我真不是人啊。我,我忙得都把这小子给遗忘了!”

    吴凯说道:“我也在忙着店里,就没跟你说。”

    我说:“好吧,你现在给他们两老打电话,我和他们聊聊。”

    吴凯打通了王普老父亲的电话,然后说了一番话后,手机给了我。

    我说道:“叔叔,实在是抱歉,过年前和过年的时候一直忙,就没有时间去找律师看王普。”

    王普父亲说道:“我理解,理解。没事,没事。”

    我说道:“我呢,之前也托了人,让他在里边干一些闲事,然后呢,也有人照顾他,不会受人欺负的,这些你放心。”

    王普父亲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要上去法院啊。”

    我说:“我回头问问什么时候开庭,好吗。您也别太着急,不会有事的。”

    他一直对我说感谢的话。

    挂了电话后,我对吴凯说:“这两天我去看看他。”

    吴凯说:“我能不能一起。”

    我说:“当然不能啊,我一个人去看他都难,托朋友关系的。走关系去的。”

    吴凯说:“希望他早点出来吧。”

    我说:“会的。”

    喝了几瓶酒后,有种咽不下去了的感觉。

    服务员进来的时候,吴凯跟了出去。

    我怕他去买单,急忙跟了出去。

    这小子果然去买单。

    在前台那里,买单。

    我过去道:“你干嘛呢,说了我请客呢。”

    吴凯坚持着,必须要买单。

    好吧,后来还是他买单了。

    因为我不想说什么,也不想让他知道我管着这里。

    买单后,我说我在这里等朋友,让吴凯先走了。

    我给贺芷灵打了一个电话,说想让她带我进去看看看守所里的王普。

    贺芷灵说:“都快开庭了看什么看,去看就要给人送礼,花费时间又花费金钱。别看了。你沟通好律师,让律师准备好。”

    我问:“快开庭了吗。”

    贺芷灵说:“你自己问律师去。”

    她挂了电话了。

    我给律政佳人美女律师方洁打了电话,约她有空一起吃饭。

    没想到她却说:“吃饭改天吧,你现在有空吗。”

    我说:“有空啊,怎么呢。”

    方洁说道:“能不能陪我看一场电影啊。”

    我说:“现在吗。”

    她说:“是啊。”

    我说:“好的,你在哪。”

    方洁说:“中华电影院。”

    我说:“马上到。”

    打的了过去中华影院,方洁就在电影院门口,她年龄不大,但时时刻刻打扮得很成熟知性,这倒是和她的身份相得益彰了。

    只不过,就是太成熟了一些,而且看起来很睿智强势。

    戴着个大框黑框眼镜,对我微微笑。

    我过去,见她手上提着可乐,拿着爆米花,她说道:“帮我拿。”

    我帮她拿了。

    然后,她拉着我进去:“快点,电影快开始了。”

    我边走边说道:“怎么今天突然想看电影啊。”

    方洁说道:“和我同事约好看新上的电影,可是她临时有急事,就没来,放我鸽子了。”

    我说:“然后我刚好打电话给你,就刚好把我拉进来看电影了。”

    方洁笑着说:“是啊是啊。”

    坐下后,左右看,前后看,这基本都是一对一对的啊。

    我说道:“要是一个人进来看电影,倒是挺怪的。”

    方洁说:“对啊,那些情侣还总是不管我们单身的感受,就不停的亲嘴。”

    我说道:“靠,竟然这样对我们,等下我们要更激烈的回应他们。”

    方洁笑着锁:“要怎么激烈。”

    我张开双手,说:“来!现在先来一段热身。”

    方洁推开我的手:“去你。”

    我笑了。

    方洁问我道:“找我是问你朋友的事吧。”

    我说:“是啊,这都快开庭了,那你这边准备好了吗。”

    方洁说道:“你放心吧。”

    我说:“好,我放心。”

    电影挺好看的,不过正如方洁所说,很多情侣观众来看电影,真的就是为了虐单身狗的,不停的亲亲啊什么的。

    我两就当免费观看了。

    看完电影出来,方洁说为了感谢我,特意请我吃宵夜。

    反正我饿了,就正好吃吧。

    就在电影院下面的四楼,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海底捞。

    就海底捞吧。

    进去,点了东西。

    这火锅的确味道好,生意火爆是有原因的。

    服务也实在是赞,不过价格自然就相对起来有些高。

    方洁还点了酒。

    两人喝着酒,吃着火锅。

    我说道:“这小资生活,过得真是舒服啊。”

    方洁伸伸懒腰,说道:“每天工作压力大,下班后,就尽量放松一下。”

    她已经脱掉了外套,伸懒腰的时候,挺起高高的胸脯。

    看着,觉得如果能双手覆盖,应该,很爽啊。

    不过应该无法双手覆盖的。

    我说道:“做律师的工作压力很大吧。”

    方洁说道:“嗯。特别是很多案子在手上,脑子都不够用,时间也不够用。也怕打输了。”

    我说道:“呵呵,我见一些律师,能把黑的都说成白了都。”

    方洁笑笑:“我可没那本事。”

    我说:“来,敬你一杯,方律师。”

    方洁说:“把我叫得那么不好听。”

    我问:“那叫什么,方姐姐还是方妹妹。”

    她说:“叫方洁就行了。”

    我说:“那多不能表达出我心中对你恭敬的诚意啊。”

    她说:“你一叫方律师,旁边有人听到,好多人都看着我。别这么叫了。”

    我说:“好好好,不这么叫了。方洁,来喝酒。”

    她微微笑,愉快的举起酒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